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陳智林談藝術教育與文化傳承創新
繁榮社會主義文藝新時期,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創新始終是全社會關注的熱點問題。而高校的藝術教育的開展實施又先天性地與之存在著極為密... 詳細>>
本期嘉賓

 

陳智林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藝術職業學院院長  

訪談時間:2016年3月3日10時30分;

制作:文化產業資訊部 主持人:陳慧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看到的是兩會特別節目——代表委員談文化。藝術教育不僅是培養藝術類專業人才的必要途徑,同時也是提升公民素質,強化全社會人文素養的基石。“普及藝術教育、提升公眾藝術修養”一直是全國兩會代表熱議的話題。今天我們請到了,全國人大代表、四川藝術職業學院院長陳智林先生和我們一起探討“藝術教育與文化傳承創新”問題,陳院長您好,和我們觀眾打個招呼。

  陳智林:觀眾朋友大家上午好!

  主持人:這次兩會您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議案和建議,能給我們分享一下嗎?

  陳智林:這次我沒有準備什么議案,但是我有兩個建議。第一,職業教育提倡雙師型教師,建議對培養雙師型教師環節里提供激勵機制和保障機制,對雙師父型教師的雙師型,現在職業教育提倡雙師型教師,既然要樹立這么一批隊伍,首先要對人才進行保護,進行對他們工作的支持,加大對他們的扶持力度。第二,去年國務院52號文件提出高雅藝術進校園,怎么進校園,希望在政策落實環節里給予政府保障環境,學院和藝術院校形成資源保障,我建議在這方面,具體落實新轉型時期上該要有的激勵機制的形成。

  主持人:剛剛您說到去年7月份國家印發《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若干政策》,也就是52號文件。對于這個文件當中有非常多支持戲曲發展的政策,您怎么解讀。

  陳智林:政策21條我覺得非常吸引人,而且每條非常具體具像,但是怎么落實,我覺得需要一條一條巨細,和各個環節部門進行對接。最近四川省根據52號文件出臺的四川的扶持力度和政策配套設施,希望執行過程中,中央精神和地方文件應該切實落實到真正具體的辦事機構上。

  主持人:剛剛提到政策非常好,關鍵還要看怎么落實。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川劇傳承人,而且曾經獲得梅花獎和二度梅獎,另外您表演許多的戲劇角色,包括《秀才孟登科》、《越王勾踐》都是膾炙人口,而且觀眾朋友非常喜歡。作為川劇傳承人,您認為現在川劇發展情況怎么樣?

  陳智林:從去年52號文件和全面發展社會主義文藝政策的出臺,還有現在公共文化設施政策出臺,我覺得如同禾苗久旱逢甘霖,原來是尋找土壤,現在實際上是把土壤給了戲劇。現在只要能夠完完全全認認真真政策執行的方向落實在人的身上,落實在事上面,我就覺得發展是指日可待。

  我理解的川劇,一方水土一方文化,川劇就是用四川人的幽默,四川人的風趣講四川的故事,向全世界推廣的平臺,這個平臺如何進行自己強效有力的完整完善,去年文件的出臺,會給現在困惑中的川劇發展,藝術發展提供和指明一條奮進的道路和光輝的前程。

  主持人:就像您剛剛說我國很多傳統藝術形式,不僅川劇,京劇也是一樣,把傳統文化精髓的東西,忠肝義膽禮義廉恥用故事方式講出來,現在進劇場看川劇的年輕人多嗎?學生多嗎?

  陳智林:2003年走進清華北大,然后回到南開,進行戲劇進校園的推廣,很多大學生看完以后最大的感觸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傳統文化,民族文化那么吸引他們,那么讓他們著迷。中國傳統文化自信是很重要的,很多環節里輸在不自信里。很多導向上來講,包括在國外推廣中國傳統文化的時候,特別是1989年在匈牙利,當時他們的文化部長在座談會的時候說,我們看到了世界上最先進、最科學、最現代化的藝術。當時我覺得很迷茫,他們或許是客套話,通過大使館文化參贊解釋說確實是這樣。從1929年梅蘭芳把京劇帶到美國,在幾大洲巡演之后西方對中國文化有了深思的模式,他們心目中的東方文化的神奇,在戲曲舞臺上找到自己的答案,所以世界形成了以梅蘭芳(中國)為代表的京劇表演體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布萊希特體系三大藝術表演體系,今天中國傳統文化本身根紅苗正,怎么進行推廣和扶持是我們這代人的責任。

  主持人:現在傳統藝術文化傳承主要是因為自信不夠,是嗎?

  陳智林:第一,自信不夠。第二,培育自信的基因不夠。鼓勵激勵他們奮進的狀態不夠。我以前在劇院做院長的時候給我們員工說了一句話,現在文化戰場里雖然是沒有硝煙的戰場,但是你們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很多中國是通過寓教于樂找到文化自信,比如忠肝義膽、禮義廉恥等都是通過看故事了解故事,通過接觸故事讓他們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事是我們道德底線,什么是我們不恥的東西。

  主持人:無論是川劇還是其他傳統文化,現在普及教育是不是還不夠。

  陳智林:現在也不遲。以前在這方面,以前我開玩笑說,中國定的高雅藝術,包括芭蕾舞等,文化百花爭艷我們不能排斥,不能因為他們高雅我們就不高雅,中國傳統文化是世界都高雅,是經過5000年歷史檢驗的文化,文化是非常強大。民族文化的自信上升到對文化的培育,去年開始中央幾個有力文件論證了這一點,精神歸宿、文化歸宿、情感歸宿,應該有自信。

  主持人:中國文化的傳統教育,藝術教育,其實由來已久,之前有約教、施教,普及率低原因在什么地方?

  陳智林:轉型過程中,中國文化實際上有一個持續的延伸,從樣板戲的十年,到1979年傳統戲劇的開進,再到其他文化形勢,文化載體的流入中國。在這方面,文化是百花園,一個平臺上人的宣傳空間,就不一定選擇你所謂曾經讓所有人癡迷的地方戲劇,中國傳統文化。在這方面來講,政府的導向和我們對文化堅守的推廣調整力度和方向。中國老百姓用引導的方向確定他們的喜好。我剛才談了那么多年忠肝義膽禮義廉恥等,通過故事進行文化理解、道德理解、知識理解。在光怪陸離的環境里選擇多了,說教東西不一定感興趣,但是說教東西該有,引領人的意志宣傳和指導。

  主持人:有句話說得好,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政策支持固然是最好,當然還是需要我們自己真正喜歡,才能把文化傳承下去。一年一度藝考剛剛過去,今年藝考生千軍萬馬,非常火熱,非常火爆,現在的考生很多是臨陣磨槍,為了上更好的大學,為了更低分數上大學,高二高三的時候上一個藝術專業,您對這個事怎么看?

  陳智林:對藝術熱愛是好事,從事這個專業,你要檢驗自己是否有真正藝術專業的實力。藝術專業有很多內容是考驗悟性的,其實學的成份和悟的成份占的比例某種程度上來講反差比較大,其他很多專業通過勤奮和自己的努力可以形成自己的專家型,藝術方面如果沒有真正的悟性和天分很難走出去。很多人看到舞臺上的光鮮,但是他們沒有看到臺下有多少為了光鮮墊底的環境,真正走出去的不多,選擇這個專業,首先要對自己的自身狀態做一個調整。

  我們對自己的興趣愛好,在別的地方,包括在國外很多地方,培養興趣是從小培養。包括戲曲專業,包括很多文藝專業都是用功專業,像雜技、戲曲、舞蹈,如果年齡大了,在中學以后突然對藝術感興趣進行的轉型,其實在發展過程里選擇短時期進入這個領域,我覺得某種程度上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真正有興趣,有愛好,同時有條件的,潛心認真努力下來,這樣才能產生將來的名師大家。

  主持人: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如果一個學生從高中喜歡上川劇,還來得及嗎?

  陳智林:壓力很大。

  主持人:還是要從小培養。

  陳智林:我是學得比較晚。我是初中畢業后開始學戲曲的,但是進學校受的苦是非常人受的苦,雖然到今天覺得無怨無悔,但是在過程中也有很多反復。

  主持人:隨著藝考升溫,各個大學開設各種各樣的藝術專業,隨之而來的問題,每年藝考生畢業越來越多,可是就業崗位只有那么一點,所以導致很多人無法就業。另外現在藝考生就業面臨方向的抉擇問題,可能沒有對口的專業,所以就業更加的困難,您怎么看?

  陳智林:我覺得學習藝術不僅是對從事藝術本身,我覺得藝術某種程度上是提升人內涵的平臺。選擇學藝術更多的是在學藝術過程里學會與人溝通,學會理解,學會表述,學會表達。藝術學生出去以后與人交流溝通,以及表達的方式,與非藝術的學生的表達方式相比,在某種方面有一些優越性。自己在藝術上走不出來的人,就選擇在藝術環境里培養氣質,盡快調整自己的崗位,盡快找到自己的生存路徑,這是就業領域里良好的選擇。

  主持人:大部分人靠藝術修身養性,小部分人就像你提出的建議一樣,需要成為教師為中國文化傳承做貢獻。像從藝術院校出來的人,是不是最好有一部分走入教師崗位。

  陳智林:我剛才提了雙師型教師,雙師型人才,很多藝術家他們的本事本領是在領悟以后的傳遞,傳遞的舞臺既有大的舞臺,同時也有講臺,講臺也是一種舞臺。這種轉型能夠把自己轉型到雙師,通過自己的所感所悟所思到最后形成所述,進行表達,某種程度上也是需要的。自己悟性好,自己有狀態,自己有感覺的藝術學生們轉型到教師隊伍也是非常好的選擇。現在人才轉型,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講,自己應該對自己有一個判定,自己對自己應該有一個衡量的標準。某種程度上來講,小的舞臺和大的舞臺,同樣都是展示自己才華的平臺。有一些藝術學院真正好的有悟性的學生,如果在舞臺上達不到本事的展現,在學生身上也可以找到他們曾經的夢,學生也是延續他們的平臺。

  主持人:這也是一種貢獻。

  陳智林:我覺得這是更大的貢獻,很多把教師比喻是蠟燭,要做蠟燭,做好蠟燭,要真正照亮的蠟燭,首先自身的質地要非常好。

  主持人:現在很多家長注重青少年藝術培養,從小上各種各樣的藝術興趣班,現在外面有很多少兒興趣班的培養,甚至有的家長希望把他們的孩子培養成小明星小童星,對這件事情您怎么看?

  陳智林:有的事情更多是尊重孩子的意愿,在培養過程中家長的導向當然非常重要,但是孩子意愿也占了培養因素中很重的比例。有的孩子在培養過程中真正出來了,但是有的是非常抵觸,沒有興趣,你增加思想負擔對孩子培養并不一定是好事。學藝術,學音樂,對開發人的智商、情商、智力,以及識別實事認識的能力有幫助,這是真的。所以我覺得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的過程里,用藝術切入是很好的捷徑。

  主持人:讓孩子們喜歡傳統藝術才能傳承和發展。現在很多小朋友由于文化發展的原因,大家更加偏向喜歡西方的一些東西,對于中國傳統文化了解并不多,不了解所以無法喜歡,您有什么建議讓孩子走進傳統藝術,讓他們喜歡上傳統藝術。

  陳智林:這是現在需要探討的問題,就像52號文件談的讓大中小學生最好一年進一次劇場,現在劇本進了課堂,以前學生不知道什么是劇場,學生不知道有這樣的文化存在,包括很多老師,對中國傳統文化,包括中國戲曲文化的了解是空白的。我們真正繼承發揚傳承,一定要在很多環節里,要讓教師引領和引導學生產生興趣,對于學校隊伍來講,一個學校要有一個藝術教育指導教師。

  很多國外國家,對傳統戲劇的保護是給學生一年一年排下來的,一年級了解什么文化,二年級了解什么文化,三年級了解什么文化。我們經常到國外交流,我們接觸了很多孩子,有6歲-15歲的孩子,他們很會看戲,很懂看戲,知道什么樣的時候靜下來,什么時候和舞臺進行同時的歡呼,什么時候給演員某種程度上打氣,什么時候能夠跟演員進行交流和溝通,已經形成了完整的體系。這方面有非常嚴格的引導。

  主持人:把藝術教育貫穿到義務教育里。

  陳智林:現在談到52號文件,從大中小里把傳統文化變成樸實教育里結構的調整。如果學生了解了,包括以前很多人說中國戲曲什么不好看,什么老化了,什么跟時代不合拍了,但是你問到10個人9個人都會看。那么好的中國傳統文化,那么好的文化載體為什么可以這樣說?證明我們在導向上出了問題。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講,去年一系列對中國傳統文化保護政策的出臺,這是好雨知時節。

  主持人:現在很多流行音樂里都有貫穿戲曲的因素,這是不是也讓年輕人喜歡傳統文化的辦法。

  陳智林:中國傳統文化,中國戲曲都是時尚,是通過時尚走到今天,不是通過衰竭走到今天。比如詩詞歌賦,12世紀中國戲曲完整形成,到元曲清朝喜劇鼎盛時期,以及一系列今天轉換的戲曲其實都是最時尚,現在很多曲牌是以前最時尚的詞牌。

  我對傳統的理解,我們今天就是明天的傳統,我們用昨天的傳統對今天的文化進行一種延續,進行一種拓展,進行一種和時代氣息和脈絡相接對應時產生的文化載體,這是當今文化的責任。

  主持人:您覺得當遭遇西方入侵文化也好,流行文化也好,快餐文化。您覺得應該改變、迎合還是堅守?

  陳智林:這是果戈里曾經自己創作戲劇時談的概念,我們是適應,是降低我們的標準適應,還是我們引領。包括我們對國外的文化,就像我們到國外演出一樣,國外跟我們一樣追他們的文化載體的形態和狀態完全一樣,某種方面來講這是階段性,我相信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文化,只要你對它進行親密的溝通,互相之間情感的接觸,你會感覺這種文化的強大和這種文化的自信,你也要投入自己該有的情感。

  主持人:剛剛反復提到國外觀眾對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形式的反饋,您也有很多文化演出經歷,他們對中國傳統文化接受比較不錯,也是比較喜歡。在您看來國外教育和中國教育有什么不同之處,有什么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地方。

  陳智林:國外很多藝術教育是興趣教育,按照自己的興趣進行職業選擇。我剛才談了職業選擇,我們很多時候是為生存選擇職業,但是很多國外藝術家一定是以興趣選擇職業,有興趣的投入和為生存投入的狀態是不一樣的。在有的環境里,提供生存的平臺,實踐的平臺,是不一樣的。就像很多人搞科研一樣,他的平臺,搭建的平臺,培育的平臺。中國體制下培養的藝術家,院校培養已經是非常好的,它和國外不一樣,國外沒這么好的條件,但是為什么國外沒有這么好的條件的情況下,藝術家出來以后的推廣,階段性人才方略不一樣,所有形成的概念不一樣。現在傳媒環境形成后,所以影視明星那么快的進入所有人的視野,進入所有人的視線。戲劇演員在好,在舞臺演出最多一千觀眾。所以,選擇角度不一樣,平臺不一樣,推廣力度不一樣,最后形成的差異。

  主持人:現在我們戲曲也好,傳統文化也好,是不是缺少一些名家大家,所以他們的帶頭作用讓他們了解傳統文化也是缺失了一些。

  我們剛剛說到孩子們上興趣班,興趣班大量的催生,您認為這些文化培訓機構對傳統文化推廣來說,有正面的作用嗎?

  陳智林:肯定有正面的作用。第一,讓他了解、熟悉、知曉傳統文化的培育,像少年宮搞的書畫培訓,京劇昆曲培訓,以及戲曲培訓,這些孩子成長起來以后,他們對曾經斷代的戲曲不陌生,他知道從哪一個角度欣賞。就像交響樂進入中國時,很多人報交響樂賞析班,芭蕾舞的賞析班。我覺得很奇怪,為什么那時候沒有中國傳統文化的賞析班,和培養中國傳統文化理解和溝通的教育平臺。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這些興趣培訓班的前景怎么樣?

  陳智林:只要政府把它當回事,在中國環境里還是非常依賴于我們生存的國家,依賴于那么多年我們非常認可的政黨。我覺得正能量的環境需要正能量的引導,所以在這方面,我們真正能夠堅定不移,按照我們去年設定繁榮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方向目標來進行我們自己的文化推廣,中國文化肯定會重新走回自己該有的榮譽榮耀位置。

  主持人:我們知道您現在就任四川藝術職業學院院長,想請問學院在藝術教育方面做了什么創新。

  陳智林:藝術職業學院創新方面來講,以前我們是兩個中專,四川省舞蹈學校和四川省川劇學校合并,在2005年形成的四川職業藝術學院。我們學院是四川很多藝術作品的孵化園,包括春節看到的《俏花旦》、《四度春秋》、《漫漫長路》等很多川劇優秀作品都是學院孵化出來的。孵化出來以后,社會需求比較大了以后,學生畢業了以后,就把這些作品帶到社會,帶出了國門。所以,這些方面來講,從藝術學院本身來講還是一步一個腳印擲地有聲的走,但是如何和學生的發展做直接的對接。現在職業教育提出了產學研,教學實踐如何進行分布,這是一種傳承,怎么樣進行一種完善,這方面我們有意識根據當前社會發展這也是戰略的調整,學生的實訓,學生的教學實踐,盡量多給他們提供平臺。

  實踐就像中醫的臨床實踐一樣,如果沒有臨床實踐,畢業以后不可能專業。以前我是用人單位出來,我是劇院出來管理的團長,到學院以后變成育人單位,我知道用人單位用什么樣的人,所以,我們盡量縮短運營單位和用人單位的矛盾,在教學方面做了實訓方面的對接。包括美術設計、音樂系的學生,都讓他們在步入學校之前,他們能夠獨立為社會服務,跟專業演員進行專業上的對接,這方面也非常好。

  我去年帶團到北京演出,這也是我們去年在全省首屆四川藝術節的優秀作品,我利用川劇本臺的環境,師生同臺,加入雜技以及20個舞蹈,把戲曲元素進行創新,形成新的戲劇業態,大家非常的認可。學院資源和學院教育,要讓學生對自己專業產生興趣,在專業興趣同時讓他們增加認可,增加舞臺的自信,以及文化的自信。

  主持人:反響怎么樣呢?

  陳智林:非常好,正因為投石問路找到一點感覺,所以我們今年在教學目標上放大,更多把實訓做好。職業教育就是讓學生在最短時間內本領上升,學到職業能力、專業能力服務社會,這是職業教育最重要的操守。

  主持人:更快和社會融合資源。

  陳智林:職業教育和普教不一樣,他已經選擇好自己一生奮斗的方向和目標,按照自己的方向和目標鎖定后進行的一種教育。

  主持人:咱們學院的學生就業方向是什么樣?

  陳智林:我們就業還可以,基本可以達到90%,還是不完全統計,有的出去以后沒有交就業回執。

  主持人:2015年1月份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意見》,對于藝術職業院校如何進一步發揮自己的社會職能,我相信四川職業藝術學院在這方面做了一定的工作,比如說之前說的進社區表演之類的,您能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嗎?

  陳智林:終極目的是2020年上升文化服務層面的業態。在這方面來講,在學院發展的過程里,因為職業學院,特別是行業職業學院服務于當地文化,服務于當地經濟,在服務當地文化,服務當地經濟的情況。學院組織四川青年藝術團,組織將來學院師生不僅是教學,也可以通過社會實踐的平臺直接服務于公共文化服務平臺。高質量的,一直循環新鮮血液的藝術學院的真正藝術作品,在需求的空間里彌散和傳播。

  主持人:感謝陳代表,謝謝您在藝術領域,特別是川劇傳承和教育上做出的貢獻,也希望您這次的建議能夠在兩會中得到更加明確的方向。更多資訊還請關注中國經濟網,謝謝陳代表,謝謝各位收看。

2019半灰色网赚项目 江苏快3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 陕西11选5 关于网赚知识技术 99彩票网站 pk10怎么玩 pps网赚广告联盟挣钱 上海快3 有什么好的网赚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