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市場是“報復性”反彈 還是“真復蘇”?

2020年08月31日 08:49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影院按下“暫停鍵”一百七十多天后,與電影重逢的一個月,業界認為——“觀眾真的特別有活力!”

  “重回電影院,就像重新回到家,喜歡那種沉浸感。”在廣州讀大學的阿杰,每周會去影院一到兩次,了解到影院復工的消息特別激動,與朋友一同重溫了《幸福來敲門》。

  廣州一位某1200座電影院的市場經理陳巖記得,影院復工時,不斷有觀眾打電話過來說,你們終于復業了,辛苦了。“觀眾對影院還是很有感情的。”他說。

  8月23日,北影節展映場,金逸影城朝悅店1號廳的《天堂電影院》散場時,一個女孩意猶未盡,輕輕用口琴吹起了電影主題曲,退場的觀眾駐足肅立,聽她吹完整個曲子之后,掌聲在影廳回蕩。

  ……

  7月20日,低風險地區部分影院有序恢復開放營業。到8月20日,影院復工剛滿一月,全國電影票房就已突破10億大關。在《八佰》的助力下,8月25日,全國電影票房大盤超5億——這是影院復工以來,全國單日票房首度接近去年同期,還是上座率控制在50%的前提下。

  從老片復映公益放映、中小成本新片登場,到一批強片定檔暑期、國慶,再到50%上座率控制下的單日票房創新高,這是個信心重建的過程,也讓不少電影業從業者篤定,恢復往日的喧鬧不遠了。

  “觀眾真的特別有活力!”業界還認為,現在的觀眾比以往都要成熟,對于電影這種娛樂形態很有熱情。年輕影迷構成當下電影市場主力軍,據《燈塔專業版影院復工月報》復工近30天購票用戶畫像,30歲以下的觀眾超過60%。

  回暖

  兩部影片打頭陣定檔陣營陸續擴大

  7月16日,國家電影局發布7月20日低風險地區電影院可以有序恢復開放營業的通知。《第一次的離別》劇組迅速發布上映海報,“海報都來不及再修改,就在之前的基礎上加個數字,”秦曉宇回憶。

  這一個多月來,電影界人士的朋友圈被兩部影片刷屏過:《第一次的離別》和《八佰》。

  7月24日,北京的電影院恢復營業首日,身為影片主創的秦曉宇經歷了一場特殊的首映式——嚴格的入場檢查、全程佩戴口罩、影廳里即便滿場也顯得空蕩蕩的觀眾席……他也沒能搶到《第一次的離別》首場放映的電影票,只能在影廳外圍溜達。

  《第一次的離別》是7月20日影院復工當天上映的唯一新片。早在7月13日,它即稱影院何時復工,它何時上映。影院回應稱“你們敢定檔,我們就敢排片”。這是一次有“悲壯”意味的定檔,畢竟秦曉宇也難以預料,屆時影片的命運。

  一切來得“猝不及防”,但結果比秦曉宇預想的要好很多。

  踏出第一步,意義不凡。7月16日,《第一次的離別》定檔后,《妙先生》《我在時間盡頭等你》《蕎麥瘋長》接連定檔,電影圈展現出團結的力量。8月3日,《八佰》的定檔消息刷屏,正是影迷們熱切期盼的大制作新片。

  8月14日,《八佰》提前點映,國內最資深的電影營銷公司之一、影行天下CEO安玉剛第一時間觀看,“特別震撼和感動”,他給該片出品方華誼兄弟的一位朋友發了條微信:“參與這個項目的人同電影里的那些人物一樣,都應該被記住。”

  《八佰》主演之一、“謝晉元”的扮演者杜淳通過身邊朋友了解到,整個電影圈的人都非常在乎《八佰》會取得什么樣的成績。中國電影圈沉寂半年,需要“強心劑”來鼓舞士氣,《八佰》開啟點映后,又有一大波新片定檔,這給大家以信心。

  “是一個特別利好的信號!”《八佰》上映后的票房表現,尤其是“七夕檔”的火爆,也讓廣州青年導演黃梓振奮。黃梓的長片處女作《慕伶,一鳴,偉明》取材于導演真實經歷,主要取景地在廣州越秀區,用平實的筆觸講述了一個家庭的波瀾。影片在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上,位列最快售罄影片之一,目前豆瓣評分7.6,成為繼《過春天》之后又一部口碑上佳的廣東青年導演作品。

  “影院復工后,電影市場漸漸熱了起來,我們覺得影片可以敲定在今年下半年上映了,”該片制片人錢藝妮對南方日報記者說。

  市場的回暖也給電影公司以信心。8月27日,愛奇藝影業在京發布2020-2021年愛奇藝原創電影院線新片片單,包含《中國乒乓》《絕地追擊》《彷徨之刃》《看不見的客人》等十余部影片,它們將在今年或明年上映。

  選片

  以經典影片暖場吸引資深影迷回歸

  影院復工初期放映的多是經典老片及中小成本文藝片。以經典影片暖場,安玉剛認為這種策略是對的,第一批走進影院的是最核心的電影觀眾,經典老片能先滿足他們,激活市場。

  “影院復工首周,票房連續七天上漲,表現超預期。大概與觀眾憋了太久的新鮮感以及沖動性消費心理有關,疫情期間首次進影院,也有紀念意義。”金逸院線總經理助理謝世明稱。

  影院復工初期放映的多是經典老片及中小成本文藝片。中影和華夏兩家發行公司早前就公布了《尋夢環游記》《何以為家》《大魚海棠》等數十部復映片單。

  以經典影片暖場,安玉剛認為這種決策是對的。安玉剛所在的影行天下,負責科幻經典《星際穿越》和修復版《哈利·波特與魔法石》,以及諾蘭作品《盜夢空間》在中國復映的宣傳工作。《星際穿越》用時12天破億,系首部破億的重映老片,著實讓安玉剛“有些驚喜”。

  北京大學影視戲劇研究中心主任陳旭光教授說,《星際穿越》《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票房破億,恰恰證明在影院觀影是其他放映方式所難以替代的。“特別是這類有著強烈視聽沖擊力,帶有儀式感以及能讓心靈得以升華的影片,還是適合在影院觀看。”

  阿里影業燈塔首席科學家易宗婷觀察,老片復映能對影院的開業信心起到推動作用,“復映片上映只是表象,中影和華夏的復映片給到影城的全部分賬份額,側面也在反映相關部門對于‘救市’的扶持。”

  “我們影院領導說‘你不開他也不開,大家永遠都沒辦法開’。雖然虧,但先開起來再說。要讓觀眾知道我們復業了,并且防疫措施做得很好。”陳巖說。

  不過,恢復營業后,租金、管理費、人員支出等都是橫在面前的難題。“我們已經做好了今年會虧本的準備。”陳巖說。據他描述,每天凈成本高達三四萬元,也就是說,在占據10%左右食品飲料收入目前是空白的情況下,每天的票房收入必須超過四萬元,才算不虧本。

  8月14日起,隨著“影院上座率從30%提高到50%”相關規定出臺,及《八佰》上映首日全國票房在電影復工后首破1億,都讓陳巖重燃信心,“影院還是要靠影片帶動,不然市場很難熱起來。”

  拉動

  消費券疊加電影節激發更大的觀影熱情

  多地都在幫助電影業紓困。如北京市電影局曾向影院發放“疫情專項補貼”等三項補貼;廣東對影院最高補貼31萬元,返還、減免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上海電影集團推出總額達10億元的“影院抗疫紓困基金”……種種舉措都在助力電影市場重振雄風。

  受疫情影響,電影消費被抑制了幾個月,為了推動電影市場復工復產,激發消費者觀影熱情,全國多地推出公益票價或發放“觀影券”的惠民觀影活動。

  7月20日至31日,廣東省電影局聯合廣州、深圳、佛山市委宣傳部舉行了“走,看電影去——廣東優秀電影5元觀影活動”。在影院復工之初的7月底,佛山還派發了超20萬張觀影券。

  陳巖所在的影院響應了“走,看電影去——廣東優秀電影5元觀影活動”活動,復映影片5塊一張票,“只求來觀眾,不求賺錢”,如他所說,這樣的活動,切切實實地在復工初期積攢了人氣。

  而“觀影券”的發放與電影節的舉辦也能產生疊加效應。業內人士稱,電影節相關活動,既可以促進電影產業本身的發展,也能讓公眾在疫情后重燃對電影的熱情。

  同時,多家電影公司聯合抖音、貓眼等平臺發起“再一起看電影”助力計劃,眾多電影人現身抖音直播間為電影“帶貨”,推出諸如買一送一、一分錢預付權益等電影票優惠福利。以8月15日徐崢、陳赫、王俊凱等五位電影人的那場直播為例,發放福利超200萬,帶動3700家影院訂單及18部影片售票。

  抖音方面向記者介紹,直播形式為電影“帶貨”,無形中給觀眾市場與電影行業帶來動力,“讓觀眾獲得優惠福利,產生更大的觀影熱情,有效激活了觀眾市場”。另一方面,互聯網平臺聯合票務平臺開辟了站內直播這一宣發思路,也為未來的電影宣發提供了新方法。

  易宗婷建議,影院應積極進入線上營銷的陣營,“在這點上萬達做得很好,在疫情期間,開始嘗試自營影院的直播售賣影城卡。”此外,易宗婷還建議影院提升單廳上座率或早場的利用率,這些時段的影廳和排片,還有可開發的空間。

  單片方面,阿里影業從《我在時間盡頭等你》開啟了22場線上直播賣票活動,應該是復工以來規模最大的觀影促銷活動。

  討論

  是“報復性”反彈,還是“真復蘇”?

  國內電影市場究竟是“報復性”反彈還是“真復蘇”?業內認為二者兼具。流量、IP的泡沫都在消退,“內容為王”才是第一法則。國產科幻電影創作也有很大想象空間,“科幻十條”的出臺提供了很好的環境要素。

  易宗婷說,復工后整體市場需要有強片上映帶動,大盤才能復蘇,在《八佰》點映后這一趨勢才開始顯現,但還需要有接盤大片上映,該熱度才不會斷檔。而9月4日上映的諾蘭科幻新作《信條》,有望延續這樣的熱度,該片也是疫情下首部全球公映的大片。

  業內人士大都對今年“國慶檔”持樂觀態度:《我和我的家鄉》與《奪冠》《姜子牙》《一點就到家》等組團闖入今年“國慶檔”。陳旭光認為“國慶檔”將掀觀影高峰。電影市場分析專家南如珉同樣稱,不出意外,隨著上座率限制繼續放寬,今年“國慶檔”的最終表現或將不輸去年同期。

  電影市場究竟是“報復性”反彈還是“真復蘇”?陳旭光、南如珉、安玉剛認為二者兼具。

  謝世明認為,“國慶檔”的熱度可以覆蓋整個10月,11月的影市相對較淡,“有《黑寡婦》《神奇女俠2》等影片值得期待,不排除11月有好萊塢大片上映的可能性,12月賀歲檔則又以國產大片為主了。”他說,隨著重磅大片陸續投入,市場確實越來越好,未來可期。

  采訪中,陳旭光強調了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性,而國產科幻電影創作也有很大想象空間。

  8月上旬,國家電影局、中國科協印發《關于促進科幻電影發展的若干意見》,被稱為“科幻十條”。《流浪地球》的大熱給陳旭光以啟發,去年他曾提出,呼吁中國科幻電影的發展與“想象力消費”時代的登臨。《流浪地球》為行業樹立標桿,但資本投入更需要一個大環境,陳旭光認為,“科幻十條”的出臺,給中國科幻電影的發展提供了很好的環境要素。

  此外,陳旭光說,疫情影響下,影游融合類電影將成為電影行業的重要發展趨勢,會有一個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如影游融合網絡大電影《倩女幽魂 人間情》、互動劇《她的微笑》、游戲改編電影《征途》的成功都證明了這一趨勢。易宗婷說,當下無論從項目儲備量還是宣發期的電影數量,較之去年同期都有嚴重縮水,對電影制作公司及影院來說,這個“緩沖”起碼得1-2年。

  疫情對中國電影行業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如南如珉所說,會形成巨大的洗牌效應,而資本對該行業重建信心也需要時間。“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更理性地看待,流量、IP的泡沫都在消退,內容為王才是第一法則”他說。

  延伸

  疫情下露天電影

  重新煥發出生機

  看電影還可以更浪漫。

  上世紀70年代開始,露天電影在我國逐漸流行。它不僅是一種簡單的觀影形式,還是幾代人的記憶縮影和情懷載體。今年以來,此前淡出的露天放映在疫情下重新煥發出生機,夏日的微風混合著爆米花的香氣,看電影也成為一種既浪漫又有煙火氣的存在。

  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FIRST青年電影展及北京國際電影節都設置了露天放映環節。此次北影節組委會設置的“露天放映”單元在北京中間藝術區、南鑼書店、楓花園汽車影院、合景摩方(北京)購物中心火熱展映了八天。

  7月底到8月初,肖一凡帶著他執導的首部長片《龍門相》(暫定片名)參加了FIRST青年電影展。期間,影片舉辦了一場露天放映。那天,廣場里放了幾百把椅子,要持證件或電影票入場,沒買票的觀眾也可坐在廣場周邊臺階上圍觀。從專業角度而言,現場“光污染、聲污染嚴重”,混雜著酒吧唱歌的聲音,有兩臺音響放映時不知何故沒有發聲,銀幕暗部糊成一片,有兩個畫面甚至看不清人臉……“但沒所謂,露天放映的氛圍很好,”肖一凡興奮地說。

  不過,露天放映多是電影節展映的一種形式,在城市、鄉間組織的露天放映也基本是公益活動,也就是說放映方并非想以此來盈利。

  而露天電影也可以成為文化扶貧的方式,集結中國電影人和體育界人士力量的大型公益節目《溫暖有光放映隊》,正在電影頻道熱播,預計10月收官,節目開啟的是橫貫十省的“送電影下鄉”之旅。

  當下年輕人或許對露天電影較為陌生,但它始終深藏于幾代中國人心間。“村子里只要一喊‘今天晚上有電影’,吃完中午飯我就搬著小板凳跑去中間占位置,”參與《溫暖有光放映隊》的放映隊員、演員郭曉東,至今仍對露天電影情有獨鐘,“一蹲蹲一下午,一直到晚上看完。”因放映地多是電影放映條件并不便利的鄉村,該節目采用的是露天電影模式。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巖”為化名) 記者 劉長欣 實習生 譚海燕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江濤 )

電影市場是“報復性”反彈 還是“真復蘇”?

2020-08-31 08:49 來源:南方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2019任务网赚日赚100 中华网赚 67娱乐系统 2019最新网赚器 百万彩票 幸运快乐8 中创网赚是骗人的吗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2019年最新网赚方法 疯狂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