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爵獎官方入選影片《海蓮娜:畫布人生》等說開去

2020年07月31日 08:24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在隱秘的角落,她們開出意想不到的狂花朵朵——從金爵獎官方入選影片《海蓮娜:畫布人生》《掬水月在手》等說開去

  《海蓮娜:畫布人生》的女主角海蓮娜是個被遺忘的畫家,只開過一次畫展,此后寂寂無名地生活在芬蘭農村。

  電影是現實的延伸,電影從業者積極介入了女性議題,渴望行業結構甚至社會性別結構調整的聲音從現實滲透在作品中。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在征片、選片階段,即發現當下電影創作的重要趨勢是“女性對男性凝視的反抗”“女性挑戰性別刻板印象”。在參賽參展的多個單元里,觀眾能看到這些或“由女性拍攝”或“為女性發聲”或“與女性在同一立場”的作品,它們從不同視角思考女性的自我發現、自我實現,以及女性之間的關系,多樣化的類型和題材揭開一個個隱秘的角落。

  女性闊達的精神世界

  《海蓮娜:畫布人生》是今年金爵獎官方入選影片之一,女主角海蓮娜是個被遺忘的畫家,只開過一次畫展,此后寂寂無名地生活在芬蘭農村。影片的觀賞性來自絢爛的色彩和光影濃烈的質感,而女主角的表演帶來有沖擊力的能量感,海蓮娜雖是在親情和愛情中都被辜負的農婦,但是她把自我實現的能量付諸于繪畫,在她的畫里,人們看到一個俗世定義的平凡女子能夠擁有多么驚人的精神世界。

  入選金爵獎紀錄片單元的《掬水月在手》和展映片《屏住呼吸》是從不同領域的傳奇女性經歷里,探尋女性闊達的精神世界。《掬水月在手》的女主角是研究中國古典詩詞的大師葉嘉瑩,她經歷過動蕩的人生,在漫長的時間里,她是一個在生活和精神上都得不到支持的孤獨者。極端孤獨的她在詩詞中為自己創造了一個富足的世界,她從詩詞中跳出私人的苦難和欲求,抵達廣博的對蕓蕓眾生的愛。《屏住呼吸》的內容來自俄羅斯“自由潛女皇”娜塔莉亞·穆爾查諾娃的真實經歷。片中的瑪麗娜是退役的游泳運動員,離異后偶然發現自己具備水下閉氣的才能,遂改行自由潛水,挑戰極限。這不是常規的勵志傳記片,影片的重點不在于女主角經歷人生低谷后怎樣在新的領域逆襲,導演用自由潛水運動中不斷增加的下潛深度和被打破的紀錄,傳遞女性一往無前地突破自我、重塑人生的信念。

  女性的成長可以與男性無關

  關注女性傳奇和成就的同時,更多影片把視線聚焦于女性成長中面臨的并不友好的環境。

  西班牙導演皮拉爾·帕羅梅洛深度采訪了一千多個中學女孩后,寫出長片處女作《女生們》的劇本,十一二歲的女孩們,似懂非懂,身體和欲望都在蠢動著萌芽。一群非職業演員的姑娘們,懵懵懂懂、全無痕跡地在攝影機前交付著自己的沖動和迷惘。接連的特寫鏡頭下,青春少艾,美得炫目,但1990年代西班牙的大環境保守得讓人窒息,未婚母親是恥辱,女孩對身體的好奇和主動探索,是被污名化的,針對各年齡層的蕩婦羞辱無處不在。對女性而言,以為“只道是尋常”的成長,卻要蹚過偏見的驚濤駭浪。恰似影片結尾的大合唱,女孩們是被噤聲的,她們被要求對口型,能有勇氣放開聲音真唱、唱出自己有特點的聲音,就已經是千難萬難的勇者冒險。

  《女生們》里1992年的西班牙或許可以推說是“近30年前的年代劇”,但保加利亞電影《姐妹》揭示這類對女性的禁錮和暴力仍殘忍地存于當下,這頑固保守的風氣讓人厭憎。青春期的妹妹出于沖動、好奇,以及閉塞環境里貧乏的想象,編造了一個與身體和性有關的謊言,少不更事的她哪里會料到,“妹妹失身”“姐夫不貞”的流言幾乎摧毀長久欠缺溝通的母女三人。影片的最后,險些分崩離析的母女和姐妹在真相前平靜,三人一起做起陶器,人人不響,只有鏟土的聲音一聲接一聲。那是一個充滿隱喻意味的片刻,風波度盡,總還是女人們依傍著走下去。

  女性在承受和克服非難的日日夜夜,男性的缺席是常態。今年入選亞洲新人獎單元的《迷走廣州》《親愛的她》,展映單元的《愛情三部曲:重生》和《亞當》等影片,對這個主題有不同視角的講述。《迷走廣州》里的兩個女孩,一個中性,一個甜美,性情剛烈的米淇要尋找失聯已久的父親,傻白甜的晶晶想去戀人的身邊,于是她們結伴去廣州,結果她們各自認為對自己非常重要的男性留給她們的都是失望,唯有她們互相扶持的“在路上”的那份情分,帶來安慰的溫度。日本電影《親愛的她》里也是一雙相濡以沫的女孩,小春陪伴著好友彩乃經歷孕期,看著她做出當單身母親的決定,然后她們一起撫養小孩。這個女孩的小聯盟固執且團結地不與現實妥協,勇敢地說出:“即便沒有美景相伴,依然未來可期。”

  “狂花”肩負起黑暗的閘門

  在《愛情三部曲:重生》里,艾維蓋爾既是母親也是護士,她為身邊的人付出了一切,痛苦于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雅兒難以從被父母拋棄的童年創傷中恢復;娜瑪自幼被繼父虐待,卻承擔著照顧繼父的責任,并為此不得不在夜晚從事聲色行當。三個徘徊于毀滅邊緣的女子,因性情中難以磨滅的“愛”而產生交集,那一點命懸一線的“愛”把她們牽系在一起,也拯救了她們。所謂的“女性力”莫過于此,即是在絕境中仍本能般對不完美的同類和他者付出將心比心的體恤。也正是這份微弱且珍貴的“愛的能力”,讓看似羸弱的女人們肩負起黑暗的閘門,擁有改變現狀的勇氣和能力。

  巴西電影《普蕾薩》的女主角是一個毫不妥協的母親,紀錄片出身的導演,以質樸的電影語言講述一個母親為了尋找失去音訊的兒子,深入亞馬孫叢林深處,單槍匹馬揭開巴西奴役勞工的黑幕。《孟加拉制造》里23歲的年輕女孩,面對服裝廠惡劣的工作環境,拒絕“茍且求平安”的妥協,堅持和同事一起建立工會,為自己和工友的權利而抗爭。在法國喜劇《熱血狂花》里,當小鎮足球隊被禁賽時,球隊教練找來一群姑娘們臨時組隊,這些本是家庭主婦、餐廳服務生、片兒警的鄰家女子,終在綠茵場上成為不讓須眉的熱血狂花。

  這部詼諧的喜劇和更多嚴肅的正劇交織出一股振奮的力量:當電影里有了“她看”“她說”的空間,隱秘的角落里會開出意想不到的狂花朵朵。

  (記者 柳青)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從金爵獎官方入選影片《海蓮娜:畫布人生》等說開去

2020-07-31 08:24 來源:文匯報
查看余下全文
网赚平台有真实的吗 163网赚网 山东群英会手机版 2019年网赚做什么好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盛通彩票网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平安彩票网站 19年自动挂机网赚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