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文化企業如何做到“雙效統一”?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統一的指導意見》(以下... 詳細>>
本期嘉賓
夏海峰 北京北奧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訪談時間:2015年9月25日10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走進今天的《文化名人訪》,我是郭樅樅。近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統一的指導意見》。那么這意味著又一個文化體制改革的里程碑文件出臺,所以今天我們就邀請到了北奧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夏海峰先生來跟我們一起聊聊相關話題。夏總您好。 

  夏海峰: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那在今天的訪談開始之前呢,我們先來通過一個短片,了解一下北奧集團的相關情況。 

  主持人:夏總,節目剛開始的時候呢,我們提到了中辦國辦近日印發了雙效統一的這樣一個意見,那您看到這個意見的時候,第一反映最直觀的感受是什么呢? 

  夏海峰:這個意見就是一個新的里程碑,這個意見和以前的想法有個新的突破,我們以前作為經濟產業來說呢,我覺得它強調經濟行為多一些,這個意見強調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并重,這么一個觀點和觀念,所以我覺得它,有些人我們也探討過這個問題,有些人認為這個意見是正好從經濟轉向了社會效益,認為是一個方向性的改變。我個人認為呢,它是從1.0版本進入到2。0版本,是一個升華,是一個升華的過程。 

  因為以前這個經濟效益,我們大家剛開始的時候,可能從這個經濟生活或者是物質生活比較低的時候,首先要發展物質生活和經濟生活,到一定程度之后呢,我們就要有一個精神性的疏導和方向性的疏導,這個意見恰恰給了我們指導的方向,所以它不是矛盾的,不是經濟和社會效益矛盾。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份指導意見它的最大亮點是什么呢,就像您剛才說的,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嗎? 

  夏海峰:對,我覺得是這樣的,它這個通讀下來給我兩個感覺,一個它很宏觀,方方面面涉及到的很多,另外一個又非常具體,它在某些指導上更確定了一些明確的方向,比如說社會效益占50%以上,宏觀上呢,它從人才的培養,企業的團隊的或者企業管理機制的培養,包括一些社會效益方面的考評,包括股權管理,包括人才的聘用,市場化的機制都會有這方面的一些改進。 

  所以,我覺得它既是一個很全面的方針政策,又涉及到很具體的點,所以這是中央我覺得,上層領導下了功夫調研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那我們注意到在去年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習總書記特別強調說,一個好的社會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而且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一個統一,文藝不應該有太多的銅臭味,應該始終把這個社會效益放在首位,那您怎么來理解這個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又怎么去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呢? 

  夏海峰:其實呢這個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我們一直倡導一個說法,叫做社會效益為首,經濟效益為本。那沒有社會效益的話,你這個就沒有方向,一個企業來說,一個文化作品來說,那我們可以在很多地方引領別人的生活、消費、談吐,但是社會效益我理解的,要宏觀中國的傳統文化的內涵基礎上,體現出社會效益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不是矛盾的,反過來說,我們要以經濟效益為本,一個經濟效益要以一個企業和一個作品,要能可持續化發展,能夠長期地延伸下去,如果沒有可持續發展的話,僅僅靠政府的補助,那這個作品這個產品或這種經濟體也不會走的太長遠,所以呢我們要力求社會效益為首的指導方向。經濟效益為本,使這個方向能夠可持續的長遠的發展,所以我們企業一直在遵循這種原則,因為這種原則有十年了,所以我們對這塊的理解呢有一定的前瞻性吧等于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就像您剛才說的,其實現在有很多的文化企業,為了自身的利益一味的去追求發行量點擊率等等,而忽視了社會效益,您怎么來看這個現象? 

  夏海峰:這個太片面了,當然在1。0版本情況下,這個我們可以允許,以前說的是誰能把活干好,可以用各種手段,只要不違法,黑貓白貓抓著耗子就是好貓,但是現在來說,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階段了,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那我們就要有選擇,這種選擇是什么,回歸到精神,回歸到信仰,回歸到一些中國的傳統文化,那么呼吁這種傳統文化的心聲的變化,所以我覺得這方面來說我們還是做的不夠,不足。但這種方向做了之后,只要能使我們的東西更長遠,我們的作品我們的文化更長遠,主要這個東西是挺有指導性的。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北奧集團是非常優秀的文化企業集團了哈,那北奧在實際過程當中,是怎么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相統一的呢? 

  夏海峰:咱舉個簡單地例子來說,比如說北奧前幾年開發了一個文化產業園區,這個園區可能大家在北京都知道,叫萊錦文化創意產業園,原來這塊地是一個工業廠房,這個工業廠房可以有兩種出路,一種出路就是把它變性,招拍掛,實現土地的增值回收,就是做房地產,因為從東三環到東四環之間,房地產的地還是挺值錢的。 

  后來北奧集團發現了這塊優勢的地緣資源之后呢,我們就想盡可能性地保留下工業遺址,就是它的舊廠房舊風貌,為將來我們的子孫后代能知道,原來這塊是一塊棉紡廠,原來紡織是這么做出來的,所以我們就說服了地主,和地主一起成立了一個公司,來把這個地方變成了一個文化產業園區。 

  但是大家都知道,文化產業一般比較慢,比較長遠,那么從急功近利的賣房地產,變成了精耕細作的我做一個文化產品,第一需要很大的魄力,能夠放棄急功近利的想法,第二要有一個好的作品,其實文化說到底,除了有精神內涵之外還要有一個好的呈現的一個作品形式,所以我們就選擇了,把它變成,正好那個地段是一個傳媒走廊,我們把它選擇了作為一個孵化器,這個孵化器的作用呢,主要是引進中小企業,甚至一些已經達到了AB輪的企業需要再發展,主要集中在傳媒領域,所以現在我們那個萊錦文化創業產業園里,現在的入駐率應該是百分之百,后面還有很多的企業想進來而進不來,還有很多排隊的企業,而每年創造的產值,園區的產值大概一百多個億左右,所以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就解決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統一,所以我們叫社會效益要找對一個方向,經濟效益要做出一個好的產品,這么完美的結合就使本來一個可以做房地產的,一次性的收入了一塊幾百畝的一塊地,現在變成了北京文化產業的一個名片,這是挺好的一個完美的結合。 

  主持人:深層次挖掘當中的文化價值,可以說是講好中國的故事,唱好中國的聲音。那其實針對這個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這樣的問題,以及剛才很多我們提到的這些企業,為了追求自身利益,而單純地片面地把經濟效益放在首位的現象,我們注意到,這次意見當中也是對社會效益做出了一個硬指標,那當中提到的明確社會效益指標考核權重應占50%以上,而且也是形成了對社會效益的可量化以及可考察的這樣一種要求,那么這會對社會效益優先產生哪些推動作用呢? 

  夏海峰:其實作為一個文化作品來說,社會效益優先必須的,如果是我們僅僅急功近利做的話,那么那是小時工的行為,我付出了,我出家門的時候拿十五塊二十塊走,作為文化作品來說,它不是那么短暫的行為,它可能需要十年,十五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鋪墊。 

  你像一部好的作品,現在我們一部好的電影,我們開始大賣的一些電影,它可能需要五六年的磨合,我們知道一部現在正在上演的,英國國寶級的《戰馬》這個舞臺劇,在英國也做了六年的嘗試和磨合,在這個過程中呢,它是一種精神的體現,一種社會效益的體現,如果簡簡單單說,一部作品上來之后要求《戰馬》,今年投入今年產出今年就回本的話,這個作品出不來,所以我們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要統一在一個長遠的眼光去看,而不定在一年、兩年、三年,這個以前可能會跟我們的考評機制有關系,我們的考評機制在國有系統考評的時候一年一考評,那每年有個經濟回報的指標,收入的指標,但作為文化產品來說,這種考評是做不到的,一個電影,一個劇本磨合需要幾年,一個電影拍攝,要拍攝好的后期制作也需要一兩年,那前期都是投入。 

  就像我們做萊錦文化創意產業園一樣,我們的設計,概念的設計到施工到方案,整個的論證下來可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所以我覺得我們做這個文化作品,社會效益是前期的,我再舉個例子來說,我們現在在做一個藝術中心,那么藝術中心一共面積大約兩千平米左右,上下,一樓二樓兩千平米左右,但是如果單單從藝術中心角度來說,它是個不賺錢的,它是一個社會效益的體現,它能體現出藝術、美,讓大家能欣賞藝術和美的體現,所以很難達到一個平衡。 

  中國的藝術中心,包括博物館,它都很難達到一個完全完全的市場化經濟,但是我們在做藝術中心的時候,我們也考慮到這一點,比如說我在這兩千平米上做很多社會公益的事情,那么我們在突破這個中心的圍墻,我們還可以做另外五項的事。 

  第一呢,藝術館博物館的管理,我們把藝術中心當成一個實驗田,我在這個里面體現鍛煉我們的團隊,鍛煉博物館管理員機制,我們知道酒店有管理公司,我估計沒有聽說過博物館管理公司,可能大劇院有大劇院的管理公司,但沒聽說藝術館管理公司,但恰恰這一點,是我們需要在藝術中心研發出來的一種管理機制,要突破圍墻,因為全國你知道縣,縣級市都有縣級市的博物館、藝術館,但是管理相對來說比較低一點,比較低一點。那么通過我們在北京做這個管理,我們可以輸入到北京以外的城市,縣級市的博物館,甚至地級市的,省級直轄市的一種,這是走出去的一種方式。體現出經濟效益。 

  另外一塊我們做藝術教育,藝術教育是不賺錢的,我們周末周日,我們讓我們的員工帶領著我們義務的家庭,不要錢的,義務的來給他們做一些講解,比如說當代的講解,中國古代藝術的講解,做一種課外的課堂,那這種課外延伸出圍墻之后,我們就記住了很多的喜愛藝術的家庭孩子,將來我們可以帶領他去中國的外地參觀,去拉薩去參觀,去城市以外的其他城市,比如揚州,比如說一些兵馬俑去參觀,甚至我們可以走到歐洲,走到美國國外去參觀。 

  那在這個過程中,第一培養了孩子的興趣愛好,第二我們實現了一些經濟利益來反哺我們初期做大眾藝術項目的這一塊,這是第二塊。 

  第三塊呢,我們還可以做衍生產品的開發,一個藝術品,實際上藝術是藝術作品,它和藝術產品有很大的不同,藝術品代表它的獨特性稀缺性。 

  那我們可以做一些藝術產品的開發,比如說舉個例子來說,我們說展覽這一塊,我們的藝術中心做了一個展覽,做的很成功之后呢有些絕品孤品的東西,我們可以用CG技術,就像清明上河圖一樣,讓它動起來,在香港做過一次,我們下面有一個公司叫水晶石公司,做過一個兵馬俑的一個展,可能兵馬俑只有一兩件原件,但大部分的故事是靠電腦技術完善的,香港的市民比較追捧,所以這種我們就可以把,在這也實現的是展覽走出去,這也是展覽在這的社會效益,但經濟效益我們還是突破圍墻,到全國去巡展,另外還有一個資本市場,我們說了經濟效益不可能不說資本市場,怎么跟資本市場對接呢,我們做了很成熟的藝術作品和藝術產品,剛剛我說的教育也好,展覽也好,博物館管理也好,這些東西我們初期公司出現了培養商業模式,然后我們就會把商業模式跟資本市場進行對接,有的我們可以作為基金,專門做展覽類型的基金。 

  主持人:其實文化就是一個慢慢滲透,慢慢養成的過程,我們現在是在用時間去換空間。那您覺得這種模式在未來的文化企業發展當中,會成為一種趨勢嗎? 

  夏海峰:肯定是一種趨勢,原來文化是我們有管理,但是管理的不嚴格,比較寬泛,大家誰都在,像這個草坪一樣,各種草都在生長,所以生長起來之后,我們就要有選擇,哪些可以長,哪些我重點施肥,實際上這個文件提供了這種效果。 

  主持人:那我們知道這個還需要政策上的保障哈,那這次除了對社會效益進行一個硬約束之外,還有了硬的保障,比如說省署重點文化企業,經省級政府批準之后,2020年年底間,可以免繳國有資本收益等等,那您覺得這些對于保障社會效益先行又起到了哪些作用呢? 

  夏海峰:我覺得這一條很重要,但是重要點它可能更象征意義比實際意義可能更重要,它代表國家的一個方向,引導的方向,但是呢我個人認為呢,這條不完善,除了對國有資本的引導來說,文化在領域,國有資產僅僅起到了引領作用,但眾多的文化作品,眾多的靈感來自于中小企業,來自于民間。 

  那么我希望這個政策呢,這種經濟上對文化引導的政策呢,能夠到達文化的最底層,咱舉個例子來說,那比如說哈利波特的一個作品,是一個作家他自己寫出來的,如果那個作家放在中國的現實,他是省級文化單位還是市級文化單位,還是縣級文化單位,它什么都不是。所以文化的特點,它不是一個你有組織起來,大投入它就能高產出的,它一定要讓一個環境很寬泛一點,氣氛很和諧一點,發自內心的人的一種內心的體驗。 

  主持人:那可能這也需要很多優秀的文化企業去實現這方面的內容,所以說這次意見當中還提到了,要建立有文化的現代企業制度,您怎么來理解這樣一種制度呢? 

  夏海峰:這個很重要,這個現代企業制度呢,包括很多的層面的方面,從大的來說可能是股權結構,那么以前我們的文化企業可能多半是一種文化宣傳陣地上的工具,那么這個呢無外乎就變成了,政府花錢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政府指定今天讓我拍一個節目就拍一個節目,拍了節目呢,我對我的老板,誰給我出的錢,政府給我出的錢,我給他演兩場演三場,結束。然后呢政府再給一筆錢,然后我再拍兩三場節目再結束,市場上沒有生命力,所以我們現在就得讓這些以市場為導向,市場為導向呢,并不是說沒有一個主流的宏觀的還有正能量的疏導,社會效益恰恰是這一點,我在這個社會效益疏導下,我一定要發揮市場機制,讓這些作品在市場上能夠生存下去,然后我們在股權管理結構這一塊,引進多元化的股東。 

  我一直提倡一個觀點,就是我們在現代國有企業院團在引進戰略投資者的時候,一定是資源類合作,而不是僅僅是資本的合作,不是誰給錢我就把股份賣給誰。 

  主持人:而是有更多的空間。 

  夏海峰:對,你一定要考慮到我引進一個戰略投資者,他對我們這個文化企業,是在市場上有幫助,還是在渠道上有幫助,還是在創作上有幫助,還是在人才引進上有幫助,而不是僅僅說,我股權交的時候,那個企業給我100萬,那個企業給我105萬,我就放棄了這個100萬的企業,專門急功近利的就要這個錢,其實一個好的文化團隊,文化作品,外圍的資金是很充裕的,所以我覺得第一步的時候,需要引進資源平臺的對接和合作,這個股權。 

  將來你走到BC輪甚至D輪的時候,甚至上市的時候,那才是簡單的財務投資,你可以以金錢為衡量,我是增加了十倍,增加了二十倍,凈資產我們去買去,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管理層持股,或者叫核心管理團隊持股,或者叫核心藝術創作人員持股的機制,這個持股機制呢要建立起來,因為恰恰是這些人,他們的思想,他的傳統,他的文化的研究,形成了文化作品才是一個企業的靈魂,那我們得保住他們的意志,所以我們把文化工作者,這個概念我們的企業,他們的文化工作人物雇傭你這個概念,變成了我們作為一個合作伙伴的概念,而且是一個長期的合作伙伴,你不斷在這個企業中有一種榮譽感,說你是哪個國家院團或者是省級院團的榮譽感,同時你還要有你的利益的訴求。 

  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用人機制,這次我看文件中也提到了很多用人機制,但這個用人僅限制在,我看了好像沒說太細,可能在一些主要的管理層的用人機制,但管理層更重要的是,我們怎么把吸引這些優秀的創業者,進入到我們的企業,管理層固然重要,但是通過管理層怎么傳達一個什么樣的企業的管理風氣,能夠把這個創業者拉進來,拉進企業的整個集團內,或者企業內,這是我們企業很重要的事情,同樣這方面我們也流失人才,如果做不好的話,不但我們吸引不了人,我們還要流失出人才出去,那這個企業你再怎么說,社會效益沒人給你干,你再怎么說經濟效益也沒有人,這個也不行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意見呢很全面,但是下面我希望能看到各個省市,能針對這個意見有很多特殊的政策性的安排。 

  可能各個省的政策都不一樣,因為它的文化特點不一樣。 

  主持人:還是要因地制宜。 

  夏海峰:一定要因地制宜,一定要落實這是很重要的,而且各個政府要配合一些政策和資金來落實。 

  主持人:那對于企業的考核機制,我們是不是也要有所改進? 

  夏海峰:我覺得是這樣的,因為你指揮棒你怎么考核,你怎么說是一回事,你怎么考核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你光說改變,考核機制不改變,那大家肯定,你真改,真說一套做一套。 

  那反過來說,我們的考核機制,像文化作品來說,文化企業的考核機制我希望不是一年一年考核,根據作品的特點,可以拉長考核期限和考核階段,現在我們的那個國有系統考核,都是整年考核,年初定計劃,或者前一年的上半年定計劃,年尾來收割來交作業,但這不適合于一個文化作品,不符合文化作品創造的一個基本的規律。 

  所以我希望在這方面,結合這個特點,我們各個的下面的省、市,能結合自己的文化特點,企業特點,然后創造出一些有創造性的考核機制。這個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這份政策僅停留在國務院,僅停留在中南海,不能落實。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夏總今天作客我們的演播室,也希望北奧能夠給我們帶來,更多更好的文化的輸出,能夠讓中國的文化,真正地融入全世界。 

  夏海峰:好,謝謝主持人,謝謝觀眾朋友。 

  主持人:好的,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网赚兼职项目 荣鼎彩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 网赚代理广告词 贵州11选5 上海时时乐 网赚兼职 一品彩票开户 网赚平台排行榜 网赚投资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