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李志武談傳統連環畫創新
中國傳統連環畫,曾是中國幾代人的啟蒙讀本,成長記憶。但現今中國傳統連環畫藝術日漸萎靡,風光不再。2015年2月份,地球另一端的法國... 詳細>>
本期嘉賓

 

李志武 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品牌宣傳部副總經理、著名連環畫家

訪談時間:2015年3月26日10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龍煦霏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本期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煦霏。連環畫曾幾何時是中國幾代人的一個童年的記憶,給我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不過現如今隨著經濟發展,時代的變遷,以及外國動漫然產業的不斷的沖擊,連環畫已經逐漸的走出了公眾的視野,甚至出現了一個消亡的情況。那么我們如何做好連環畫的傳承與保護呢?今天我們演播室呢,就請到了一位資深的專家,我們一起來聊一聊這方面的話題。首先為大家介紹我們演播室請到的嘉賓,他是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品牌宣傳部副總經理、著名連環畫家李志武。李老師,您好。 
 
 
  李志武:您好,主持人,大家好。 
 
 
  主持人:其實您這次您剛才也提到了,您帶著這個連環畫在法國,有法國版的,而且在法國做巡展,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個相關的情況,還有法國那方面的反映是怎么樣的呢? 
 
 
  李志武:好的。這次到法國去,是法國的一個出版社,在幾年前他在上海的一個書店里看到了我的作品,然后呢他們輾轉找到我,因為他們不知道怎么聯系我,找了很久,他們通過人民美術出版社找到我,找到我以后,他們就專程來北京和我商談這個引進法文版的事。因為當然這是一個好事了,因為在當前這個中國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 
 
 
  主持人:對。 
 
 
  李志武:法國人主動的來聯系約你引進這種法文,我覺得無論是對作者本人還是對我們這個社會來講,我覺得都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主持人:對。 
 
 
  李志武:那我就同意,同意了以后他們就著手來引進,當然因為這個連環畫和別的不太一樣,因為這個屬于要有一個我是一個繪畫作者,還有原著還有改編等于這個過程比較長。那么每年的1月底最后一個星期,法國有一個叫安古蘭的地方,是一個國際漫畫節,是歐洲最大的漫畫節之一,這個出版社是在這個漫畫節推出《白鹿原》的法語版,當然他們為了做推薦,在安古蘭給我做了一個個人的原作展,邀請我去參加首發和原作展覽,這個非常有意思,它是在一個很古老的古堡里辦的這個展覽,雖然簡樸,但是非常有味道。這兒呢,安古蘭漫畫節結束以后,同時就到巴黎,巴黎是在鳳凰書店和中國文化藝術中心做了展覽和推薦,還到這個最后再到波爾多,應該說總體上這一次去,我的感覺大家對我的作品,當然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對中國連環畫某種表現形式呢,從我所接觸到的不管是普通的讀者還是一些專家、畫家,他們真是由衷的認可,由衷的喜歡,你比如說我在安古蘭的時候,有一個奧賽博物館的負責人,他看了我的作品,他就非常盛情的邀請我到巴黎一定去參觀他的奧賽博物館,而且當時說如果你的時間不是很合適,我可以單獨安排閉館的時間,都可以請你去看。 
 
 
  包括有一個法國的他們叫記者,實際可能就是評論家吧,就做連環畫專業的評論家,他采訪我,他當時告訴我他邀請我在巴黎去他們家里做客,他告訴我他2005年來中國就看到了我的《白鹿原》,他當時有一個念頭這個《白鹿原》應該在法國出版,但是他們美術出版社的人不知道這個書在哪里買,因為這個書確實在國內發行量很小,我到波爾多以后承辦方專門邀請了法語版,這是法語的一個版本,法語版小說的翻譯,這在法國來算是比較牛的這個漢語翻譯了,來和我一塊向讀者來做推薦。 
 
 
  主持人:也就是說更能表現原貌。 
 
 
  李志武:對,來做翻譯。就通過這些方面來講吧,我覺得一個我覺得找回了一點自信,就是中國的東西未必不是說外國人所喜歡,二一個來說這個,從這個法國的主辦方來講,他們也是覺得他們不僅僅是在想在法國推,他們甚至來說想在其他的,用其他的語言文字來做。所以說呢,我這次出去和很多的法國漫畫界的朋友也做了交流,也有很多畫家,因為我基本上業余時間和他們的畫家在一起做交流,他們也是覺得我們中國的連環畫非常有味道,有獨特的魅力。 
 
 
  主持人:那這個法國的版本和我們中國版本的,從內容和形式上,包括包裝上面變化有多大,還是基本尊重原貌? 
 
 
  李志武:有一些變化,有一些變化法國人可能是對閱讀長篇他有一些不太這個,但是他做的我覺得他比較好,他就是里邊做了一些這個小的這個插圖,就是每一個章節,他是按照章節來做,就是里邊用了一些比如說的在每一個章節過程有一些章節,同時呢因為他的閱讀的習慣,或者和我們原來改編可能會有一些跳躍太快,或者是他們讀上不通暢。 
 
 
  主持人:對。 
 
 
  李志武:做了一些補充,有一些的里邊,這個里邊有一些畫頁,有十五六幅畫頁是在原來版本沒有的。 
 
 
  主持人:也就是說對于歷史背景,包括中國文化的習俗對給他們來說加了一些我們的注釋在里面,相當于是。 
 
 
  李志武:對,說起注釋,我原來的版本里邊沒有這個人物,就是這個人物表。 
 
 
  主持人:對,這是他們的一個閱讀的習慣。 
 
 
  李志武:對,但是法國他們就是為了閱讀的這種,最起碼是,就和我們讀外國人的名字一樣。 
 
 
  主持人:就和莎士比亞的戲劇基本上人物關系,人物表。 
 
 
  李志武:人物(表)他也是做了,我們原來的幾個版本都沒有這些東西。 
 
 
  主持人:所以說其實這個也是一種尊重他們當地的這種讀者接受的習慣,做了一點改變。 
 
 
  李志武:對對對。 
 
 
  主持人:那說到這個連環畫的推廣,其實我有一件事,其實一直想跟專業人士請教一下,像現在我們小的時候,我記得盡管連環畫,我們當時也可以看好多動畫片,但是我經常有的時候是下午的時候會窩在家里邊曬著太陽,然后去翻我們家里那種已經有書霉味的那種連環畫,是父母留下來的,但是我覺得好像90后00后在成長當中,他們接受的更多都是日本的動漫,美國的卡通片,那您覺得連環畫、動漫、卡通片它有什么樣的區別? 
 
 
  李志武:怎么說呢,實際上在這個定義上有很多的說法,但是總體上來講連環畫是一個大概念,就是說不管是卡漫、連環畫,還是中國傳統線描連環畫,還是什么電影連環畫等等,我覺得這個從我這次,就和我過去以往的感受上來講,我覺得日本的或者歐洲的這種卡漫的東西,和中國的傳統連環畫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當然歐洲的連環畫也有一些好的,但是在大多數給我的感覺好像都是屬于快餐式的那種東西,而中國連環畫不同,中國連環畫有過非常非常多的經典,每一幅作品都可以單獨欣賞,因為它一個它是里邊具有中國畫的這個特征,就是中國畫特征,它不管是寫意還是什么,就是你筆墨,技法這些東西是首先要,其次意境,中國畫很多講意境。 
 
 
  主持人:講的是意境。 
 
 
  李志武:就和我這次到法國,你們為什么選我這個畫做封面呢?實際你們能不能講出來,至少它有一個意境的表達在里邊,白嘉軒那種孤寂,就是那種悲涼,那種狀態它是會在我們每一幅畫里會有情緒意境存在。但是在歐洲或者日本這些畫里邊,這種東西相應的是比較少的,他們這種看上去畫的非常的絢麗,很花哨,但是視覺沖擊力看,人可覺味的東西很少,我覺得實際上這個差異是比較明顯的一個東西,這也應該是我們中國連環畫的好的優秀的一些地方吧。 
 
 
  主持人:那您覺得如何讓現在,就是更多的這些小朋友們或者是一些年輕人,重新就是燃起對連環畫的這樣一種喜愛。 
 
 
  李志武:當然我覺得我們時代都在發展,在這個信息化的時代,在這個豐富的文化的這種產品的時代,我們墨守一種形式,這肯定也是有問題的,那我們要用一種手段,要有一種新的思維來把我們的經典如何傳達出去,我覺得這是我們可能需要的,出版界要研究的東西。總體上來講,這次我為什么說下一個出過《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的出版社我一直在跟他們談,甚至講我的想法,我們必須真正的要讓讀者接受,而不是我們就這么一點范圍里在這兒自己覺得沒有人重視,沒有人重視。 
 
 
  主持人:對。 
 
 
  李志武:沒有人重視的原因是你沒有真正的把它用讀者喜歡閱讀的這種方式推到他們旁邊,這個來說我想這也是我們連環畫,就是應該說是出版方面應該思考的一個問題,應該思考的一個問題。 
 
 
  我認為中國連環畫市場的潛力非常巨大,主要的問題就是我們要有新的思維和觀念,來如何突破。 
 
 
  主持人:因為在兩會的時候,剛好那場訪談是我做的,采訪汪國新委員他也提出說,他像跟您的這個想法是不謀而合的,他說認為連環畫每一幅畫都是體現了作家對于文化的積淀,對于歷史的了解,包括每一個繪畫工筆的體現,所以他認為這個東西已經可以說達到畫家,包括中國畫境界相對來說是一個頂峰,他覺得是一個不可復制的東西,所以他其實對于連環畫的未來是有很大的信心的,但是在這個中間也會出現一些包括人們的不接受,包括盡管像您剛才說的這一本書現在在網上拍賣到多少錢,包括我這里邊也有一些數字,比如說一本品相并不完美的連環畫《雞毛信》起拍價就是1.8萬元,包括1954年一版六次印刷的,“直板尖角”的《雞毛信》,是40.1719萬元成交的。這個數字我們看來好像有點,好像很出乎我們意料,但是當時汪先生說這個價錢還會再次飆升,他覺得這個前景是好的。您怎么來解讀我們現在的這樣一種,有一點矛盾的這樣一種現狀? 
 
 
  李志武:這個我感覺實際這樣的價值并不是一個真實反映連環畫受歡迎的這么一個現象。 
 
 
  主持人:對。 
 
 
  李志武:總體上來說呢,我覺得連環畫要想真正的再一次創造輝煌,要有輝煌,因為中國連環畫應該說在我們建國以后不同的歷史時段是有幾個輝煌的。 
 
 
  主持人:對。 
 
 
  李志武:包括解放初到這個60年,1957年左右,這個產生過很多經典,我們一些前輩,像劉繼卣、賀友直,他們很多作品是非常經典的。 
 
 
  主持人:對。 
 
 
  李志武:80年代有過高峰,那個時候的連環畫也是非常受市場歡迎的。那么后來連環畫就有一點消沉了,有一點消沉,我個人認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市場的問題,這個不是畫家的問題,這個連環畫我到法國看,是一個非常大的產業鏈,它是一個產業,為什么我到一個城市,打個電話一下能有那么多的畫家來,就是來的都是畫連環畫的,就是他有群體,他有出版,而且你到法國去,只要是這個稍微大一點的城市里都有專業的連環畫書店,尤其到巴黎,很多連環畫專業書店規模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相當于一個產業鏈從制作到發行到出版等等都是一個很完整的。 
 
 
  李志武:對,當然了,法國的人的他們是有成人閱讀連環畫的習慣,我們好像給別人,給我們中國人造的概念就是連環畫都是幼兒讀的,小人書,實際這個來說是一個觀念上的習慣,實際我這連環畫并不是給兒童看的,我這次到法國去他們給人介紹就說,說實在話真正的這個《白鹿原》或者《平凡的世界》,是給成人或者是青少年以上的人讀的,不適于幼兒讀,但我們中國現在的出版方面,他喜歡出版的就是要么完全是幼兒讀物,要么就是翻舊的一些老的古典題材,這個現代這種連環畫非常少,為什么這一段時間,我相應的來說被媒體上有些關注,就是因為這兩部作品是屬于反映現實,現實主義,就是現代作品,這種東西就越來越少了,是我,是這么一個狀況。 
 
 
  主持人:那針對您剛才提到現在有好多連環畫有出版,包括您在跟出版社在商議,比如說會有一種新型的形式,但是原來在有一定的,就像比如說像您剛才說的1957年,80年代連環畫出版的高峰的時候,有一些當時出版的這樣的一些連環畫,我們現在如何去比如說像保護和搶救這些連環畫,我們有沒有什么德陽這一些措施正在進行當中? 
 
 
  李志武:這個我對真正的他們對連環畫這方面,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從我個人的觀點來講,所謂的保護,搶救的這種措施,這個也不是政府或者是哪一個,就是政府對某一個產業,某一個藝術種類給他如何的投資,給他弄一個博物館,把他收下來,就把這個門類就能夠推進,就能夠發展,我不太贊成這樣一個觀點。我覺得我們首先要懂得市場,就和法國他一樣,他就是有一些市場化,就是我們覺得就是說為什么我剛才,你也講到了這兩本書,我們現在就是要適合研究到讀者喜歡的都可以來做,都可以來做,周圍把市場培植起來了,出版商愿意出了,自然就有畫家愿意畫。如果說沒有這個龐大的市場,沒有這種需求,政府再怎么投入,我覺得那是杯水車薪的事,也沒什么太大意義。我自己觀點是這樣的,當然這也不是唱高調,因為什么呢?我們很多的藝術種類似乎都存在這個需要政府注入,投資來怎么樣,真正的來說一個門類的發展是要市場的拉動,是一個行業的這種拉動。在這個方面,我覺得我們的這種實際出版社的創新的空間很大,我覺得創新空間大,因為畢竟來說現在我們是一個公認的讀圖時代,就是說一個文學名著經典,像《平凡的世界》百萬字,上中下三卷,我們現在的人就沒有多少人靜下心來能夠去讀這種長篇,但是他愿意了解經典。 
 
 
  主持人:對。 
 
 
  李志武:那么用什么樣的方式了解經典更好呢?我覺得連環畫,也不能說不是一種很好的方法。 
 
 
  主持人:對。 
 
 
  李志武:關鍵的問題可能還是我說的你將來要細分,給青少年是一種什么樣的展現,給成年人什么樣的展現,給美術工作者又是一種什么樣的展現,如果真的能把它做好,我相信足以夠一個出版社去有信心去在市場里做。因為我這個書在中國目前有一個尷尬,就是說你放在幼兒讀物的這個書架上還是放在美術工作的書架上,實際應該說我這個書有三個群體是比較喜歡,一個就是美術工作者他喜歡看,他畫的味道,他畫陜北,陜北畫的很有味道,這個怎么畫的,他可能愿意看,有一種是是喜歡路遙或者文學名著的人,它很有一種文學形式呈現,我愿意收藏一本。再有一種就是剛才咱們說的連環畫收藏者,他們出于自己收藏的需要。真正的來說我們中國在連環畫這個方面,市場化的這種方面是非常粗的,就是說你沒法面對如何去做好這些是不行的,那么我想下一步這些方面應該有所,要有所改進,有所考慮。 
 
 
  主持人:其實您剛才的這一些,我覺得就是破除了有一些人認為出版社包括紙制媒體必將走向消亡和滅亡的這樣一些預言,因為現在是全媒體時代,我們知道曾經的廣播電視紅極一時,現在網絡紅極一時,所以有好多人認為廣播電視會代替制紙,而后來又認為網絡會代替廣播電視和紙制,但是其實每一個都有它的這種生存的一個自己的點,包括就是如何去創新。像您剛才說這個紙制的東西如果我們把這些原著的一種再版或者是一種更多的這樣的一種形式的變化,包括像連環畫,其實也夠出版社起碼再可以運行個幾十年都沒問題。 
 
 
  李志武:最起碼可以把它做成暢銷書,不是一個風靡一時的,為什么《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這種文學作品能暢銷,藝術經典也依然能夠暢銷,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去做,我當然覺得這可能是不是我的理想化,但是至少我們要在這方面有所探索。中國的連環畫市場我認為才剛剛開始,當然別人可能很悲觀,我原來也悲觀,但是我這次到法國以后我覺得不是,我的想法是什么呢?也可能就是說中國人成人難道真的都不愿意讀連環畫嗎?我覺得不是。 
 
 
  主持人:不是。 
 
 
  李志武:關鍵的問題是我們沒有給成人做成成人的書,甚至來說沒有養成這種習慣。從現在我們面對這個感覺來看,我覺得歐洲都一直在引領著這個時代,他們連環畫市場已經非常飽和了,現在我去看法國的很多連環畫畫家非常艱難,為什么艱難?他們那個競爭是非常激烈的,書的種類實在太多,而且讀者要在這些種類里去尋找自己喜歡的,能夠有銷量,但是中國這個市場,我個人認為還沒有到來,我是這樣認為,關鍵的問題就是要,我們有些出版社能有一些突破,開發培植這種市場,真正的來說在法國流行過六七十年代的東西,真正我們中國才應該開始,當然不是說的這個我是覺得至少在這些方面,我們還是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吧。 
 
 
  主持人:其實我特別同意您說的,因為在中國好像感覺動畫片包括有些動漫是給少兒看的,但其實在國外包括很多這種動畫片和一些動漫,他有的也專門給成人看,因為他有一些道理,包括反映的一些世事,是只有成人才能懂其中的這種內在,包括就像現在很熱映的電影《灰姑娘》,其實好多成年人跑到電影院里去花一百兩百塊錢去看IMAX,其實就是為了找尋童年的一種記憶,包括在這樣的一種很紛繁復雜,包括壓力很大的這樣的一種社會當中,找尋那種一兩個小時內的心里的寧靜和當時童年的那樣的一種夢想的感覺。那么在今天節目最后,也想請問李老師,在今年,您本身因為是工作現在很忙,您在連環畫方面還有哪些打算可以給我們透露一下。 
 
 
  李志武:這個問題也有人問過,我既然是作為一個業余的畫連環畫,一直堅持走來,那么我在選擇題材和創作方面從來沒有在經濟上做首要的考慮,而是對題材的喜歡,這是我每一個作品所最基本的。那么我們陜西出了三個茅盾文學獎,這兩個茅盾文學獎我是已經算是完成了,不管畫的怎么樣,就是已經完成了,我特別喜歡賈平凹的《秦腔》這本書,而且我幾次去賈平凹的家鄉去采風,看過他的地方。賈平凹先生也在幾年前已經同意我畫,我也有這個愿望,也可以說有這個野心吧,完成我們陜西三部茅盾文學獎。但是確實我現在有時候也是很難進入,很難進入的原因就是一個方面,就是我確實不想再重復過去了,我過去的這種風格,繪畫方面的這種形式,那么我就想以全新的一種形式來畫它,但是你知道對自己的一個突破超越是非常艱難的,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再一個我現在也是一個職業的人,如果我依然還是要用這種業余時間去畫這種大部的作品,確實也是非常大的一個挑戰,也是非常大的一個挑戰。我只能說我有這個愿望,但是我不敢說我能畫完或者畫好。 
 
 
  主持人:好,那再次感謝李老師今天能夠做客我們的節目,我們在此也期待您的下一步作品的問世。謝謝李老師的做客,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與您持續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李志武:好,謝謝!

海南4+1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APP网资讯 如何网赚 挂机网赚是真的吗 中华网赚 什么网赚最容易 上海天天彩选4 网赚教程 什么网赚最赚现在 山东群英会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