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王亞非談推進文化體制改革
繼2014年中共中央制定通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已有兩年之久,如何進一步改善文化產業發展環境,規范文化市場秩序,增強產業... 詳細>>
本期嘉賓

  

王亞非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出版工作者協會主席、安徽出版集團原董事長  

訪談時間:2016年3月2日13時30分;

制作:文化產業資訊部 主持人:衛馨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代表委員談文化。我國的文化體制與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民眾的文化需求,其實并沒有實現完全的兼容,所以文化體制的改革一直也是近兩年兩會的重點。今天演播室中,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出版工作者協會主席、安徽出版集團原董事長王亞非,就如何推進文化體制改革,來和我們一同探討。王代表您好。

  王亞非:謝謝大家來看這個節目,我也很高興來參加中國經濟網關于文化產業的訪談,大家共同探討我們文化體制改革如何進展得更好,謝謝。

  主持人:今年您來到兩會準備了哪些議案?能跟我們談談嗎?

  王亞非:因為我是做文化產業的,議案首先是圍繞文化產業,隨著文化產業的發展和文化體制改革的深入,現在我們面臨進一步如何把文化產業發展搞更穩,更繁榮,更加有實力,走上國際化。就文化體制改革來講,怎么使我們的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社會上,國家民族包括市場都能夠有機結合起來,這是我們現在要研究的主要課題。

  所以,這次我想提的議案是就文化產業發展里面具體的一些想法,提出一些個人的建議供大家參考和討論。

  主持人:我們知道出版行業一直是文化產業當中的傳統的業態,其實它也是文化體制改革的重點內容,就您了解的企業,包括安徽出版集團在內,他們文化體制改革有什么重點?

  王亞非:文化體制改革幾十年來,改革的重點是把國有的事業單位改成企業單位,企業有兩個最明顯的標準,自主經營,自負盈虧,你要把你的產品做到精致,很受歡迎。使這個隊伍能夠成長發展,使你的企業能夠有實力,有擴展的空間,能夠有核心競爭力。這是文化改革帶來的現象。第二個,文化產業業態變得很豐富,從簡單的做書,書的延伸品,圖書與影視結合,圖書旅游結合我們文化產業整個文化加互聯網,或者互聯網加文化,都在融合,這是一個新的業態變化,人才也在變化,從單一專業做圖書和出版,把出版的知識產權,出版的創意,出版的副業整合,以及出版走向資本市場,走向國際,各個環節、過程、元素都整合好,挖掘好。

  大家可以看到,現在中國已經有很多出版集團走向資本市場,資本表現得不錯,受到很多吹捧,增加了實力,加強傳播加強文化產業業態與化業態融合思想是最重要的,資源盤活,市場很多元素上我們文化的影,我們的民族,價值觀,業態,社會各方面的生活狀態都能夠結合,這種觀念引導大家正能量,引導大家會生活,引導大家愛國家,引導大家愛家庭,很多元素都在不斷地變化。所以,文化人的觀念首先要打破小圈子,出版單位原來大部分是自娛自樂,關起門來傳統的模式,現在把門打開歡迎各種元素到出版界來,出版界也把資源分層次,對外整體融合,出版業是非常繁榮的朝陽產業,可以變成大的產業鏈,立體發展的框架,這是你如期來經營和發展的問題,后續十年用在真正的文化發展力上。

  主持人:出版行業在文化體制改革上有哪些地方可以推進的?

  王亞非:文化體制改革主要是改革體制,所有權問題,企業的歸屬問題,經營問題,真正使每個員工每個專業人員,或者每個參與者都能有積極性,首先體制改革以后要機制改革,機制改革有分配的問題,也有積極性的問題,約束的問題,退出的問題,一般企業第一是激勵機制,第二是約束機制,第三是退出機制。首先,激勵機制是調動積極性的,約束機制是你的底線,退出機制是給你保障或者是淘汰,這三個必須要有,現階段重點是激勵機制,法人治理結構,股權激勵,資源分配,工作平臺,這些都是一些方面,所以機制就是所謂的用好人才,盤活資源這兩句話,怎么用好人,怎么盤活是很重要。

  主持人:安徽出版集團是一家以出版為主業的上市企業,您覺得在文化體制改革當中,安徽出版集團率先邁出這樣一步,對整個行業有什么引領作用嗎?

  王亞非:安徽出版集團首先突破的是傳統的模式和概念。跳出出版看出版,因為出版是一個大產業,出版是一種知識產權,是一種核心的東西,掌握了知識產權,掌握了版權,或者你掌握了專業知識就可以無限發揮,這一點上我們首先做了突破。第二,把傳統的案頭工作走向了市場,案頭就是市場,資源就是實力,資本就是你的推動力,這樣使大家產生了很多變化,工作狀態,企業發展目標,管理模式都結合市走向市場,爭取更大的資源和知識產權發揮的作用,做了不少工作。

  再其次就是培養人才,我們沒有什么局限,人才非要這樣的標準或者非要那樣的標準,只要能在某一方面發揮作用最重要,就是專業化。只要你能認真做事就給你一個舞臺,你的知識面和你的能力能夠結合起來,給你一個更好平臺。所以,我們覺得人才和職業經理人就是我們這個公司一直要關注的重點的目標。安徽出版集團圍繞著主業的多元化經營,做大產業,做強主業。

  安徽出版集團從十年前八九億規模到去年大概銷售收入是230多億,不管它發展的中間存在什么樣的問題,畢竟走上一個很龐大的市場規模,在這個市場規模中間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平臺,如果是一個很小的平臺,業態很小的面,很難找到你適宜生存的地方。安徽出版集團,觀念,業態和管理是有突破的。

  主持人:做強主業,做大產業,該怎么理解這樣的理念?

  王亞非:做強主業主要是把你真正擁有的傳統出版怎么發力,你做書也不是一本書的問題,其實做書是一個工程,是立體開發,從你的內容到表現形式,表現渠道,一直到你的衍生品,融合體,都是可以的,這是做強主業。

  主持人:本源不能變。

  王亞非:是這樣的,有一定的品牌,有一個知識產權,有業態影響力,有一定管理的整體程序,這些東西是主業方面。我們做主業方面也獲得了國家五個一獎,很多項目,國家重點出版工程,業界做了比較好的精品。第二,培養了很多人才,人才是我們做強主業的重大方面,我們原來出版社比較弱,很小,幾百萬,最多上千萬,現在我們出版集團最小的出版社也有四五千萬的銷售收入,最大達到10億銷售收入,一兩億的利潤,本身就是成長,因為是地方企業。

  第二,原先認識的作者比較少,銷售網絡比較弱,現在統統都建立了。從出版主業業態,逐漸和影視、數字傳媒、動漫,包括教育,在線教育和幼兒教育,都結合了。做大產業是使你現有主業的資源,主業的人才,能夠逐漸向各種產業面融合,使你的資源得到再次利用,再次開發,變成新的發力點,沒有主業很難講你產業就是很強大,也許很專但未必很強大。

  主持人:資本在文化改革當中也很重要,您怎么看待資本在文化體制改革當中的重要作用?

  王亞非:因為現在每一個產業沒有資本的推動,它想做得很強大可能也可以,由于時間問題,競爭力問題,有時候會失去機會,資本助推主要是使企業及時抓住機會,盡快積累資源,重點攻關一些大的項目。對出版來講,出版人拿到資本以后盡快占有一些好的資源,向不同的業態擴展自己的版圖,現有人才才能在各個行業得到發揮。比如說,你自己有了,你可以更多積累、搜集各種各樣傳統的,歷史的,文化的,各種業態的版權,還可以創新很多經營模式,甚至你到數字方面開拓需要燒很多錢,資本市場助力,憑你一般的小本經營,賣一本書兩本書去找資本挖新的資源都不太可能,資本是聚力的。

  主持人:很多資本越來越開放,該如何推動國有資本合理配置,提高資源利用率?

  王亞非:在我們企業來講,國有資本是大頭,是主力,需要各種資源,吸收各種資源的時候就包括了吸收各種資本,吸收各種資本的時候就包括吸收各種人才,這種資本融合未必都是完全需要資本的,可能更需要資源,可能更需要人才,通過資本市場融合把資源就帶進來了,單純講資源,單純人才,沒有資本力量推動,也未必和你在一起合作,也未必能影響到你的發展。當然最主要還是機制,按照一定的市場規律,在一定的導向,在一定指導原則下,一定市場力量的推動,加上管理機制的變化,使企業能規范走向一個對市場發展有利,對產品發展有利的管理機制,這樣才能真正把符合文化產業發展的規律或者是模式找出來,發展下去。

  主持人:金融對于文化產業結合它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錦上添花的作用?

  王亞非:文化產業需要在現有情況下得到最好的發展,文化產業很怪,小錢并不缺,大錢又不夠,你說加上一把火馬上就能發揮更大的作用,這講起來也叫雪中送炭,就差這把力。金融對文化產業,文化貿易的支持,沒有完全解決好自己的積累,沒有完全走到市場的推動前靠金融市場點對點精準扶持的作用,其實資本市場吸收很多社會資本,金融是點對點給你更多的支持,這也是一種資本。所以,我覺得特別是一些小的文化產業,往往差那一點就能把事情做起來。

  第二,文化產業沒有很多支撐它貸款的條件,文化產業最大的能量就是它的版權,知識產權,可以作為它真正的資本,很難把知識產權作為它的一種本錢和銀行去對接,所以金融對于文化產業是雪中送炭,對中小企業,對某一段時間,大企業存在的并購重組,走向國際需要很大推動的時候起到很大作用。金融融資比上市公司來得更精準,更好更快。

  主持人:剛剛您提到安徽出版集團這樣的大企業可以推動讓自己做得更大,對于中小企業說融資難是一個問題,銀行融資該如何給中小企業更好幫助呢?

  王亞非:主要對他們有了解,真正了解他們的核心競爭力,他們的活力,他們的市場,相信這個種子是能開花獲取收獲的,這個階段對于文化產業的了解和判斷需要專業人才,所以現在很多銀行建立文化產業專門的風投,這個人專門研究文化產業的模式、特點和結合點在什么地方,主要還是我們文化產業本身要了解自己,對自己正確評估的機構,你的知識產權到底價值多少,機制怎么評,體系怎么建立要加強,還沒有完全做到。

  第二,知道它是怎么運作的,對運作的情況,里邊的特點知道了就知道什么時候該用錢,怎么才能保證收錢,怎么預估它的市場前景都了解就不成問題。如果每個銀行都要靠物權,靠很多死資產來抵押給一些企業融資,企業很難發展,特別是文化產業,文化產業所有競爭力可能都是在創意上,都是在資源挖掘上,在人才的發揮上,我覺得了解文化產業最主要了解文化產業的人才和它的模式。

  主持人:您提到了人才,您曾經也提到過文化產業的體制改革可以從經濟體制改革當中借鑒一些經驗,比如引入職業經理人制度,股權激勵制度,其實在文化產業當中還是新的課題,您該如何介紹才能讓我們理解引入職業經理人方面。

  王亞非:我覺得文化產業很多發展是靠幾代人努力才能達到某一個標準或者某一個水準,這個行業也有點向頭腦產業,感覺,人在財聚,人走財散,人在文化產業中起到的作用很大,他的知識,經濟,能力,素質,都決定了文化產業向什么方向發展。引進職業經理人就是法人治理結構中間的一部分,很多人到了一定條件下才能發揮,比如說我們文化產業需要的復合人才,有很多大師和專家,把這些好的產品和作品怎么運用到市場上受歡迎,怎么獲得更好的經濟效益,也獲得更好的社會效益,可能需要很多復合型人才,比如說懂市場,又有文化情懷,這樣才能把事做起來。同時,需要很多創意人員,未必是專家,未必是作家,未必是藝術家,可能是廣告經營商,他會創意讓人想象不到的效果。我們需要職業經理人指這一方面,比如投資人,你走入到資本市場沒有專業人員操作,憑感覺操作是不能取得成功的。

  同樣在一個體制下,如果沒有一代代職業經理人做就沒有積累,就會斷代,因為到一定程度以后它的知識積累,經驗積累,經驗教訓積累,會避免走很多彎路,所以我們文化體制改革,文化產業發展十年來需要越來越多能夠運作資本,會管理,眼界高,眼界開放的思想。我經常講有市場經營能力,動手能力,文化情懷,大局意識,戰略眼光,專家做專家的事情,還是要有一個大的操盤人來操作,幾年開會我也建議,在法人治理結構中突出這個職業經理人制度,職業經理人屬于一個產業,屬于世界。

  十年前我在外經貿行業工作,它的專業人員是全球的搞資本的,國際貿易的,也可能跟你簽三年合同,五年合同,沒有跟你簽終生合同,憑能力工作,占有你的股權,文化產業把這些職業經理人不受資歷,年齡,業界的限制,會使我們的產業更加繁榮。

  主持人:職業經理人作為一個產業來看,目前在中國還是處于發展階段,和國外相比較我們可以有哪些借鑒?

  王亞非:職業經理人的說法,在大型國營企業里面能夠接受這樣的說法,因為法人治理結構,董事會,監事會,高管,高管這一層就是職業經理人,他又在不同的行業工作,有很多的經驗積累,眼界,操作能力,這樣的人是憑職業去工作的,憑職業的專業水準和專業能力去工作,我覺得應該向國外學習,在股份制里公司里,或者是上市公司里更加突出這一點,這樣子才能把資源,人脈資本各方面都結合起來運作,所以職業經理人就是管理模式,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懂行的人干懂行的事,這樣干得好一些,職業經理人就是大掌柜,股東是東家,大掌柜是懂得自己在做什么的,對東家負責,對股東負責,對員工負責,把它銜接起來,做到資產的增值保值,管理的要求,有標準,水準,職業的素質,應該建立一個制度。國外很大公司職業經理人不是哪個股東選的,是大家都能夠看到的,獲取你的最大工作效率,工作熱情,工作報答,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您覺得文化產業引入職業經理人的制度會耗費比較長的時間去培育和形成嗎?

  王亞非:如果有這個意識也會很快的,職業經理人在各行各業都有,產業,企業管理中很多模式是相近的,投資,管理,市場開放,這些模式是相近的,文化產業要更加有文化產業情懷,有更多關心理解文化的人才和資源的特點。

  主持人:所以說對職業經理人來說,文化情懷是第一位?

  王亞非:我認為是,首先得有文化情懷,文化情懷不是簡單的經濟效益問題,是懂得怎么發揮文化對社會的影響力,對價值觀的影響力,和你的經濟效益怎么融合,這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是民族的精神,好的精神狀態是由文化來影響的,讀什么書做什么人,唱什么歌走什么調,這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覺得一個文化產業的職業經理人很值得去培養和羨慕。文化產業發展了這么多年,體制改革也十年多了,現在需要深層次研究這個問題,建立這種機制,激勵機制,你培養的人如果不能很好工作又怎么辦呢,沒有一代一代接下來就永遠是青黃不接的狀態,走一個就荒了半天,一個團隊不成熟少了領軍人物,都影響了企業的正常發揮。

  主持人:為什么引進股權激勵,文化企業應該如何去做好股權激勵的制度?

  王亞非:股權激勵是激勵機制當中一種,讓大家把責任,權責利捆在一塊,和股東站在一個角度考慮問題,你也是股東,無非是大股東小股東,同時你是職業經理人,我們俗話叫打工,既是股東又是經營者,更理解股東的要求,這也是一種考驗,股權激勵是精神鼓勵,也是制度鼓勵,也是經營鼓勵,也是分配鼓勵。除了當年做的貢獻拿到,很多員工都要股權,股權是長遠的保證,現在有能力,身體健康時覺得很正常,還有魄力,一旦年齡大了,能力有一些弱了,新的技術,新業態不適應,還有身體不好了,這時候股權給了你很大的保證,所以你更希望所有的經營者,都熱愛企業,熱愛事業,獲得更好的效益,對大家是好的,企業長青,每個員工享受家庭大環境,人人為公司做貢獻,公司為人人謀福利,這種狀態才更好。

  主持人:良性循環過程,單位好,個人好,個人好,單位越好。

  王亞非:現在就業狀態來看,30-40歲以后再謀職業很困難,所以誰都不希望公司出問題,不希望爆發發展,希望穩定發展,因為每個人背后牽涉一個家庭。我作為公司老板,最大希望是讓員工生活很安心,工作很安心。我要做兩件事,第一,公司要發展。第二,給員工發足夠的錢。發展、發錢是我腦子里根本的兩根弦兒。不發展就沒錢發,沒錢發就沒發展,老板就要想如何發展發錢,讓員工跟著你一起努力。職業經理人怎么讓股東放心,怎么讓員工放心,這是很高的要求,永遠超過股東,永遠超過一般員工的要求。

  主持人:文化體制改革當中政府關系應該如何理順,理順市場和社會的關系,做到不越位不缺位,該怎么做?

  王亞非:政府一直鼓勵做,這個問題做得非常好,簡政放權,治理大政方針,創造創業氛圍,給大家更好的環境,做了很多工作。我覺得政府沒缺位沒越位,但是文化產業和金融企業、農業企業都不一樣,有底蘊,要天長日久,不是急功近利,不是某個人,某個政策可以改變。我理解文化產業是一個更好的產業,好到什么地方?不受季節影響,不受氣候影響,沒有污染,除了精神污染。一般沒有環保的影響,政策很穩定,也很支持,這非常好。人才要培養,事業要發展,因為時間短需要更多的投入,需要更多的寬松培育政策,所以叫孵化。文化產業是國家孵化的重點。農業這么多年,有1號文件,工業也在不斷推動改革,創新科技有很多政策,文化當然也有很多政策,文化產業要用好這些政策,或者是用足這些人才,需要很多時間摸索實踐,反復過程才能達到。簡政放權基礎上給予更多的關心,給予更多引領,能落地,看得見、摸得著操作性強的政策,還要更加了解文化產業的特點。

  文化產業走出去和工業企業走出去恐怕差距還是很大的。互聯網搞商業,互聯網搞房地產都可以,互聯網文化怎么加,這里有很多的矛盾,還需要國家仔細的研究。

  主持人:我剛才注意到您用了一個詞叫“孵化”,我們平時談到某個產業是推動和發展,文化產業您用孵化這個詞,動物孵蛋需要很多的精力和時間,對于文化產業我們是否需要更多的時間。

  王亞非:孵化需要時間和溫暖,這兩個標準,不溫暖不發展,沒有時間長不成熟,所以孵化對文化產業最合適,因為是成長的過程。很多文化企業是轉企改制,轉企改制才十幾年,剛剛開始學會游泳,當然要保護它。先在游泳池里游,最后要到大海里去,現在放到市場里,雖然有一些門檻限制,總體來看是在競爭環境下生存。

  第二,真正做大師,真正做藝術,真正做專業的人,不可能心思同時放在市場上,他要做的很多是十年磨一劍的事情,這需要國家重點扶持。這里幾種,一種是傳播,讓大家看電影讀書享受文化。二種是傳承,人類文明史有幾種代表傳承,一個是文字,一個是文物。文化要有人研究,這不是一般企業可以做到,要有國家投入。所以文化產業某種意義上和文化設施、文化繁榮、文化普及結合在一塊,某種程度上希望政府多一點關心,多一點政策,多一點引導,給時間,給溫暖。

  主持人:剛剛談到國家的一些政策,2015年1月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引發關于加快構建現代文化公共體系的意見,同時各地出臺了一些相關政策,政策出臺后您覺得對出版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該如何讓群眾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務。

  王亞非:我覺得國家做很多事。比如說最典型的實體書店,原來很多書店都要倒閉,沒有什么人到書店,國家采取政策引導扶持,給予很多政策,現在到處是很漂亮的書店,很溫馨的書店。如果一個城市沒有書店,就好象沒有花朵一樣。現在國內大街小巷,包括安徽農村黃山,在山區里有很多書。

  主持人:現在個人發展農家書屋,他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很多,但是借助社會各界的力量把書弄過來,讓大家閱讀。

  王亞非:還有捐助到學校去,不是經營行為,是為推動文化普及。還有讀書日,每年4月份都有國家讀書日,還有文化普及惠民活動,這些都是很好的。而且現在網絡讀書國家也很支持,給了很多政策,我覺得很繁榮。去年統計紙質圖書在上漲,雖然網絡出版很多,但是紙質的書優點返璞歸真的感覺,我也喜歡讀網上的東西,但是更喜歡紙質的東西,拿在手里的感覺,放在枕邊,放在桌邊感覺是不能比,放在枕邊很舒適,天堂就是我的書房。

  主持人:一本書一杯咖啡在午后坐著,很享受。

  王亞非:這是故事,這是創業,這是動漫,也可以是詩歌。如果人進入到這種境界,如果物質豐富,精神到這種程度,社會就和諧,讀書是社會和諧最重要的黏合劑。政府這幾年推動起了很大的作用,文化產業的發展,應該說很多的功勞都是國家的重視,政府的推動,體制的幫助。否則憑個人能力,是無法達到文化產業今天的狀態。

  主持人:這兩年文化產業和海外交流合作越來越多,同時文化走出去給出版行業帶來很大的商機。您覺得出版行業走出去面臨怎樣的困難?安徽出版集團在出版產業方面,國際化上又有什么樣的創新?

  王亞非:安徽的出版走出去主要是在海外建立實體。比如在俄羅斯有一個比較大的印刷企業,每年在正常經營,影響了很多周邊文化環境,也宣傳了中國文化精神。在絲綢之路建立了少兒圖書合作企業,在其他國家都有。

  文化產業走出去的最大特點,首先要人走出去,人出去才是最好的辦法。

  主持人:這要怎么理解?

  王亞非:你的作品出去,別人不一定聽得懂,不一定有興趣看,但是人出去了,在世界各地做自己的出版,做自己的圖書,在做一些事情。從中國人看到中國的文化,中國文化再通過中國人做到影響。走出去要在海外建立自己的實體,要海外并購、重組,要扎根,不但要走出去,還要走進去,扎根進去,走進他們的知識層,走進他們的家庭,才能是真正走出去,否則就是浮水面上。

  走出去最大的困難有兩件事,第一,文化人才走出去。假如只是作家寫的作品走出去,如果沒有好的,懂得文化,或者是能夠運營這些語言作品的人,也很難讓世界上人接受。比如說翻譯是一個問題,漢學家也是一個問題,比如出版經營者也是一個問題。作品翻譯也是很大的問題,但是搞版權、產品延伸這些的人懂得國外法律、市場,甚至語言過關。產業里最弱的就是語言關,很多人很專業,對出版也很專業,對寫作也很專業,賣書也很專業,對包裝也很專業,但是不會講,不知道講什么話能別人能聽懂,也不知道講什么話是他們需要的,這是很大的難題。

  主持人:其實還是文化翻譯人才的培育是問題。

  王亞非:翻譯人才是作品問題,語言就是一個工具,你能夠非常好應用語言發展你的事業,這不僅是對文化產業,對所有產業都很重要。但是在其他產業里,這些外語商業化人才和外語專業化人才、職業人才比較多,文化產業比較少。我原先工作的外經貿,我所有的業務人員基本外語沒有問題,國際貿易規則都是沒問題的。當然,記憶那個比較容易,因為國際貿易經營產品,產品是有形。茶杯你可能不會講,但是你拿過來就知道是茶杯。但是版權不一樣,版權是有故事,你不能把故事很簡短,集中要點的表達出來,語言表達層面別人不知道你的信息在哪里,即使能講出來,你在商業運作上表達也不清楚,特別是資本市場投資方面,法律也不懂,國別政策也不懂,好多研究都不夠,這個時候我們需要這些綜合性的人才。目前,走出去首先是語言關。第二,法律關,國別政策關。第三,才是你的專業知識,專業知識是專業人干,翻譯知道專業,你知道運作,這樣才行。

  主持人:我們發現咱們國家在外扶持文化產業走出去,德國書展我們設立了一些專門展臺,為了方便中國優秀作品能夠和國外出版社進行合作和交流。您覺得在中國文學作和國外出版社合作上,應該有怎樣更好的發展。

  王亞非:我剛才講也是這個意思,和國外的合作發展交流比較多,作品交流也比較多,有人天天做這個事情,而不是到展會上做這個事情。所有展會的功夫都是在展會外,展會只是一個平臺,只是一個橋梁。只不過每天打一個招呼,我來了,我有3-5本書,所有的功夫都在臺下。平常有專職的崗位,專職部門,一個專職人員到法蘭克福每年都去,堅持十年,年年都在,這樣才有經驗,才有表達,才能熟悉自己的產品,才能熟悉別人的產品,才能知道怎么和朋友交流,今天換一個人明天換一個人不行,只有崗位沒有部門也不行,天天帶隊轉也不行。到法蘭克福前十天和后兩天都要做工作,而不是待一兩天的功夫。這不是我們的經驗,這是所有做行業推銷,做行業工作都要這樣做。

  國際工作還有一些問題,經濟指標的考核問題,對國有企業考核的問題。海外走出去是長功夫,絕對不能短期眼光,絕對不能急功近利。走出去是國家影響力,國家戰略,是企業長遠發展戰略。不能講出去就要掙錢,出去就要盈利。出去了十年都不要掙錢,十年是扎根。如果每年有1000萬收入,拿出300萬,十年就是3000萬,根就扎住了。不可能今天種一個草,明天也不澆水就指望花長出來,觀念要改變。在文化經濟指標考核里,把走出去單獨作為特殊的標準,這不僅是經濟文化產業,其他的產業也有。其他產業是更容易實現的經濟目標,培養2-3年管理就成熟,但是文化需要潛移默化,潤物細無聲的過程。

  主持人:最后想請您展望出版行業未來十年的發展規劃。

  王亞非:未來十年的發展規劃,肯定成為我們國家主要的經濟發展支柱產業,這是肯定的。文化產業已經成為我國的主要產業之一,也是轉型升級的主要產業,國家發展的第三產業里,服務業里最重要的是文化產業,所有的都離不開文化的核心發酵。本身對品牌的認識,對飲食文化、服裝文化、旅游、體育的認識都從文化角度出發,而且互相都可以連接,所以我認為十年以后文化產業是最主要的發展支柱產業之一,甚至是領軍的。因為文化產業不需要適銷對路,文化產業是引領消費,我可以編一個電視劇給你看,我生產什么你看什么,不是你想看什么書我寫什么,作者先寫出來你再看,不是你想看什么我寫什么,這與生產不一樣。你要這樣的,你要那樣的,我生產,不行。例如手機需要不斷設計新的品牌,拿來就要用,你沒什么想法,要引導消費。文化產業是引導人們消費最主要的因素,出版也是這樣。

  出版以后的發展,出版就是所有文化元素最核心的產出地,有一個故事,就是這本書可以變成劇本、戲劇、文化旅游點,就想大家知道四大名著,中國有多少人靠四大名著吃飯,文化主題公園,電視劇,圖書,研究者,評論等等,包括服裝設計。四大名著給中國文化產業帶來很多的源泉,如果中國這十年在這個基礎上在發展,出更多的精品力作就更好,所以習主席在北京文藝座談會上講了,假如我們需要高原,在高原上需要高峰,我們上高峰就是文藝座談會以后要產生更多的優秀的文化作品就會使人們的精神豐富、生活也豐富,產業也豐富。

  主持人:謝謝您,也希望您所關注的文化體制改革的議案,能夠在今年兩會得到更加明確的方向,也希望中國文化產業發展越來越好,百花齊放,走向世界。

  王亞非:也希望大家多關注多支持,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代表,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更多資訊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2019免费挂机网赚 大资本彩票网 2019网赚方法 澳门手机网投 19年网赚钱商机 江苏快3走势图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投票网赚 中文点击网赚新手入门 什么网赚最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