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彭長城:治理網絡低俗需增大懲罰力度
3月10日上午,全國人大代表、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彭長城先生做客中國經濟網《文化名人訪》2014年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代表委... 詳細>>
本期嘉賓

全國人大代表、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彭長城

  彭長城,男,漢族,1953年12月出生,河南信陽羅山人,大學學歷,編審,中共黨員。

  1978年3月蘭州大學歷史系歷史專業學習。1982年1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文摘》雜志社編輯。  1986年7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雜志社副主編(副處)。1995年4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雜志社副主編、經營部主任(正處)。2001年3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雜志社常務副主編(正處)。 2002年1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雜志社主編。2005年4月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雜志社社長。現任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訪談時間:2014年3月10日10點

策劃:郝紅波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彭長城:網絡低俗已經嚴重危害青少年健康成長
彭長城認為,目前網絡的低俗色情已經嚴重影響青少年的健康成長,提出這個議案最主要的是想讓國家社會等層面重視起來,真正關注青少年價值觀的培養。彭長城表示,有調查顯示,現在...
彭長城:治理網絡低俗需要企業增強社會責任感
在談到當前網絡環境低俗泛濫這一話題時,彭長城認為,目前網絡環境存在色情低俗的原因有三點,第一是很多互聯網企業的社會責任感不強,唯利是圖。企業為了點擊率,在網站上有意識...
彭長城:甘肅借文化優勢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黃金段
在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已經上升到國家層面,彭長城介紹,今年兩會他也提交了《關于加強絲綢之路經濟帶旅游合作的建議》。他說,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打造歐...
彭長城:中國文化應該多在國際上發出聲音
彭長城認為,當前從整個國際大環境看,在文化輿論上還存在西強東弱的現狀。彭長城說,西方總是認為自身的價值觀、文化觀至高無上,面對東方國家居高臨下,總是以西方文化具備更多...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文化名人訪》欄目,2014兩會特別節目,代表委員談文化,我是主持人郭樅樅,今天我們請到了五全國人大代表、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彭長城先生,在節目中,彭長城代表將和我們談一談他在今年兩會上關于推薦網絡立法的議案,以及如何振興絲綢經濟之路經濟帶建設。首先我們想問您一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您的議案和建議?

  彭長城:我的一個建議是管理治理網絡低俗,加緊制定相關法律法規的建議。 [03-10 10:47]

  主持人:除此之外呢?

  彭長城:還有第二個在絲綢之路加強旅游合作,制定相關政策的一個建議。第三個就是在絲綢之路上打造讀者全球人文論壇的建議。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您第一個提到了關于網絡色情的一個治理,為什么會提這么一個議案呢?

  彭長城:我覺得跟去年加強青少年心理學教育那個提議也是一脈相連的,去年我提了這方面一個建議,總體來講國家對這方面的關注也比較多了,包括有關相關部門就加強對青少年心理方面的教育,這個立法包括一些規定一些細則方面也正在進一步推進。

  主持人:目前已經有措施出臺了嗎?

  彭長城:今年提這個議案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目前互聯網低俗,互聯網本身所反映出嚴重的問題影響青少年健康成長,我覺得這是很嚴重的一個問題,所以提這個議案最主要的是想讓國家社會各個層面重視起來,色情低俗、網絡低俗,這種本身要引起大家更多的一種關注,通過這關注真正要關注我們國家對青少年他形成一個健康的價值觀,形成很好的成長的一個方式,不能因為看了低俗、色情的一些內容,最后自己不思進取。

  主持人:影響身心健康發展。

  彭長城:影響身心發展,最終影響他自身的成長,最終成為一個廢人,因為從我們一些調查的情況來看,現在中國青少年犯罪也有幾個特點。它叫三個70%,就是說所有的犯罪比率中間,青少年犯罪占了70%,第二個青少年犯罪中間16歲以下的青少年犯罪又占了70%。還有70%的青少年犯罪是因為看了色情網站的內容,最終走上犯罪的道路,所以本身治理網站的色情低俗我覺得本身對于我們國家保護青少年健康成長非常重要,所以提這個提議,我覺得主要是從這方面考慮的。

  主持人:其實不光是青少年,對我們成人來說,有的時候我打開一些網站的時候也會發現有很多色情的廣告會貼在上面,我們是一種被迫在看這些東西,那么這方面您覺得應該怎么去治理呢?

  彭長城:我覺得有幾個問題,它第一個反映了我們互聯網的企業,它本身包括有些大企業他本身的社會責任感不強,唯利是圖,可能為了推高點擊率,他有意識的建立一些色情的內容,或者設立一些色情的欄目板塊,這個跟他們有關系。第二個本身我們的治理方面還是很薄弱,治理本身也不力,可能也存在一個多頭治理的問題,龍頭不治水,各管一攤,有的時候形不成一種合力。第三相關法律他應該完備,我們國家現有的這些法律他對色情低俗他是也有一些規定,在我們國家的法律中間有這樣治理的一些內容,但是總體來看刑罰比較輕,懲處力度不夠。

  雖然我們國家在去年也做了很多工作,你比如講,我調查的時候了解的一個情況,現在這種地方上面非法色情網站非常多,我們國家去年的治理,不同的管理部門,有的去年一年他就光刪帖刪去了150萬條,他可能治理的那種企業,包括非法的和正規的一些企業,懲處有的達到了1萬多家,你說起治理力度感覺也挺大,你包括我知道公安部去年三個月期間就基本上刪去了將近72萬條色情低俗方面的一些內容,同時,最后實實在在的關停了150多家網站。

  這個東西治理力度也大,但是現在出現了一些什么特點,這些網站本身有的把服務器整個全都放在國外了,放在國外有的時候你還沒辦法,規避了這些東西,所以現在我覺得要加大這個治理力度,要怎么想辦法讓色情網站,他逃到哪里用哪個國的服務器,我們讓他無處藏身,無處可逃,通過法律制定相關的辦法。

  主持人:那么作為互聯網的領導者也不能光為了去圖利,而沒有這種社會責任,對于他們而言,應該怎么去做呢?

  彭長城:企業來講真的要多一份社會責任,因為你要知道,你最終傳播的這些色情低俗的這些信息它整個影響了整個社會的這種穩定,它影響了人們正當的一個生理需求,他比如打著傳播正常的健康的生理知識,實際上他放著很低俗的內容,這種低俗內容影響很大,特別對青少年影響非常大。

  所以在這方面來講,國家應該加重對這種行為的處罰,非法的那肯定你要取締,你非法是前提,非法了它就是不應該存在的。對現在已經存在的這些網站,我覺得要加強監管,你真的出現了這些問題,你自己我覺得要加強監管,有相應的法律法規來給他約束。對管理部門來講你制定的法規一定要完善,你對色情低俗必須要有明確的定義,有些東西你看著,確實他是網站登了,我就要治理,我甚至罰的你傾家蕩產,你網站辦不下去,這樣才是很好的辦法,因為實際上對青少年本身的心理健康,各個國家對這個非常重視,他們制定了一些法律法規也非常細的。

  比如講美國,他有《兒童互聯網保護法案》,他很具體,針對兒童,我就不能允許你企業有色情的東西。你比如說俄羅斯制定的法案,《保護青少年免其有害信息的干擾法》,他制定法案的時候都非常細致。你像法國他有《未成年人保護法》,你像日本這個法律叫《與兒童性侵犯有關行為的處罰及相關兒童保護法》。

  主持人:我們沒有這方面的要求嗎?

  彭長城:我們有要求。現在相關的法規基本上有個標準來衡量什么樣的情況是違規的,觸犯了刑法,就要處罰,只是我們國家在有些具體的細則方面不是很細。

  主持人:界限還不夠清晰。

  彭長城:可能很重要的一點,要求國家加大對非法網站的打擊力度,對正規的網站他本身你出現了色情,出現了低俗的內容,對青少年的心理生理健康造成很大危害的,也要加強監管力度,國家的監管部門要形成合力,最終讓互聯網的犯罪他無處可逃,同時從國家層次上,他有個量刑,有個執法的標準,有個標準,你下一步做很多事情就有法可依,就可以參照,最終加強打擊力度。

  主持人:我發現彭代表一直非常關注青少年的問題,您去年來我們節目的時候說出版了一本書,不知道這本書上市了沒有?

  彭長城:我很榮幸。

  主持人:您已經帶來了。

  彭長城:我已經帶來了,今年我想應該把這個書拿出來,這個書現在整個是有一個精裝版,還有一個簡裝版。

  主持人:介紹一下里面的相關內容。

  彭長城:因為我從80年初到《讀者》,到《讀者》現在已經整整也有32年了,我自己對《讀者》本身的理解,我覺得它是一本很人性、很人文的一本雜志,讀雜志是能夠獲得不少東西的。

  這本雜志還是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對自己文化修養的一種提升,這個提升就是通過你豐富自身的知識,本身的積累的多了,通過這種積累,你自己在某種概念上,你可能視野開闊了,你看問題角度是多元了,而且你處理問題的方式也有自己的一定之規了,所以《讀者》它最終幾萬篇的文章最后反映出了實際上對人的一種關心、關愛、關護,我可以把它歸納為人文關懷,我又把它分為四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就是文化的關懷,就是看了很多政治經濟文化歷史文學,甚至軍事,甚至管理,看各個方面的世界方方面面的一些知識,你自己實際上眼睛開闊了,就覺得你內心豐富了,這一點是非常好。

  第二點,講的情感的關懷。因為作為每個人來講,可能我們都有七情六欲,你把它分解一下,就有這兩個方面,一個是動物性,動物性你比如講母愛,動物是有母愛的,這是很自然的。但是同樣的對社會性的,我們社會化的一個人,我社會上還要跟同事,還要跟社會上其他的人,包括你比如講,你是個主持人,你自己現在還要跟我打交道,我們之間還有溝通,本身也是人溝通過程中間自己怎么處理情感方面的提升,情感的關懷。

  第三個叫成長的關懷。因為一個人他自己這一生中走過來,可能要碰到很多問題,他可能要處理很多事情。但是最核心的實際上要建立一個正確的價值觀,你建立很好的價值觀了,你這樣一生走過來有可能自己處理很多問題就有個底線,就有個把握的尺寸。

  主持人:才能積極樂觀向上。

  彭長城:你這一生當中才可能積極向上。一個是建立價值觀,還有就是成長方法,其實前面我們把它文化的關懷,情感的關懷,社會的關懷主要是對一個人的個體,成長為一個社會的人,成長為一個高素質的人,我覺得在這方面來講它是搭建一個架構,所以我們為什么讀者剛才提到了,選擇《讀者》是選擇一種優秀的文化,一個人如何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有價值的人。

  主持人:都是體現在這本書里。

  彭長城:還有另外一個關懷就是社會的關懷,改革開放以來不斷地完善他的社會制度,不斷完善他的治理方式,更多的關注民生問題,更多的關注公平,更多的關注老百姓他本身的自身的發展問題,所以這樣的話他需要一種制度的保障,所以作為一個媒體應該是有責任的,你這個責任就是你關注社會進步的的過程中,對社會中間出現的一些問題,第一個,你給大家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案例,讓大家去解讀他,第二個,對社會上改革中間出現的問題,要有自己的判斷,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主持人:其實我們都是《讀者》忠實的讀者,我們都是從上學的時候就一路看著《讀者》長大的,大家都覺得《讀者》當中的小文章雖然是非常簡短的小文章!但是能夠發現真善美,我們也把工作領導人的生活中的一面展現出來告訴讀者,想問一下彭代表,接下來我們這個讀者還將有什么樣的規劃呢,還要往哪個方面去走?

  彭長城:從它的發展來講,現在紙媒也到了一個挑戰的關頭了,現在很多的期刊發行量下滑,甚至一些媒體,甚至一些紙媒關閉了他的紙版,印刷版,說起來,這是一個方面。《讀者》現在要做的事情肯定還是首先我做好我的內容,因為剛才說了,內容是最核心的,內容是最能夠打動人的,內容它實際上提供了精神的慰藉,也提供了力量,不管怎么說我們要把這個做好,這個也是我們必定要堅守的。讀者這么多年給大家感覺來講,是一本很有人情味,很理性,能夠了解很多知識的一本讀物吧,所以這個我們必須要做好,不管社會怎么發展變化,我覺得把這本雜志做好這是必然要做的事情。

  另外就是我們所說的從數字出版轉型,跟互聯網接軌這幾年一直在做,你比如安卓的客戶端,包括蘋果的手機商店,反映我們做的微信客戶端都在做,從現在的目前情況來看,數字閱讀的讀者占到了現有讀者的十分之一,所以從目前的發展來講,他今后這部分的發展是很快的,基本上我們考慮它的發展也是成倍增加的,你像2014年我們想象它讀者的數量應該比2013年要翻一番。

  主持人:這個目標還是挺大的,翻一番。您還提出了一個關于加強絲綢之路經濟帶旅游合作的建議,那么您提這個建議的初衷是什么?

  彭長城:這個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實際上是習主席在訪問中亞的時候提出來的建議,當然這個建議從目前來看,它基本上已經上升到國家的層次了。可能大家對這個事情也比較關注,因為畢竟從我們國家總體來看,本身更好的做好跟西亞、中亞國家的關系,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和我們國家本身的安全、經濟發展,文化交流是非常重要的。

  昨天我看了咱們外交部長一個答記者問,談的非常好,首先絲綢之路它是個交友之路,是文化之路,是交通之路,正是因為有這種交流、交通、文化的溝通,所以大家最后達到了人民之間的一種相通。我覺得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五通中間,這個通就非常重要了,所以如何能夠提供人性相通,我們需要在這里打造一個平臺。而且甘肅省在這個方面做了很多事情,甘肅省提前也在如何在華夏文明傳承人創新區的建設中間,當時提出了打造一路三區13板塊的概念。

  一路就是什么,就是絲綢之路,文化之路。三區是什么呀,首先就是祖文化的發展區,實際上最早秦朝的先人、周朝的先人都是從甘肅的東部走過去,最后包括周朝建立了自己的周朝?秦朝最后打下了天下,這都是從這邊走出去的,它是史文化的古城。你比如講文化圈,就是以蘭州為主的,黃河穿城而過,包括大家看到有很多的,你像《讀者》雜志它是在蘭州,還有咱們說的一些大戲都是在這里出來的。

  第三個就像西面的,咱們說河西走廊很重要的敦煌這一帶,這是世界文化的寶貴,像莫高窟。其中有大遺址保護,文化保護,包括文化品牌的開發,13板塊有很多內容,當然這內容中間就是如何把品牌開發好,我覺得敦煌是個歷史留給中國的,我不能說是留給甘肅的,留給中國的一個璀璨的文學寶庫,藝術寶庫,資源寶庫,那個基本上他已經把世界很多優秀文化,就是整個三大文明最終匯集到敦煌了。

  讀者改革開放多少年了,在中國人心目當中的文化品牌,兩個文化當中如何找到一個結合點,我希望我們讀者雜志也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做個讀者人文論壇, 這個人文論壇的概念是什么?就是要想辦法以中國人的視野,中國人的眼光來最終看事情,我們評價這個世界上他的發展是怎么一回事,因為現在整個從大的國際環境來看,特別輿論環境是西強東弱,西方認為他的價值觀,認為他的文化觀至高無上的,經常說起來外國人,特別有些國家老是居高臨下,就說是怎么怎么,你們在這個方面不合格,你們在那個方面違規了,實際上文化在某些方面有溝通的,文化在某些方面有共性,但是文化在某個方面它有它不同的視野,不同的眼光。

  所以我覺得我們中國文化它源遠流長,它文化本身已經形成了很深厚的一種人文嵇變,我們應該拿我們的眼光來看問題,實際上西方人他很早的東方文化他也是有個很高度的一個評價,你像法國思想啟蒙的大師伏爾泰,他對東方文化非常著迷,他自己說,東方是一切學術的搖籃,西方的一切就是由此而來,當然他這是一家之言,他本身對東方文化的迷戀,但是在一個側面說起來東方文化有自己深厚底蘊的。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間,我們國家基本上現在GDP已經是世界第二了,大家也在用一種眼光看中國,中國今天怎么發展的?可能外界說東說西,我們請更多的人來參加論壇,說這個問題,而且本身就是發出我們自己的一種聲音,我覺得這個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們除了要開展這樣的論壇之外,像關于絲綢之路的相關話題,我們會不會特別在讀者當中開辟一個板塊來進行介紹呢?

  彭長城:實際上我們一直介紹的很早,我記得很清楚,我當年82年到讀者雜志,83年的時候當時就介紹了我們甘肅人民出版的一本書叫《絲綢之路的魔鬼》就是翻譯的一本書,就是把外國人的絲綢之路探險,包括他把我們國家的一些財寶說了。83年,因為我是學歷史的,當時登了絲綢之路的這篇文章。所以我們這么多年來除了《讀者》雜志自己刊登,一直登相關的材料,當然這個東西從不同的側面來登,比如講我們介紹對絲綢之路研究的一些大家學者,包括一些畫家他如何去臨摹,他是為了這塊寶地做了很多事情。

  而且我們這一次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我們下面等于有7個出版社,還有一個音響出版社,都出了大量的關于絲綢之路方面的一些書籍。有歷史性、 有文化性的書籍,有美術方面的書籍和歷史、地理沿革的一些書籍,包括改革開放這么多年來路上如何發生變化的書籍。我們這一次人文論壇想做一件事情,當然這個事情談出去了之后就要準備了,就是《讀者》作家排行榜的一個發布。

  因為《讀者》現在剛才我談到,它實際上能夠融進世界的優秀文化,它本身你看到目前為止和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獎有100多位,《讀者》登了他們的很多作品,而且國外很多人沒有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我們也登了他很多作品,我們本身把國內很多作品他的好作品刊登上來。也有近代的,咱們說起來朱自清,魯迅,老舍,到現在這個時代的一些很多人物都會看到。

  這樣的話基本上從2003年開始,我們跟百名中國的一線作家們,這個一線主要是這幾年寫東西,不是不寫了,而且在我們雜志上發表了三篇文章的作家我們給他簽約了,到現在為止我們簽了近百名作家。這些作家不但有老作家,而且現在包括80后,90后作家都有,所以這樣基本上作家隊伍也非常多,我們自身本身來講,我們也是從東方人的觀點來講,我們在看待世界文學,來看待這些作品,我覺得這樣對中國文化走出去,應該有它的作品,但是讀者肯定它不是就這一家來做這個事情,我們是發起者,跟更多的機構跟有名的一些人,真正的評論人做。

  主持人:我們也期待讀者能給我們帶來越來越多的作品,也希望您這次的議案能夠在兩會當中引起積極的響應,非常感謝您今天作客我們的節目,謝謝。

  彭長城:謝謝各位觀眾。

  

河南快3 贵州快3 北京快3 网赚彩票群可靠吗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 2019免费网赚挂机 正规网赚平台 投票网赚 玖玖棋牌游戏 大资本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