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丁列明談醫藥行業創新
醫藥行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保護和增進人民健康,提高生活質量,促進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 詳細>>
本期嘉賓

丁列明 全國人大代表、貝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訪談時間:2016年3月9日10時

制作:文化產業資訊部 主持人:衛馨

訪談精粹
丁列明談醫藥人才培養:學校需要合理設置專業
醫藥行業的創新離不開人才,而醫藥企業人才流失嚴重問題一直亟待解決。如何吸引人才和培養人才成為醫藥創新發展中的重要課題。3月9日10時,全國人大代表、貝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今天演播室將會就醫藥改革話題進行探討,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全國人大代表、貝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丁列明代表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

  丁列明:大家好。

  主持人:丁代表您一直關注醫藥改革,包括您在前幾年以及今年的兩會期間也帶來了很多關于醫藥企業自主創新的建議和意見。目前醫藥企業面臨的最大困境是什么?

  丁列明:兩點,一個是創新能力不足,二是創新動力不足。能力不足體現在硬件和軟件,最突出的是軟件,創新的頂尖人才缺乏,還有我們的基礎研究比較薄弱,原創的成果比較少。

  主持人:造成這兩個困境的原因是什么?

  丁列明:這是歷史發展的一個階段,畢竟我們改革開放三十年,很多行業應該說還在發展過程中。醫藥行業是非常特別的行業,創新研究開發本身難度很高,周期很長,風險很高,所以我們中國歷史上以仿制藥為主,大家不愿意創新也不敢創新,而且創新可能又做不了,這也是歷史的一個過程。當然我們的情況慢慢在改變,特別近10年應該說我們創新能力逐步在提高,創新的成果也慢慢在出來。

  主持人:具體成果和表現有哪幾點?

  丁列明:我們自主研發的靶上藥,阿法替尼治療肺癌、西達苯胺治療淋巴瘤的,還有四川康弘的康柏西普等等,自主研發的創新藥逐步在出來,這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主持人:我們研發的新藥和其他發達國家的藥品質量相比有什么差距嗎?

  丁列明:應該說我們的質量水平逐步在趕超。就拿我們這個藥來講,我們直接跟進口藥做比較,我們的數據,療效,安全性的數據,綜合性都比進口藥好,特別是臨床已經廣泛應用了,專家跟病人都普遍反映我們的療效更好。

  主持人:只有消費者說好才證明我們的藥是真好。具體而言,國家有沒有出臺一些政策進行扶持,或者落實情況?

  丁列明:創新藥投入比較多,資金要求比較高,而且一直以來審批是制約瓶頸。這些年,應該說國家從幾個層面在改變,2008年開始國家啟動重大新藥創制專項,“十一五”時候66億拿出來專門支持創新藥的開發,我們的藥也是在它的支持下做出來的。這對創新是非常大的推動。

  還有審批效率。去年,國務院跟藥管總局也出臺了好幾個政策,包括數據標準的改革,以及審批制度的改革,也大大提升審批的效率。當然跟西方還有一些距離,我們很期待,特別是春節以后第一次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議題就包括怎么支持和鼓勵我們的醫藥創新,相信政策環境肯定會越來越好。

  主持人:你剛剛提到跟廣大藥企期待的可能還有一些小小差距,您代表藥企的心聲覺得最期待的是什么呢?

  丁列明:比如說審批,我們臨床的審批時間,光等待可能10個月甚至更長,這樣對藥企,特別是自主研發的創新藥,可能在等待過程中……

  主持人:專利保護期就過了。

  丁列明:對,專利保護,研發滯后,怎么能提升?國外像這樣的項目一個月、兩個月就批出來了,我們批一年甚至更長,的確讓我們比較困惑。這方面可以進一步提升,怎么能改變,用更短的時間。只要不需要排隊的時間,我想正常的技術評審時間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方面我們要增加人員,審批的人很缺乏。

  主持人:或者是簡化一些手續。

  丁列明:簡政放權,大家可以去研究。

  主持人:現在對于中國企業來說有這么一種現象,仿制的進口藥,海外的仿制品大家比較頭疼,您怎么看?

  丁列明:我的理解你說的是到海外去購藥,這個現象非常普遍。因為一些進口的高價藥的確在市場上非常貴,通過海外去購,特別到印度去購藥,價格差別特別大。法規上來講是違法的,因為像這樣的藥是沒有經過我們國家審批,等于是走私,這樣購是違法的,還要承擔很大的風險,因為沒有人來保證你購來的藥是符合質量要求的,甚至是假藥你也沒有辦法,很多病人也是很無奈的。我知道媒體包括中央臺都在報道這個事情,所以要根本上改變這種狀況還是通過我們自主創新,能夠研發出價格合理,療效好,質量保證,副作用小的產品,滿足我們病人的需要。

  當然,我們也要通過談判,把進口藥的價格降下來,滿足老百姓的需求。還有醫保政策,病人全部自費還是承受不了,很困難,我們國家通過醫保政策覆蓋一部分,報銷一部分,幫助病人用上這樣一些好藥。

  主持人:做仿制進口藥對企業來說很不利的,不只是違法,還冒著很大風險,您說為什么這些企業還要這么去做呢?

  丁列明:這個倒還不是企業行為,是很多病人個體的一些行為。假如說是企業,也是地下的企業,作為一個大的企業不可能做出這樣違法的事情。很多是病人自己的事情,他自己要用藥。

  主持人:不只是我們中小企業,病人自發就想要用這樣的藥品。

  丁列明:對,這可能是違法的事,包括個人和企業都不能做的。

  主持人:站在病人的角度,怎么給他們進行思想教育讓他們意識到它的危害性呢?

  丁列明:還得從政策上去改變,設身處地為病人想一想,特別是惡性腫瘤的病人已經在生命倒計時了,他怎么幫助自己,救自己?我們國家和企業一起提供給他合法,質量好的產品,又幫他承擔一些費用,讓他用上正當合規的藥。核心還是自己研究開發更好的產品。

  主持人:我注意到創新是您一直提到的詞,新藥的研發項目和成果也是決定一個藥企成功的關鍵。您覺得我國藥企自主創新的能力處在什么狀態?

  丁列明:現在創新的能力逐步在提升,有幾個方面。一個是我們人才逐步在集聚,特別是這些年我們一些海外的優秀人才逐步在回歸。特別是生物醫藥這個領域,有三五百人,回來以后把一些好的項目、新的理念帶回來了,有些直接自己就創業,有些加入到大公司里面一起創業。我剛才提到四個產品,背后都可以看到他們做出的貢獻,他們的身影在里面,應該對我們的自主創新發揮了非常好的推動作用。我們的創新體系,我們的資金在逐步改善。

  主持人:我們的創新體系是比較完善嗎?

  丁列明:應該說比較完善了,還有創新的服務型公司,應該說也是比較完備的,重大專項的支持下也拉動了地方創新資金的投入,拉動了一些企業的投入,很多地方醫藥創新園區很普遍,浙江、江蘇,很多地方。

  主持人:一二線,三四線城市都有。

  丁列明:泰州中國醫藥城專門就是醫藥城,園區的建設已經達到了新的高度。企業里面的創新體系也是比以前上了幾個臺階。

  主持人:企業說自上而下,層層都有這樣的體系存在。

  丁列明:對,我們重大專項里面支持的,企業的孵化建設,平臺的建設,這些平臺是我們體系非常重要的部分。的確醫藥創新是系統工程,涉及到很多專業,也涉及到很多環節,讓企業自己去完成就非常難,平臺發揮了很好的作用,搞藥理,安全性評估,臨床研究……我們的體系比原來要提升很多了,比較完備了。

  主持人:這個平臺相當于黏合劑的作用。

  丁列明:創新需要的一些要素。

  主持人:提到創新,我們一直希望這個企業不斷提高自己的創新能力,我們就企業而言它該如何進行自己的創新升級呢?

  丁列明:首先就是要結合市場,市場導向來創新。因為企業很明確,最后要在市場上實現價值,實現良性的發展,不可能說我有幾個專利,發幾篇文章就完成任務了。企業最后要有產品,在市場上實現它的價值,企業必須要市場導向來創新。我想我們的國家也鼓勵企業作為創新的主體,因為企業跟市場最近,知道市場需要什么,也知道怎么把這個成果,數據,轉化成產品,然后再到市場上去實現它的價值。

  所以,一個企業進入市場把創新的要素集聚起來,而且依據產品開發的國家要求,每一步有機結合起來完成這個系統的開發過程。

  主持人:剛才我們提到關于企業自身如何去提升創新能力,現在我們放大看整個國家層面。國家這幾年也出臺了很多政策,地方的藥品審批制度統一到國家去管理,提高我們的認證水平,國家也做了很多的舉措,我們也要認識到它的管理改革還不是那么徹底,包括出現了這些問題,比如機制不合理,對于這樣的現狀您怎么看?

  丁列明:我想國家也充分認識到行政審批,特別是我們司法審批對產業帶來的影響,很多舉措、很多改革在不斷努力和完善中。去年出臺了幾個政策,涉及幾個重要的關鍵點。現在非常突出的矛盾是,我們申報的項目多,但是審批的人員少,跟國外比有100倍的差別。

  國家統一審批創新藥,每年報的項目上萬,甚至幾萬,這些項目水平參差不齊,應當減少一些不必要的申報。我們建議過,通過市場機制,通過標準的改革,把門檻提高,減少重復申報,減少一些無效的申報。去年3月份國務院相關部門正式發文,標準提高了,而且跟國際接軌,現在來看,趨勢非常好,原來每個月報的項目遠遠多于審批出來的項目,現在倒過來了,審批的項目要多于報的項目。

  主持人:這是改革的成果。

  丁列明:對,還有一些舉措,一次性評價,研究的質量,提高我們藥品的質量。還有就是分渠道審批,我剛才講了一兩萬的項目,真正創新的項目只是很小一部分。原來馬路上什么車都擠在一起跑,牛車,馬車,三輪車,都在一起跑,現在分類,好的項目、創新的項目、重要的項目,先讓他報,有快速通道、綠色通道,不要又擠在一起誰都跑不快,這個舉措也是非常好。當然有些可能也是簡政放權,我們看到有些審批權限下放到一些省級中心,根據項目的具體技術的含量等級,大家不要集中在一起,能夠改觀我們審批的效率。

  主持人:針對企業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方面,您對國家的政策有哪些期待?

  丁列明:還有一點剛才講到創新動力的問題,企業最后在市場上實現它的價值。因為我們創新的目的也是最后創新成果能夠運用,有它的市場價值。講到這一點我們現在的市場準入跟國外比還有很大的差距。我們的產品最后一公里很長,什么意思呢?我們這個產品好不容易批出來,批出來以后要到病人手上真正能用有一個很長的過程,包括招標,我們有規定這個藥進醫院用之前必須完成招標流程。這個招標每個省時間都是不一樣的,周期大概五年,不是每年招,趕上快了就一年招上了,趕不上要五年以后。你想這個產品要等五年才能招標,跟國外很不一樣,國外歐美國家這個產品批出來以后下一個星期醫院里的病人就能用得上了。招標完全是人為的,并不是我們做不到,或者我們創新能力缺乏,而是人為上我們的政策上的限制,所以影響了它的市場應用。

  第二,前面講到了,我們的醫保政策,包括商業保險。特別是創新藥應該說由于它的投入、它的周期、它的風險,價格自然會比較高,自費很多病人可能用不起。國家報銷很重要,進入報銷目錄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我們專家也在呼吁。醫保目錄2009年調整后一直也沒有動過,不管你研發出的藥質量多好,療效多好,安全多好,都沒有機會進入報銷目錄的。這也要像發達國家去學習,怎么能把醫保的目錄調整,或者是商業保險,有這么一個機會,讓病人能夠盡快享受到這樣的產品。

  主持人:我們可以和西方歐美國家學習一些醫保報銷的經驗。稅收優惠政策上,西方國家這方面做得很先進,我國對醫藥行業沒有具體的稅收優惠政策?我們需要從相關的高新技術產業的政策當中尋找跟醫藥企業相關的內容,對醫藥企業是比較尷尬的?

  丁列明:從稅收的角度支持醫藥產業的發展是全球的規則和做法。醫藥產業很落后,跟民生很相關、很重要。我們沒有特別支持醫藥產業發展的稅收政策,只是作為高新技術產業,所得稅上有一些優惠,你是高新技術產業享受15%。創新產品里面比例最高的是增值稅,比其他高新技術產業像軟件重得多,軟件只有3%-4%,創新藥無論是創新技術多高,它都征17%的稅,包括研發投入,人工都不能抵扣的,這個稅負非常重要,這樣就沒有顯現出需要支持的一個重要產業的稅收的鼓勵政策。所以我前面講到創新動力,稅收的角度我覺得可以從頂層設計上考慮怎么樣更好地優惠,讓大家更有信心更有動力去做這個產業。稅收,我想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舉措。

  主持人:我們醫藥企業和軟件高科技產業相比,我們在增值稅上優惠差很多,這是為什么呢?

  丁列明:當然我們也跟國家相關部門建議,高新技術都很重要,軟件也很重要。的確醫藥行業關系到我們的生命健康,關鍵我們這個產業還非常落后,需要去大力支持,應該從稅收上考慮,我們建議相關部門。

  主持人:尤其是增值稅的優惠上。

  丁列明:對,可以去做一些調整。我們這次也看到國務院,總書記都講到了非公有企業怎么支持發展,特別是高新技術產業稅負上直接不征,也看到一些希望在這個方面會進一步做一些改進。

  主持人:我們剛剛一直提到新藥研發,它研發時間非常長,包括您提到審批的程序也很長,涉及到專業的術語,有效專利保護期,這個時間非常短,就導致我們新藥研發越來越困難,也是削減了企業的利潤。我國專利法也是慢慢提上日程,您覺得我們的專利和藥品的自主創新該如何結合起來?

  丁列明:非常重要的一個話題,知識產權的保護,也是關系到創新動力。大家都知道一個專利大概20年,從獲批到專利到期。新藥研發的時間12-14年,還有審批的流程,往往一個新藥批出來運氣好可能也是五六年就過去了,等你賣點錢的時候專利到期了。所以也明顯影響企業獲利的動力,他們就不愿意去創新,這個事情發達國家也碰到過。

  美國當年專門出臺了一個法案,考慮到研發,考慮到審批,所以給你一定的專利補償。還有這么一個計算公式,你用于臨床研究的時間比如說5年,當然一般不夠,5年的一半,再加上審批的時間,審批還有時間,這個時間都加起來給你專利補償的時間,研發和審批各花兩年半,我就還給你5年的保護,最長不能超過5年,這就比較人性化了。考慮到你的研發和審批需要的時間,給你延長一點,這是很有道理的。

  主持人:這個舉措在美國實行以后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丁列明:對,統計過,專利藥有70%-80%的利潤是在后面5年獲得的,這對企業創新的動力有很大的提升。

  主持人:這個方法我們國家可以借鑒嗎?

  丁列明:這個情況是類似的,審批時間我們國家更慢一點,的確可以值得我們學習。前不久我還專門跟北京一家企業老總去聯系,因為他也做了抗癌藥,后來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所以我找他去溝通。而且他起步更早,他八十年代開始做新藥,九十年代開始做臨床研究,過程非常長,2012年拿到新藥證書。我問他,你的專利怎么樣?其實他原來申請的專利老早到期了,你想那么多年二三十過去了,的確是一個問題。

  主持人:我們剛剛一直在探討創新,我們也知道創新一定要有人才支持。我們也發現醫藥企業人才流失非常嚴重,比如說他要國外進修,或者徹底改行了。您覺得我國醫藥企業應該如何防止人才流失的狀況?

  丁列明:人才看能不能找到他的用武之地,把我們產業的瓶頸問題解決了,大家感到有希望有成就感了,人才自然也會回來。現在應該說,我前面講到好的現象就是我們人才已經在開始回來了。

  主持人:高精尖的。

  丁列明:高精尖,尤其是海外人才回來創新創業。當然這個人才我覺得遠遠不夠,我想核心的就是通過推動產業的發展,這是相輔相成的,將來他回來能夠看到有價值,能夠實現自己的一些理想,得到應有的回報。

  主持人:他自然就回來了。

  丁列明:對,這是相輔相成的,因為人才回來多了就推動了產業的發展。政策非常重要,國務院也在研究怎么發展這個產業,我相信這個政策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主持人:對于人才培養您有什么比較好的建議?

  丁列明:應該講醫藥是一個系統工程,里面涉及到很多的專業,分支專業。實際上我們現在工作中也發現,也遇到了很多我們細分專業里面的領域缺乏專門學校培養的人才。我們學校里面有一些專業還真沒有,原來沒有設置,沒有這個學校專業設置,跟我們企業需求的對接還成問題。有些專業他出來沒有地方去,找不到工作,他的專業對不上,但是我們很多需要的專業學校又沒有培養。

  很明顯一個例子,比如說我們做新藥開發需要大量臨床研究的人才,但是我們很少有學校專門去培養臨床研究。我們有培養醫生的,當然有藥學、有化學的。做臨床研究它是從新藥做一些培訓,所以我覺得有些專業上面,我們要去做市場調研,結合市場。人才培養中創新能力的培養非常重要,動手能力的培養非常重要。

  主持人:對于醫藥人才的培養不僅僅是思維意識創新更是實踐能力的提升。

  丁列明:對,這是實踐性非常強的,也更好向國外去學習,我們人才回來也可以把新的理念帶回來,大家良性互動。的確,人才特別是復合型人才企業太需要了,這些人才的培養很多是光課本上還不夠,我想要聯合培養,大家一起來。

  主持人:我們也期待在醫藥行業發展越來越好的情況下,能夠吸引越來越多的醫藥人才為我國的醫藥發展提供更多的力量。今天非常感謝丁代表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就醫藥改革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看法,我們也期待醫藥產業的發展能夠迎來光明的未來。

  丁列明:也謝謝你們的關注。

  主持人: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更多全國兩會的報道請持續收看中國經濟網。

北京赛车代理返点是多少 有做网赚的吗 2019网赚项目 网赚彩票群可靠吗 山东群英会app下载 不下载软件的网赚 什么网赚真实啊 贵州快3 河南快3 支付宝网赚活动真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