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中國現當代文學如何走出去?
近兩年,隨著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越來越多的中國現當代作家開始走出國門,受到了世界的關注。那么,什么樣的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能... 詳細>>
本期嘉賓

呂紅    美國《紅杉林·美洲華人文藝》雜志總編、美華文協會長。 

吳漠汀  德國慕尼黑應用語言大學跨國文化教授、漢學家。

桑宜川  加拿大楓葉出版社社長、加拿大環球教育公司總裁。

訪談時間:2014年9月19日15點30分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美國文學受中國讀者青睞 中國作家走出去缺什么?
呂紅表示,從文學角度說,美國很多文學作品并沒有取得太高的成就。但是,美國好萊塢文化十分強勢。原因不僅在于強大的技術力量,還有包括對價值觀和內涵的準確拿捏。由此可以看出...
沒有無法翻譯的中國文學 譯者需全面了解中國文化
吳漠汀表示,讓中國作家寫作時考慮到全球讀者是不現實的,也是不正確的。他認為,中國文學有自己的歷史傳統,作家有自己的想法。首先應該讓作家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然后再考慮...
文化輸出要順其自然 加大投入難預知成敗
吳漠汀表示,中國的文化輸出要順其自然,切勿急功近利。德國的歌德學院在介紹德國文學的時候,會邀請一個德國作家來朗誦他的作品,大家都可以參與討論交流,用這種自由、開放的方...
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走出海外 反思類作品或受追捧
桑宜川談到,歐美國家的讀者有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閱讀的習慣,所以要考慮作品的便攜性。呂紅表示,西方讀者更偏好反思類,帶有批判色彩的作品,希望通過一個大的事件來關注中國的發...
文字實錄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收看《文化名人訪》。近兩年有兩個中國作家的名字在國外非常火,一個是莫言,一個則是麥家。2012年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這也是迄今為止,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籍作家。而今年麥家的新書西班牙語版《解密》在西班牙出版,也是受到了廣泛的好評。由此越來越多的中國作家開始走出國門,也讓中國現當代文學受到了世界的廣泛關注。那么到底什么樣的中國現當代文學能夠受到海外市場的歡迎與追捧呢?今天我們就邀請到了參加中國當代作品譯介研修對接計劃的三位嘉賓做客我們的節目。首先先讓我們來認識一下他們。一位是美國紅杉林雜志主編呂紅女士,歡迎您。 

  呂紅:謝謝。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另一位是德國應用語言大學教授吳漠汀先生,歡迎您。                                                 

  吳漠汀: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加拿大楓葉出版社社長桑宜川先生。 

  桑宜川:主持人好,觀眾們下午好。 

  主持人:好的,非常歡迎三位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三位可以說是在中國文學方面有很高造詣的。尤其是吳漠汀先生,請允許我這么稱呼您的中文名字,您作為一個純正的德國人,對我們中國的文化、中國的語言這么的精通和熱愛,實在是非常令我們敬佩。所以今天我們就想先從您的這個名字來聊一聊。大家都非常好奇,您為什么會起這樣一個中國名字呢? 

  吳漠汀:我的名字叫吳漠汀,漠是沙漠的漠,我在中學的時候寫過一篇短篇小說,就是有一些人在沙漠走路,后來快要渴死了,最后找到了水。所以1992年,我在北京大學中文系學現當代文學的時候,有老師就幫我起這個名字,就是按照語音翻譯過來的,Martin就變成漠汀。 

  主持人:而且這個汀在漢字解釋當中是小洲的意思,沙漠中的一方綠洲,可以說是代表了希望。那通過您的名字我們也能夠看出我們中國的文化是博大精深的。那正是因為有著這么深厚的文化,才能夠塑造出我們中華民族非常優秀的一個集體人格,那么才能夠有很多在用生命去感受,去抒寫的一些大作家。那我想三位肯定也有自己心目當中非常欣賞的中國作家和中國作品,那么我們女士優先,請呂紅女士您先來聊聊吧。 

  呂紅:如果說從我們受到文學啟蒙開始,應該說是《紅樓夢》,可以說是讓我們一生都讀不盡的書,應該是這樣。后來我自從學了中文這個職業,這個學科以后,我特別喜歡的是中國當代的一些女作家的作品,對她們特別的偏愛。 

  主持人:比如說呢? 

  呂紅:五四以來那就不用說了。當代的比如說像開始是張潔,然后是王安憶,還有鐵凝啊,還有我們湖北的方方啊,后來還有更多的作家,我就不用說了,她們名字就非常很響亮。一直到海外以后,我也還挺關注她們的創作。這次我回來的時候我就有個計劃,我說我希望能夠把中國當代最好的女作家的作品做一個系列精選,能夠譯介給海外的讀者。 

  主持人:那真的是太棒了。我也知道您其實也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女作家,您曾經的那份散文集叫《女人的白宮》。 

  呂紅:對對。 

  主持人:也曾經獲過獎。而且我也拜讀過,里面可以說是刻畫得非常生動,很細致,而且是發人深省,觸動人的心底,那么希望您也能給我們帶來更多更好的作品。 

  呂紅:謝謝。 

  主持人:宜川先生您呢? 

  桑宜川:我剛才聽了呂紅老師對過去喜歡的自己文學作品回顧。我的經歷大致相同。從這個少年時代就喜歡閱讀中國的古典文學作品,包括《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西游記》都是愛不釋手的文學作品。早期的文學啟蒙受到了這些中國古典文學作品的滋養,稍微大一點,上了小學的后半期和中學階段,那個時候大量的閱讀了現代中國文學作品中的那些經典作品,比方說有當年的《青春之歌》《紅巖》,《平原槍聲》《鐵道游擊隊》。我們那個年代,就是上一個世紀50年代、60年代,甚至到了70年代初期,我們的那一代人所閱讀的文學作品。 

  我相信除了我之外,我們那一代人大部分都經歷過這樣一種文學熏陶。如果說我自己對文學有所偏好,喜歡閱讀這些小說,或者說從中受到了什么樣的滋養。應該來說就是取材于這些文學作品。這個促成了我后來去國外,到了海外以后,除了自己教書,同時也開始了嘗試自己文學寫作。近年來寫了不少的文學散文。其中一部分散文在海內外受到了好評。 

  主持人:看來中國的這些經典作品真的是讓您受益終生。 

  桑宜川:謝謝。 

  主持人:漠汀先生。 

  吳漠汀:我覺得我們在國外有點不一樣,因為我們小時候就沒有機會看中國文學。我們上小學、中學,一般來說我們看德國文學,也有可能就是有一些美國文學翻譯成德文在看,中國文學特別少。 

  主持人:那您所接受到了中國文學之后,您自己比較喜歡哪位作家或者是哪類作品呢? 

  吳漠汀:我覺得我就是真的開始學中文的時候,就是上大學的時候才看到了一些中國文學,都是翻譯成德文的這種版本來看的,比較喜歡看。開頭就真的愛上的是唐詩和宋詞。因為這個真的世界上就沒法比。 

  主持人:非常優美的文字。 

  吳漠汀:對對。后來就開始看一些長篇小說,就最早開始看那個《紅樓夢》,就是在德國,就是看那個德語本的,我也愛上了《紅樓夢》這部小說。但是我覺得這個翻譯有點問題,后來我就比較了不同的翻譯,發現德語本是只有三分之一。所以我那個時候是一個學生,我想OK,我一定要把《紅樓夢》全翻譯出來,就翻一個全譯本。從那個時候開始21歲開始,我一直都翻譯,就還有一個翻譯伙伴跟我們合譯,17年以后,才完成了。 

  主持人:我也知道您是這方面的專家了,那我想每一個人所喜歡的作家或者作品都是契合各自的一個觀點,契合各自的一個性格的。那么就像呂紅女士在美國創辦了紅杉林,雖然她是一個華文的原創基地,但是我想文學是不分地域,不分國界的,在異國他鄉可以說是異軍突起了。那所以大家很好奇的是您為什么當時會去創辦這樣一本雜志呢?您的初衷是什么? 

  呂紅:對,你的問題提的很好。其實當時在我們之前是有一本雜志,那個雜志存在了大概十年。后來那個雜志要停刊,那個叫做美華文學,我們非常的不舍,我們說我們作為作家,我們需要有一個平臺,有個陣地互相交流。而且我們本身是有個協會的,叫做美國華文文藝界協會,你知道在中國各個地方在作家協會都會有個會刊,包括中國作協。我們就覺得不能夠沒有刊物,沒有刊物,這個協會就相當于沒有平臺,甚至可以說就成了一盤散沙了。所以我們就在伯克利大學的教授,同時也是他們亞裔系的主任,叫王靈智教授,在他的牽頭下,我們就創辦了這個紅杉林。 

  當時紅杉林集中了兩批人馬,一批就是說學術專家,是學校的,他不限于這個伯克利大學,但是以伯克利大學為主。然后另外一部分就是作家,是全美的,甚至還包括了一些其他的一些地方。然后又邀請了在海外創作非常有名望的像紀弦、痖弦、白先勇、陳若曦,后來都在里邊,余光中那就更是知名度非常高的。 

  主持人:可以說陣容非常強大。 

  呂紅:非常強大,那么有了這么一個強大的陣容,所以逼使我們要做得好。后來我們在創辦這個過程中,開始是以華語為主,就是說以中文,后來逐漸的有些老美或者是其他的那個學者和教授給我們用英文稿,后來我們就覺得,我們的方向也開始要改變,我們要擴展這個平臺,后來我們就變成了追求的目標是雙語的。 

  我們把當時他投的稿子是關于道德經的一個譯介,他是用英文翻譯的道德經,然后加上他自己的點評。后面覺得很有趣,我們又把他翻譯成中文。然后就說從這個里面看,西方的讀者怎么看道德經。我們覺得因為文化就是一種交流,不管是中譯英,還是英譯中,都是達到一種交流的效果。我們覺得這種效果對我們來說,我們是一個平臺,也是一個橋梁,我們希望起到這樣的作用。 

  主持人:那紅杉林里面的所有的文章都是和中國有關的嗎? 

  呂紅:不一定。應該是這樣的,我們是立足海外,一部分是把中國當代的好作品就是推介過來,有些當代著名的作家,像劉震云的散文啊,還有一些作家,像嚴歌苓的《金陵十三釵》也在我們那個創刊號上登的,好多文壇大家的也在我們的都有發表,有我們精選,有原創都有。 

  然后還有一部分是海外作家的原創作品,我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他們不一定能夠投到國內的雜志來,但是投我們是非常方便的。有我們能夠很快的看到他們作品的優點,我們也扶植文學新人這樣。另外我們還開創了一個小作家園地,是面向大中小學生的,他們也有中英文的作品。另外我們還有學術的一塊,學術的板塊呢,是針對創作而寫的評論。 

  主持人:可以說覆蓋的面非常的廣。 

  呂紅:覆蓋面非常廣,然后我們還在努力之中,希望能夠做到最好。 

  主持人:您確實也是真的把我們這個中華的文化傳播到了海外,做了很大的貢獻。 

  呂紅:謝謝。 

  主持人:我們都發現最近這幾年有一個現象就是越來越多的歐美的思想和觀念沖擊著中華文化。尤其是美國的一些電影啊,書籍成為了中國甚至全世界大家都非常熱捧的。但是我們中國的很多文化,五千年的燦爛輝煌文化,卻不能夠很好的傳播到海外,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去知道。今天三位可以說是代表了美國、加拿大以及德國的受眾。以你們的角度來看,國外的受眾比較喜歡中國的哪方面文化呢?更想要去了解中國的什么呢?換句話說,什么樣的中國作品、書籍包括影視劇等會受到國外的觀眾所喜歡呢?宜川先生。 

  桑宜川:我想這樣的回答主持人的這個問題。有關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在海外,如何得到海外,西方讀者的認可,也就是說得到受眾的這個青睞。這個原因,如果我們要分析起來,相對來說比較復雜。首先呢就是我個人認為,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要成功的進入歐美的讀書市場,首先要符合西方讀者他們的審美情趣。如果他的審美情趣他不喜好這一類題材,那么呢他很難接受。也就是說用手拿起你的這本書在書店里面翻檢一下,然后考慮是否購買。那么也就是說你這本書即便是書出到了海外,躺在書店的貨柜上,也很難把他成功的營銷出去。 

  主持人:比如說就拿加拿大來說,那邊的受眾比較,是欣賞中國的哪類呢?哪類書籍。 

  桑宜川:我們這樣講,以加拿大作為個案,加拿大是典型的一個西方民主法治國家,它的讀者的審美情趣和美國的和歐洲的基本上是雷同的。主流社會的讀者想要對中國文學作品感興趣,中國作品要在寫作的過程中首先要考慮到,這部作品不要太長。我們昨天開會的時候有一位中國的女作家她提到,她的文學作品寫了440多萬字。有一部作品寫了60多萬字,印出來以后會有四五百頁,五六百頁。如果這個書印出來是厚厚的,攜帶方面很困難。西方讀者有一種閱讀習慣,就是說這個漠汀先生很熟悉,喜歡在公共交通工具,比方說地鐵啊,公共汽車上在上下班的路途上閱讀,在公共場所閱讀,如果一本書是那種寫得特別的厚重,不便于攜帶,那么他的讀者面就會受到影響。 

  主持人:也就是說首先的考慮就是要便捷。 

  桑迪川:要便捷,就是說這是第一,從外觀形態上來講,你制作的這本書要符合西方人的這種消費習慣。 

  第二就是說你的這本書在裝訂設計,封面的設計方面也要符合它的審美。如果太過于灰暗或者說太過于陰冷,或者說太過于狂躁,就是說封面設計的這種審美太夸張,有時候很難引起共鳴。如果是這樣的話,西方讀者或許還不愿意在書店里面用手把這本書拿起來,是翻檢一下是否考慮購買這本書,中國作家應該考慮這些。就是一本書在外觀形態上,首先需要考慮的一些問題。 

  其次呢,涉及到這個書的內容呢,那么又有其他的幾層內容,應該加以考慮的。第一呢就是這本書,如果要贏得西方讀者的青睞,首先應該考慮這本書要寫一些西方讀者感興趣的東西。西方讀者對什么感興趣呢? 

  比方說有關中國的近現當代歷史文化中的一些大事件。如果作者把個人的命運納入到這樣一個巨大的歷史敘事框架之中,西方讀者會感興趣。如果只寫一些雞毛蒜皮的一些家常瑣事,那么很難說是吧。包括我們中國的讀者消費審美情趣也是這樣的,這個讀者很難引起興趣,寫一些大事件,有歷史厚重感。 

  主持人:更喜歡一些宏觀的東西。 

  桑宜川:對,一些宏觀的東西。就是我們需要就是說,如果有可能呢,就是中國現當代作家應該考慮的東西。事實上現當代一些成功的文學作品走到了西方,受到西方讀者的青睞。這一類的作品,具有歷史厚重感的作品,占了很大的成分。 

  主持人:比如說現在在加拿大比較受追捧的中國書籍有什么呢? 

  桑宜川:現當代中國作家的作品在加拿大,以我個人自己的觀察,大多還是一些過去的經典的東西。現當代作品相對來說,無論是中文版還是英文版,譯介到加拿大,在各大圖書館,就是說這個已經在書架上展示出來的,相對比較少一些。 

  主持人:可能現在對于很多西方國家的人來說,他們對中國的文學作品的認識可能還是停留在像魯迅、林語堂、胡適這些大家身上,像中國現當代的一些作家知之甚少了。那么漠汀先生,在德國又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呢? 

  吳漠汀:我覺得在歐洲,可以說在法國,就是中國作品翻譯的最多。特別是當代中國文學在法國發表的是最多。但是你在全歐洲,在英國、德國、法國去書店看一下有什么樣的中國作品,我覺得大的作家像余華、莫言,賈平凹這種作家的,張愛玲,當然這種作家的作品,就是著名的作品都已經翻譯成西語的。這是一類,我覺得這是一種可以說是世界文學,就是適合那個全球讀者的那個口味,就是大家都能理解。 

  第二種類型在國外,特別在德國比較受歡迎的是介紹中國的一些特色的。 

  主持人:歐洲國家會不會對中國的美食啊,或者是旅游這方面的書籍比較感興趣呢? 

  吳漠汀:我覺得這個在歐洲還不是太有出息的。因為我們先慢慢開始就了解一些中國文化,所以我們需要一些作家給我們介紹一下,就是用故事給我們介紹一下,所以我覺得文學方面還是會有一些效果。比如說80年代到現在這個發展,像余華這個《兄弟》這種小說,給大家介紹一下。我覺得這個是特別受歡迎的。 

  第三類在德國就讀者比較感興趣的中國作品是一種現象,就是中國社會的一種現象,有可能在中國不是有名,在中國也不受歡迎的,像韓寒,韓寒他的博客在歐洲大家都喜歡看。 

  主持人:在中國韓寒也很受歡迎。 

  吳漠汀:所以我們也感興趣,對他的文學作品感興趣。像《他的國》《光榮日》,還有那個《三重門》,所以我覺得這種現象,是一種社會現象,這個有很多文學價值。不像那個有名的作家那么高,但是德國讀者還是感興趣。 

  主持人:能通過這些作品了解中國。 

  吳漠汀:對。就是。 

  主持人:那像中國的作品輸出,幾位認為是不是還存在很大的文化差異呢? 

  呂紅:對,還是有一定的距離。我覺得就是西方的讀者就是剛才桑教授也說了,我覺得他說的也是很有道理,我就有點補充。為什么包括中國的作家到了國外去,然后他們用英文寫作也好,用中文寫作也好,如果他們寫的是反思類的,對歷史的反思,對那種大事件的反思,就會受到歡迎。因為西方讀者其實還是很愿意。 

  主持人:帶有批判性色彩的。    

  呂紅:有點批判色彩,其實他是很愿意了解這個,這么一個國家和它的民族的。但是我們往往給他提供的東西讓他覺得,他們沒辦法找到他的想了解的東西。因為中國的就是說近一二十年來發展也很迅速,有時候我們回來有時候都找不著北的感覺。不要說他們,他們要想解讀的話是很困難的事情。所以呢他希望通過一個好像對一個大的事件或者對一個大的歷史來關注中國的這種變化。我們的那個創作,就是說恰好這個地方好像有點薄弱,我覺得。 

  反而是我們出去了以后,我們非常了解他們那種心理。我們在創作的時候,有時候我看見我們的作家,比如說哈金,他就用英文創作了,他幾乎囊括了美國所有的大獎。 就是國家圖書獎,福克納小說獎,還有什么,就是最高的文學獎全部拿到了,那什么原因呢?那其實他的英文也不能說特別的怎么好,很地道,人家說還是有瑕疵。但是他符合想了解中國的那種視角和愿望。 

  主持人:但是現在還存在這樣一種問題,就是很多的西方受眾對中國有一些偏見的看法。 

  呂紅:對。 

  主持人:但我想我們應該去客觀的來理解這個國家。 

  呂紅:對對。實際上是這樣的,就是說他們關注一個是歷史反思的,還有一個少數民族的,少數民族也是他們關注的。你說普通的老百姓,你要問他什么的時候,他們好像很激動,其實他們并不了解我們歷史。所以呢我們覺得這個方面還真的有一段路程要走。另外我也想提一個,有一點小小的建議,因為我了解的就是說我在十年前,我就看見臺灣的文建會,他就翻譯了一套這個詩人的作品,然后那些詩人就到了美國來巡回。跟這個大學合作,然后辦了一些巡回的演講,然后譯介這個詩歌當代的那種發展的情況,我覺得那個效果很好。當時我還寫了一篇專訪,后來還獲得傳媒的獎,我寫的標題是《小眾文學與大家氣魄》,其實我們這么一個泱泱大國真的是要展現我們的氣魄和我們文化的這種含量。 

  主持人:所以說我們現在要應該有越來越多的作家把一個真實的中國展現在西方國家面前。   

  呂紅:對對。 

  主持人:那美國的很多文學作品都深受大家的喜歡,所以我們中國也應該向美國學習一下。那呂紅女士您作為美國這邊的一個代表人物吧,您認為美國的文學作品為什么這么暢銷呢? 

  呂紅:我覺得他們文學,其實從文學的角度有多高的成就,我還不敢這么說。比如說從各種大獎來說的話也不見得。但他們影視的好萊塢文化真是太強勢了,他可以集中最好的,最好的這個導演、演員和它的技術的力量,所以包裝起來,他能夠,而且他有一個,價值觀和內涵,他能夠拿捏,能夠打動人心,這個也是我們應該吸取的。實際上他集中了很多的元素在里面。那么他有這樣的影響力。 

  主持人:有一種觀點是認為美國的這些作品是在營造一個普遍的價值觀,是全人類所共有的一個通性,是這樣嗎? 

  呂紅:對。是有這樣一個特點,雖然在他本身來說,他有他的問題,他也不是說跟他的宣傳的東西是一樣的。但至少他是有一種,好像人類向往的一種愿望在里面,包含在其中。   

  主持人:所以說中國的作家在這方面可能需要更高的全球化的視野。 

  呂紅:對對。 

  主持人:您剛才說到了影視作品,那我們就來聊一聊相關的影視作品。因為我也發現了,像很多比如說《指環王》、《哈利波特》以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等,這些其實都是小說而改編的,是因為有了電影帶到了世界各地,所以這些文學作品受到了大家的廣泛關注。那么對于西方國家來說,會不會也存在這樣一個問題,就比如說中國影視作品先進入到了這些國家,然后帶動了這方面的文學作品開始暢銷呢? 

  桑宜川:有關這個問題我想這樣講一下,就是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如果他在作品本身,除了剛才我們所提到的,要有一個宏大的敘事結構,把個人的屬命納入到這樣一個敘事結構中,就是符合西方讀者觀眾他們的審美情趣。  

  第二就是如果現當代中國文學作品中,富含一種人性的美,張揚,它的旋律是在張揚一種人性的美,我們換一個表達法。如果是這樣的話呢,那么這個文學作品就更具有樸實價值意義,或者說更具有普遍性的意義,更為西方讀者所接受。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看得懂。如果是僅僅是中國作者、作家的筆觸僅僅局限于是在張揚一種小我意識,沒有一種具有普遍性的意義,那么西方讀者獲取很難理解這個中國作家寫的是個什么東西啊。他很難理解,很難理解他就很難引起興趣,那么我們從商業的角度考慮這本書,如果要成功的營銷到海外去,并被海外的影視機構把他改編成一部影視作品,那么有相當大的難度。 

  主持人:好的,漠汀先生。 

  吳漠汀:我覺得我們如果要考慮一下怎么幫助中國文學在全球發達。就是讓中國作家,就是寫作的時候已經考慮到全球的讀者,我覺得這個不好。我覺得中國文學有自己的歷史、傳統,作家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他們要先寫他們的作品,以后我們才能看這個能不能翻譯成外文,這個國外的讀者能不能也會喜歡看。 

  在中國每年有那么多書出來,中間肯定有很多書是可以翻譯成外文的。當然中國文學本身經常提到一些傳統文化的背景,就是對翻譯人來說真的很難翻譯出來,后來美國歐洲的讀者,這種西方文化,特別美國文化,那就是幾百年的文化。所以他們習慣看一些就是大家都能了解,容易了解的一些文學,不想看那種有很多提到一些歷史上的比如唐朝或者漢朝一些事情。 

  所以第一,我們翻譯人,我們先需要自己了解一下中國文化,最好在中國待一段時間,如果是當代作品,那就要跟作家見面,討論一下,了解一下他的作品,還有翻譯的時候也要經常跟他聯系,就再問一下能清楚一些地方,以后才能翻譯出來。后來翻譯的時候,我覺得有的地方真的翻譯不出來。因為就是比如說一些成語,就沒有完全一樣的成語在英文還是在德文。但是我覺得沒有翻譯不了的作品,沒有。我覺得每一篇作品,每一部小說都能翻譯過去。連朦朧詩也能翻譯出來,只要找一下在別的文化相通的一個表達方式就可以,我覺得。 

  主持人:您在翻譯這方面可以說是,也是經歷了很多很多了。那么在西方國家來說,歐美國家影視劇目前有沒有是中國的書籍,因為影視劇而走紅的呢? 

  呂紅:影視劇。 

  主持人:就是說比如說有很多的國外的電影作品來到了中國之后,非常的火,從而帶動了這方面的圖書也開始火起來了。所以說想問您一下,在歐美國家,有沒有這樣的情況,就是說先是中國的電影,影視劇作品在那邊紅起來之后,隨之而來的帶動他們的那些小說,文學作品也開始受到大家追捧了呢? 

  吳漠汀:我覺得還不能說有這個現象。因為中國電影在西方的國家有,比如說第六代的導演,他們的電影在西方國家比較受歡迎的。這之前就是不太有名,所以新的這些電影,受歡迎,就是因為好看而已,我覺得,大部分就是有意思,就是不是像天天看的美國電影這種片子的一個故事。當時如果真的要吸引歐洲美國的看電影的人,到那個看書那么遠,我覺得還是需要別的方法。到現在還沒有這個。 

  主持人:目前這種作品還比較少。 

  呂紅:這個中國的沒有,但是呢,我覺得在好萊塢李安拍的那個《臥虎藏龍》,那么帶動了美國對功夫,對中國的興趣,文化的興趣,然后好萊塢還拍了那個叫《花木蘭》吧。然后帶動了一批西方的少年,也包括了一些成人對中國歷史故事的興趣,我覺得他這算是對中國文化的這種推動的一種,好像也比較成功的例子。 

  主持人:我們也知道,再過不久,像中國的《甄鬟傳》也就要在美國播出了,不知道《甄鬟傳》播出之后,能不能受到美國人民的一個喜愛呢?或者是隨之而來的,大家會不會對清朝史比較感興趣呢? 

  呂紅:我覺得我很難說。因為我覺得這個《甄鬟》這個呢,只有華人好像比較感興趣,這個電視劇在那邊播出還是蠻多人看的。包括我從來不怎么太看電視劇,也追著看了幾集覺得挺有趣的,甚至還想回過頭來看它的前面。但是我想這個美國的觀眾要理解后宮的這種東西,這種爭斗啊,我估計可能還是要花費一點工夫了解。 

  主持人:還是文化上的差異太大了。 

  呂紅:對,我不知道你們二位怎么看。 

  桑宜川:我也覺得是這樣的一個情況。在加拿大我注意觀察到,如果像《甄鬟傳》這樣的中國影視作品,要在加拿大的電視臺公開播出的話,真正的受眾還是中國大陸,還有包括港澳臺,包括近百年以來生活在加拿大的老一代的華僑和他們的后人,是吧。就是整個華人社群是主要的受眾,能夠理解《甄鬟傳》的歷史文化價值和它背后所蘊含的那些藝術性、審美趣味的還是中國人。 

  西方讀者,西方的觀眾,如果說也有感興趣的呢,這個群體很小,主要是一些集中在一些對中國文化有特殊情節的人,這些人包括一些混血兒,就是說他的爸爸可能是法國人、英國人,母親是中國人,他長大了他帶著一種家庭的熏陶,他喜歡強迫自己帶著強烈的一種趨向性,他可能愿意去看。還有一種就是跨國婚姻組成的家庭,那么婚姻中的另一半,因為自己的配偶是中國人,那么他會帶著一種,強烈的一種喜好或者說一種說不出來的一種興趣。 

  主持人:情結在里邊。   

  桑宜川:情結在里邊,他會主動去看一看這些。但是我相信他們在看的過程中,由于跨越了大洋,他們的這個,由于巨大的文化差異造成的,那么他們在理解上會比中國大陸在那里新的,現在去了很多很多的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大陸這個新移民,和他們在接受上會有很大的差異。 

  主流社會更是這樣,西方的主流社會我相信跟呂紅老師剛才介紹的情況,基本上是相同的。就是說西方主流社會,我們指的是在加拿大的以英國人為主,法國人為主的主流社會,如果一部《甄鬟傳》在加拿大,我們假設他播出了,那么西方人出了一種好奇、獵奇的心理,這是他們在思維深層里面永遠根深蒂固的一種情結。他們會看一看,好奇的看一看。但是你說他理解了多少,我們要打一個很大的折扣。    

  主持人:好,漠汀先生。   

  吳漠汀:我覺得基本的問題是為什么那么多美國的文化產品在中國可以買到,可以讀到,可以用到? 

  主持人:輸出的非常的成功。 

  吳漠汀:對。為什么?但是中國的產品在西方的國家還不是那樣。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文化那么傳統歷史,那就無需把全部一部小說,全部一個京劇都搬到美國去,給大家看。但是要拿很小的一個核心,比如說木蘭,木蘭就是這個故事,只要拿這個故事,以后就用西方的形式,比如說Walt Disney的那個電影,就拍成一個在西方大家都就是習慣看這種形式。這樣,西方人會更感興趣,認識一下中國文化。 

  這樣的話,在將來,就是你可以把更多的故事翻譯過去,你可以把更大的一些文化產品,出口到西方的國家。我覺得現在已經有這種小小的故事,像木蘭,也有電腦上、手機上的游戲,很多是在中國生產的,有中國傳統故事在里面。美國人不認識這個故事,但是他們喜歡玩這個游戲。所以我覺得已經有這種出口,這種文化產品的出口,就是小小的就核心的一些文化產品,不是那么一下子。 

  主持人:通過一個人物或者通過一個故事來傳達一種精神。 

  吳漠汀:對對。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了翻譯,說這個翻譯過程其實是很困難的,但是也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那么除了您剛才說的那些之外,在翻譯上,您還遇到一些什么樣的問題呢?   

  吳漠汀:我覺得翻譯,比如說《紅樓夢》,當然是特別費勁的,因為有不同的語言在里面,有不同的方言,還有官話。還有一些是對話比較容易翻譯出來,但是有古詩,他就特別,所以有一些難翻譯出來的地方。但是在、如果有中國朋友,就是交流,幫助,那就能翻譯出來。也可以由于不同的解決方法,比如說可以做一些解釋,就是做注釋,還是直接寫進去,描寫一下,就是寫的長一點,在德文,在法文,在英文里面。 

  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先翻譯家他要認識自己的語言,這是最重要的。他最好是他自己是作家,那就他能了解那個中國作家的那個藝術。如果是當代作家也要訪問一下,就是后天我就跟賈平凹見面,我想跟他討論一下能不能把他的《廢都》翻譯成德文。法文已經有,德文還沒有。還有像這種更當代的一些作品,像《帶燈》我也要跟他商量一下這個。還要采訪他一下,在德國發表這個采訪,這樣就傳播一下,一些中國文化。 

  主持人:而且對于一個翻譯者來說,對被翻譯國家的文化也要有一個全面的了解,是嗎? 

  吳漠汀:對,就是。   

   主持人:那另外呢我們再來談一談這個版權的問題那不知道在西方國家這個版權的問題是怎么處理的呢?   

  桑宜川: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以加拿大為個案,加拿大是一個高度民主法治的國家,版權制度非常的嚴謹,非常的完善。如果出現了有版權的問題,一般來說作者或者出版社他會委托自己的律師去解決這個糾紛。 

  主持人:那在西方國家當中,沒有存在這種盜版書的現象嗎? 

  桑宜川:基本上應該是沒有,剛才我有一個,就是前提就是加拿大,以加拿大作為個案,加拿大是一個高度民主法制的國家。這一點呢,我相信和美國是完全一模一樣的,和歐洲的所有的國家,包括德國、法國、英國,所有的歐洲國家,他的文化是近似的。都是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過去這幾個主要的西方國家,他們共同構成了一種價值體系,能夠達成共識。大家都遵守一種國際慣例,就是說遇到這樣的一種游戲,在游戲規則中遇到了這樣的問題,怎么去應對他,怎么去處置他。 

  應該來說,據我知道的在加拿大。因為我本人是加拿大楓葉出版社的社長。是作為華人在加拿大創辦的第一家,到目前據我所知也是唯一的一家學術出版社。當然了,今年也出版各種其他語種的書籍,包括少兒讀物,藝術家的畫冊,包括中國大陸的一些老年人到了加拿大移民以后,他們寫的人生的回憶錄,回望過去在中國經歷的大半個世紀的人生歷程,心路歷程。那么這些,遇到了這種情況呢,往往在加拿大我的操作方案也就是嚴格遵守加拿大的法律法規。作者本人授權給我,我就給他出這本書。   

  那么在加拿大本國,幾乎據我所知道的情況,幾乎沒有什么版權丑聞暴光,多年以來,如果有一點點新聞記者在西方國家他是一種自由職業,有一點點這些社會上的一些事情,他會鬧得鋪天蓋地的。就是說家喻戶曉,然而我們所聽到的情況是沒有這樣的丑聞。就是有關版權之爭的丑聞很少發生,這也間接的說明了西方國家在版權制度的管理和人們所達成的一種共識,就是他作為一種普世價值,作為一種人與人之間交往,在書刊的文字交流方面所達成的一種,我們也可以叫做潛規則。幾乎他沒有這樣的太多的版權之爭或者說盜版書的產生。 

  主持人:那呂紅女士,在美國也是如此嗎? 

  呂紅:對,我覺得版權的意識大家都很強,包括我們雜志在創刊的時候,我們社長就說,一定不要發生任何版權上的問題,就是說跟作者之間都應該很明確,你這個有沒有發表過,是怎么樣的一個情況。所以我們都非常的自覺。 

  主持人:如果產生了盜版問題的話,美國的法律是怎么規定的呢? 

  呂紅:那那個可能罰起來或者是說,那個盜版的一方肯定是被重罰。 

  桑宜川:對。傾家蕩產。 

  呂紅:對,所以基本上沒有發生。 

  主持人:那最后我們想問漠汀先生一個問題,是因為現在是一個英語非常普及的一個世界,那這個英語很多的作品可能更多受到大家的廣泛關注,而德語呢,可以說是相對來說弱勢一些,大家對于中國人來說,可能對于德國的一些作品還停留在一些古典的文集當中,不知道這一點德國是怎么來做好文化輸出這方面的工作呢? 

  吳漠汀:我覺得我還是比較滿意,因為如果我去新華書店看一下有什么現當代德國文學翻譯成中文,我覺得還是能看到蠻多的,像Grass,Günter Grass的,也獲得過諾貝爾文學獎。所以我覺得我們德國人那么小的一個國家,可以(說)比較滿意,就是在中國能買到現當代德國文學。當然經典的文學更多,歌德這種。我覺得如果把這種像德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的文學在中國書店看一下,我覺得這個情況還好。但是中國文學在西方的國家,我覺得真的還是翻譯的太少。 

  所以我覺得這個要改變一下,為什么是這樣?我覺得德國沒有這種文化,傳播文化的政策,沒有。美國也沒有,但是還是一種軟實力的問題。我覺得美國、德國、法國、意大利他們很受歡迎,比如說留學生一定要在那些國家留學。就是中國人喜歡吃,像麥當勞、肯德基這種美國來的快餐,喜歡看美國片子,聽美國音樂,有可能法國一些黑白的片子,這個都是。還有在食品方面,意大利食品披薩,還是意大利面條這種,在中國都能吃到。 

  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是,為什么是這樣?我覺得德國,德國這個國家,我們有歌德學院,歌德學院他怎么介紹德國文學?他就在中國不同的分院,他就介紹一下,邀請一個德國作家過來就朗誦一下他的一些作品。后來大家都可以討論,后來還有一個也是德國來的一個文學批評家,他就說,這個作品一點也不好,因為他就批評很多很多地方。 

  然后中國觀眾就看到這個,就是有一個歌德學院,邀請一個作家,還邀請一個文學批評家,后來他們還在討論,那個作家他一點也不傷心,他覺得有意思,有可能這個地方你真的是對的,那我下一次就寫作品的時候再考慮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中國觀眾看到這個,就是這種論壇這種交流,這種很自由的談話。 

  主持人:非常開放的文學論壇。 

  吳漠汀:文化傳播,就是不一定說我們的文化是好的,我們的文化是比別的國家好的,我們不可能要這樣說。我們只要介紹一下,你們自己看一下,你喜歡就喜歡。 

  主持人:這是一個交流的過程。 

  吳漠汀:對。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在軟實力的一個成功的一個戰略,但是這個戰略不是(有)意識的,他們自己意識不到。就是他們不是故意的這樣做,他們只是介紹一下,他們是一個自由的文化,要介紹一下,你喜歡不喜歡這是你來決定的。 

  我覺得我有一點印象。就是中國因為是,經濟方面很快(成為)世界上第一國家,他也要文化方面,也是第一。我覺得可以做到,因為以前也是,經濟方面、文化方面都是。有可能現在就是這個時代,暫時中國是世界上第一。但是如果用很多錢,就是說很大量的作品,翻譯過去,介紹送到國外,然后在那邊也成功,或者發現有可能還是不成功。所以我覺得不一定要用這種壓力。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數量不重要,關鍵重要的是質量,是嗎? 

  吳漠汀:質量也不是那么重要,我覺得重要的是方法你怎么做。如果你是自己有一個很自由的,很輕松的一種態度,就是介紹一下我們莫言先生他的一些作品,讓大家都聽見他認識他,覺得他是很好的一個人,就是喜歡看他的作品。這種方式是特別受歡迎的,在世界。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說一切順其自然,不要太急功近利了。 

  好的,今天非常歡迎三位作客我們的演播室。其實文學作品是沒有國界的,優秀的作品是人之所向的,我們希望越來越多的中國作家能夠走出國門,越來越多的中國作品能夠得到全世界的廣泛認可。好的,今天的節目就是這些,咱們下期再見。 

    

网赚是什么意思 北京赛车pk10玩法 网赚兼职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2019免费网赚挂机 吉林快3 浙江体彩6+1 北京快3 河北快3基本走势 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