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輝煌“十二五”:電影產業進入快車道
十二五期間,中國電影用5年時間便實現了從100億元到440億元的縱身一躍。“十二五”期間,中國電影總票房的增長率保持在30%左右。2015... 詳細>>
本期嘉賓

   尹鴻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

訪談時間:2016年1月14日10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衛鑫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走進今天的文化名訪,我是主持人衛馨。2011年到2015年,十二五的這五年是中國電影產業發展不平凡的五年,是突飛猛進的五年,更是步入新時代的五年。那么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就有請到了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尹鴻來跟我們一同聊一聊這個話題,首先歡迎尹老師的到來。尹老師您好。

  尹鴻:你好,網友們好。

  主持人:其實在節目開始之前,我們先來看一個小片,來了解一下十二五時期中國電影票房的總情況。

  小片:2002年中國電影產業化起步初期,全國電影票房不足10億元,到2010年全國票房突破100億元。而十二五期間,中國電影用5年時間便實現了從100億元到440億元的縱身一躍。“十二五”期間,中國電影總票房的增長率保持在30%左右。2015年全國票房440.69億元,國產影片市場份額達61.58%。

  主持人:其實在這個小片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在2002年的時候中國的電影票房還不足十億元,那么漫長的八年才突破了一百億,但是從一百億邁向了四百億卻僅僅用了五年的時間,那您覺得為什么這五年會有一個非常快速的增長呢?

  尹鴻:一方面我說我們十二五這五年呢是延續了中國電影市場化改革的一個勢頭。特別是我覺得有幾個重要的改變,一個是我們電影市場的開放度越來越高,因為最大的改變就是出現到二三線、三四線市場的這個擴張。因為這個之前大家都知道,我們其實中國的電影早期開放改革以后,主要集中在幾個大城市,像北京曾經占到全國電影總票房的14%,就一個城市占到14%。

  但是隨后我們這五年的改革最主要的就是把電影市場的半徑擴大了,二三線城市甚至四五線城市從東部到西部,從中心城市到我們說一些相對比較經濟上發達,不太發達的這樣一些城市,全部都成為了電影的新的生產力的一個基地。

  主持人:可以說全面開花。

  尹鴻:對,所以這個半徑的擴大是我們十二五期間整個電影產業能夠擴大的一個最大的基礎。包括我們的電影院,我們屏幕從三四千塊最后到了一萬多塊,現在我們超過了三萬塊熒幕,那么熒幕總量也翻了好幾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為電影高速發展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市場基礎或者是一個規模基礎。

  主持人:那其實我們也知道這些年國家出臺了很多的政策,那具體的出臺了哪些樣的政策去推動我們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呢?

  尹鴻:其實當然首先是準入政策,因為大家都知道過去我們的文化行業基本還是體制類、計劃類的,但是電影行業是率先全產業鏈向社會開放,向市場開放,從投資到生產電影,到發行電影,到建電影院,全方位向社會開放之后,大量的社會資金、社會資源進入了電影行業,這是應該說促進電影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改革的一個政策。當然另外我們還會各個地方還給了一些不同的地方政策,比如說像有些城市包括北京,比如說你改建多廳影院,會給你一些補貼,來幫助你做消費市場,那么各個不同的部門,不同的地方,采取了不同的激勵政策,來鼓勵當地拍電影,更重要的是鼓勵當地建電影院。

  主持人:那其實我們可以從觀眾選擇電影的這個需求就可以看得到整個中國電影產業的一個變化,比如說多少年以前,我們能看一部比如說一部電影,王朔、馮小剛的電影覺得是很稀奇的事,到最后出現這個賀歲檔這樣一個題材,到最后現在變成到三五天就要去看一場,這個也是其實跟隨著國家的政策在不斷地變化。

  尹鴻:對。因為我們從產業政策上來講,包括我們最近也正在醞釀要出臺的中國電影產業促進法等等我們一系列政策的推動,導致整個中國電影從產業量產品上來講,他也在增加,所以觀眾的選擇也增加了,過去我們一年看一部大片。

  或者說靠進口電影來支撐這個市場,但是后來我們慢慢有了一個檔期,有了一個賀歲的一個檔期三個月,就像一年吃餃子要等到賀歲的時候,我們看一次電影,吃一回餃子。但是現在賀歲檔已經成為中國電影完全沒有突出地位的一個檔期了。現在因為我們已經把看電影變成一個可以天天吃餃子的事情,我們可以成為一個日常性的消費行為和消費習慣。所以呢,現在這些年我們發現賀歲檔的作用越來越低,越來越低,甚至反而新的一些檔期會出現,比如說特別明顯的是春節檔,五年之前,就十二五之前,我們春節是一個電影的低谷,因為大城市的很多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可是這些地方都沒有電影院,沒有現代電影院或者有也就是一個單廳的熒幕。

  主持人:他不能夠滿足他的這個觀影需求。

  尹鴻:對,一個單廳熒幕,而且條件非常差,所以基本上就大家不會去選擇看電影。但是從三年以前開始,春節成為一年最謠言的一個檔期,為什么?就是因為我們所有的中小城市幾乎都有了電影院,而且是現代多廳電影院。

  這樣大家從大城市里面疏散回去了,不僅自己看電影。

  主持人:全家老小一起去看。

  尹鴻:帶著爺爺奶奶,爸爸媽媽,親戚朋友一起看。所以你看春節檔期很多電影甚至大家會覺得不是那么優秀的一些電影,但是創造很高的票房。因為他是一個家庭對他的貢獻。其實這就是說消費者需求,市場提供的機會和可能性和我們的政策的促進導致了整個電影行業現在已經鋪成了一個非常好的市場規模。

  主持人:那其實我們剛剛提到中國的電影市場在這幾年是發展的非常好,當然我們也必須認識到說他也受到了很多的一些外部力量,對于這個部分我們再來看一個小片。

  小片:自2012年2月中美雙方就解決WTO電影相關問題的諒解備忘錄達成協議,根據這份有效期5年的備忘錄,中國每年增加14部美國進口大片。進口分賬影片中,美方的票房分賬比例從原來的17。5升至25%;國內電影業一片嘩然,都大呼“狼來了”。而在好萊塢大片擠壓的背景下,短短幾年時間,中國國產片卻在本土市場上創造了市場份額61。58%的巨大優勢。

  主持人:那其實我們知道在小片當中我們提到了中美雙方為了解決WTO電影他是出臺了一個國際協議,您覺得這個協議對于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有什么樣的刺激和影響嗎?

  尹鴻:應該說我們中美貿易談判之后,引進分賬發行電影的一些承諾,在當時我們整個電影行業都認為是狼爭真的來了,但是今天回過頭我們來看這個過程,我們覺得他有兩方面的作用。一方面他當然跟我們形成一些競爭,因為畢竟美國有世界上最成熟的電影工業,而且也有最完整的產品和產品群,也包括他有很長的推廣發行的一些經驗。但是呢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他對中國電影又帶來了一個推動和促進的作用,因為我們還是講有競爭才會發展,正因為有這樣一個強大的競爭,促使了中國電影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破釜沉舟的進行這種改革。

  這種改革嚴格來說就是在這樣的壓力和威脅之下,我們才不得不采取的一種,一開始帶有某種被動,我們要應對這樣一個壓力,但是到了后來我們慢慢越來越主動,我們越來越掌握到我們改革的主動權。所以在這種時候我們會覺得這種競爭反過來促進了中國電影的自我發展,我們會找到美國電影沒有的優勢是什么?比如我們的喜劇片,我們的青春片,我們的武打片,那這是中國電影自己的優勢,本土文化的優勢。一方面我們也在努力的學習他們電影當中一些成熟的工業經驗,包括最近這些青年導演的出現,因為我跟很多青年導演都一起做過一些對話,談過,其實發現他們都有一個特點,一方面他們非常認真的去研究好萊塢各種類型的電影的經驗,做了很多筆記,很多功課。

  像學者一樣,甚至某些方面比學者做的還仔細。但另一方面,他又會把這些經驗跟他們在互聯網上得到的對中國社會的認知。

  主持人:相融合。

  尹鴻:對,包括他們自己的成長經驗融合在一起,所以才會形成今天我們看到這一批他又符合一些電影消費規律,但是他又帶有強烈的中國本土文化特點的一些作品,反而這是好萊塢電影沒有辦法競爭。

  主持人:其實您剛剛提到的比如說這個好萊塢大片,他在比如在歐洲市場或者說在一起日韓市場他都有很高的票房,但是在中國這是個例外。他在中國市場遇冷了,那我們再回想前幾年其實阿凡達進入的時候,他還是非常的火爆,但是這幾年你比如說捉妖記,甚至是包括大圣歸來都打破了速7和工夫熊貓的這個票房,您怎么來看說為什么好萊塢現在在中國的市場會遭遇這樣一個冷場的現狀呢?

  尹鴻:當然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還是說中國電影找到一些自己的本土文化的根,換句話說我們通過,因為我們中國國產片最近這一兩年受互聯網影響非常大,因此我們從互聯網的文化當中找到了一些很好的資源進入我們的電影,這是好萊塢電影很難替代的。

  這是一個方面,我覺得就是中國電影有一條自己的創作道路和一條市場推廣的道路。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這個現象可能還是要從長遠來看,畢竟是,因為我剛才講到中國大量的新觀眾,新市場的出現,因為這些二三線、三四線的城市的電影觀眾在過去十多年其實是沒有機會在電影院里面看電影的,換句話說他受好萊塢電影的影響相對較小,他們更多的是看電視,上互聯網,因此他對這類文化認同起來更容易,但是對好萊塢電影不熟悉。但是我們要充分意識到當我們電影的普及逐漸增加,當他們有越來越多的機會在電影院里面也看到好萊塢的一些特別是一些奇觀大電影,一些工業化的大電影之后,觀眾的審美趣味和他們的文化愛好也可能會發生改變,因為這是從歷史上來講,好萊塢逐漸的征服世界很多國家的市場,就是他逐漸把他的觀眾好萊塢化了。

  逐漸培養了這些觀眾對好萊塢電影的依賴,所以這個威脅對未來來講還是存在,所以中國電影我們一方面要看到自己我們這種競爭過程當中今天已經取得的成績。但另一方面我們還是要看到未來可能面臨的威脅,因為觀眾他畢竟會在產品的互動當中會發生改變,因此中國電影工業還是要必須更加完善,更加有全方位的競爭能力,而不僅僅是在某些類型,某類產品上面有競爭力,這可能是我們在這個競爭過程當中我們應該看到的一些現象。

  主持人:其實在十二五的這五年,我們中國電影的質量是在不斷地提高,數量也是在提高,包括一些技術水平也在提高。但是我們也是發現了一些新的趨勢和變化,首先第一個變化就是我們觀眾人群的變化,對于這個部分呢,我們再來看一個小片。

  小片:隨著中國城鎮化進程的推動,電影市場從中心城市、大城市擴展到二三線、四五線城市,越來越多的“小鎮青年”成為中國電影觀眾的新力量。數據顯示,從2011年至2015年前三季度,一線城市人次份額從25%降到18%,二線及以下城市人次份額從75%提升至82%。都市青年偏愛進口片、文藝片,而“小鎮青年”更青睞本土制造。

  主持人:其實從小片當中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觀影人群,他是逐漸在向二三線甚至四五線去傳遞。那您覺得像中國的本土電影他該如何去迎合這些小鎮青年的口味呢?

  尹鴻:因為我們過去講電影,中國電影過去集中在大城市,所以基本上是城市白領決定的電影的趣味和電影的品位。但是現在我們電影因為向三四線城市,包括各個邊緣城市的這種擴展,因為這個半徑的一旦擴大,這個觀眾的基座群發生著巨大的改變,那么這個群體可能跟大城市的中產階級的趣味是有一定的差異,他可能因為他生活在更遠離文化中心,信息相對更加少,而且經濟發展水平也不太一致。那么這種情況之下就帶來我們電影的一些,確實一些改變。比如這兩年我們會覺得我們電影的草根趣味更重,去英雄化。

  去高大化,去崇高化,你看武俠電影這樣特別陽剛的東西可能市場都不是太好。可能更多的是一些寫小鎮青年,寫他們的成長、愛情、挫折、創傷,寫他們這些的過程當中自我認同這樣一些電影,特別是帶有一點喜劇調侃,帶有一點無可奈何,這樣一些作品,可能更容易得到這個群體的認可。

  主持人:他會產生一種共鳴,覺得是在講自己的生活。

  尹鴻:對,他們的生活經驗,生活狀態之間更容易共鳴,即便像大圣歸來這樣的作品,我覺得過去孫悟空打鬧天宮都是屬于上天入地的,而且金箍棒是所向無敵。但是現在大圣歸來為什么這次能成功,文化上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把這個去事化,就是把這個英雄事給他去掉了,他變得一個可憐了,瘦長的個,玩著腰,就有那種草根化的,把他變成平民化了。

  主持人:大家會覺得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尹鴻:對,然后他會看到是自己的成長故事,自己的歷史故事。所以這個,這種文化狀態在過去這一兩年的電影當中會非常的明顯。他這個趣味的改變,我們一方面說我們的一些電影更接地氣了,更接近這些一些普通的青年人的生活經驗包括他們的精神需求。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最近從文化上來講,大家也在討論說,我們帶給這些小鎮青年,究竟應該帶給他們一些什么。如果我們過多的轉成創傷,更多的是挫折,更多是他們這種無厘頭的調侃,他也可能會覺得我們會覺得電影缺乏某種能量的一個傳遞。所以這兩年我們經過各方面的努力,其實從去年的電影,就是2015年的電影開始發生了很多的改變,雖然他也寫草根,也寫草根的成長和生活,但是他里面開始有了更多的成長,更多的立志,更多的尋找社會價值,找到自己在社會中的位置,像《煎餅俠》啊,甚至也包括像《夏洛特煩惱》,包括像《腫瘤君》等等,他雖然寫的是小人物,但是這些人物有了夢想。

  主持人:他身上都有一種可貴的精神。

  尹鴻:而這個夢想,他為了實現這種夢想會愿意去拼搏,去奮斗。所以他帶來了某種正能量,所以我覺得這也是我們這一兩年從草根,寫草根到把草根變得更加立志,更加正能量,是一個非常可喜的一個改變,對于中國電影來說。

  主持人:那其實除了這個由觀眾向小鎮青年的改變,我們也發現很多數據顯示電影市場的消費主義慢慢趨近于80后、90后,那您覺得他們這樣一個新生代的觀眾會為中國電影市場帶來哪些活力呢?

  主持人:那其實您剛剛也提到了這個互聯網,他其實也是在十二五時期之后,中國電影市場一個新的趨勢,他除了說為80后、90后帶來了一些比如說觀影上的便利,或者說是從小伴隨著他們的成長,能夠給他們很多的可以說從生活當中一部分來,您覺得他會帶來哪些更深層次的變化?

  尹鴻:其實最大的改變他當然還是對整個電影文化的改變,就是他整個電影文化都變得少了一些貴族氣質,就是更平民。

  主持人:怎么說這個貴族氣質呢?

  尹鴻:就過去我們電影還是覺得他是一個藝術品,而這個藝術品當中他包含了某種封閉性,就是你們得瞻仰我,你們得敬仰我。

  主持人:感覺是可以遠看但不可這個,對。

  尹鴻:但是互聯網的對電影的氣質的最大的影響就是電影變開放了,就是電影變平民化了,當然這里面有利有弊,從平民化的角度說他確實跟觀眾溝通起來更容易,這也是為什么電影能夠成為老百姓那么愛消費,那么容易接受的一個產品的原因。這是對氣質上的影響。

  第二他也提供了很多新的內容,確實我們剛才講IP,其實大部分都是互聯網給你提供的新內容,那么這些內容由于加進了情感眾籌,因此他也更容易找到跟觀眾的共鳴點,就不像過去我們老去猜觀眾,觀眾究竟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我們是不知道的。我們要去猜,我們要去琢磨,現在互聯網IP就直接告訴你了,他已經有幾百萬,甚至上億的觀眾群體已經喜歡上他了。因此這個他會整個會帶來很好的跟觀眾之間的溝通感。當然也影響到很多電影工業,比如說你從策劃投資,我們現在電影有眾籌,從策劃過程當中,我們去有大數據,那從發行過程當中,我們現在越來越說我們將來發行商可能就會不存在了,將來是電影直接面對消費者,而且從售票的角度上,我們現在,過去一年我們70%的電影票是通過移動終端購買的。

  也就是說現在老百姓已經習慣了在一個移動終端上去選電影,評價一個電影,到購買一個電影,都在移動終端上去完成,而這些也大大促進了觀眾的方便程度。因為過去買張電影票,你到電影院還不知道有沒有電影票。

  主持人:還得看看時間。

  尹鴻:對,位置合不合適,你都不知道。現在呢你在一個手機上所有事情都可以完成,甚至約好了朋友都可以一起完成。所以這個他大大提高了他的方便度,就互聯網整個把電影工業的流程和電影消費的流程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再有我們說互聯網加在電影上是體現的特別的明顯,再加上因為互聯網跟影片文本之間的互動,他也會帶來一個口碑效應,大家知道過去中國的電影為什么有些年中國每年大家觀眾都只會去看大片,雖然大片不滿意,出來以后大家又批又罵。

  但是呢下一年還是看大片,因為一邊看大片,一邊罵大片成為好幾年中國電影觀眾的一個。

  主持人:樂趣所在。

  尹鴻:也是一種宿命,也是一種樂趣,他改變不了這個現象。為什么?就是因為那個時候他只能夠接受信息覆蓋到他的電影,因為別的電影他不知道,他只能知道這幾個大片,所以他再不滿意他也只能這么選擇,但是現在發生改變了,互聯網都改變了這個現象。不是因為你片子大,你就可以有觀眾,小片也可以有觀眾,大片也可能沒有觀眾。因為互聯網會在瞬間把這個口碑傳達到整個娛樂環境當中去。

  主持人:其實就觀眾從一個被動的角度變成一個主動選擇的狀態。

  尹鴻:對,他可以分享自己的口碑和經驗了,所以這兩年我們會發現,市場淘汰電影的能力提升了,換句話說市場選擇電影的能力提升了,其實這就是因為互聯網,沒有互聯網其實觀眾是選擇不了電影的,因為你觀眾所有人知道的就只有這兩個電影。

  你沒辦法去做選擇,現在我可以選擇了,20個我們大家都知道誰好誰不好,所以這個為觀眾的選擇帶來了很好的條件和機會。

  主持人:那2016年也是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對于2016年的電影事業,您覺得會有什么樣的變化,那對于2016年市場的票房您會又有怎樣的期待?

  尹鴻:我覺得保持中國電影,保持高速增長在2016年基本不太會有改變,因為他的大態勢在這兒,而且我們想電影的消費行為成為在成為觀眾們努力的去接近的一個東西。就越來越多的觀眾愿意去選擇看更多的電影,所以我們講這是市場在2016年甚至未來五年能夠保持高速增長的一個重要的方式。而且我們相信三年左右的時間,中國就可能會成為世界最大的電影市場,超過北美地區,這個應該是可以預期,應該可以預期。

  而且隨著這一輪整個電影改革的電影促進法的出現,我覺得電影可能跟其他行業之間的互動、聯動的關系會越來越頻繁。那么使得電影不僅對老百姓來講提供一個文化消費品,而且他有可能會促進整個社會的經濟文化的良性發展,他起一個發動機,一個帶動力的作用。

  主持人:那您剛剛提到了有一個三年的概念,那您這個結論是該如何得出的呢?

  尹鴻:我們還是從他的增長速度來說,比如說我們現在中國電影過去2015年大概70億美金左右,相當于美國電影票房的,北美電影票房的70%左右,六七十,那我們按照這樣一個增長速度平均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長速度,三年左右他就能夠超過北美的市場規模。

  主持人:尹老師那么對于2016年的票房,您能不能做一些預測呢?

  尹鴻:應該說因為現在具體預測,我們估計應該是超過550億左右,應該是差不多,估計應該達到這么一個規模。

  主持人:好的。好的,謝謝尹老師。

  尹鴻:不客氣。

  主持人:那我們相信隨著這些新力量的發展和成熟,中國電影會在十三五規劃的這幾年當中發展越來越好,感謝尹老師作客我們的節目。

  尹鴻:好。謝謝。

  主持人:感謝您收看本期的節目,查看更多消息請關注屏幕下方我們的官網和公眾號、二維碼,再見。

19网赚项目 河北11选5走势图 什么网赚真实啊 网赚论坛大全 江西11选5走势图 上网赚钱真假 贵州快3 互联网赚钱方式 重庆百变王牌 网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