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畫“圈粉”路在何方 轉換新語境潮起來

2020年01月25日 09:13    來源:中國文化報   

  “如果年畫進行創新,你會喜歡什么樣的年畫?為什么會喜歡它?”

  “我覺得你一定不是年輕人。”“現在的年輕人多喜歡‘傳統文化’。”……

  這是一次有意思的采訪。當記者對遠在廣東佛山的一位“90后”孫璐璐拋出這樣的問題時,就被“呼之欲出”的代溝感震得“花枝凌亂”。自認為通過工作接觸,已經潛入“00后”的審美世界,而又得以在眾“90后”同事的熏陶中了解了年輕人的審美趣味,但這次的采訪才讓記者發覺,過往一切認知都只是皮毛。

  孫璐璐說:“現在的年輕人多喜歡‘傳統文化’,覺得李寧酷斃了,漢服超級美,大白兔奶糖的香水、六神花露水的雞尾酒就是流行元素符號……”

  從一番激動的言辭中,記者依稀看到當下年輕人對傳統文化那份堅定的認同。這些年,漢服熱、懷舊復古風等潮流風行,讓越來越多的人重新感受到傳統的別樣韻味。傳統文化復蘇、文化自信增強,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作為與傳統文化息息相關的非遺,應該抓住時機,重新綻放新顏。比如,曾在春節年俗中不可或缺的年畫,如何在保留美好文化內涵的前提下,另辟蹊徑,重振春節傳統年俗?

  嫁接新平臺興起來

  在年畫的發展歷史中,也曾起起落落。年畫內容不斷更迭、不斷充盈,跟進時代的步伐。1949年后,年畫曾迎來小陽春。那時,許多專業畫家加入年畫的創作隊伍,打破了舊年畫的一些固定模式,大膽借鑒其他畫種的表現手法,使年畫的面貌煥然一新。

  時代在變,人們的審美觀念在變。傳統文化雖好,卻不能囿于過去的框架止步不前,在萬象更新的時代進程中,傳統文化需要年輕化的表達。基于這樣的理念,清華大學等高校與傳承人結對子,走出了一條年畫與時代接軌的新路子。

  2019年,在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的指導與支持下,由傳統工藝與材料研究文化和旅游部重點實驗室(清華大學)主辦,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和繪畫系共同承辦的清華大學年畫日新創作營,精選了天津楊柳青、蘇州桃花塢、山東高密、山東楊家埠、陜西鳳翔、河北武強等11個代表性年畫產地的年畫人與設計師、美術創作者組成團隊,在10周的時間里創作出作品48件(套),后期成果將投入商業渠道。

  創作營的成果首先在北京國際設計周上展示發布,經過3個月的不懈努力,最終落地京東年貨節。佛山、開封、楊柳青、武強、綿竹、灘頭、高密七大年畫項目帶著濃郁的地域特色,將祥和喜慶的產品帶進電商平臺。除了借助京東非遺頻道銷售年畫和年畫衍生品,“萌萌噠”的年神當起了京東數碼產品的“導購”,一些年畫項目還與戴爾、Kindle、華為等知名品牌深度合作,推出了富有中國風味的春節禮盒。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藝術史論系主任陳岸瑛說,這次嘗試的成功說明古老的年畫并非注定落伍于時代,而是具有強大的發展潛力,特別是在新媒體時代,只要把年畫中的美好寓意挖掘出來,與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結合起來,年畫就不愁沒有粉絲。

  助力老手藝活起來

  有一件事曾讓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霍慶有很有感觸,2015年他在天津圖書館舉辦個人年畫藝術展,來看展覽的人不少,但普遍是中老年人,幾乎沒有年輕人,更別提小朋友了。“這給我一個提示,要想讓年畫藝術傳承發展下去,就應該思考如何把孩子們吸引過來。讓年畫走到孩子身邊,陪伴下一代成長。”霍慶有說。

  年畫的遠離,帶來的是年味的變淡,不僅是孩子、年輕人對它越來越陌生,曾經充盈民間的紅火年味也不知所蹤。在過去,過年貼年畫,圖的是喜慶吉利,蘊含的是祈福祝愿。在那個穿新衣戴新帽、鞭炮聲聲的年節里,我們用一張張年畫集結普天下的喜慶顏色,把一段叫作“年”的時光裝扮起來。如今,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傳統的年俗年味卻越來越淡了。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現代印刷術的出現,令傳統印刷的木版年畫受到了沖擊,有的地區年畫一度失傳。2002年,還是一位生意人的張榮強,因緣際會接到了數十年來投身文化遺產搶救的文化學者馮驥才的電話。那時,馮驥才想去尋找四川夾江年畫,卻發現已經沒有可以制作年畫的師傅了。一直酷愛美術的他,決定將精力投入到拯救夾江年畫上。

  2010年,他拜夾江年畫老字號作坊“董大興榮”傳人董貴中為師,希望盡最大努力讓這項傳統文化繼續傳承下去。但這條路走起來比想象中更難。起初,擺在張榮強面前的難題是幾乎沒有可利用的資源,沒有夾江年畫制作流程的文字記載,也沒有會實際操作的師傅,甚至連照片都寥寥無幾。此后,張榮強走訪了大量民間手藝人,并不斷尋找相關資料,經過反復推敲、多次修改,終于成功恢復了夾江年畫的木版套色印刷技藝,并復刻出《鯉魚跳龍門》《福祿宮》《榮華富貴》《財源涌進》《陳姑趕潘》等近30張經典年畫作品。

  轉換新語境潮起來

  中國人民大學美學與現代藝術研究所研究員張成源在研究東方美學與年畫的關聯時發現,年畫蘊含的東方美學內涵非常豐富,它包含祈禱、健康、豐收、忠孝等。而這些寓意是古今相通的,留存于每一代國人的思想中。因此,年畫重回春節、重回現代生活無需刻意,只要將這一內涵重新挖掘出來,轉換新的話語形式,年畫依然會受到人們的青睞。

  在新一代年畫傳承人中,年畫女俠kk的網名似乎比她劉鐘萍的本名更具傳播效應。她當旅游講解員時與佛山木版年畫結緣。原先的師兄師姐都各尋出路去了,給師父打下手的劉鐘萍卻留了下來。師父馮炳棠是佛山唯一一位掌握木版年畫全套工序的老藝術家,“唯一”二字讓劉鐘萍在不知不覺中對這份工作有了擔當。師父故去后,她挑起了傳承佛山木版年畫的重任。

  年畫需要傳承,也需要創新。為了將傳統年畫與現代需求嫁接,她把傳統技藝與現代文化相結合,創作出“諸神復活”系列年畫,受到了市場的歡迎,而傳統年畫與新潮包裝的結合,也迅速俘獲了年輕人的心。起初有人來求購姻緣年畫,受到啟發,她將喜神和合二仙賦予“脫單神器”的新闡釋,頓時使傳統年畫穿越時空與現代接軌。之后,“一個億小目標的財神”“考神狀元及第逢考必過”“天姬送子兒女雙全的二胎神器”“新房入伙鎮宅神器紫薇大神”等系列相繼面世。

  劉鐘萍說:“過去的傳統年畫很難吸引到年輕人,我就讓年畫跟他們的生活發生聯系,他們帶著愿望而來,我就負責把他們的愿望通過年畫的寓意傳達出去。”

  傳統文化并不缺市場,缺少的是我們重新打扮它的用心。一個鄉村女孩李子柒,將恬靜、本真的鄉村生活用鏡頭表現出來,在互聯網上贏得了國內外網友廣泛的共鳴。因此,承載著人們對美好未來憧憬和向往的年畫也可以迎來復興,只要更多力量聚集于此,并賦予年畫一些創新發展的思路和內容,年畫“圈粉”時機來了。

  專家觀點

  中國人民大學美學與現代藝術研究所研究員 張成源

  科技的日新月異不會停下前進的腳步,傳統文化的熏陶也應注重其形式。我們要將其中的倫理道德、家風家訓、行為底線、人格境界提煉出來,用新的形式讓它重新被人們接受。在現代社會中,不能強求年畫的量化,因為傳統技藝無法規模生產,但是年畫衍生品可以。年畫也許是小眾文化,年畫衍生品卻可以是大眾文化。因此,當我們在極力調動眾多力量加入年畫的創新中時,欠缺的不僅是年畫衍生品的創作人才,更重要是的消費人群對它的認識。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副教授 楊 紅

  自2019年開始,圍繞“年畫重回春節”這一主題,非遺傳承人與各類互聯網企業、文化創意團隊合作,開始借助新媒體開發年畫拼圖微信小游戲、年畫體驗類H5、年畫賀歲動漫、年畫音頻故事課、年畫微信表情包等多種形態的年畫主題創新應用,傳統年畫成為了春節里熱門的網絡傳播內容。

  這些嘗試說明,盡管不少與節日相關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當代的應用場景逐漸消失,但它們卻可以借助網絡與創意,與我們再次相遇,攜帶著不可或缺的文化意義重回節日場景。在這個過程中,給傳統文化適當“減負”,為文化普及適當“減壓”,讓年畫等越來越多傳統IP在當代實現全民認知與共享,是新時代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路徑。

  (記者 杜潔芳 王學思)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年畫“圈粉”路在何方 轉換新語境潮起來

2020-01-25 09:13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余下全文
2019年信誉网赚网站 网赚如何赚钱 上海天天彩选4 235棋牌 网赚钱项目 2019网赚项目 迪士尼彩乐园开户 几个可靠真实的网赚 2019国外网赚项目 网赚平台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