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風波滿月 網文作者何去何從

2020年05月29日 08:14    來源:北京商報    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

  一個月前,閱文的“合同事件”在網文圈引發了地震,之后的“5·5斷更節”則讓利益糾葛更加尖銳。一個月之后,對峙雙方的恩怨仍未完全了結,始終沒有一個能平衡平臺、作者以及讀者三方利益的方案。而那些受波及最深的網文作者們,也為自己的未來謀劃,無奈離開也好,自行創業也罷,網文江湖似乎到了不破不立的關鍵時刻。 

  “沒有錢賺就不寫了” 

  “過去的半個月里,我考慮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還寫不寫了?如果沒有錢賺,我就不寫了。”起點簽約作者方可無奈地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合同事件發生以來,身邊已經有一些朋友開始考慮轉入別的平臺,或者是干脆找個工作去上班。我現在也在想,如果這個事件不能得到很好的解決,不如去送外賣算了。” 

  風波始于一個月前的4月28日,也就是閱文新管理團隊上任的第二天,一份據稱為閱文集團向旗下網絡文學平臺起點中文網提供的新合同流出,其中“取消訂閱”“推行免費閱讀”的新政引發了大批簽約作者的不滿。新合同中關于“著作權授權至到期為止”“委托創作”等條款也讓不少頭部作者不滿,筆名為“天蠶土豆”的作者在微博上就表示,自己的代表作《斗破蒼穹》和《武動乾坤》因簽署了委托創作合同而導致他對改編沒有發言權。 

  隨后,閱文方面隨即針對此次事件作出解釋,并公開表示推行“全部免費閱讀”是不可能也不現實的說法。但作者們似乎并不買賬,在5月5日這天,閱文平臺旗下簽約作者發起“5·5斷更節”,停止更新連載中作品,以此抗議閱文的免費政策。 

  之后5月6日晚,閱文集團就新管理層當日與多位作家的懇談會發布文章。文章稱,針對過去多年來合同中遺留下來的不合理之處,應該也必須修改,“作家應有的權利應明確在條款里”。 

  但在此后的近一個月中,關于這一問題仍然沒有一個實質性的解決方案,受波及最深的網文作者們開始籌劃退路。在北京商報記者的采訪過程中,和方可同樣有著轉行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真的不想寫了,如果閱文是這樣,其他的平臺也好不到哪去”,網文作者王先生的文章自5月5日之后就沒有再更新過,在此期間他面試了1家互聯網公司,投了23份簡歷,“除了收入會受到影響以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好像平臺成了我文章的原作者。因為在合同中還有一條規定是要求乙方無條件將版權交給閱文,且運營版權無需乙方同意。就像明明是我自己生的孩子,養大了卻要管別人喊爸,還得給別人養老”。 

  網文作者陳斯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和原來平臺的合同正好是年初到期,原本想著如果能簽約到起點沒準會有更好的發展,但是如今這個合同事件一出來,我就一直在觀望。現在看來,可能簽起點還不如原來呢。” 

  自己種“樹” 

  在這一個月中,有人離開,有人觀望,還有人打算自己闖出一條路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閱文“合同事件”發生后,截至目前已有近十個網文平臺正在籌備中,少數平臺甚至已經可以進行訪問。 

  5月2日,筆名為月影梧桐的作者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推送了一篇名為《愿以卑微之力挽天傾》的文章發布了創業草案,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名為聯合閱讀的網站已在多方朋友的支持下順利上線公測。采訪過程中,月影梧桐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希望能給作者朋友們一個容身之地”。 

  月影梧桐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因前期資金緊張,聯合閱讀只為作者提供訂閱打賞分成和少量榜單現金獎勵,而沒有現有平臺常見的全勤獎和福利。但針對閱文新合同中引起爭議的條款,聯合閱讀都開出了更為優越的條件,作者們基本表示滿意。目前聯合閱讀正在公測,第一批簽約作品已面世,網站計劃6月正式上線,7月將推出第一款App。 

  比起月影梧桐相對傳統的運營模式,筆名為“本人楊建東”的作者也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通過將自己的個人站轉為公開,成立了名為大說網的平臺。該平臺則采用了全新的“小說宇宙模式”:即由一名“一級作者”構筑世界觀,“二級”及以下作者在此世界觀下進行創作時上級作者可以享受分成。這一模式將使難以創作完整長篇小說的非專業人士也可以參與到網絡小說的創作中來。 

  必須承認,建立一個可持續運營的商業網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例如2015年9月上線的“白熊閱讀”曾經在二次元領域獲得一定知名度,但現在網站主頁已經無法打開,有簽約作者稱網站已經“涼了”。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現階段選擇自建網站的作者們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資金短缺和缺乏運營經驗。 

  在資金方面,月影梧桐為創業準備了70萬元的投資,為了進一步解決資金問題還開放過一輪眾籌,“眾籌的熱度超過了我的預期,不過在此過程中也有陌生人打著聯合閱讀的旗號行騙。其實,現在我已做好了失敗后回歸作者身份的準備。我在眾籌公告中也明確告知了投資者需要做好損失70%資金的準備,這也是我為了保護投資者們設定的止損線”。目前該站已經公布的作者合同中也寫入了網站倒閉后的處理方法。 

  不破不立 

  自閱文“合同事件”發生至今,一直未能找到一個能讓平臺與作者乃至讀者三方平衡的解決方案,而這個事件本身也讓業內外開始思考,國內網文行業是否已經到了不破不立的關鍵時刻?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2019年度網絡文學發展報告》,目前我國網絡文學用戶數量已達4。55億,網民使用率達到53。2%。盡管擁有龐大的市場,但不可否認的是,快速增長中的網絡文學市場仍然處于變化發展中。 

  在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看來,網絡文學傳統的付費模式遇到的挑戰越來越多,不僅增長有限,盜版的沖擊也越來越嚴重,大眾的娛樂方式也有輕松免費的圖片和視頻可供選擇。從企業的角度來說,經營需要因時而變,轉變盈利方式是合理的選擇。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比達咨詢發布的《2019年中國數字閱讀市場研究報告》顯示,閱文集團市場份額超25%,排名第一。更大的體量也意味著更高的運營成本,閱文集團需要更多的資金、吃到更多的紅利。 

  “本人楊建東”也認同網絡文學行業到了需要打破舊有模式的時候了,閱文集團拋棄訂閱就是因為傳統模式已經遇到了瓶頸,從行業角度來說,是需要探索新的道路來開啟網文新時代了,這也正是他的大說網選擇了全新模式的原因。但閱文集團的這次嘗試忽略了作者們的感受,所以引起了這場風波。 

  事實上,放眼全球,商業行為與作者利益發生沖突并非首次,作者們也嘗試過建立公益性平臺來保障生存空間。據公開報道,此前,為避免商業化運作對于同人創作的傷害,美國作家娜奧米·諾維克就曾提議創建一個“我們自己的文檔(Archive of Our Own)”,并于2008年創立了AO3。AO3官網顯示,它是一個非盈利性的開源平臺,靠捐款和志愿者維持運作,截至發稿網站共有250余萬注冊用戶、超600萬篇文章。同時,它所屬的OTW再創作組織還為同人作者提供法律咨詢和援助等公益服務。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從業者也因為此次事件開始意識到合同標準化的重要性。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強調,強制性簽訂的標準化合同是不存在的,目前的標準化合同都是作為范本供雙方參考的。當前著作權法留給雙方商談的余地很大,經濟性權利的交易可以更好地實現它們的價值。如果法律強制干涉太多,可能會回到計劃經濟的范疇,對行業發展不利。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卓 )

閱文風波滿月 網文作者何去何從

2020-05-29 08:14 來源:北京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
河南快3 网赚好一点的平台 微信网赚是什么 网赚qq群 一分时时彩 平安彩票网站 网赚能赚到钱吗 什么网赚项目比较好 安徽快3计划 2019最赚钱的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