讓書店成為基層傳播的文化空間

2019年07月31日 08:45    來源:中國文化報    周敏 張慧瑜

  原標題:讓書店成為基層傳播的文化空間

  基層文化空間是社會治理和普通百姓享受公共文化服務的平臺。基層是一個動態的概念,既指城市社區、街道,又包括鄉村和城鎮。基層有地方的、本土的含義,也指某個基層單位或公司。作為個體,總要生活在家庭、社區、公司等不同的基層空間中,可以說,基層是與每個人生活和工作最息息相關的社會領域。基層傳播就是加強基層社區融合和文化建設的手段,暫且不談企事業單位的工會、團建活動,生活在基層的普通百姓是否宜居和舒適,離不開有機的、健康的鄰里關系和社群網絡,這都需要基層文化工作者、志愿者通過組織各種文藝、教育活動來構建豐富、融洽的基層公共空間。近些年,各級地方政府加大對城市書店和農村書屋的投入,讓書店成為基層傳播、基層公共文化服務的平臺。

  自2014年4月北京三聯韜奮“深夜書房”營業開始,廣州、杭州、青島、鄭州、西安等全國各地的24小時書店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當城市進入午夜,書店就是燈火”的夜間運營模式漸成氣候。作為掀起不打烊熱潮的實體書店,三聯韜奮書店遠不是起點。國外及我國港臺的同類書店早已有之:以臺灣為例,1999年誠品敦南店開始提供24小時營業服務,成為第一家24小時營業的書店。就大陸而言,深圳的中心書城24小時書吧、上海的大眾書局福州路店,也分別于2007年、2012年就開始了24小時營業。

  更大范圍、接連涌現的24小時書店,與《關于延續宣傳文化增值稅和營業稅優惠政策的通知》和《關于開展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的通知》不無關聯:稅收的減免和資金的支持,使得因夜間營業大幅增加的人力成本、水電開支等經濟壓力得以緩解。2016年6月,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財政部等11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更是明確提出“鼓勵開辦24小時書店”,為助力24小時書店發展帶來利好。

  在運營之初,北京三聯韜奮書店的這一實踐就得到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重視。在給書店全體員工的信中,他肯定了24小時不打烊書店“是對‘全民閱讀’活動的生動踐行”,并對將其打造成為“城市的精神地標”表示了期許。閱讀水準的低下,不但影響著個人的職業生活和社會參與,在國家層面也會造成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阻滯。2006年,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在借鑒國際經驗基礎上提出“全民閱讀”;2011年,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首次在全會決議中寫入“開展全民閱讀活動”;2012年,“開展全民閱讀活動”歷史性地被寫入黨的十八大報告;2014年3月,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倡導全民閱讀”。

  作為黨中央的一項重要戰略部署,“全民閱讀”不僅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目標和理念,還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進一步完善的必要途徑。一方面,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為“全民閱讀”的展開提供了軟硬件支持;另一方面,“全民閱讀”的實踐則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深入發展提供了思路和動力。新世紀以來,政府在促進文化產業化發展的同時,也加大對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力度,讓普通百姓更加均等化地享受到文化服務。24小時書店,無疑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所要求的“引入競爭機制,推動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發展。鼓勵社會力量、社會資本參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培育文化非營利組織”的有益嘗試。

  城鄉人口規模、流動趨勢和區域功能、經濟水平上的巨大差異,決定了文化產業集中在城市的格局,也注定了24小時書店的夜店照不到鄉村。根據第16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結果,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綜合閱讀率為87。5%,較農村居民的73。0%高14。5個百分點。對城鄉成年居民不同介質閱讀情況的考察發現,我國農村居民的圖書、報紙、期刊閱讀率及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均與城鎮居民存在顯著差距。城鎮中的出版物經營業務,或直接由書店,或由大型商貿、餐飲、服務連鎖企業展開。在農村地區,新華書店等發行企業,便民超市、電商服務站點等農村出版物代銷點或網絡代購點,雖亦有登場,卻“存在感”不足,影響力有待進一步提高。

  面向基層開展全民閱讀“七進”活動——利用農家書屋、職工書屋、社區書屋、連隊書屋、城鄉閱報欄(屏)等平臺開展各種形式的讀書活動,深入推動全民閱讀進農村(牧區)、進社區、進校園、進軍營、進企業、進機關、進家庭,是全民閱讀活動的重要形式。其中,農家書屋,是鄉村的重點文化設施之一。

  農家書屋工程,由原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聯合中央文明辦、國家發改委、農業部、財政部等八部委,于2005年開始在部分省市試點,2007年在全國范圍內實施。最初的設定目標是有效解決農民“買書難”“借書難”的問題。在具體實施的過程中,由于圖書銷售難以開展,將工程的重點放到了圖書借閱服務上。至2012年,農家書屋的基礎建設已經結束,全國64 萬個行政村基本實現全覆蓋。然而,作為全民閱讀“進農村”的主要平臺,農家書屋的使用率和實效尚不盡如人意,需要依靠更多的基層文化志愿者把農家書屋與基層社會有機地結合起來。書屋不只是閱讀、讀書的空間,也是重建鄉村文化、基層社區的中介。

  具備自主性、追利性的24小時書店,在“以時間換空間”及多元化經營的經驗上,或許難以復制于農家書屋,但它提供的豐富活動、舒適環境以及和民眾文化需求對接的內容供給,都給農家書屋工作帶來一些借鑒。將“因地制宜”的單位縮小至一家具體的書店,凸顯每個城市、每個街道、每個社區的獨特性,以此取代宏觀政策或中觀調控下的“一刀切”:24小時書店對農家書屋的啟示,包含卻不限于以需求導向為基礎,向基層轉移資金,創新投入、審核、監督機制,堅持本土化、當地化。

  一個是“城市的精神地標”,一個是鄉村的文化服務設施,在為全民閱讀掌起的燈光下,它們殊途同歸——城鄉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共同推進、協調發展之路。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邵希煒 )

讓書店成為基層傳播的文化空間

2019-07-31 08:45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余下全文
云端网赚是真假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2019半灰色网赚项目 互联网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 3a网赚平台 2019免费挂机网赚 小红象 2019免费网赚项目 自建网站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