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演藝舞美產業如何轉型?
8月27日,中央歌劇院文化產業發展中心主任杜錦做客《文化名人訪》,他表示,目前中國的舞美設備包括整個一系列的制造業水平并不是很高... 詳細>>
本期嘉賓
        杜錦 中央歌劇院文化產業發展中心主任
訪談時間:2015年8月28日16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龍煦霏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走進本期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煦菲。就在今年的5月18號,國務院頒布了《中國制造2025》。而提起我國的演藝產業當中,也一直存在著工藝設計缺欠,包括設備制造質量差等問題,從而引發的一些不必要的突發性的事故。那么究竟如何去破解這些難題呢?今天我們演播室呢就非常有幸地邀請到了一位資深的人士。那么首先為大家來介紹一下,他是中央歌劇院文化產業發展中心主任杜錦老師,歡迎杜老師。

  杜錦: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杜老師,我們都知道其實中央歌劇院呢這兩年發展是非常地好的,那么其實我國的這個舞美的整個產業,在這兩年也是得到了一個蓬勃的發展,但是與國外的相比,您覺得我國現在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

  杜錦:正如你所說的,這幾年,中央對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和扶持,整個行業來講,發展速度是迅猛的,但是從舞美設備,整個一系列的制造業來講的話,水平并不是很高。在演出院團方面,也大量的使用了一些較先進的設備,但是這些設備大部分是進口的。

  主持人:就是直接拿來就用的。

  杜錦:是的,直接拿來用,沒有從整體上,系統上去解決,解決問題,當然了,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我們大量的購進了外國的這個,大量的工程投影儀,這個燈光等等一系列的問題,但是它只是在某個點,某個方面解決了一些問題,但是不系統,尤其在安全保障系統方面,也沒有得到根本性的好轉。所以說這個國家這方面也很重視了,當然出臺了一些標準,幾大標準,也正在實施和推進當中,推進當中。

  主持人:那么您所了解很多的劇場是否有自己的這個舞美中心呢?

  杜錦:很多的劇場是這樣的,你談起劇場這個話題,可能就要比較長了,中國建國以來建了很多的場館。

  主持人:對。

  杜錦:有一些劇院現在已經不具備舉行真正的文藝表演演出功能,它只是禮堂、會堂。

  主持人:對。

  杜錦:有些改成了影劇院,但是近些年,國家也建立了建設了大批的劇院,應該說就劇場來說的話,數量來說的話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數量是非常可觀的。正因為有大量的劇院,所以說他在,國家在設備更新,以及設施設備的建設方面,顯得就工作薄弱了,也存在很多的問題,這也就是今后我們,需要我們去解決努力的一個方向。

  主持人:所以可以這樣理解,我們的數量是領先的,但是其實在這里邊有好多比如說沒有維護,還有沒有更新,甚至于沒有,可能現在很多都沒有自己的這個舞美的這樣一個中心,所以就導致這一些的劇場,把他的這個部分的功能已經消失掉了,是可以這樣理解我國現在很多的劇場的一種現狀嗎?

  杜錦:實際上舞美中心我覺得都談不到。

  主持人:都談不上。

  杜錦:談不上,管理也很散亂,這個有一些場館也比較陳舊,我們不能以國家這些一二線城市,因為這些年建了很多新的劇院。

  主持人:是。

  杜錦:設備比較起來還是新的,不能算高端,但是很新,但是在運營管理方面存在著很多,主要是專業人才匱乏,缺少必要的專業培訓等等。

  再比如說我了解的,在現有的國家藝術院校里頭,在藝術管理系等等這方面,也沒有設置這樣的系。所以這幾年,比方說北京的國家大劇院等等一些,治理與投入這項事業發展的,或關注度比較高的這些單位,他們也組織了,邀請了國外的專家到中國來進行一些講座和培訓,但是這種機會太少,多數人沒有經過專業培訓。所以問題的出現也是個必然現象,也是個必然的。

  杜錦:這方面專業人員的缺失,就造成了很多設備在使用方面。

  主持人:不夠專業。

  杜錦:對技術的理解也相當不足,也沒有很好的發揮這些設備現有的。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

  杜錦:它的功能。所以這是個欠缺,這是將來需要重點培訓的。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就你既然沒有專業的知識,沒有這種技能更談不上我們自主研發的這個能力了。就是因為第一個層面都沒有達到,第二個層面可能就更談及不上了。那據您了解現在國內的話,服務于這個舞美的這個包括企業,有一些什么樣的這些企業,專門是服務于這一塊的,現在的這個發展狀況是怎么樣的呢?

  杜錦:坦率講沒有更加專業的隊伍,很零散,在社會上。

  主持人:很零散。

  杜錦:比方說一個大型的晚會,要組織一個大型的晚會。

  主持人:對。

  杜錦:電視臺或者組織者就在社會上。

  主持人:臨時的。

  杜錦:臨時的組建,招募。

  主持人:組一個隊,對。

  杜錦:很零散的組織一些個別的專業人員。

  主持人:對。

  杜錦:組織起來,做一些應急性的工作,沒有從整個的策劃方面做好預案。所以說他出問題在所難免,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這個我們國家的專業的文化機構,對這方面有明確的要求,沒有提出,在頂層設計方面沒有強化,所以設備的這個生產廠商進行合理的培訓了等等,把設備賣給單位就完了。

  主持人:對。

  杜錦:拿了錢就走了,所以說也談不上在后期的服務等等這些東西,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很普遍的現象。如果這個單位的領導,如果他關注這件事情,重視,也就會好一些,不然這些大的活動,也就那么很散亂的,很不規范的,都在那么進行著。

  主持人:是。

  杜錦:有一點必須明確,必須強化培訓。

  主持人:培訓。

  杜錦:對專職人員進行培訓。

  杜錦:要培訓他們這幫人,要發相應的專業職稱給他們,確實是很有必要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主持人:是。

  杜錦:因為這牽扯機械、電等等這些東西是吧?很復雜的一個工程。所以我覺著吧,下一步的工作還是很多的,很具體的。國家又撥出專款等一系列支持這個事業的發展,但是有一點點就是不足,就是忽視了對專業人員的培訓。

  主持人:培訓,對。

  杜錦:定期培訓檢查,這是必要的。

  主持人:我們提到這個舞美,立馬會想到這個舞臺的布景,那我們就會想到比如說我們舞臺布景一般可能會花費一個演出的這個成本,還是占有一定的比例的,那您有沒有調研過它占一場演出可能會大約的費用是在多少的范圍之內呢?

  杜錦:這個問題坦率地講今天坐到這個地方來,就是專業院團的領導們,他們都在回避這個話題。

  主持人:很頭疼。

  杜錦:在回避這些話題,這很敏感,這牽扯預算的問題,實際上舞美,因為種種原因嘛,舞美的成本一直降不下來。

  現在目前來講,大概能占到一部新劇的60%左右。

  主持人:60%。

  杜錦:60%,都用在了舞美、布景、服裝這方面去了,所以消耗了大量的資源,其實效果不佳。

  主持人:效果還不是特別好。

  杜錦:效果不佳。我們其實前些年也早就,我們經常說這個中國的戲劇發展,文藝發展受到了讓這些舞美制作的企業捆綁了,我們有的時候很沮喪,比方說院團里頭,有的生產能力比較差,怎么辦呢?設計出來拿到方案,拿到社會上請一些所謂的一些這個團隊吧,一些公司去承辦,他們就提出了很多苛刻的要求。

  主持人:對。

  杜錦:你比方說30號你要演出了,他到了25號的時候,不行,還要增加什么,增加這個增加那個,又增加費用,增加預算,這個我們也不得不支付這項高額的費用,所以說這個就造成了很多不合理的現象,給我們院團也造成了一些壓力,所以這個改革勢在必行,勢在必行。

  主持人:對,而且可以說這種改革是一種,我們現在行業內所產生的一種渙散,包括就像您說隨意的增加支出,這樣的一種不良的現象倒逼出來的,現在必須要改了,再不改的話可能就像您說的占到60%,那未來的演出市場,包括如何去拓展,包括如何去提升演出的質量,那可能都會成為一些問題了。

  杜錦:對,他這樣吧,他大量的占用了預算,那么他其他方面的支出就要壓縮。

  主持人:就要壓縮,對。

  杜錦:對劇院的普及,戲的普及與推廣,這方面的費用就得降低。

  主持人:對。

  杜錦:對吧,對其他這個服、化、道方面的東西,我們要提升要增加預算的話就不可能了。

  主持人:對。

  杜錦:在編劇方面,等等這一系列創作方面的投入就要減少,所以這個影響還是很大的。

  主持人:對。

  杜錦:這個問題前幾年我們也向文化部領導,相關部門做了一個匯報,我們的上級主管部門做了一些匯報。這些東西怎么說呢,正在改革當中,這次新上任的雒樹剛部長,也專門到我部門去進行調研了,非常重視這方面的工作,這個包括董偉副部長,主管藝術創作的副部長到我們那兒專門調研,我也提出了一個改革方案,向他提出來,就是說院團,取消院團的現有的這種小而散亂的管理體制。

  主持人:對。

  杜錦:把舞美這個東西,這個專業集中起來做。

  主持人:對。

  杜錦:集中起來,這個采取優化整合國家的這些資源,集中規劃設計制作統一的規劃設計制作報價。

  主持人:對對對。

  杜錦:這個在材料使用方面,也可以反復重復使用,減少浪費,避免自身腐敗等等這一些的,我們都談的很多了。這個看來雒部長也非常重視,提出說你這個建議非常好,這個全國的2000多家國有院團都搞的話,工程有些大,我說現在中央國有院團進行先行先試。

  主持人:對。

  杜錦:對嘛,他基本上同意的,沒有,所以說問我有多大地兒,看了如果地方大的話我們就可以進行這方面的改革了。后來因為我們目前的地方比較小,我們也正在解決,就是首先在中央八大院團。

  主持人:先行先試。

  杜錦:先行先試。

  主持人:對。

  杜錦:找一個地方,統一的報價。不像現在領導拍腦門,下邊隨便說隨便要錢,拍一個戲我兩百萬不夠,我再加一百萬就這樣的,沒有很好的去計劃。

  主持人:對。

  杜錦:沒有計劃性,這樣的預算不科學,缺少科學性。所以說要改變這個東西,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很容易,所以說是要進行機制改革。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今年的5月18號呢,國務院頒布了《中國制造2025》,希望未來呢能把信息化和工業化是更加深入的一種融合。那回到我們的這個舞美的這個層面,您覺得舞美的層面如何向更加智能化的這個道路去發展,你覺得是一個怎么樣的趨勢?

  杜錦:這是個必然趨勢,我們常說藝術與科技融合。

  主持人:對。

  杜錦:發展。

  主持人:對。

  杜錦:藝術與科技融合最終的結果就是要在舞臺上實現智能化,更加智能化,更加在更大的范圍之內這個讓人能想象,通過技術的手段發揮得更全面。

  主持人:對。

  杜錦:更全面,這些工作我們在做,這是個系統工程。

  杜錦:首先在各個部門,先解決各個部門的智能問題,如果大家相通,協同起來,舞臺就是我們就要有最終的達成基層起來,然后高度,有高度控制能力的設計,就可以實現這些智能化,就可以提升這些智能化的水平嘛。

  首先提高各個部門的,包括燈光,影像,舞臺移動,舞臺機械等等這些東西,全面的實現這些東西,全面綜合的解決他的技術水平提升了,然后再解決一個基層化的問題,就可以實現。

  主持人:智能化,對。

  杜錦:智能化水平提高。怎么說呢,有人說21世紀是傳感器的時代,可是我們現在中國人很少用這個東西,在舞臺上。怎么呢?為什么發生事故,事前沒有預案。

  主持人:的確。

  杜錦:過程中沒有監控,實際上傳感器可以放到某個部位去,提前的多數反映,我們提前都可以預知這些東西,可以提前弄,一個燈泡他到多少年他肯定要壞的,一個燈。

  主持人:對。

  杜錦:所以我們對它進行管理是吧,進行這個傳感器的監視它就可以知道它可能近期要出現問題了。

  主持人:對,提前做好預案。

  杜錦:包括復興之路的全國巡演活動也是我組織的,比方說后邊的高清這個,高清的背投,就是LED屏,它是多塊組成的。

  主持人:對,是這樣,拼起來的。

  杜錦:拼起來的,它有時候出現,模塊出現問題。

  主持人:那就影響整個效果。

  杜錦:我們就給他裝上這些設備。

  主持人:對對對。

  杜錦:我們就提前裝上設備,就可以預警預案,他不行我們立馬就檢修。

  主持人:對。

  杜錦:所以這些東西都提前去做這些工作,另外還有我們剛才談了這個技術方面的,還有責任心的問題,這也很重要。這個怎么說呢?文藝家們希望今后要對工作的這種認真的,這種責任也很重要,舞臺演出是個特定的環境。

  主持人:對。

  杜錦:是一個非常高度集中的一個場所,受人們的關注度這么高,這個我們要以什么樣的態度來對待關注它,這個非常重要。這是一個,也是亟待解決的問題,光有好的設備,好東西,人不能進行很好的管理,執行,這也是個問題,需要看到。

  主持人:所以其實您剛才提到這個培訓很重要,在這里邊也能體現,不光是培訓技能,先進的一些理念,其實對于他們這個責任心的定期,還是要對他們就是進行這個實時的這樣的一種督導,讓他們知道。

  杜錦:就是說專業態度。

  主持人:對,這專業態度非常重要。

  杜錦:很重要的。

  主持人:因為整個這個舞臺,最后的一種呈現都是大家前期努力了幾個月,甚至一年多的這樣一個成果,就在這個一個多小時,兩個多小時之間去呈現,呈現給觀眾最完美的這樣的一種狀態。那么這個時候,一旦會出現某一個細節上的一個偏差,或者有什么問題,可能會對未來的這樣的一個效果都會產生一定的一些影響。其實您剛才提到,包括數字化智能化,其實也剛好的符合現在我們這個大數據,云計算的一個發展,您剛才說很多的這種資源庫,正在整合等等的,其實這個大數據也能作為,其中也可以作為一個基礎性的一個依托。

  那我們剛才聊了這個智能化,那您之前也提到這個資源的集成化,剛才也簡單的這個說了一下,能具體再為我們解釋一下什么叫資源的集成化?

  杜錦:建國以來,我們國家,你比方說建了很多的這個國有院團。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就是數量很龐大。

  杜錦:很龐大的院團,可是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國家根據這個新的時期的需要,國家對文化體制改革,進行了改革,改制了,把他們改,就是變成企業性質了。

  主持人:對。

  杜錦:這個過程有些人適應不了,這實際上是在國家特定的歷史時期的一個產物,這些院團,都是國家的優質文化資源,對吧,優質文化資源,我們要,我提到的這個優化資源,也表現在這些方面,就是說怎么樣,現在我說的中央直屬院團利用現有的一些技術專長,各個,八大院團他的技術特長都不一樣。

  主持人:對。

  杜錦:把這些人員集中起來,集聚起來去解決一個問題,好解決,如果。

  主持人:都是分散式的。

  杜錦:分散的。

  主持人:各自為政的。

  杜錦:這個小而散亂的放在某個角落,他自己干自己的,這個關起門來自己搞自己的,這很難解決一個問題。

  主持人:對。

  杜錦:在技術提升方面,這個創新方面,專業能力不足了,不如集聚起來更能發揮作用,這是我的這樣的,我的看法。

  另外一個,把現有的國家的資金,用到刀刃上去。

  主持人:對。

  杜錦:對嗎?統一規劃,材料的反復使用,在設計創新方面更能發揮更好的作用。

  主持人:對。

  杜錦:是這樣。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說現在很多的文藝院團在這個轉企,改制,這是一個很難啃的一個硬骨頭,因為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可能會被重新的分配。那現在我們中央歌劇院現在在這個方面做了哪些的一個改變呢?

  杜錦:中央直屬院團的改革主要是從這個人事方面。

  主持人:對。

  杜錦:這個人員能進能出。

  主持人:流動起來了。

  杜錦:流動起來了,干部能上能下等等這方面的改革。

  這個改革一直在正常的進行當中,一直在正常的進行當中。我覺得我有所期待吧。

  主持人:有所期待。

  杜錦:期待。另外中央歌劇院的改革還體現在它,比方涉及了我們這樣的部門,文化創新部門,產業部門,來推動各方面的工作。你看他那個在財務上今年實行這個企業化管理,我們內部已經實行企業化管理了,在財務報表方面,損益表都按照企業的標準來執行了。無論怎么樣,我都看出了這個國家對我們提出的一些要求是很明確的,任務和要求是明確,各項工作都在推進當中吧,我們很樂觀,這個我想經過一段時間的推進,各方面的工作會變得更好。

  主持人:那這其中應該肯定還是會遇到一些阻力或者一些困難是嗎?就是您具體覺得有哪幾個方面的一些表現呢?

  杜錦:我覺得改革的,要找到重點,當然人力資源管理方面是個重點。

  主持人:對。

  杜錦:我覺得還有一些就是說怎么樣去做好,這個院團的規劃、預算等一些的東西,這個是比較難的。

  主持人:對。

  杜錦:現在國務院也提出來了,文化部提出來了,要求五年規劃或者三年規劃等等這些東西,我覺得是必要的,但是我覺得這些規劃絕對不是任意的編造,而應該切實的根據用市場化的思考,去很好的理解國家宏觀經濟面的發展和社會需求,根據這個東西來做出很好的規劃預算。

  如果是這樣的去做的話,那就很好了,而不是閉門造車,我想到什么就編什么,不是這樣的,這樣的,但是我覺得要讓一個文藝院團編織這樣的這個規劃預算,讓它變得更科學,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杜老師今天能夠做客我們的節目,像您說的我們這期節目涵蓋的內容非常地廣泛,從舞美的科技,從這種舞美的智能化數字化,再到改革的這個推動,可以說呢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的這種先進的一些理念,再次感謝您能夠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與您持續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杜錦:謝謝大家。

 
快三娱乐平台 2019网赚好项目 新疆11选5走势图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结果 2019网赚好项目 河北快3基本走势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2019最新网赚器 网赚如何赚钱 2019年新网赚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