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劉忠奎、江小魚談話劇《風華絕代》
3月27日10時30分,話劇《風華絕代》出品人、北京演出行業協會副會長、北京巨龍文化公司總經理劉忠奎,著名電影導演、文化評論人、影評... 詳細>>
本期嘉賓

劉忠奎 話劇《風華絕代》出品人

江小魚 著名電影導演、文化評論人

訪談時間:2015年3月27日10時30;

策劃:成琪 主持人:龍煦霏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走進本期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煦霏。2015年的1月25號,由劉曉慶主演的話劇《風華絕代》在北京保利劇院完美收官,可以說這部話劇呢,創造了業界的種種奇跡,那么在節目的開始之前,我們先通過一段短片來了解一下。        
 
 
  主持人:那么小片過后呢,首先為大家介紹今天我們演播室非常榮幸邀請到的二位嘉賓,他們分別是話劇《風華絕代》的出品人劉忠奎先生,劉老師您好。  
 
 
  劉忠奎:你好。  
 
 
  主持人:歡迎您,另外一位是著名電影導演、文化評論人江小魚先生,江老師您好。  
 
 
  江小魚:主持人好。  
 
 
  主持人:剛才我們在開頭看到了這個《風華絕代》的一些相關的一些情況,我們也知道這部劇風評非常地好,可以說創造了業界的很多的奇跡,那么想請劉老師您先自己評價一下這部作品,您總體給打多少分?  
 
 
  劉忠奎:這個話劇呢,我覺得我個人認為吧,因為我做了幾十年,從話劇來講,我覺得算90分吧,因為這個話劇是已經制作了兩年半,演出159場,實際上有一年停演,因為曉慶有電影,我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叫經典。所謂經典就是一年半演了159場,另外票房收入也是非常可觀的,再有就是觀眾反響甚好,我覺得算經典的話劇。  
 
 
  主持人:所以說也就是在口碑和藝術水準上面,包括票房上面是幾個方面都是豐收的,所以我覺得您還謙虛了,那10分您覺得。  
 
 
  劉忠奎:繼續努力。  
 
 
  主持人:繼續努力,江老師您覺得呢?這部話劇您覺得整個的評價怎么樣,或者您給打多少分?  
 
 
  江小魚:打分是吧?  
 
 
  主持人:是。  
 
 
  江小魚:我覺得為了別讓劉總驕傲,我覺得應該是99.99分,還有0.01分還有個空間,要不然100了,劉總沒法進步了,他要不進步,我們就沒法看到一些更很好看的話劇了。  
 
 
  劉忠奎:謝謝,謝謝,謝謝。  
 
 
  江小魚:0.01分是針對他這個戲的未來,因為我覺得這部片子它已經構成整個中國當代話劇史上的一個經典之作,無論是它的題材還是表演,包括它整個的這種在產業鏈上的良性循環的現狀,因為一部話劇持續性地演了這么多年,目前在中國的當下,你看當年老人藝有很多片子經典的,但是在新時期之后,我覺得這種作品其實特別特別少,而且大家知道我們現在整個的很多的話劇,它實際上已經完全不像話劇了,它是各種雜耍,或者是各種的惡搞等等。  
 
 
  主持人:拼湊在一塊的。  
 
 
  江小魚:拼湊的一些東西,而且是一些,應該是叫快餐文化比較彌漫的一個年代,然后我們在我們的這個話劇舞臺上,能看到一個當下創造的一個經典的東西,我覺得特別難能可貴。  
 
 
  主持人:我特別同意您的說法,因為現在很多話劇都是這種四五十年代,滿足一種年輕人的這樣的一種,可能幾個小時這樣的一種精神上的愉悅,包括用一種網絡語言,用一種新潮的一種方式去表達,但其實深刻地去想,它并沒有很多的這種文化內涵和積淀在這里面,那劉老師請問您,剛才我們也提到,說這個是全球巡演,整個在其他的國家也都是有非常好的這樣的一種口碑和評價,那您簡單給我們介紹一下當時的盛況是怎么樣的?  
 
 
  劉忠奎:好,我們這個話劇呢,除了在國內的92個城市之外,在香港、在臺灣、在美國連演了十幾場,在臺灣呢,好多一些像(馬英九)的夫人,吳國雄的夫人,還有好多文化老手都推著輪椅去看,看完之后那種場面非常壯觀。在香港也是如此,包括楊振寧老先生,包括林青霞、劉嘉玲她們都觀看了。在美國更為突出,我們在美國去了紐約、休斯敦、洛杉磯、舊金山等城市,據當地的媒體和話劇的觀眾來報,就是除了梅蘭芳之后,劉曉慶這次是第一次那么火爆,場場爆滿,而且觀眾的反響全場真是非常,就是都沸騰了。我們在美國的幾個城市呢,還受到了哥倫比亞大學,還有五所世界大學的邀請,跟一些學生、老師、華人進行交流,所以劉曉慶談她的藝術人生,談她對話劇的創作和感悟,效果非常好,特別是我們在安理會進行了一些活動。所以在美國之行,用我們自己的經典語言來答,就是所有的演出都認為算是最佳的,從票房上,從觀眾上,從媒體上,包括從所有的城市的議員、市長,我們去美國去了12天,獲得證書獲了13個,就是當地的市長、議員看完之后,就給了劉曉慶一個最高的評價,給天津人藝,給導演、給化妝師,給我們巨龍文化所有的都是最好的評價,所以我們今年、明年可能還要去,帶著不同的好的作品,打開市場,讓我們中華文化在世界開花結果。  
 
 
  主持人:對,也特別給我們中國人提氣。  
 
 
  劉忠奎:對。  
 
 
  主持人:我們這個文化走出去也算是一個助力的一個過程,那能不能透露一下票房大概有多少?  
 
 
  劉忠奎:票房現在我們應該在兩三千萬吧。  
 
 
  主持人:在話劇上很不容易了這個成績。  
 
 
  劉忠奎:因為我們這個話劇吧,形成了一個規模之后,現在從今年在保利演出完,算暫時的收官,但是呢,到目前為止,已有20多個城市還有邀請去,所以用曉慶那句,我們《風華絕代》就是小型提款機,隨時演隨時爆滿,我們在保利演了5次,在北京演了7次,兩年多演了7次,而且這個話劇演的時候基本沒有宣傳,場場爆滿,這就是一個經典、精品的效果。  
 
 
  主持人:其實像剛才江老師說的,以前人藝的一些劇也是場場爆滿,但我覺得很多是基于它是對于一種經典作品的改編,有的人本身是對這個作品的內容,包括有他自己的這樣一種理解,所以他對話劇也是很喜愛,像您說的,我們這部劇之前是很低調的,沒有投入很多媒體的轟炸式的宣傳,而產生的這樣一種效果,同時在現在整個話劇,包括演藝行業相對來說還不是處于一個最高峰的情況,有這樣的一種票房收入,是很可喜的一種表現,那江老師您覺得,因為我看過之前有人評價說,這部劇是整個話劇巡演的一部標桿作品,我們怎么來理解這句話?  
 
 
  江小魚:對,所謂的標桿就是一個是它首先在內容上面,對吧?它整個藝術水準上面,它是一個,你看從這種長演不衰,就能看出它本身的藝術的魅力,第二呢,本身它的這種像劉曉慶這么一個算是藝術家,那么她也一直伴隨著這部片子的成長,因為很多我們現在看見,很多的這些,一些話劇也好,舞臺劇也好,它有時候為了一個噱頭或者一個炒作,可能前一兩場由明星來演,對吧?完了之后把這個炒作宣傳完成之后,完了出于各種動機,最后可能就B角、C角去演,就名不見經傳演,但是這部片子自始至終都是劉曉慶在演,就可想而知她本人對這部片子的一種喜愛程度,一定是由個片子本身帶來的很多的正面的某種東西引發她一種熱愛,我覺得這種合作上,也就是說跟出品方的合作,也是一個親密無間的,我們現在很多出品方跟明星之間,他有很多的糾紛和互相的埋怨。第三他在產業鏈上,它是一個就像剛才說的,它是一個隨演隨火,隨時演隨時火,而且也不用去做這種所謂的這種宣傳,因為它已經在長年中間,它已經積累了很多的口碑,所以我覺得這個片子無論從哪個角度,從藝術上,從這種合作的程度上,以及從它的整個的產業鏈上,它都是我們整個中國話劇產業里面,非常少的這么一個非常和諧的例子,所以他當然應該是一個標桿。  
 
 
  劉忠奎:我覺得這個話劇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我們那個演出吧,就是分天時地利人和,我們基本都占了,首先來講天津人藝,這個團他是建團60周年,而且這個團從院長到導演到制作人到演員,他們三年來真是兢兢業業,因為我帶團也比較多,我覺得天津人藝是一個特別好的團,曉慶每天去了就跟家人一樣的,我們每天都有一個儀式,他們叫慶典,給大家帶禮品、化妝品、小吃,還有新鮮的東西,他們經常搞一些游戲。  
 
 
  主持人:整個那種排練的氛圍特別好。  
 
 
  江小魚:有家人的感覺。  
 
 
  劉忠奎:曉慶和天津人藝都演一個魂,不演殼,就是往往一個戲第一場好、第十場好,到后面演的皮的,質量下降,所以大家一定要認為,從曉慶來說,從第一場到最后一場,她一直是帶著這種感情、情節去演,像天津人藝也是如此,就一個跑龍套的都非常認真對待,還有就是我們導演(田繼新),田導呢,這個戲真的是他的頂峰之作,當然他有更多的戲,他每天隨時都在調整一些戲的情況,燈光情況,服裝情況,所有的方面,還有毛戈平老師,所以在演出中一絲不茍,包括我們服裝師趙燕,所以說我們這個銷售團隊也是非常認真的。所以一個戲的成功呢,是大家的努力,大家齊心合力才能做好。  
 
 
  主持人:聽了二位的介紹,我覺得確實因為好多所謂的很成功的商業作品,到最后可能都會出現一些比如說演員跟當時的班底有一些摩擦,或者是因為第二部,因為自己的片酬可能長了,但是像曉慶老師,因為她本身她自己的作品也很多,她每一次的演出她都是親歷親為的,像您說的,每一天的彩排都是以一種全新的狀態,很飽滿地去加入其中,而不是說好像我之前彩排過,我這個戲我就很熟了,我就按照我自己的這個即定的感覺去走就好了,不是這樣一種,所以這也是這部話劇能夠這樣成功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其實您剛才也提到了,我們在和天津人藝合作當中也是非常愉快的,那我們就想問,因為您是在經營著一家自己的企業,是一個什么樣的機緣下與他們有這樣的一種合作的機會。  
 
 
  劉忠奎:因為我覺得我做演出主要考慮市場,內容和市場,首先來講,我們做話劇做了好多年,也是從一點點了解到逐步地深入,包括四世同堂是我們全程總代理,也做了將近200場,對這個戲呢,我們在三年前就策劃了,首先考慮一個好的演員要有好的團隊,就是紅花配綠葉,所以天津人藝這個團非常優秀,演員功底扎實,而且適合這個題材,《風華絕代》賽金花這個情節的,他們特別適合演年代戲,再加上天津人藝這個戲整個這個團的風氣非常好,就沒有出現任何的狀況,比如長錢的,比如說挑毛病的,因為這個演出200場近,所以大家很辛苦。  
 
 
  主持人:時間跨度,體力都是很長,對。  
 
 
  劉忠奎:所以從我們銷售、安排都非常細膩,再加上天津人藝這個團的品位比較高,和曉慶老師的融合像家人一樣,所以出現了一個不錯,好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部話劇的成功,其實也離不開我們整個運營模式的成功,那想先請江老師給我們介紹一下,現在在國內和國外一共話劇運營的模式都包括哪一些呢?  
 
 
  江小魚:現在國內跟國外現在現在整個的模式,它會略有不同。比如國內的話我覺得從總體上它其實分成兩種,一種是體制內的那種經營模式,一種是體制外的,體制內的就是我們以前那些各種的機構,比如說這種戲劇機構,它是一個,某種意義上它是個國企的運營方式,而且還有一種就是完全純商業的,純市場化的一些劇目和一些項目,那么像劉老師這種是把市場和體制內的結合在一起,有一種合作的這么一種模型,那么在國外倒不存在體制內和體制內,它其實主要是三個特征,因為它是一個非常標準的,我們以美國的百老匯,那是全球最標準的、最頂級的這樣一個戲劇的模式來說,它的那種標配分三塊,一塊就是它制作人機制,就是它整個是由制作人作為核心,就是類似于劉總這樣出品人一個核心,還有一個就是它是劇院的演藝模式,標準模式,它是以一個劇場為中心,以劇場為中心,然后比如他打造一個經典和若干個經典的劇目,就像大家非常熟悉的《貓》,他專門是為貓,他專門做了一個劇場一直演到現在,這個劇院就演這么一部音樂劇,然后形成這么一個一次性投入,然后它的規模化的、延伸性的效益一直到后來,還有一種就是明星效應,比如像百老匯,比如百老匯它整個的劇目里面,一年里面整個演員中間,他有40%其實是明星來參與進來,然后60%是其他的一些演員,那么它通過這種,而且它完全是標準化,就是它一個戲劇出來之后,就跟我們現在吃麥當勞動、吃可口可樂一樣,它是標準化的,就是在百老匯它很有意思,比如說他這個演出,他每天在這個劇場演出的時候,它每天會有一個值班經理坐在現場,就是輪流的值班經理坐在現場,因為這個整套演出是有標準的,你問那個李健就知道,他是按照一整套標準給你,你不能說你在中國,你別給我說中國特色,你必須嚴格按照我的標準,那么比如說一部戲在現場演出,它會有160個非常量化的標準的話,在整部戲里面,那么經理就會一個打勾,就跟我們在那種賓館的大堂廁所里面,它有一個勾,它是有標準的,這個地方少了你得打勾,它有一個標準,如果今天的這160處里面,比如說第53處發生了錯誤了,OK,他就要去問,這個錯誤究竟是演員念臺詞念錯了,還是說你燈光出晚了,還是你的道具弄晚了,他必須要完全一絲不茍的按照這個標準走,如果你連續犯好幾次錯誤,那對不起,走人,它是完全是標準化的去做這件事。所以這個標準化它是一個工業化的一個最重要的特征,其實目前整個全世界的戲劇行業,它整個標準化,它也是跟著工業革命一起開始的,所以它整個是完全百準。但是在中國,我覺得我是特別喜歡看話劇,除了比如說為數極少,類似《風華絕代》這樣的,一般你看我經常看小話劇,我每天去看的是不一樣的,那很多是即興的,總會有一些地方出錯,我很難看見說我每天看的是一模一樣的,在中國其實現在它是做不到。  
 
 
  劉忠奎:我再補充一點。  
 
 
  主持人:您說。  
 
 
  劉忠奎:其實我們這個話劇呢,從我個人來講,我一開始就先有結果,后有程序,因為我考慮咱們國內的一些形成一個劇,包括歌舞劇、舞臺劇、演唱會,它這個體制有問題。  
 
 
  江小魚:體制問題嘛。  
 
 
  劉忠奎:誰有權力誰說了算。  
 
 
  主持人:對。  
 
 
  劉忠奎:所以我就想我不能這樣,導演他有導演的思路,編劇有編劇的那種浪漫,那種情懷,我覺得跟市場應該貼切在一起,所以我也是對國際化這塊有很深的理解,國外就是,好萊塢就是制作人制,制作人就是老大,所以我覺得我從這方面來講比較下工夫,首先來講,包括我們道具車,我們原來兩部車,兩部呢,一部車成本要巡演的話,就得四萬塊錢,如果92個城市多少錢,3000多萬,就別小看這4萬,所以我就壓縮,當然社里不統一,兩個車,一個車不行,盛不下,我說咱們做模塊,加高,就這一個節省成本太高了,關鍵你得替接待方考慮,你只有降低成本才能提高利潤,所以各地乙方出現了低成本他就接,所以我們從這么系列著手,包括人員的配制,包括住宿,包括食住行都簡化了,演出費都是偏低,所以就達到市場效果了,而且你還演出質量好,又有明星,能不火嗎?再有就是今后出品,一定要懂藝術、懂市場,咱們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狀況呢,就有的制作人是虛的,他不懂藝術,或者懂業務不懂藝術,所以市場和藝術是統一的,你這兩點都做到了,你才能指揮,你才能老大,才能NO.1。  
 
 
  主持人:我特別同意您說的,因為我經常聽說,比如說雖然我們知道在中國很多的這種,也有這種導演中心制,制作人中心制,但是如果這個劇組如果請來的就是特別頂級的演員的話,基本這個演員說了算,這個鏡頭要怎么拍,我今天要怎么休息,因為我本科是學制片的,所以當時我有一個老師在說,我不說名字,在排某一個大腕兒的時候的那個皮班表,他周六周日也要休息,周一到周五一天只能工作八個小時,多了不可以,就其他的演員的戲份都后排,都先排他的,他同時可能會接很多部戲,今天到這兒,明天到那兒,就整個制片人的腦子就一直在跟著他轉,但是也不見得會他最后全程是滿意的。那這種情況可能其他劇組的一些演員,包括一些其他的工種,就會感覺好像自己沒有得到尊重,都是出來付出勞動的,但是他的就覺得好像自己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就會有一些情緒。像您剛才說的,我們就引入了的是這樣一種形式,包括有很多標準,我就要這樣去做,我不管像曉慶老師這種非常著名的藝術家,還是我們人藝的其他的這樣一些,包括您說跑龍套的,我都得到一個尊重,我們都是一視同仁的,那在這個里邊,好多人都會覺得工作上的態度就是端正的。  
 
 
  劉忠奎:所以好多細節特別重要,你比如說吧,從我們巨龍的銷售團隊,天熱了給大家熬綠豆湯,送涼油,送一些好的消暑的,到冬天了,到春節了我們送一些禮品,這些細節大家都特別感動,所以我剛才跟小魚老師也談到了,細節不見得,也不光是決定成功,所以一個戲,一個產品出來了,是需要多方的團結,多方的那種柔和,就跟柔和劑一樣,柔在一起他就舒服,柔不在一起他就散布,所以這種情況呢,因為我做市場比較多了,我可以說是從過去帶團到演出,到演唱會,到大型活動,所以我吸取了好多教訓,用在一個新的產品上,感覺非常好。

盛通彩票网 江西快3 幸运飞艇优惠 河北快3开奖 北京快乐8 2019国外挂机网赚联盟 网赚彩票群可靠吗 2019免费网赚挂机 2019网赚新项目 网赚平台有真实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