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陳維東:中國動漫差在營銷模式
中國動漫發展多年,始終沒有像米老鼠、機器貓那樣讓全球耳熟能詳的品牌。10月27日下午3時,中國著名動漫編創人、天津神界漫畫公司的創... 詳細>>
本期嘉賓

陳維東

中國著名漫畫編創人、漫畫理論家、漫畫社會活動家。天津神界漫畫公司創始人、董事長。

訪談時間:2014年10月27日15點00分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文化名人訪,今天我們邀請到中國著名動漫編創人,天津神界漫畫公司創始人陳維東來一起跟大家聊聊關于如何打造中國動漫品牌的相關話題。

  陳維東: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在我們今天訪談開始之前,先通過一段視頻來了解一下神界漫畫公司。

  主持人:陳老師,您可以說是中國動漫的領軍者了,今天我們的話題是關于中國動漫品牌的一些問題,首先我想先從今年一月就開始的“春節娃娃全球動漫創意設計大賽”聊起,我知道這也是您的創意,那您能先跟我們介紹一下這個活動嗎?

  陳維東:好,謝謝主持人。關于春節娃娃,是我們今年一月份舉行的一個關于春節的動漫形象的全球征集大賽。

  我們公司做動漫二十年,我們也非常希望借由自己的努力,能為我們的傳統文化包括傳統的節日春節,用動漫的形象和形式去創造這么一個吉祥物,大家人見人愛喜愛。當然也希望通過這個吉祥物能夠把我們的春節文化借由動漫的形象向國際上進行一定的推廣。因為我們在做這個形象之前,也是受了國內大動漫的發展形式的一些影響。這些年國內有一個飛速的發展,那么尤其是進入到品牌化的發展過程中,而且進入到一個大動漫的這么一個過程中。

  當然我們有時候也得想西方的動漫為什么發展這么好這么快,后來我們發現他們在動漫的品牌化發展還是做了相當深入和廣泛的工作。尤其是我們看到像圣誕節的時候,關于圣誕老人、圣誕節的一些禮物,包括圣誕節的一些相關動漫產品。

  主持人:甚至都已經影響全球了。

  陳維東:對,所以我們在想有沒有可能我們做一個關于中國春節的這么一個吉祥物,也能夠像圣誕老人一樣,傳遍全世界。

  主持人:那目前這個活動是什么樣的進展情況呢?

  陳維東:今年是全球的作品征集期,那么今年下半年依然還在一個征集期的過程中,大概在明年的春節左右,如果比較理想的話,希望春節娃娃能夠揭起紅蓋頭,看到它的誕生和出現。

  主持人:我們也特別期待能夠看到屬于我們自己的春節娃娃,也希望它能夠真的像圣誕老人一樣擁有那么大的影響力。我也知道咱們這個神界漫畫公司從創始到現在經歷了很多的事情,肯定有很多的挫折甚至是失敗,不知道哪些困難是讓您特別難忘的經歷呢?

  陳維東:天津神界漫畫有限公司神界漫畫公司的創建到今年應該也是有19年的歷史了,差1年就整20年。

  我們最初為什么會做動漫,是因為當時在1991年到1993年這個期間,整個中國的青少年閱讀物里,日本的動漫和漫畫書對他們影響力非常大,那么我想的話,有沒有可能我們也采用一種文化的通俗的或者廣受青少年喜歡的一種表現形式,把一些內容進行一定的傳播。

  當初的愿望是好的,但是真正去做的時候發現很難,所以我剛開始做這個公司前面有兩次失敗,就是因為對漫畫語言沒有掌握,包括對于漫畫一個產業化流程的操作和運用沒有掌握,后來通過五六年,六七年的時間,基本上掌握了漫畫語言。

  到了2000年左右的時候,就有一個夢想,能不能用動漫的這種形式或者漫畫這種形式,把我最喜歡的一些傳統文化能夠表現出來,再創出來,能夠進行一個全世界的推廣和傳播。所以大概在2002年,我們正式啟動了漫畫《四大名著》的改編創作工程,這是一個相當龐大改編創作工程,一共畫了80本書,數萬頁稿子,真正創造完了以后發現用了十年的時間。

  原先我們認為投入成本大概幾十萬就夠了,后面發現真正的投入可能直接掌握十倍,那么在這個過程中的話,我們經歷了很多,后來也是因為種種的因素,導致這件事情最終堅持住了,那么到了2010年到2013年左右,這個作品在全世界我們一共出版了十幾種語言版本,總發行量達到600萬冊,那么回想到2002年預想的時候,很多的夢想在逐漸實現,那么在這個時候會感覺到很欣慰,但是回想到當初的話,幾次這個項目幾經夭折,又各種機緣巧合,也有很多貴人相助導致這件事情能夠誕生。

  因為《四大名著》這個項目的成功,神界公司由最初一個小公司,變成了行業里頭非常知名的公司,也因為這個項目的成功,讓整個神界公司有點像鳥槍換炮,快速的進行了一個產業化的發展。同時《四大名著》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導致神界公司也是一個中國動漫公司里面在國際上很有影響力的公司,所以我說想起這個作品,感慨還是很多。

  主持人:雖然您在描述之前遇到種種困難的時候,特別的輕描淡寫,但相信這當中的辛酸只有您自己才能夠了解。可能提起動漫人物,大家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會想到歐美或者日本的那些卡通人物。比如說像多啦A夢、hello kitty、大力水手、米老鼠唐老鴨等等。但是中國的相對來說經典的比較少。

  比如說像今年的這個暑期檔,像《冰雪奇緣》、《神偷奶爸》這些歐美的電影都是在中國大賺了一把,但是像我們本土的一些動漫電影,我基本上都有些叫不出名字來,而且票房都是徘徊在幾千萬。而這些歐美的大電影都是上億的收入,那么這種差距到底是為什么呢?

  陳維東:因為我是業內人,可能有時候我分析問題的時候可能會不會過于專業,可能跟媒體的朋友,或者跟一般的觀眾視角不太一樣。那么我看這個問題我覺得很正常,為什么?首先的話,美國、日本等一大批的這種文化產業,或者動漫產業相對比較發達的國家,他們的動漫行業發展和產業發展不是十幾年的歷史,是幾十年,五六十年,甚至有時候上百年的歷史,歷史就比我們要悠久很多,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他們發展文化產業的時候,已經有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固有的營銷模式,什么樣的故事做什么樣的宣傳,如果說你想達到什么樣的市場回報率的產品必須是什么樣的故事,我說這點很關鍵,在中國很多動漫的從業人員不是這么想的。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他們的動漫完全是商業化的?

  陳維東:對,倒過來做的,就說它預計要達到比如說兩億的票房市場,它就必須要怎么樣倒回來編故事,倒回來怎么去找演員,倒回來怎么找導演,倒回來怎么做包裝,因為只有這樣倒著算,他的目標才能夠完成。而在我們國內的話,很多動畫導演是根據自己心里頭怎么想,然后把心里面的故事編出來,或者把自己規劃的故事編出來,然后再根據編出來的故事和品質再去做它的營銷和宣傳,然后再去賭博看市場,有多大的回報率。

  那這樣的話,我想它本身就沒有市場的預期和市場的規劃,它的文化內容不是因為規劃而編創的,是因為自己心里想創造而編創的,所以我想在這點使我們中國的很多動漫產業的票房市場,或者市場的回報率跟國外很大的不一樣,我覺得就是商業思維和商業的訴求點根本不一樣。

  主持人:那您覺得我們有沒有一些閉門造車的意思呢?

  陳維東:我覺得這個有相當一部分因素,造成市場運營和操作方面。

  主持人:還有很多業內人士有這樣一個觀點,他們認為中國的動漫沒有故事,您認為呢?

  陳維東:這個觀點我不贊同,我認為我們有時候在說中國人做動漫不會講故事,其實我覺得這個不會講故事是兩個概念,很多人認為不會講故事是說我們不會做編劇,不會編一個腳本。故事我認為我們中國人不缺,很優秀,但是我們有另外一個故事不會講,就是不會營銷,不會宣傳,不會包裝,不會包裝我們的作品,不會包裝我們的藝術家,不會包裝我們的作者。

  所以在這個包裝的過程中,它不會講故事,就不會做概念,做媒體營銷。很多優秀好萊塢的電影,甚至我們國內有很多很暢銷的電影,我們在沒有看到這個電影之前,我們其實對這個電影已經很了解了,對導演很了解了,對背后的很多故事很了解了,為什么?這就是一種營銷,如何去包裝,講故事。我覺得這個講故事的能力是我們整個中國動漫行業缺乏的。

  主持人:還有一種觀念是認為,中國的動漫只是做給小孩看的,而國外是老少皆看,也有人說中國的動漫所表達出來的只有對與錯,但是國內除了對與錯之外,還發人深思,往更深層次去領導,那您認為呢?

  陳維東:這個是一個深刻的話題,所以我想在中國來討論這個話題,有些時候我覺得還沒有到討論的這個時期,那么首先動漫是個什么?動漫是個語言,是個文化的表現形態,表現形式,這個語言的表現方法沒有好壞,就如同京劇,如同小說,小說本身不會有好壞的,只有小說的內容有好和壞,所以我想我們動漫的話,首先不可能只給兒童看的,動漫的本身就應該可以是全年齡人可以接受的,至于為什么我們中國動漫的內容更多的局限在了少兒。可能連少年都沒見得過得去,就不要說青年了,那么我想這里有很多種因素,一個就是說在動漫形態的過程中,可能跟我們的電視臺對于少兒臺、少兒頻道、少兒內容的一些限定可能有一定的關系。比如說像一些漫畫書,有些年齡段相對比較偏高,在中國的漫畫已經很優秀了,而且已經形成自己的風格體系,我們的中式漫畫,新中國漫畫,那么像《知音漫客》這些雜志月發行量已經達到了五六百萬冊,在全世界影響都很大,但是他們的讀者群基本上在13歲,到14、15歲,比我們很多動畫的年齡群明顯是偏高了,那么在中國的話,我們現在很多的電視,其實沒有把這些非常暢銷,受歡迎的漫畫改編成動畫。如果它要改編成動畫,我想很多臺不能播,因為這些很多在中國播出這些臺,基本上把年齡段,本身由渠道和播出的體系本身做了一定的年齡限制。

  主持人:也就說目前我國一些動畫有很多客觀因素的制約?

  陳維東:但是如果說你做一些年齡段偏高的一些動畫內容,如果說因為之前沒有這個土壤,有可能你會做一個很優秀的內容,但不見得會有這個市場,我覺得這個可能是要慢慢的一個過程,包括像《魁拔》,我認為《魁拔》是個非常優秀的動畫片了,從它的繪制品質方方面面都很優秀,但它的年齡段相對偏高。可能現在在國內動畫來講,它這個年齡段的定位可能有一點點的孤獨。

  主持人:像您剛才也提到了《魁拔》,其實我們中國也有很多優秀的動畫人物,比如說孫悟空、哪吒、招財童子等等,這些大家都比較耳熟能詳。但是他們卻沒有更好的走出國門,實現它國際化這樣一種視野,您覺得除了您剛才說道的營銷手段上的缺失,難道沒有我們自身創造方面的缺失嗎?

  陳維東:我覺得文化本身就應該分兩種,一種的話可能是更多于偏重,追求內在的精神的思想的藝術品位的一種文化內容和形態,那你比如說剛才您舉例的像孫悟空,像我們早期的哪吒都屬于這一類的。他我不認為屬于是文化產品,它是藝術品,它不是文化產品,如果是文化產品,它可能更多的是要借助于文化的一種形態去追求一種相對的經濟,一些市場回報,當然它背后的核心因素也有文化,但它主要的訴求點不是那樣,所以我想我們可能要把這兩類產品略做一下區隔。

  如果說讓我們比較藝術性,思想性的這些文化的內容去求商業上的市場和排行榜、票房,我認為不公平,因為它的策劃包括生產,包括營銷,就不是一套體系,不可能有那樣的效果,把這兩種內容放在一塊對比,我認為這是不客觀的。

  主持人:那我們的動漫人物能不能夠像比如說歐美日本那些鐵臂阿童木、多啦A夢以及米老鼠、唐老鴨有很多很多衍生產品呢?我們這塊是怎么做的,因為現在我發現中國的動漫卡通衍生產品真的是少之又少。

  陳維東:其實這些年我們中國的動漫衍生產品已經不少了,包括像《熊出沒》、《灰太狼喜羊羊》,甚至我們再往前尋找早先的《紅貓藍兔》,其實我們中國的動漫的業界人物對于有一個動漫優秀的形象區別派人出來打量,產品這個模式不陌生,因為國際上也是這個模式,關鍵是在于說我們到底有沒有做出來一個家喻戶曉的、人見人愛的一個動漫的品牌形象,而且是一個正向的,是大家都會很喜歡的,那我覺得我們可能在中國好像大家的注意力還沒有在于先把一個品牌,先把一個內容包裝好,內容創造好,價值觀給它塑造好,然后讓它成為一個真正的,那在我們現在這個動漫產業發展過程中,尤其我們在做一些動漫品牌的建設過程中,我覺得我們可能有些地方還走得稍微有一點點偏。

  比如說可能為了快速的讓一個品牌獲得認可度,獲得喜歡,那么就是按照觀眾的喜好去加工它。那么可能在觀眾這一個時間段是喜歡了它,但是不厚重、不持久,可能觀眾的喜好口味轉變是非常快的,有可能兩三年,觀眾的口味一變,結果我們過早的給這一個形象做了相對窄的定義,你就沒辦法轉生了,這樣的話就是辛辛苦苦的做了一個非常好的品牌形象,就感覺過氣了。那么就說我們如何去把握,就說一個動漫品牌形象的建設,宣傳、包裝以及和受眾文化之間的互動,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概念,我也希望作為動漫人可能有一些時候不能操之過急。

  主持人:那您認為應該怎么樣去打造一個動漫品牌呢?

  陳維東:當然在中國,大家都是在談動漫品牌的發展,我們看到很多優秀的美國的,歐美日韓的這些動漫品牌的發展,在中國其實并沒有特別成功的案例,或者沒有說成功很多的案例,我們更多的時候都還是處在一個理論上的,風險研討,當然從我個人來講,我也希望我能夠開創一個未來很成功的動漫品牌,包括我們做春節娃娃。我是怎么想這個問題的呢?就是說能不能把我們的動漫和我們的民生經濟密切結合,跟我們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關的融合在一塊,能不能讓我們的動漫為我們中國傳統的節日,傳統的文化融合在一塊。

  同時,我們讓動漫沾上我們像春節節日的這種沾光也好,叫借力也好,而不是說我們一定要自己重新打造一個故事,打造一個形象,打造一個品牌,我覺得我們可以很好的去借力,那我想這個也是動漫品牌一個發展的方式之一。再有我想我們在做動漫品牌發展過程中,首先還是要找到我們自己的定位,然后一個符合時代的,符合這個時代審美的,符合這個時代文化所需求的這么一個內容和一個形象,當然在結合上比較商業包裝的手法,同時如果有可能,在結合上經濟的開發,主編產品的這些開發,還有一個很關鍵的,我剛才前面講,一旦一個形象誕生出來以后,我們如何呵護它,如何保護它,如何讓一個可愛的動漫形象,能夠像常青樹一樣,像米老鼠唐老鴨一樣,幾十年依然受人喜歡,不過時。

  主持人:沒錯,那么對于品牌維護上,以及打造這樣一個動漫品牌,在國外有沒有比較好的經驗呢?

  陳維東:像迪斯尼公司,他們都有很多這樣的經驗,包括到了一定的時期會把這些造型略微的做一些調整,顏色做一些調整,包括內涵進行更加符合另外一個新時期符合化的一些改變,語言化的改變,讓它都符合各個時期,包括我們也可以看可口可樂,如果我們要看可口可樂這個商標的變遷時,我們又會發現,在這一百年以后,可口可樂商標的審美是經歷過很多階段的變化的。

  那么你想一百多年前的一個商標,到今天我們看依然很現代,很時髦,其實這個就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啟示,就是我們不能偷懶,不能說創造一次一個形象就可以自然管一百年,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

  主持人:沒錯,就比如說像貓和老鼠這種經典的動畫直到現在還依然都在更新,那我們可能就缺少這方面的一種執著和一種定理。

  陳維東:我覺得有時候也是經驗吧,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如果操作一個很小的作品,我們的經驗可以說改就改。但是當一個優秀的動漫品牌的時候,它涉及到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集群,如果說到了一定階段的時候,給這個動漫的造型注于一些更新的活力和更新的一些,我覺得對這些導演對這方面都是巨大的壓力。

  萬一判斷不準,改了可能還不如現在好。那么要一改的話它整個體系都會發生一系列的變化。所以我想在這個時候的話,就需要國內的一些優秀的動漫企業家,得有這個大魄力。

  主持人:您剛才一直都在提到春節娃娃,那么對于這個品牌,您打算用多長時間來維護?

  陳維東:當然如果說到夢想的話,有生之年,如果說的現實一點,我是希望我們用兩到三年的時間有一個非常優秀的,非常符合它時代的,大家很喜歡的這么一個形象能夠誕生。我們在這個兩三年的時間以內,通過一些傳統的春節的故事,包括一些像手機游戲,漫畫,動畫關于春節的一些叫習俗的文化的表現,能把這個形象在老百姓的心目之中慢慢的豎立起來。

  那么我想在兩三年以后,能夠慢慢豎立起來,這個已經是非常艱難的事情。如果說通過四到五年的一個宣傳推廣,在行業里面最終能夠豎立起來這么一個可愛的形象,我認為這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那么這就說未來的事情可能也不太敢估算得太長遠,但是我覺得我們可能都有一個思想準備,不但我們在努力,其實我們也在積極的學習國際上的一些發展變化,尤其在今天的互聯網全球地球沖這個時代,就是大家很多的經驗和想法都是可以共享的。就是當我們找到了很好的基點的時候,我想我們會用方方面面的努力,去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加完美和更好。

  主持人:您剛才也說到了整個地球處于一個互聯網的時代,那么在這個大數據之下,我們該如何去打造這樣一種動漫品牌呢?

  陳維東:大數據這個概念的確是最近兩三年很新的一個概念,我也是說在今年有幾個朋友在從事相關的工作,給了我非常多的一些啟發,讓我開始重新認識到這個大數據的這么一個巨大的力量,因為原先我們作為一個作者,我們更多的時候是把心里面想的一個事情通過一種語言形態比如說不管是小說,油畫,漫畫,動畫把它呈現出來,向大家做一個推廣和一個傳達。

  那么如果是這種情況,我認為大數據對我們的幫助并不是很大,但是反過來在做一種商業文化,或者在做文化產業的時候,我們是根據讀者的需求進行內容傳播的,這時候的大數據就會變得完全不一樣。比如說我們知道不知道中國到底有多少動漫讀者,我們不知道。那我想可能從大數據的角度,他們可能會告訴我們一些不同分類的形式。那么如果說我們說中國的13、14歲的少年讀者編故事,那么他們喜歡看什么,他們關心什么,我覺得我們只能靠猜,但如果是大數據,我想我們靠的不僅僅是猜了,可能很精準,還有比如說在這些內容,我們的一個內容出來了以后,通過互聯網的形式,包括院線,圖書,通過發行量快速得到了什么?

  期刊雜志,這一期出來某一個作品讀者喜歡或不喜歡,它會對我們的情節有什么樣的影響,我們如何做調整,那么在這個時候,大數據都會給我們帶來完全不一樣的狀態。而我們以前大概在十年前,我們畫一部作品,我們會跟讀者調查表,我們會印兩萬份,兩萬份讀者調查表出去以后,有可能幾個月以后會寄回來兩百份,這兩百份我們就會很開心,我們就會仔細研究這兩百份讀者回饋回來的調查表,來判斷讀者的需求。然后再去創造,又去發,一個來回的實驗大概可能需要七到八個月,那我想在大數據時代,肯定是不用這個時間的,所以我想的話,就說大數據它可能會對于我們商業化,或者市場化的文化創造的創意,將產生非常之根本的一個影響。

  主持人:一個變革性。

  陳維東:對,但是因為我個人的話有時候還是比較傾向于比較喜歡偏重于傳統的,純藝術、純文化,我有時候對大數據對文化內容這樣的一種調查式影響,到底是好是壞,其實我本人是打一個很大的問號的。

  主持人:那現在我們也有很多新媒體,可以說我們動漫品牌也有很多的傳播平臺了,不再僅僅指局限于像您剛才提到的電視臺這一小小的范圍,那您認為這對我們的動漫品牌走出去有什么幫助嗎?

  陳維東:這個對動漫品牌的影響有多大我不好說,但是我可以說下我目前幾個月感覺,就說有可能又會讓我們中國動漫發生一次不能說根本的變化,但是我覺得會近似于此,為什么?就是說我們以前動漫和文化的創造作者是個體,但是傳播平臺基本上都屬于國家,比如說像出版社,雜志社,電視臺像各方面的平臺。

  那么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出現了很多全新的推廣平臺,那么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我們發現微信也成為平臺了,甚至還有現在很多的人都在做自己的APP,移動客戶端。那么這時候就是我們自媒體快速的發展起來,這個自媒體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平臺了,那么這個平臺導致了就是說突然之間我們是不是還需要以前的這些平臺,制造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很多的漫畫創造,很多作者,因為我們的APP像移動互聯網的支付體系已經很健全很完善了,它自己創造完以后,可以直接在自己的APP上去做發布。那么以前我們所有的這些創造的個體都會要去找到一個統一的發布平臺,統一做發布,而現在全部變成松散的。

  那么這個的話,我想就是移動互聯網給我們行業帶來可能會很根本的變化,那么想以前我們可能需要有一個很好的平臺,比如說像《知音漫客》這個雜志,它的月發行量可以達到五六百萬份,為什么?就是有大量的作者和讀者都需要這么一個平臺來做轉換和交流,那么以后的話可能更多的就是作者通過自己的APP和自己的粉絲群直接做互動交流了,那么這時候的品牌到底是需要在很好的建設,還是需要進入到個性化時期,我覺得這個我們需要觀察。那么可能隨著這個發展的話,我想移動互聯網會對我們整個行業的推動是巨大的。

  主持人:我們也知道,做任何一個品牌都是需要時間的,而這個過程當中,尤其是我們的動漫產業需要一個大量的投資,在您看來,什么樣的作品能夠打動我們國內的一些投資者去進行一個長期的投資呢?

  陳維東:這個要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我覺得不好回答,為什么說呢?我們可以很容易調研出來,我們的讀者需要什么。但是有時候我們真的摸不準,我們動漫行業的投資者想要什么,它是想要文化,還是它說想要一個讀者喜歡的內容,還是說它想要一個快速投機,快速掙到錢的一件事情,拿不準。

  主持人:那您認為,在這個動漫產業當中,什么樣的一種作品才能稱得上是好的作品呢?

  陳維東:如果是站在我作為一個作者和運營的角度來講,首先我就是要符合時代,其次是要符合當今的讀者所喜歡,一定要讀者喜歡,而且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第三個一定要有創造者發自內心的表達和創造,如果創造者不發自內心,那讀者就不會有感動,讀者就不會有喜歡。還有一個,有時候我們的作者會發自內心,但是很自我,不關心讀者喜歡不喜歡,所以我想的話,這兩者可能一定要讀者喜歡排前面,作者發自內心排在后面,符合時代的審美排在第一位,所以我說這個是三個順序。

  再有一個,我認為一定要是符合正向的,符合大多數這種文化,審美,價值觀正向的。如果說做一些非正向的,那種討意識的讀者的這種偏好和喜愛,我覺得可能會有一點小成功,但大成功很難。

  主持人:陳老師,最后還想問您一個問題,最近國家出臺了文化創意產業和相關產業融合的意見,那您認為動漫品牌作為文化創意產業,怎么來和其它的產業進行一個很好的融合呢?

  陳維東:剛才您說這個如何進行動漫和相關產業的融合這個話題,我覺得是非常急迫的,也是非常需要的,而且這個政策出臺,可能會推動整個動漫產業有一個跨越式的發展,為什么這么說呢?就是因為我們傳統的動漫產業有點過于狹窄,都是一些動漫的愛好者,包括一些可能動漫愛好者成長完以后,成為了創造者,這個圈子越來越窄,但實際我們再往深的看,隨著科技的發展,這個動漫它跟相關產業的一個融合度已經非常之高了。比如說我們現在的3D動畫,很多高科技的比如說航天,像醫學,像這種考古保護方方面面的,它都需要這種3D的動畫技術,去呈現它。那么想我們現在的電影,有真人電影和虛擬的這種3D人物的電影融合程度也非常之高了。

  另外一個就動漫是一種表現形態,像我們以前的動漫更多為了娛樂漫畫服務,娛樂動漫服務,像現在動漫能為學習服務,可以把大量的這種教育這個東西相互進行接。包括我們最近也在談動漫,能不能為社會方方面面比如說做一些宣傳,做各方面的工作,那我想這個可能會對于動漫的思想把外延整個打的更加寬闊。如果說我們動漫的人員,動漫的從業人員,創造人員和精英人員,真正去來理解與相關行業和產業相融合的這么一個,不管是政策也好,還是理念也好,我覺得會從根本上來改變動漫產業今天的這種窄小這個局面。

  如果說我們要說把動漫和相關產業如果進行這么一個融合,其實就說是一個非常龐大非常美好的一個未來,這個是站在國家的角度來講,提出大動漫產業觀。其實也是在基于這種正常環境和基于文化理念的一個基礎,只不過有時候我們會覺得有一點點的遺憾,就說我們很多動漫從業人員,每天伏于案頭,可能對于這種理論,對于這種產業發展的趨勢的研究和理解可能還沒有達到一個更高的狀態。

  主持人:好的,謝謝陳老師今天做客我們演播室,也祝福中國的動漫產業,謝謝。

  陳維東:好的,謝謝主持人。

  主持人:好的,更多消息請直接關注中國經濟網文化產業頻道。

安徽快3计划 网赚彩票真的能赚钱吗 上海天天彩选4 什么网赚稳定收入 百万彩票 河南快3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 河北快3 吉林快3开奖 2019年最新挂机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