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孫健君談中國電影走出去
7月22日,派格傳媒總裁孫健君做客《文化名人訪》,他表示中國電影市場規模以每年34%左右的速度在增長,五年后,美國大片的魔咒或可被... 詳細>>
本期嘉賓
孫健君 派格傳媒總裁 首席創意官
訪談時間:2015年7月22日10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龍煦霏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走進本期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煦霏,2015年中國電影公司的一系列國際化計劃,似乎正在向我們宣告著,第三次合拍片的浪潮已經到來,那么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國際化的電影合作。首先我給大家介紹,今天我們演播室請到的嘉賓,他是派格傳媒總裁、首席創意官孫健君先生,孫總您好! 

  孫健君: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知道其實中國電影這兩年發展的非常迅猛,但是作為觀影人來,我們注意到其實好萊塢,包括美國的影片在中國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那您怎么看這樣的一種現象? 

  孫健君:我覺得這是一個成長過程的一個煩惱,也是一個全球普遍現象,第一呢,就是中國的本土電影還不夠強大。 

  主持人:還不夠那么強? 

  孫健君:對,作為一個全球的第二大的市場,從市場整體規模跟美國比,我們大約是美國本土市場,就是美國電影市場的這個1/6,我們是一個五倍于他們的人口大國。所以我們的電影市場規模,跟美國的電影市場規模還有很大的差距。 

  第二,就是其實不單單是中國,包括過去十分強大的歐洲,也是一半美國的天下。也就是全球有這么一個規律,是叫大片看美國,小片看本土。那么我們特別希望中國不要這樣的魔咒,所籠罩。就說我們有一天,大片可以看中美,在國際上面也能看到中國的大片。但是這條路還有很長的這個路要走,或者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主持人:其實這樣的魔咒對于我們普通的觀影者來說,也是一種很痛苦的選擇,因為我們只要一看大片,基本一水的美國,基本一水的動作片、科幻片。有的時候甚至于這種模式和套路,我們自己有的時候也會說,應該就是這樣演下去的,所以對我們來說,其實只是一個視覺上的一個沖擊,一個兩個小時的那個觀影的那種饕餮聲音,但其實留下來,根本就是一個很成熟的電影模式而已? 

  孫健君:對,我覺得這個魔咒被打破,指日可待。因為一個什么原因呢?就是大片以來的是大市場,因為不是美國以外的這個國家就沒有能力拍大片,是因為那個國家的市場,不能夠支持本土的,他們本土的這個大片。那么中國電影的市場的發展,進展速度是全球第一,每年以34%左右的速度在增長。   

  那么按照這樣的態勢,可能我們五年自己的市場規模大到能夠支撐中國自己出自己的大片。 

  第二,我們誤以為美國大片都是美國人干的,這個是一個最大的誤區。美國好萊塢就是一個全球移民和有才華的一個積攢地,任何一個美國大片的后面,都是全球人的努力。包括做這個努力,所以美國大片是世界造的,美國大片也在世界回收他的成本。所以我們有三個東西要做。第一個呢,我們要把我們自己的市場規模做大。第二個,用天下人來拍中國大片,第三個一定要打通,包括美國市場在內的國際市場,讓國際市場來分開我們的成本。讓我們本土的電影能制成中國的大片。然后呢,中國人領先,世界制造。 

  我們過去是國外指導,中國人制造。我們給反過來,就是中國電影的時代,以來的是中國主導,世界制造。中國主導世界市場打通。 

  主持人:所以也就是說改變原來我們是一種,被動的,去適應美國人所創造的這樣一種電影格局。我們也要更多占有自己的一種話語權和主動權在這里面了。 

  孫健君:對,其實我們特別高興,我最近接待了,幾乎包括美國最重要的所有的大公司的CEO,或者CEO這樣的人。他們一個共同的信號就是他們終于第一徹底認清了中國市場的這個規模和價值,他們知道他們的大片也有賴于中國市場的回收。分攤他們的成本增加他們的收益,分攤他們的風險。 

  第二他們終于發現中國的體裁、題材是優秀的。因為其實呢,這個歐美的電影,尤其是美國大片,他的這個題材這個饑荒。有些好電影都翻拍了三四次了。所以他們是需要從中國五千年的文明里面,挖取適合,不單單中國人看,也是適合全世界觀眾看的一些新穎的。對他們來講是新穎的題材,對我們來講是我們自己的文化的個底蘊。所以這個也很重要。 

  第三,我昨天剛剛就是美國這個紙牌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聊我們中國說,我從中國新一代的作家和這個年輕一代的這個作者實際上看到了中國的這個電影和電視特別難。因為什么?因為他們本來就生活在世界化的環境里面,沒有受任何東西的束縛。既有中國的文化的這一個血脈,也有全球的事業,是這批人寫出來的東西,本來就是國際化的。所以國際化勢在必行,國際化一定能行。 

  主持人:所以其實您提到這,我不知道,我的理解對不對,因為我注意到有一些美國大片里面,開始采用這種華人的面孔,不光是中國,也有很多亞洲人的面孔。包括他在選景里面,包括他的某一些具體的這個場面里面,會特意加入很多亞洲,尤其是中國的這種元素在里面的。所以這可能也是,一是他們為了適應中國的這樣一個大的市場,可能更多他們也開始注意這個元素,會給他們新的一些靈感,在這個電影創作里頭嗎? 

  孫健君:在這個呢,首先第一我們應該支持這種做法,就至少他比敵對、冷漠、忽視要好。但是這種我們稱貼狗皮膏藥的這種做法,不是,這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但是我們也看到了,美國越來越多的是做公司制片人,編劇導演,真正的開始嚴肅認真的探討中國題材,中國故事,讓世界的制作去做。這個呢,有待于我們的配合。但是他們呢,自覺已經有了。 

  我給你分享一下,迪斯尼的老板,上臺的第一天新的這個,他就說,我的這樣以后,我的戰略呢,是第一呢,叫全球戰略,第二呢,在全球戰略里面,我們是亞洲戰略優先。那么亞洲戰略里面,是中國戰略優先。那么最后一句話,我覺得最高興趣就是,我們不是再去輸送美國文化,我們是要拍中國電影。 

  那么就是他們,而且我們看到了《功夫熊貓》是一次偉大的創舉。我覺得美國人就是在《功夫熊貓》影片當中,我們看到他對中國文化的非常敬仰,非常善意。而且從視覺形象到他的主題,一點不亞于任何一個中國人做出的這個中國片。這就可以明白,就是美國人是可以認真的去讀懂中國文化,當然不可能像中國人那么深刻。但是也能做出,符合中國文化和標準的好東西的。中國文化可以世界來做。 

  主持人:像您說的其實提到中國電影的發展,合拍片一直是大家繞不開這樣一個話題。那我們回述到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中國電影基本上都是以模仿為主的,因為我們知道藝術的發展,最初也是這樣,一個模仿。那您怎么來看待那個時代的電影的發展呢? 

   孫健君:我覺得中國電影走過了這么幾步路,第一呢,就是17的,就是政府主管下的17個國營電影制片廠,才允許拍電影。我從美國剛回來,1992年、1993年的時候,民營公司是不允許參與電影的任何一個方面的。那個是叫完全是政府,就是我們講就是計劃經濟。后來就有了五代導演那一批,對于中國文化的現狀的一些批判,對于中國的文明當中,弊端的一些批判,形成他很個性化的,個人化的一些視覺風格靠,在這個歐洲的一些電影節上拿獎,拼出一塊天地。那個也很有價值,那還是文藝片的東西。 

   中國的商業片呢,我覺得最早可能就是從馮小剛那樣的導演那種興起,才是一步一步的走出來。商業片呢,咱們中國的發展這個速度很快。基礎很薄弱,就是我們很長時間內,是依賴國家的計劃經濟,或者是依賴某一個導演的個人的努力,節是每一片,真正形成以市場,以這個商業的法則準則,規矩去做電影的開發,電影的推廣。電影的制作運營,這個歷史太短了。所以中國的市場化程度很低,就是中國電影的市場化程度很碎片,很低端,還沒有達到跟我們自己國家的人口和越來越蓬勃的這個電影關系需求,還差距很遠。 

   主持人:是,其實中國的電影發展一路走來了,遇到了很多的這樣的問題,但是我們注意到,其實也有一些作品,像您剛才提到,包括像馮小剛他們一些個人的作品,包括像比如說大腕首級這些作品。其實在西方也是有一定的這個受眾群體的。那您覺得這算不算我們電影走出去比較成功的一個先河呢? 

   孫健君:還不算,小剛他是第一批中國最優秀的商業片導演,他在這三個方面綜合的很好,第一呢,他確實是拍中國觀眾,當下觀眾喜聞樂見的電影,不是他的個人作品。他跟五代導演是有特別大的區別的。五代導演還是一個自我的文藝觀和自我的價值觀的一個表露和表達。那小剛的電影多半還是去講述老百姓喜歡聽的故事,用老百姓喜歡的方式去講,那不是說,我愿意干什么,干什么,這有區別,商業片子基本上就是這個。而且他還做到了,就是有一個優秀的制片人,跟他非常好的合作,叫王中軍。那么他們互相成就。一個是去用,最大限度的用當時的市場化條件,去支持小剛商業電影。 

   主持人:對,我注意到您曾經說過,說我一定不會投一個好萊塢的片子,去做一個好萊塢的片子,再去打中國的市場。您當時是因為在什么樣的背景下,提出這樣的? 

   孫健君:我認為這個話,有三個原因和基礎,第一呢,美國不需要中國人投資,如果他拍美國片能掙錢的話,他不愿意分享這個投資的這個機會。美國優秀的全球能發行,能賺錢的片子,不太需要中國人的錢。這是一般的一個規律,當然少數情況下,也有例外。 

   第二個呢,我確實不愿意幫美國人到中國來搶市場,這不是我的原意。第三個呢,就是我們完全有可能做得更好,就是雙贏就是我們貢獻中國人的這三個能力,我現在跟好萊塢的合作就是進行的很快。就是因為我跟他是,我在中國是一個掙錢的制片人,這是第一。中國的市場很大,我會在中國市場掙錢我愿意分享中國市場。但是我也必須要分享你的市場,因為我們各自把市場拿進來。各自把在市場上面掙錢的能力拿進來。各自把制片的推廣的運營的一些經驗拿進來。然后更重要的是,我建議他去考慮,利用我去發掘中國的,由世界發行可能性的題材,因為中國題材很多,很大。 

  他為什么不利用我們呢?你要跟我合作,一定是有互補性的需求,就是說,他有了,他就不需要跟我合作,他缺什么呢?他缺中國市場,缺中國,在中國市場能掙錢的人,缺能把中國的文化提煉出,國際題材打造成公共產品的人,這就是我們的優勢。也是他跟我們合作的必要前提和條件,所以你只有,你有一定的優勢。才有可能跟美國人談合作,否則的話,你只能為他打工。我是不屑給美國人打工的。 

  主持人:那您覺得我們一方面的需要去保護我們的這個電影市場,另外一方面我們其實更加愿意去,更多的開放,我們可以贏得更多的機會和挑戰,當然他是并存的。那您覺得在新常態的這樣一個狀態之下,中國電影未來的出入在哪里? 

  孫健君:我覺得這三個出路,這是我們公司自己在尋找我們自己的出路的時候,做了五年的儲備。第一個出路呢,就是一定要做好本土化電影的市場化產業開發。就是市場化,其實我們都說我們中國的電影市場,其實非常的年輕。允許提電影市場這個事,也不過十年時間。電影市場初建規模,也不過就三四年的時間,所以我們有很大的空間,倒過來說呢,我們還是初級階段。所以要把自己的市場的規則,行業的準則做好,這是第一步,沒有這個,就是你嚷外,也必須要先安內。你這個內你自己的根據地都不行。 

  主持人:先規范化? 

  孫健君:這個方面有很多的路線走,就是中國其實中國的專業化程度,市場化程度很低的。配套的很多東西都出現了。第二個呢,我覺得呢,就是要國際化的合作,一定要利用外國人打造中國的優秀作品。利用中外合拍尤其是中美合拍,能夠堅決的走向世界。這個擴大了我們的能力市場,這一定會有的。 

  第三個原因,很高興的一個原因,中國有4千萬華裔在全球居住,四千萬差不多是一個國家的總人口。這也是他們的這個市場,所以越來越多的歐美的大公司,愿意跟中國人一起合作,拍中國的電影,或者說中國題材的電影,或者電視劇,向全球發行,那咱們這不就走出去了嗎?這叫借船出海。 

  所以你尤其把狼堵在門口,還不如引得狼一起來出去,就是我們可以把美國人拉著一塊來,那可以去占領日本市場啊,占領歐洲市場啊,我就說,中美一合拍,如果說,我那天跟他說了,美國人如果拍一部電影說是7千萬美金以上算大片。那我們再加7千萬就是一半了,那么我們聯合做這么好一個片子。除了美國中國打通以后,再賣歐洲,再賣其他國家不是更好嗎?我覺得開放的心態,不要老覺得你堵在門外就行,你堵不住。 

  主持人:說到這,我注意到原來這個定于8月28日,在北美這個上映的這個《臥虎藏龍》現在這個進程怎么樣了? 

  孫健君:這個進程很好,因為原來是我們跟美國一家非常優秀的公司,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美國頂級的制片人,他曾經獲得過300多個奧斯卡的提名,拿過60多個奧斯卡的金項獎。那么他本來就是想做一部,中國題材的電影能夠在國際上發行了就完了。那么他后來呢,嫁接了一個新的合作伙伴就是NetflixNetflix呢,你也知道他做《紙牌屋》,做很多的電視上的努力,那么他們現在把他這次的發行,想引起一個發行界的革命。就是他的發行初步定呢是只是在北美的網站和imax超大銀幕發行。普通電影院不讓發,這樣的話呢引起一個饑餓療法,就是這次發行界的一次革命。 

  那么另外,在我們的建議下,他要尊重中國電影的一個市場。我建議他在明年2月份中國春節時間來發行,那么我們正在討論具體的發行日期所以往后推了。 

  主持人:是這樣的,那其實時間已經過了兩年了,我還是想問問您,當時在這個《富春山居圖》,其實外界的聲音呢,我注意到好象這個兩極風化的聲音比較多,您怎么來看待? 

  孫健君:我覺得這是我個人和我們公司的一次特別有價值的嘗試,因為嘗試嘛,摸著石頭過河,我們也在摸索拍中國式商業比較大規模的片子的一些經驗。要付學費,包括故事啊,包括題材啊,包括是不是我最擅長駕馭的題材,或者是我們公司最擅長的東西,都在摸索。這個摸索的經驗和教訓對我們都有價值,這是第一。第二個呢,在商業操作上呢,是非常成功的。就是我們做到了,美國好萊塢都很羨慕的,就是因為好萊塢對這個報道也比較多。就是說,我們這部電影,在中國票房以外的收益,大于制作成本。就是中國電影,我很高興的說,我們一共組織拍了6部電影。發行了一部電影,還跟別人合拍了一部電影,這8部電影都是掙錢的。而且一部比一部掙得多,為什么?我們就是學習借鑒國際的商業運營的一個基本法則,就是第一,要把中國的市場做好,但是絕不允許以來中國的票房。 

  就是,你比如講,就是上《富春山居圖》這個電影,他在票房以外的收益,在開拍前就被確認了,也就是他是一個無風險運營,就是8千多,將近9千萬的商務運營,海外發行,保障了這部電影就是零票房也不虧欠。 

  主持人:也不虧欠。 

  孫健君:那這個是一個制片人和一個制作公司,以商業化的準則去運營電影的一個,我覺得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一個案例。就是當然就有很多的觀眾,有很多批評聲音,我們都在認真聽啊,對不對,我覺得被罵已經是一個新常態了,就是不管是哪個電影都會被挨罵。但是罵呢,也是好事,因為我們以前聽不見。不是過去沒人罵,是過去罵得聽不見。現在罵得都能聽到了,而且當然互相傳播了。這是好事,我們可以更直接的聽到觀眾的聲音,我絕不后悔我們的這個嘗試。 

  主持人:的確。那再次感謝孫總能夠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其實我作為觀影人來說,也非常能夠期待看到一個全新的派格,包括未來五年可能給我們的中國電影市場帶來更多的一個作品。 

  孫健君:作為一個新的探索,我們只是一分子。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的精采內容我們也期待著您的持續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孫健君:謝謝。 

河北11选5走势图 江西快3 江苏快3 快三投注网 钱多多彩票开户 诚信网投开户 发财猫网赚 2019有什么网赚项目 2019最简单的网赚项目 网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