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創意產業:傳承文化 轉化資源
3月12日,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政協副主席李修松、文化部文化產業司副司長孫若風、中國行業設計協會副秘書長宋慰祖做客中國經濟網《文... 詳細>>
本期嘉賓
         
李修松 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政協副主席
孫若風 文化部文化產業司副司長
宋慰祖 中國行業設計協會副秘書長
訪談時間:2014年3月12日16點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李修松:文化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需要創新創意
我國的文化資源博大精深,然而在國內的文化市場上卻充斥著大量的國外文化產品,對此,李修松委員認為,中國具有海量的文化資源,但是要把文化資源轉化成經濟資源,需要文化的創新...
宋慰祖:創意能力的培養需要從娃娃抓起
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離不開人才的支撐。在節目中,宋慰祖表示,創意產業核心力是人的創造,人是產業里邊的核心,必須要從娃娃開始激發他的創造力和創意力,在教育方面要注重青少年...
李修松:文化產品必須具備社會和經濟兩個效應
在談到文化產品所產生的效應時,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政協副主席李修松認為,文化產業產品具有雙重屬性,一個是產業屬性,要追求利潤,但又有意識形態的屬性,因此,文化產品必須...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文化名人訪》聚焦2014代表委員談文化,今天我們請來了三位重量級嘉賓,跟我們一起解讀一下關于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文化產業發展的現狀和未來一些工作重點,首先先來介紹一下今天的嘉賓。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政協李修松副主席。

  李修松: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文化部文化產業司孫若風副司長。

  孫若風: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中國行業設計協會宋慰祖副秘書長。

  宋慰祖: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三位都是文化口的專家了,給我們解讀一下關于兩會文化的,李主席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有沒有給我們帶來一些文化上好的提案?

  李修松:我這次帶來五個提案,其中文化就四個,涉及到文化產業有這樣一個提案,推進文化創意與相關產業的發展,提案背景就是克強總理在1月份國務院常務會上研究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會,我們根據這個會的精神來提出一些建議。

  主持人:除此之外呢?

  李修松:除此之外與這個也有關系的,比如說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我們的文化如何滿足孩子們好玩、好奇的天性,把文化讓孩子們玩起來,然后滿足孩子的好奇心,引導他去,這樣玩下來,引導下來,他就喜歡上了。小孩從小文化的種子就種下了,長大以后你叫他不相信也不行了。

  孫若風:李主席原來是人民代表,現在是政協委員,我過去跟您一樣也是新聞工作者,他是長期的采訪對象,他無論是當人大代表還是政協委員,他反映出來一些意見都是站在文化建設的前沿,對文化產業發展是起了很重要的推動作用。

  主持人:孫司長,您在兩會比較關注文化方面有哪些?

  孫若風:首先是我們作為文化部文化產業司人員,特別關注文化產業方面的話題,我們也非常高興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對我們文化產業還是表現出了高度的關注地而且話題比較集中的就是體現在剛才李主席講的,就是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的融合,在這個方面。

  主持人:宋秘書長呢?

  宋慰祖:剛才我很同意李主席剛才提的提案,因為我做了二十年的設計產業發展,大家都非常關注總理在1月22號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所做的部署。應該說文化產業的發展,它核心一個問題在于,就是用文化的創意來引領我們相關產業的創新提升。那么還有剛才李主席第二個講到的提案,我覺得那非常重要,其實我們現在一個大問題就在于,我們發展文化創意,發展文化產業,實際上我們首先得提升我們文化事業的能力,就是提升我們全民族的文化內涵和文化水平的提升,這種意識,這一是要從娃娃做起,要讓他們在潛移默化當中把文化融入到我們中華民族血液當中去,不是說我們硬性灌輸,所以李主席提了這個提案我覺得非常非常好,在玩當中學懂中國文化,在從小血液當中流淌著中國文化的血。

  孫若風:我們連結在一起是因為文化創意與社會服務相關產業融合,這樣把我們連接到一起。

  主持人:文化產業能夠讓更多的人聚合在一起,才推動文化產業不管向前發展。在這次兩會上很多代表委員都覺得,比如說拿一個人做比喻,有兩條腿,一條腿就是文化事業和傳統文化,另一條腿就是文化產業,怎么看這樣不平衡狀態,國家對傳統文化和繼承是處于什么狀態,李主席?

  李修松:文化是兩個方面,一個是文化事業,一和文化產業。文化事業就是要通過國家的支持,用財政的支持來滿足廣大人民群眾基本的文化需求,這也涉及到一個廣大人民群眾基本的文化權益的問題,這個國家必須要做到。那么再一個文化事業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引導全民眾積極向上,傳播正能量,這是文化事業需要做的。

  文化產業當然它是產業,產業是要賺錢的,但是文化產業,從它產品來說,它有雙重屬性,第一剛才講它的產業屬性,當然要追求利潤,但同時它又有意識形態的屬性,這樣使得我們文化產業的產品,必須追求兩個效益,就是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協調,而且從國家長治久安和長途命運來講,特別對于培養下一代來講,所有做這方面的人都要有一個意識,用我們的作品去鼓舞人,去影響人,去傳播正能量,其實這兩個不矛盾。你現在看韓劇風靡中國,那個基本上是第一尊重傳統文化,第二在演繹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重合的時候,最后怎么協調,反映的都是這個。

  宋慰祖:沒錯。

  李修松:這就涉及一個問題了,比如你怎么達到這個效果,是吧?文化產業的產品,你文化旅游或者是電影、動漫這些,怎么能做到兩個效益都雙豐收,這就需要我們利用文化創意來做,我們的傳統文化旅游我把它歸納一下,叫建園子,建一個園子,蓋房子,批廣場,搞一個文化廣場,豎雕像,然后后面再搞一些名人,然后房子里面塑蠟像,然后搞展覽,基本上就是我們的人文旅游,特別是名人旅游以前,大體上這個路子。

  主持人:好像千篇一律。

  李修松:但是這個路子在我們現在知識爆炸的時代,各種媒體,各種表現形式豐富多彩的時代,在我們的人各方面發展那么大的時代它就落后了。必須要文化創意,適應我們今天這樣一個更快節奏,適應我們今天這樣一個接受的心態。

  包括剛才講給孩子生產的產品,一定要引導孩子,教育孩子,怎么引導教育孩子?就要抓住孩子兩個天性,第一好玩,把你的產品變成孩子玩的產品,他玩下來,在樂、笑,玩下來他知道這個文化了,然后你要滿足他好奇,你這個產品一出來,孩子就覺得跟新奇,然后就進去了,然后根據這個產品往前走了,然后不斷吸引他探索,不斷讓他去研究,這樣整個下來,既把完全在他心里面種下來了,又給他養成一個積極探索的習慣。

  主持人:這就是主動的模式,不能被動的填鴨。

  孫若風:我想談一點認識,這些年來,我們文化部大力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但是我們始終注意到,我們不主張提文化產業化,我們就是要防止在文化建設中,出現那種片面化、極端化的做法,因為現在我們文化體制改革和文化建設一個基本的思路,就是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兩手抓,兩家強。

  在計劃經濟體制時期,那時候都是由政府單一,由單位包攬情況,進入市場經濟體制之后,形成了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必須要分開來的,不然兩條腿放在一個褲管里邊是伸不開的。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一個是長江,一個是黃河,構建了現代文化基本結構和基本生態,就這兩塊而言,從政府來說,都是在著重的大力推動,而且把公共文化服務還是放在首位。從目前發展情況來看,應該說這兩個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是離我們設想的目標和人民群眾的需求還有很大的差距。

  主持人:因為現在我們老百姓對于這些文化要求越來越高了,而且我們要求的量也是越來越大了,可能自主創新的東西跟不上需求了。

  宋慰祖:對,剛才兩位談的我覺得非常的到位,我們現在搞的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之間關系到底是什么?其實文化事業,剛才李主席講了,文化事業是公共文化,公共文化服務要提升我民族的文化意識,一種文化的價值觀,一種對文化的認同度。只有人們具有了這樣的文化意識和文化認同度,人們才會對文化有所消費。

  實際上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它們兩個是相輔相成,文化事業公共文化服務給了我們全民族人民一種文化的繼承,我們傳統文化的傳承,同時又給人們一種文化的意識,文化理念,使得他具有了消費文化這樣一種需求。文化產業就是通過這樣一個過程,來提供給我們的這些公民,我們的百姓,他對文化的追求的需求,形成了文化產業的產品。因為我們搞設計,設計是個集成創新,它既要集成科學技術,同時也要集成文化藝術,只有兩者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它創造出來的才是滿足我們使用者需要的商品和服務。

  李修松:這兩個確實是相輔相成,文化事業除了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引導人民群眾追求一種文化理念,同時它也是文化產業發展的基礎,保存大量文化資源,資源就是文化產業發展的資源。再比如說,它提升全民文化的素質,全民的文化素質也是文化產業消費所必須的,而且文化產業怎么發展,什么導向,跟文化事業是相關密切的。文化產業起來了,我們又促進文化事業的發展,讓人們更好的,更高層次的去消費文化。

  宋慰祖:對,所以文化產業的發展,剛才孫司長講到那句話,為什么不主張文化產業化,不是簡單把文化變成產業化的問題。

  主持人:這兩個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孫若風:現在首先我們在推動文化建設過程中,在目前情況下必須把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區分開來,專業化分工也是這個事業發展一個基礎。在區分的基礎上,現在又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

  主持人:什么情況?

  孫若風:比如說北京市前不久搞了一個北京文化消費季,就是非常好的文化創新,首先是把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區分開來,在區分開來之后,他給市民發了個文化消費卡,他就是說,你拿這卡到我公共文化設施去,文化圖書館去,我給你加分,如果到文化市場去,選擇你所喜歡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我給你打折,市民一方面能夠享受到服務,另外一方面在利用市場競爭機制和選擇機制,就想得到他想得到的這種產品和服務,而不是像簡單我做什么,你吃什么。

  主持人:其實現在我們老百姓很疑惑的就是,中國是文化的泱泱大國,為什么現在這么弱勢,反而被西方文化植入,讓傳統文化這么弱勢,李主席。

  李修松:你講這個問題很好,我們中國有著幾千年前的文明,而且是連續不斷的,我們的文化博大精深,我們的文化資源的價值,大家所熟悉的幾個例子就知道。比如說美國人用我們的熊貓加上中國的功夫變成了《功夫熊貓》,再比如花木蘭的故事,也變成了電影,說明中國文化的資源是高質量的,我們的資源是海量的資源,是用之不竭、取之不盡的資源。問題在于我們怎么把這種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這就需要我們創新。其中我們今天談的一個主題就是運用文化創意這種理論和方面,使各種文化服務都能夠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求,來創新我們的表現手段,來滿足他。

  宋慰祖:沒錯,您說的非常對,其實我們現在的問題就在于,如何把傳統的文化和現在的時尚,與我們傳統的藝術和我們現在人們的消費觀能夠結合起來,現在問題是我們中國人有很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但是不是說把我們的《三國演義》,把《西游記》直接搬出來,就能滿足今天人們消費的需求,需要和現代文明和現代人們消費觀,和年輕人在信息化時代,他對文化的認同度,要很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主持人:就像咱們以前拍的四大名著,咱們拍的是很成功,包括現在大家都還很喜歡看。

  李修松:我正好舉個例子,說明我剛才所講的,你講到《西游記》,八十年代拍的《西游記》,像我這樣的人,不光孩子,百看不厭,而且《西游記》我在讀高中的時候,就可以從頭講故事講到尾,但是我對這百看不厭。說明什么呢?說明這個80版的《西游記》它是經典的,用經典的資源拍成經典,打磨得非常好。

  我們今天的文化產業,包括我們講的文化創意產業,第一是抄,第二是粗糙,水平低,很多電影拍了放不出來,動漫90%不賺錢。第三就是不搞歷史文化,去迎合低級趣味。我們有了80版的《西游記》,孩子們都知道,這就是最基礎的條件。然后我們現在搞什么,迪士尼,把西方的主題公園那種模式搬過來,為什么我們不能搞一個中國特色的,中國自主創新文化之路,《西游記》產業之園。那么我們今天完全可以做到,在《西游記》的里面選擇一些適合各種年齡層次,尤其青少年,這樣一些經典情節和場面,我們運用文化創意,結合各種科技手段設計,讓孫悟空帶著我們的孩子穿越到《西游記》里面去,去降妖除魔。

  主持人:我們資源真是特別多。

  李修松:然后還可以利用這些情節和玩的過程,讓孩子們去第一訓練他的膽識,現場那是很怕的,訓練他的膽識,訓練他的吃苦耐勞,讓他在玩當中吃苦,吃了苦以后快活,我們現在孩子就缺少這些,你這樣的園子把孩子吸引進去了,玩的不亦樂乎,都訓練出來了,能不受歡迎嗎?

  我中國建立這樣一個園子,我們再把它打到全世界去,注意這個園子必須要忠實于《西游記》,忠實于《西游記》所反映的中國文化,從園區的建筑到人物形象的塑造都必須要這樣,不能去破壞它,你做的越經典就越好。然后這里面把美猴王帶有卡通形象人物做出來,然后讓孩子們定到腦子里面去,然后再把形象放到書包上,放到鉛筆盒上,小孩看到美猴王的形象就買,這個新的產業就出來了。

  主持人:可以說里面商機非常大。

  宋慰祖:你看美國人一個迪斯尼,應該說沒有我們這么深厚的文化,我們一個《西游記》什么時候編出來的?也就是說我們中國人其實有著很強的創意能力,只是我們現在沒有去真正把我們自身原來的歷史文化的東西挖掘出來。讓歷史和現實能夠去結合,我們講文化和科技的結合,傳統和時尚的結合。原來說發展文化,大家說搞“闖關東”文化,文化不是這個概念。

  李修松:關鍵就是十八大所講的,要提升全民素質文化創造能力,我們不管講文化創意產業,還是今天講的創意經濟,就要通過長期政策的執行和長期的熏陶,讓我們每個人在我們做每件事情的時候,做某一個項目的時候,首先想到,我有沒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和手段,把它做的更好,效益更好,而不是像我們現在一看到一個什么東西,上次在美國看到的,把它搬過來。

  主持人:孫司長,剛才兩位已經發表了很多的看法,從政策層面上來說,現在有沒有相關扶持的政策?

  孫若風:他們講的很有道理了,文化傳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任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方法,在今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條件下,我們面向市場,促進相關產業文化的融合,就是文化傳承很重要的途徑,或是重要途徑之一。

  剛才主持人講到在文化競爭中感受到的壓力,這些問題確實是存在的。解決這些問題首先我們要文化體制改革,增強我們走出去的這種能力,同時我們也注意發揮我們的優勢,我們有很多優勢,要促進文化創意和相關產業的融合,文化創意靈感來自何方,首先來自生活,同時我們要到傳統文化中間去尋找,我們生活也是幾千年來浸潤在傳統文化之中,傳統文化就是我們競爭的很重要的優勢。

  現在講到政策,剛才李主席、宋老師都特別強調了,這一次政府工作報告,李克強總理又一次講到了促進文化創意和服務產業相關融合這個問題。而且我們注意到,他談這個話題的時候,他不是放在文化建設里面,而是放在經濟結構優化升級這個部分里,特別重視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在引領和支撐經濟發展,這是很大的突破。

  多少年來我們非常重視文化產業對轉變經濟結構方式作用,這一次我們更加強烈的感覺到,國家是要在戰略層面上進一步推動文化產業,融入經濟發展的大循環,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感受。那么現在我們非常高興的看到,這些年來,我們文化部一直是在呼吁,并且要推動解決的一些政策問題。在國務院常務會議做出的促進文化創意和產業融合里面部署里面,他都有了積極的體現,比如說財政問題,稅收問題,土地問題,培養人才文化,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一系列問題都做出了具體的部署。我們感覺到在政策上他更實,更固體化。

  主持人:未來有沒有正在規劃的政策?

  孫若風:有,從我們文化部來說,現在國務院文件即將出臺,我們已經是準備了貫徹實施它的配套政策,因為發改委在牽頭起草這個文件中,我們參與熟悉了一些基本的情況,首先要建立配套設施的意見,思路就是兩大方面:一個增強原創能力,得有融合的東西,首先我要增強我的原創能力,涵養整個社會文化創意的能力,這是一個方面。同時要積極去融合,跟誰融合?就是要跟實體經濟之間制造業、建筑業、信息產業、旅游業、文化體育業,非常積極主動去跟他們融合。

  李修松:文化創意是一種理論和方法,把它運用到文化創意,就是文化創意產業,文化創意產業是文化里面的高端和龍頭產業,是一種點石成金的產業。把文化創意運用到旅游,可以發展文化創意旅游產業,把文化創意融入到建筑設計,就可以提升建筑設計里面的內涵和它的品位,提升它的吸引力。把文化創意運用于城鎮化建設,就會使城鎮的特色和個性得到張揚,使城市的各種功能得到更好的表現,而且是人情味,當然城市就不一樣了。

  宋慰祖:我們可以很實際的講出了文化創意對相關產業的融合,剛才李主席講到了,我們開發一個《西游記》,它未來可以帶動的是什么,可以形成我們專門旅游的園區,我們可以帶動是什么?是相關衍生產品,服裝、玩具、手表、汽車,任何東西,其實都可以圍繞著我們這樣一個品牌形象,去打造,你去看看迪斯尼,迪斯尼真正游樂的地方不占園區十分之一,絕大部分在賣各種商品,是和我們相關產業的巨大融合,這個是文化創意融合于我們相關產業,帶動我們相關產業發展。

  孫若風:首先我們要出臺一個貫徹實施的意見,就是我們要在歷史上,在西北和西南地區,藏族和羌族它形成的一條歷史大通道,我們依托于歷史把它發展成文化產業帶。我們在搞這個工程的時候,做文化產業,我們要依托于區域特色文化,這是我們非常重要的資源,而且作為文化產業要講究經濟效益,我們特別強調,在搞這些事情過程中,要注意文化傳承,科學發展,不搞大拆大建,不能破壞原始風貌、文化特色和自然生態,不能毀壞文物古跡和歷史技藝,這些都是我們非常注意到的。另外除了這些,馬上還即將出臺由文化部、人民銀行和財政部聯合發的一個文化金融政策,在技術上給予支持,另外還即將實施小微文化企業的扶持,這些我覺得都是貫徹國務院文件具體的措施。

  主持人:您剛剛提到了小微文化企業,有沒有具體的作用,怎么去扶持?

  孫若風:這些年來我們也感覺到,首先我們認識到,文化企業一方面我們要做大做強,要大船出海,要有我們的航空母艦,要扶大強扶優,這個是不能改變的,這是一個方面。但同時我們也看到,其實我們文化產業,特別是搞創意的,都是中小微企業,而中小微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確實遇到了很大的困難,缺少這方面的政策,有些政策也沒有兌現。

  去年以來我們文化部和財政部也在積極溝通,即將下發一個文件,希望能夠給小微企業提供一些切實的幫助。在這過程中我們非常欣喜的看到,在很多地方已經有一些促進小微企業發展的方法和手段,比如金融方面,像北京專門搞了個文化創意帶,主要是服務微企業的,都是千方百計想為我們小微企業做點事,為他們排憂解難。

  主持人:剛才幾位提到了人才建設重要性,因為有創造力,必須要有人才的支持,宋秘書長,您覺得在這塊人才方面我們該怎么去加強?

  宋慰祖:應該說創意產業核心力是人的創造,人是產業里邊的核心,過去我們工廠機器是核心,但是現在人是核心。我們必須要從娃娃抓起,首先從小開始激發他的創造力和創意力,而不是等到他上大學了,再去培養創造力,小學時候天天背誦課文,到了大學的時候變成具有創造性的人,這是不可以的。

  你比如我們做全國中小學生創意大賽,那個大賽上面很多小朋友,很多中小學生他們就是從他家里邊,從他自己日常生活中發現問題。一個小朋友發現他媽媽拿鍋蓋的時候被蒸汽燒著手,他就用場景的方式拿鍋蓋,這樣的話被拿下來了,但是又不燙手了,讓他要在生活當中去融入到創意思想。

  我覺得首先要注重我們青少年創意能力的基礎培養,其次提升我們大專院校,轉變現在的教育模式,因為創意人才的培養和傳統過去學科人才的培養是不一樣的,他是跨學科、跨領域的,他需要的人才所掌握的知識面要廣,它是個綜合素養的培養,在這個方面,我們學科建設上面恐怕在教育部整個教育改革當中必須看到,對創意人才的培養它的教學大綱、教學模式甚至于教師方法。

  李修松:我的提案當中也寫了,你剛才講的非常重要,要從娃娃抓起,有兩個方面。第一要打好娃娃中國的功底,你自己的文化都沒有功底,怎么去吸取海外的文化,第一讓孩子喜愛這種方式。第二就是在他們培養和消費這些文化產品的時候,要激發他的創造力,養成一種習慣,這是從根本上做的。

  從現在剛才宋秘書長講的,我們要把文化創意,我剛才講文化創意是理論和方法,我們要把它打造成學科,在高等院校要開設文化創意這樣的專業,當然這樣的專業是高層次的,一般是研究生階段,能進來讀書和研究基本上是歷史文化功底很好,腦子很活,知識面很寬,我們的考試應該把這樣的人才招進來,開相應的能夠促進文化產業的課程,培養這批人,尤其要培養那些既有深厚的中國文化功底,又具備必須廣博的知識,又見多識廣,又善于創意,有世界眼光這樣的領軍人才。

  需要我們建立一系列文化創意的平臺,那么每個平臺里面要有個領軍人物,根據各種創意的需要,來組織相應知識結構的人進入這個團隊去從事項目,創意、策劃、規劃和設計,然后在每個環境當中,他又能夠請一些大牌的專家進行把關和認證。

  主持人:就是有個成熟的產業鏈。

  李修松:對,把它打磨好,人才看你怎么用,我們是搞歷史的,有個搞歷史的專家搞的很深很專業,叫他搞文化創業不行,但是它可以當顧問,以他的功底,看看你們的穿著,你們的習慣是不是這么回事,你是不是犯錯了,把它打磨的更好。剛才講我們的文化創意可以有無限的創意,但是最后大家接受的歷史文化必須是真實的。

  宋慰祖:對,您說的非常對,因為我們是集成創新,我們講文化就要講真文化,而不是偽文化,我們就要講返璞歸真的歷史,不是去戲說的歷史,只有這樣的話我們文化才能傳承,歷史才能發展。

  主持人:孫司長我們應該不應該加大一些鼓勵機制,調動這些人才的積極性?

  孫若風:是,剛才他們講的非常好,現在應該說我們已經進入了文化創意的時代,無處不可創意,無人不可創意,這是不容易的。因為過去創意這個東西只有神才能做到,神的權利。如果人也能有創意的話,那是得到了神靈的啟示,有如神助。

  今天大家感覺我們都可以創意,這個方面體現了我們人民群眾對文化享有自覺性,人人都可以創意。但是我們也認識到,創意的最重要的力量,希望和未來是年輕人,創意更是如此,自古英雄出少年,而且很多在創意方面有所成就,都很年輕,這是一個方面。另外我們也注意到,創意人才小年輕,他在將起未起,將強未強的狀況,特別需要扶持一下,如果不扶持的話,他可能就喪失,他就走了。

  據我們調研,每年大概有七百多萬畢業的大學生,其中大概有八萬專門學這個事情的,學設計的,而我知道其實還有大量的不是學設計專業的,他對這個也很有興趣,他來做這個事,轉向到這來做。

  這些人出來之后,開始就想干這個事,但是干了兩三年之后,沒有什么東西證明他有這方面能力,他沒有這方面發展機會的時候,他可能就轉向了,這對我們發展文化創意來說就是個流失。如果我們幫他一把,推他一把,把我們文化創意人才力量就給積蓄起來了。我們有多種方式,有一個我們文化部和財政部現在已經啟動實施了一個文化創業、創意人才扶持計劃。我們現在要建創業創意人才庫,要扶持他們,現在主要是通過展示的平臺,比如說我們文化部要舉行的蘇州文博會、義烏文博會、深圳文博會,都要讓進入我們人才庫這些人到這上面去,到這來去賽馬,而且向市場推介千里馬。

  主持人:我們給這些人提供一個平臺。

  孫若風:對,就是提供這么一個公共平臺。

  宋慰祖:這是一個非常需要,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一方面是創意的人才、創意的隊伍,另一方面是需求創意的隊伍,那么需求創意的企業和我們的創意的隊伍,現在你缺少的就是對接。現在要打造這種對接平臺是我們未來產業發展最核心的。

  李修松:我還要講一句,對創意人才的培養,第一是培養、扶持、引導,還有把握。比如說我們能不能制定一個評估體系,這個評估體系比如說里面,你這里邊創新的成分是多少,你這里面運用新的方法,新的科技手段的情況,你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協調的情況,你弘揚了歷史文化,忠于歷史文化,而不是糟蹋歷史文化,我們形成一個評估體系,在人才的支持,在獎勵等等方面,我們可以用這個去把握,給社會也形成一種很好的導向,這樣我們才能夠健康發展。

  孫若風:李主席剛才講也有人跟我說,實際上我們并不缺少文化創意,我們缺少對文化創意有效的利用這樣一個機制,我覺得講的是有道理的。剛才李主席、宋老師涉及到這個問題,其實中國古人已經認識到,這個靈感的產生由于電光石火,稍縱即逝。文化創意也是這樣,有些人他善于創意,這個東西出來,一個好點子出來了,如果沒有一些東西跟上,就不行的,所以我們現在在培養創意人才的過程中,我們要考慮我們在管理上,我們在創意運營,創意管理,在這方面,我們都需要能跟上。

  主持人: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還沒有把創意發揮出它的最大價值來,我知道三位都是安徽的老鄉,所以今天我們就以安徽為例,說說安徽在傳統文化發展,還有現在創意經濟方面是怎么做的?李主席。

  李修松:安徽在這方面做的有一些亮點,比如說我們的出版集團,我們的發行集團,做的都很好。再比如說我們的演藝集團,我們的黃梅劇院,黃梅戲大家都知道,是個傳統的戲劇,我們現在有個新的探索,叫3D黃梅,把3D跟黃梅戲結合起來,把舞臺上立體動感的美輪美奐的舞美,跟真人的表演把它盡可能的完美結合,像這個就是把文化創意用到我們的傳統演藝上。

  再比如說我們現在的雜技,雜技本來也是個傳統產業,那么現在雜技里面融入了情境表演,融入了美妙的音樂,融入了美輪美奐的舞美,然后把雜技融合進去,它的可看性,它的藝術性都得到了加強。

  主持人:就像咱們現在很大的實景演出。

  宋慰祖:剛才李主席到這個就是我們文化創意,我們傳統藝術表演和現代的旅游,和現代人們的文化消費結合在一起,其實安徽有著很深的文化,安徽有自然景觀,黃山,這是沒得說的,還有就是徽派的文化,徽派的民居。

  這些都是我們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蘊,也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到這里來消費。其實這為我們安徽的文化創意的進一步發展,讓文化創意和相關產業的融合去創造更廣泛的文化產業,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我們完全可以圍繞著它,再把我們安徽的很多老國號、老品牌的產品把它重新打造,打造適合旅游消費者的旅游商品,這可以給我們帶來產業的提升和經濟的發展都會是巨大的。

  孫若風:今天我們三個老鄉湊到一起來,確實是非常親切,但是是非常巧合的。我有一個感想,純粹我個人的體會。一般來說文化創意產業比較活躍的國家和地區,大多是田園文化、鄉村文化保護的比較好的國家和地區,我們安徽是個農業大省,現在又在積極改革開放過程中,有了強烈的現代意識,那么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在我們安徽有非常好的文化創意,文化產業方面很好的實踐,當然也有我們這這些人對這方面的思考。

  從更大范圍來看,我們中國實際上是農業大國,在發展過程中,如何做好文化傳承,保留著我們作為一個農業大國,農耕文明保留比較多的這樣一個國度,然后我們把它一些很好的元素用于文化創意、文化產業,如果在這方面,做的比較好的話,這是對中國文化產業的貢獻。

  主持人:最后我們要暢想一下未來,希望幾位嘉賓談談未來文化產業一個發展的趨勢,先從李主席開始吧。

  李修松:用文化創意引領相關產業,提升無論產業,促進相關產業加快發展。

  主持人:孫司長。

  孫若風:我認為促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的融合,將會給我們中國文化產業帶來一個非常大的發展機遇,中國的文化產業將迎來二次創業和二次騰飛。

  主持人:宋秘書長。

  宋慰祖:其實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的發展,恰恰是我們文化引領、科技支撐,帶動我們整體的產業的發展,這里邊不光是一產,還有二產、三產,其實都是在這樣新的信息化時代,通過我們的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的引領來帶動它,實現我們產業結構的整體調整,這恰恰我是我們文化產業發展所需要的。

  主持人:我們希望傳統文化不僅僅只是停留在過去,它還能夠完全融入到我們現在老百姓生活當中,讓我們從精神層面真正認識到我們傳統文化是多么的優秀,非常感謝三位,謝謝謝謝。

  

华夏网赚论坛官网华夏网赚论坛福缘网赚论坛网 巨力网赚论坛 网赚qq群 2019网赚新项目 2019免费挂机网赚 网赚是真的还是假的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2019年新网赚项目 2019国外网赚 马云支付宝网赚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