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萬峰:五大工程推動青海河湟文化的保護與發展

2020年09月16日 09:55    來源:光明網    朱萬峰

  作者:北京九鼎輝煌旅游發展研究院院長 朱萬峰

  在我國5000多年文明史上,黃河流域有3000多年是全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孕育了河湟文化、河洛文化、關中文化、齊魯文化等。其中,“河湟文化”片區涵蓋甘青兩省交接的黃河流域,本文特指黃河、湟水流域以及大通河(湟水的支流)之間的“三河間地區”,主要是指青海的河湟地區,覆蓋18個縣、區,面積約3.6萬平方公里。

  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及蘭西城市群建設大背景下,青海作為黃河源頭區域,河湟文化作為黃河文明體系中四大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類型之一,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一、河湟文化傳承與發展的良好契機

  (一)緊緊圍繞“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指出,黃河生態系統是一個有機整體,要充分考慮上中下游的差異。上游要以三江源、祁連山、甘南黃河上游水源涵養區等為重點,推進實施一批重大生態保護修復和建設工程,提升水源涵養能力。

  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相統一,保護好青藏高原的生態,就應該加強河湟地區的生態保護,因為河湟地區是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的關鍵地區。

  (二)“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河湟文化”對外交流

  “一帶一路”建設,將從根本上改變中國西部的對外開放格局,對延續和發展中華文明、促進人類文明進步,發揮著重要作用。青海省委提出把青海打造成“一帶一路”的戰略通道、商貿物流樞紐、重要產業和人文交流基地的戰略構想,推動青海省全面融入“一帶一路”體系建設。絲綢之路的南線穿越河湟地區,這一段被稱為“高原絲綢之路”,又叫“青海道”。所以,“河湟文化”保護傳承與利用,要與青海省“一帶一路”布局一致,讓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文化遺產發揚光大。

  (三)“國家公園省”建設促進“河湟文化”挖掘研究

  青海擁有以熱貢文化、格薩爾文化(果洛)以及藏族文化(玉樹)三大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等,故而提出“國家公園省”建設目標,并在此基礎上進行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湖國家公園、昆侖山國家公園”,以及“長城國家文化公園(青海段)、長征國家文化公園(青海段)、黃河國家文化公園(青海段)”的規劃與實施,這對目前我們研究“河湟文化”提出了新的挑戰和使命,包括如何重新認識與發展沿黃地區,特別是“河湟文化”區域資源發掘,正確把握好“河湟文化”的內涵和外延,突出國家公園示范省的引領作用;如何融入“三區三州”旅游扶貧等,科學統籌走“生態保護+文化傳承+全域旅游”發展之路,努力實現“文化名省”“旅游名省”目標,等等。

  (四)蘭西城市群建設帶來“河湟區域”發展契機

  “河湟文化”區域泛指甘青兩省交接的黃河流域,西寧市和蘭州市是黃河流域內的重要支撐城市,蘭西城市群是支撐國土和生態安全格局、維護西北地區繁榮穩定的重要城市群,其建設是我國立足西北內陸,面向中亞西亞的重要舉措。隨著蘭西城市群建設逐步深化,區域內經濟社會將得到持續發展,文化傳播與交流進一步加強,生態環境治理水平將有效提升,同時也為區域內特別是西寧——海東都市群體系下黃河文化的保護、傳承、弘揚提供良好的契機。

  二、河湟文化資源豐富、特質鮮明

  (一)具有“過渡地帶”的典型地理空間

  河湟地區被費孝通稱為“中原同青藏高原的流通孔道”。這里是黃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的過渡地帶,我國青藏高寒區、東部季風區和西北干旱內陸區三大地理區的交匯地帶,內流區與外流區的分界線;也是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的交匯地帶,歷史上羌藏民族與中原漢族生產生活的地理邊界與文化邊界。因而,河湟地區具有典型的過渡地帶、交匯地帶的地理空間特征。

  (二)突出“一脈相通”的黃河文明形態

  黃河文明是中華文明的搖籃,河湟文化是黃河文明重要組成部分,是黃河文明的重要發源地之一。作為早期黃河流域人類活動的主要區域,早在新石器時代,河湟地區就出現了較為發達的原始文明,從馬家窯文化到齊家文化、辛店文化、卡約文化,從新石器時代到青銅器時代,河湟文化從史前社會一直延續至今,并與中原文化一脈相通,鑄就了黃河流域文明的文化內核之一。

  (三)彰顯“多元互融”的地域文化典型

  河湟地區是中國文化多元一體格局的縮影,在歷史演進過程中,一度是羌、鮮卑、吐蕃等古代先民繁衍生息的地方,也是當今漢族、藏族、蒙古族、回族、東鄉族、土族、撒拉族、保安族等居住生活的區域,其中土族、撒拉族自治縣屬全國唯一,使得這一地區成為多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的典型地區。因此,其文化隱性結構是以多元民族文化為載體的多元宗教文化,佛教(漢傳、藏傳)、道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以及豐富多彩的民間信仰彼此影響,夯實了河湟地區多元民族宗教文化和而不同的文化根基。

  (四)占據“古道要沖”的門戶交通地位

  河湟古道,交融天下。20世紀40年代,我國著名考古學家裴文中先生根據湟水流域出土的大量新石器時代遺存推測出:由祁連山南,沿湟水至青海湖,再經柴達木盆地至新疆,是一條主要的中西交通要道。先秦時期,羌人遷徙由白龍江、岷江流域經過河湟地區、環青海湖地區至蔥嶺的西行道路,這就是最著名的“羌中古道”。《后漢書?西羌傳》記載,羌人中支系最大的西羌盟主無弋爰劍逃往“三河間”的道程是由渭河流域經洮河、大夏河,渡黃河到達湟水流域,這是目前所知最早由內地通往河湟地區的羌中道的一段——“河湟道”。自古以河湟谷地為門戶與焦點地區,從先秦時期的“羌中古道”,到魏晉南北朝的“吐谷渾道”,亦即絲綢之路“青海道”,再到唐代的“唐蕃古道”,元之后的“茶馬古道”,直至如今的青藏公路、青藏鐵路,青海道從河湟地區出發連接中原與西北,溝通東方與西方,在不同的時期承載著不同的歷史使命,是名副其實“道之沖”。

  (五)擁有“開創傳承”的紅色文化基因

  青海人民擁有不屈不撓的黃河精神,創造了青海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的各個歷史時期,鑄就了寶貴的紅色精神財富。從西路軍精神、“兩彈一星”精神、兩路精神、玉樹抗震救災精神,還有農墾精神、小高陵精神、尕布龍精神、治沙精神等。新時代,青海人民又肩負起守護“三江之源”、守護“中華水塔”的艱巨使命,踏上了新征程。

  三、做好河湟文化的保護傳承這篇大文章

  要按照科學保護、世代傳承、合理利用、有機融合的原則,以黃河沿線一系列主題明確、內涵清晰、影響突出的文物和文化資源為主干,深入挖掘黃河承載的深厚文化價值和精神內涵,打造黃河璀璨文化帶、綠色生態帶、繽紛旅游帶,延續壯美黃河的千年神韻,使之成為新時代宣傳中國形象、展示中華文明、彰顯文化自信的亮麗名片。

  (一)河湟區域可以分為四類功能區

  根據河湟文物和文化資源的整體布局、稟賦差異及周邊人居環境、自然條件、配套設施等情況,可以分為4類主體功能區。一是管控保護區。文物保護范圍、文化遺產區及新發現發掘文物遺存臨時保護區,對文物本體及環境實施嚴格保護和管控。二是主題展示區。包括核心展示園、集中展示帶、特色展示點3種形態。三是文旅融合區。主題展示區及周邊利用文物和文化資源外溢輻射效應,建設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發展示范區。四是傳統利用區。城鄉居民和企事業單位、社團組織的傳統生活生產區域,合理保存傳統文化生態,適度發展文化旅游活動等。

  (二)青海黃河流域要推進實施五大重大工程

  要充分發揮地方黨委和政府主體作用,系統推進文物和文化資源保護傳承利用,協調推進基礎工程。

  1、保護傳承工程

  實施黃河重大修繕保護項目。充分把握河湟文化遺產的活態特征;完善集中連片保護措施。消除過度人類活動等對河湟文化遺產保護的不利影響,嚴防不恰當開發;合理推進部分航段航運功能。科學配置和優化調度水資源,加強岸線保護,升級水利水運設施;增強文化遺產傳承活力。分級分類建設河湟文化專題博物館、陳列館、展覽館等,形成特色突出、互為補充的綜合展示體系;因地制宜開展宣傳教育。開展河湟區域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題展示活動,利用歷史遺存、革命文物、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等,開展實踐教育體驗活動。

  2、研究發掘工程

  深化文化價值研究。加強河湟文化系統研究,展現遺存承載的文化,活化流淌伴生的文化,弘揚歷史凝練的文化;強化精神內涵挖掘。結合新時代特點,傳承并弘揚黃河文化中勤勞勇敢、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開放包容、兼收并蓄的文化態度,天人合一、和諧共生的思想智慧;加強專題文藝創作。開展河湟舞臺藝術和美術創作專題采風等多種藝術形式創作,講好黃河故事,講述黃河文明史,講活河湟歷史和當代故事,深化全社會對河湟文化的認知,切實增強文化自信,大力推動河湟文化走出去。

  3、環境配套工程

  主要包括加強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完善旅游公共服務配套。

  4、文旅融合工程

  科學規劃精品線路。在河湟片區發展水上觀光和濱水休閑游;推動產業聚集融合。

  5、數字再現工程

  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推動智慧旅游建設,重點公共區域免費無線網絡(WIFI)和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5G)全覆蓋;打造永不落幕的“云上黃河”網上空間,加強數據信息共享交換。推進黃河“互聯網+”建設,推動文化遺產信息資源數據共享、開發利用。

  四、做好“河湟文化”旅游品牌,奏響黃河大合唱

  (一)利用“大河源頭”文化標志,發展文化旅游

  黃河、長江和瀾滄江都發源于青海三江源地區。所以,做好“大河源頭”文化品牌,對研究河湟文化在黃河流域文明中的地位價值,具有重要的意義。建議舉辦“世界大河源頭文化論壇”,成立“世界大河文化旅游聯盟”(尼羅河、亞馬遜河、長江、密西西比河、黃河、額爾齊斯河、瀾滄江、剛果河、勒拿河、黑龍江等)。同時,做好河湟文化、河套文化、中原文化、齊魯文化四大特色鮮明的黃河地域文化旅游的互動與交流。

  (二)利用多民族文化,做好旅游節慶及夜間經濟

  河湟地區是整個黃河流域中少數民族分布最眾多、文化最多樣的一個地區,區域內共分布有7個民族自治縣。這里世居的少數民族有藏族、回族、土族、撒拉族、蒙古族,其中土族和撒拉族為全國獨有。河湟地區各個民族和文化匯聚融合,形成了以青海花兒、舞蹈、民歌、藏戲、回族宴席曲等為代表的民族民間歌舞文化;以納頓節、賽馬會、那達慕、九曲黃河燈會為代表的民族民間節慶文化。應該有效利用當地特色文化,結合現代科技打造游客喜歡的夜間演藝及商業街區等。

  (三)利用豐富的文物文化資源,大力發展博物館旅游

  由于青海省生態環境脆弱,黃河流域又是青藏高原珍貴野生動植物最為集中的分布區,也是全球重要的生物基因庫,不適合過度旅游開發。所以,大力發展不受季節限制的博物館旅游也許是一條不錯的路徑。建議青海省打造“中國博物館省”,讓文物“活”起來、讓文創“火”起來。高標準高水平提升樂都區河湟文化博物館、民和縣河湟民俗文化博物館,建設黃河水利博物館、熱貢唐卡博物館、青繡博物館、花兒博物館、皮影戲博物館,以及活化湟中農民畫、湟中銀銅器與鎏金技藝、西寧絲毛掛毯、西寧玻璃畫、湟中民間彩繪泥塑技藝、西納川鑄鐘技藝、面塑等。借助區域內各級文化館、圖書館等,因地制宜開展河湟主題書畫展、攝影展,開設河湟民俗文化活態體驗館,展現河湟地區的風土人情、歷史文化,把河湟文化更好融入人民生活。

  (四)利用治水興水護水樂水的水利文化資源,科學發展水利旅游

  青海被譽為我國水利資源的"富礦"地帶和"黃金水道",自1976年黃河上游第一座大型梯級電站——龍羊峽水電站開始建設之后,黃河上游(青海段)先后建成了李家峽水電站、拉西瓦水電站、公伯峽水電站、積石峽水電站、班多水電站等5座大型梯級電站,包括龍羊峽水電站在內的6座大型水電站總裝機容量達1036萬千瓦,同時沿黃河還建成了尼那、康楊、黃豐、蘇只等若干座中小型水電站,隨著大型梯級電站的建成,黃河干流上呈現出首尾相連的若干個高峽平湖的壯美景觀。其中,龍羊峽水電站有“萬里黃河第一壩”之稱。故而,可以以龍羊峽為龍頭,挖掘青海黃河水利文化,培育一批黃河水利文化風景區,打造黃河水利文化新地標,講好青海黃河水利故事。

  (五)打造立體交通格局,積極發展自駕旅游

  青海省具備打造“中國自駕游第一省”的資源。因此要進一步積極完善沿黃公路交通體系建設,選擇合適區段,建設黃河上游文化旅游廊道等系統;以青海省一主八輔的航空交通架構為基礎,加快推進黃南機場、久治機場、瑪多機場等建設進程,推動區域航空交通快速發展;探索處于國家公園和其他自然保護地之外黃河河段的水上交通可行性,開辟黃河上游區水上航線;發揮廊道“穿城帶鄉”的紐帶作用和輻射效應,依托沿線城鎮村莊服務功能,為游客提供包括餐飲、住宿、購物、交通、娛樂等旅游服務。

  (六)做好“河湟文化”品牌營銷,奏響黃河大合唱

  借助“世界大河文化旅游聯盟”“我國黃河九省旅游聯盟”“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創建等平臺,以及“一帶一路”“蘭西城市群建設”等機遇,使河湟文化成為黃河文化的“青”字招牌,彰顯黃河上游之“河湟文化”IP,加強對外合作與交流,為“大美青海 旅游凈地”形象增光添彩。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卓 )

朱萬峰:五大工程推動青海河湟文化的保護與發展

2020-09-16 09:55 來源:光明網
查看余下全文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结果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 秒速时时彩 2019国外挂机网赚 微信网赚是什么 2019国外挂机网赚联盟 什么人适合做网赚 2019免费网赚项目 2019挂机网赚游戏 凤凰平台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