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張國祚談文化產業與軟實力
自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提出“文化軟實力”這一概念,并明確把“激發全民族文化創造活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作為重要的文化發展戰略之... 詳細>>
本期嘉賓

張國祚 國家文化軟實力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主任、中國文化軟實力研究中心主任

訪談時間:2015年5月25日16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走進今天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樅樅,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認識到了文化軟實力對于一個國家綜合國立以及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性,所以很多國家尤其是大國已經開始把提升本國的文化軟實力上升到了戰略層次,而對于中國來說,我們想要提升自己的文化軟實力,有很多的因素,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發展文化產業,所以今天我們演播室邀請到了國家文化軟實力研究協同創新主任,中國文化軟實力研究中心主任張國祚張老師,來跟我們一起聊聊關于國家的文化軟實力和文化產業發展的相關問題。張老師,您好,非常歡迎您。

  張國祚: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張老師,現在我們一直都在談這個文化軟實力,尤其是在信息時代,軟實力可以說比硬實力顯得更加的突出,所以我們很想知道到底什么是文化軟實力呢?您能不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

  張國祚:好,軟實力這個概念,最先提出不是我們中國人,而是一個美國學者,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有個教授叫做約瑟夫·奈,他最先出出的。那么,軟實力,他為什么提出這個概念呢?因為在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美國有一個著名的學者叫做保羅·肯尼迪,保羅·肯尼迪認為美國在走下坡路,他為什么認為美國在走下坡路呢?他認為有窮兵黷武,到處出兵干涉,耗費國家的財力,所以他說美國在走下坡路,約瑟夫·奈他不同意這個觀點,他認為什么呢,美國還有軟實力,他把這個軟實力界定為幾個方面,一是什么呢?就是文化的吸引力,二是制度、價值觀的吸引力,三就是掌握國際話語權的能力,由于約瑟夫·奈他不是一個的學者,在卡特政府期間,他是個助理國務卿,在克林頓政府期間,他是助理國防部長,他有著深厚的美國政府背景,所以他一提出這個概念,很快就傳播到世界各國去了,當然也包括傳播到我們中國來了,但在上世紀90年代,這個概念在我們國內并沒有引起太大的影響,直到什么時候,直到我們黨十七大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說文化軟實力是綜合國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樣這個軟實力概念才第一次上升到我們國家黨的正式文件當中。

  但是細心的讀者會注意到一個問題,我們在軟實力前面加上了文化二字,為什么加上文化二字呢,那就說文化的因素是滲透到軟實力各個環節,各個要素中去的,這樣看來我們關于軟實力的理解和美國的理解就已經有了區別了。美國人是把文化、制度、話語權平行并列擺開,而在我們看來,文化是居于一種更高層次的,他是制約其他層次的,你講制度沒有文化可以嗎,你講話語權沒有文化可以嗎,所以我們在軟實力前面加上了文化二字,雖然是只加了兩個字,那就是具有了中國特色了,我們說“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軟實力概念來到中國,已經具備了中國的特色,而且形成了我們的優勢,這是文化軟實力這個概念的來源。

  主持人:您提到文化軟實力是我們中國的一個特色,我們都知道習總書記他曾經提到過說,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關系到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國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可以說這是把文化軟實力提高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戰略層次,您可不可以給我們解讀一下,為什么我們國家要這么的重視文化軟實力呢?

  張國祚:是這樣,2013年12月30日,習近平在2013年最后一天主持政治局學習,學習什么?主題就是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這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是第一次,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為什么如此重視文化軟實力呢?概括來講,我個人認為,任何國家都需要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是物資硬實力,一條腿是文化軟實力,如果說物質硬實力不行,那么這個國家可能一打就跨,一打就敗,而如果文化軟實力不行,可能這個國家不打自跨,不打自敗,這樣說有什么根據呢?我們可以找到很多這樣重要的歷史案例。比如說大家都知道蘇聯解體、東歐劇變,蘇聯國家是和美國并駕齊驅的超級大國,這樣一個大國,為什么呼啦啦頃刻之間土崩瓦解,四分五裂解體了,為什么?那就是蘇聯,文化軟實力大山坍塌,意識形態防線崩潰了,那就意味著失去人心,失去輿論的支持,這是他垮臺的直接導火索。

  所以我們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軟實力不行可能不打自跨。

  主持人:在我們這么多年的不斷發展過程當中,我們也是慢慢提煉出了我們自己獨有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從您剛才說的,我們也能夠看出來,文化軟實力其實它是包含著方方面面,它是一切的基礎,可以說沒有文化軟實力,那一切都等于零。目前我們國家的文化軟實力發展的過程當中,是一個什么現狀呢?

  張國祚:我們國家這個文化軟實力應當說這些年來也在不斷比較,但是習近平總書記這個中央,使我們的文化軟實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視,也有了前所未有的發展,但是我們必須得正式現實,正式現實什么呢,就是我們的文化軟實力雖然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應當說還有很大的差距,我們前面講到了,任何國家都需要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是物質硬實力,一條腿是文化軟實力。從物質硬實力這條腿來看,我們國家應當說可圈可點有很多政績可談,應該說在物質硬實力方面我們這條腿是粗的,是長的,而相對這條腿來說,文化軟實力這條腿來比,應該說相對比較短,比較細。

  主持人:可能有些發育不良。

  張國祚:我們可以舉一些實際的例子,比方說我們在一些國際機場,中國人現在是有錢了,出國的機會也多了,在一些國際機場你看吧,英文的報刊圖書資料隨處都有,但是你要想找到中文的圖書報刊資料,那不容易,有時候你找到了一看香港的、新加坡的、臺北的、臺灣的,我們大陸的卻基本上見不到,國際機場是什么場合呢?那是各國經營出入的集散地,而這樣一個重要的場合,我們的文化卻出現了某種空白,這是我們文化軟實力相對薄弱的一個例子,在比方說我們趨勢現在中國人有錢了,到處去旅游去,在國外許多旅游景點,有些比較有名的旅游景點,導游圖、說明書、解說詞,英、法、德、俄、日的文字都有,而且還有的有韓文,但是有的竟然來中文都沒有,我們已經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我們每年出國旅游的人數可以說排在世界前面的。但是那樣重要的旅游場地竟然導游圖、說明書、解說詞上有其他的文字,見不到中國的文字,不覺得這是咄咄怪事嗎?說明什么,說明我們的文化軟實力還沒有抵達那里。那些地方都誰去啊?那些地方都是白領,白領對社會影響肯定比藍領的社會影響大啊,說明我們影響力,這又是一個薄弱的環節。

  所以這些例子都說明我們的文化軟實力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還有待于很大的發展空間,再比如說文化產業,當然文化產業,這個國家對文化產業的定義,內涵的界定是不完全一樣的,但是大體上還是存在很大交集的。據統計,世界西方發達國家他們的文化產業在整個國內生產總值所占的比例平均在10%左右,美國達到了25%,我們中國呢,我們中國的文化產業在國內生產總值所占的比例也就是剛剛達到4%。

  主持人:差距這么大。

  張國祚:這個比例差距是很快大的,美國在世界文化產業市場當中所占的份額是43%,歐盟占了34%,兩者一加77%,剩下23%是包括中國、日本、澳大利亞、韓國和其他國家的。如果再去掉日本的,日本占很大比例,再去掉韓國的,我們中國占到多少呢,顯然這個數量是不可樂觀的,文化產業是什么,文化產業第一具有商品屬性,他的產品可以賣錢啊。第二,他具有藝術形態屬性,因為他可以傳播思想文化觀念,而恰恰是傳播思想文化觀念的功能是他軟實力的功能,是文化軟實力的功能,如果我們文化產業在世界市場份額占的這么少,我們的文化軟實力傳播必然也受到局限。就好像我有一本很好的書,一本也賣不出去,怎么能產生影響呢,我這個思想怎么傳播啊,顯然傳播不了,只有當他變成商品,進入市場被人買去了,被人閱讀了,才能夠發揮他的軟實力的作用。

  主持人:這是一個過程,其實目前我們國家的文化軟實力還存在很多的欠缺,除了您剛才說的,還有比如人才上的確實,以及我們對知識產權保護,一些盜版做的還不太好,對知識產權上還有很多的欠缺,包括很多比如說外國在利用我們的元素,《功夫熊貓》、《花木蘭》等等,他們在大賺一筆,而我們卻沒有充分的利用好我們自己,您認為到底該通過哪些方面,從哪些方面入手去解決我們這樣一種文化軟實力欠缺的問題呢?

  張國祚:這個第一就是要站穩中國立場,突出中國特色,你文化搞西方的,用你搞嗎?你能搞過西方的嗎?這里頭就需要轉變一個觀念,有些人認為啊,說如果我們要堅持中國的價值觀,那么西方人就沒法接受,那么你的文化產品就沒法走出去,其實這是一個認識誤區。我們可以想一想,為什么我們中國有很多人愿意看美國大片啊。因為美國大片他所歌頌的主人公,他的精神,比方說這個人很有責任感,這個人很具有愛心,這個人很勇敢,這個人也很愛國,這些對我們中國來講也是可以接受的價值觀。關鍵是我們要闡述我們的價值觀,而不是要喊空洞的口號,怎么把它水乳交融的和我們文化藝術的形式水乳交融的融合起來,找準了我們這個外國人所欣賞的口味,所切入口,照樣我們的文化產品同樣可以受歡迎的。這點他也需要一個過程。另外,你前面就講到了價值觀的問題,這個我們的價值觀,習近平講,說從長遠來看,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深厚,最長遠的力量是全社會所共同認可的價值觀,是因為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在這前面提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當時我們在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時候就講過一句話,說要使我們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融入到文化產品、創作生產傳播的各個環節,要體現在各個環節當中,這當中就說什么呢,就是說我們一方面要使我們的文化產業,文化產品走向世界,要有更廣闊的市場,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只有你更廣闊的市場,我們的思想文化才能傳播的更廣,我們的價值觀也能傳播的更廣,這當中就關鍵是你怎么樣能使我們的價值觀不是生硬的、教條的、矮板的,生搬硬套的塞進我們的文化產品當中,而是要水乳交融到我們的文化產品當中去,這點是需要我們共同努力,也一需要有個過程的。

  主持人:其實這就對我們的文化產業提出了一個很高的要求啊?

  張國祚:對。

  主持人:我們文化產業這方面到底應該怎么去做,才能夠推動文化軟實力的發展呢?

  張國祚:這里頭從宏觀上來講,我們講兩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要有機統計,而且任何時候都要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要發揮兩個屬性的功能,就是商品屬性和意識形態屬性的功能,而任何時候不能為了商品屬性而犧牲意識形態屬性。這里頭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實際上我們要做強做大我們的文化軟實力,我們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我們有些說法,有些做法都是很好的,但是沒有落到實處。比方說我們過去有很多好的提法,說用科學的理論武裝人,以正確的輿論引導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優秀的作品鼓舞人,這做法多好啊,但是真正落實了嗎?

  主持人:也就是我們現在可能還停留在一個只是空喊口號還沒有真正執行的這樣一個現狀。

  張國祚:倒不能說完全說是空好口號,沒有執行,至少是有打折扣的地方,所以習近平提出要反對形式主義非常重要,如果我們真正能夠按照實實在在的去做,實實在在的落實、落小、落細,落實到位,真正的以科學理論武裝全黨教育人民,真正以正確的輿論引導人,真正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優秀的作品鼓舞人,那么我們的文化軟實力不知要比現在強大多少倍,因為文化軟實力最終要體現在人的身上,要體現在人的思想、素質、價值觀念這個上面。

  主持人:其實文化產業可以說是把這種意識形態向經濟形態在轉化的這樣一個過程,讓文化不再只一個意識形態,而是成為有形的一個物品,您認為我們國家文化產業,他存在著哪些缺失呢?

  張國祚:我們的文化產業,第一我不想說它存在哪幾個確實,我認為它應該克服幾種傾向,第一,要克服那種純娛樂化的傾向,我們很多娛樂性的文藝節目,吸引很多青少年孩子,這些孩子在這種娛樂當中不是說沒有必要,但是我們為什么不能把這種娛樂和我們的愛國主義、民族精神,高尚的道德情操更好的結合起來呢,使孩子在這種娛樂當中更好的受到靈魂的熏陶,能夠在潛移默化中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甚至于完全能夠在言行當中體現我們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種純娛樂化的傾向是應當避免的,這種純議論化的傾向實際上基于一種全票房率,純經濟效率,這是不可以的,必須得改正的,這是一種。另外再一種傾向就是把我們這個兩種屬性隊列起來,認為商品屬性和意識形態屬性是對立的。說我們要想使我們的文化產品能夠找到開辟更廣闊的市場,就不能用我們的價值觀來束縛它,這是錯誤的傾向,這種傾向必須克服。關鍵任何文化產品都暗含著一定的價值觀,都有一定的價值傾向的引導,不在于我們是不是用社會主義價值觀融入到我們文化產品當中,而是說我們用什么樣的方式用什么樣的技巧,用什么樣的科技把它融入進去,使這種文化產品既能傳播正能量,又能受到消費者的歡迎,這是我們應該努力的一個方向。

  主持人:我們不僅要在形式上有創新,而在技術上也要有所創新。

  張國祚:對。

  主持人:要和國際接軌,追求上國際的這樣一種步伐。

  張國祚:按照我的想法,我們的文化產品它的靈魂是核心價值觀,他有兩個翅膀,一個是科技,一個是市場。

  張國祚:其實習近平總書記也是提到了“一帶一路”,您認為在“一帶一路”過程當中我們的文化軟實力會發揮什么作用呢?

  張國祚:文化軟實力要發揮先行的作用,因為這個“一帶一路”實際上是什么呢?這是習近平提出的一個就是中國夢世界夢的相融合,我們要構造什么呢?要和“一帶一路”周邊這些國家構造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發展共同體,要實現和平、合作、和諧、共贏,要創造這個東西,你怎么和人發展啊。和別人發展,國與國之間的建立一種友好的關系,和人與人之間建立友好的關系,有共同的道理。首先,要彼此之間要有感情的認同,如果感情沒認同,我們的心里是對立的,能夠交朋友嗎?不能交朋友,國與國之間也是如此,所以經濟可以使我們和延帶的“一帶一路”這些國家手拉手,但是只有文化才能和所有的國家心連心,而這個文化就是軟實力。

  主持人:比如說呢?能不能給我們舉一點具體的實例呢?

  張國祚:比方說我們和周邊這些國家,周邊這些國家你看,這都是很復雜的,比方說中亞一帶,我們有過去傳統的絲綢之路,有中印夢經濟走廊,有中巴經濟走廊,有中蒙俄這個經濟走廊,有這么多走廊,這么多經濟帶,我們可以想一想,這些國家從歷史上來講,和我們有錯綜復雜的關系,我們所經過的地方,有各種各樣的宗教,我們和這些國家的關系,有的親一些,有的疏一些,有的存在歷史問題,有的甚至存在邊界糾紛問題,那么說現在我們和你交朋友了,首先要取得信任,取得信任我們就要有我們的政策,我們的政策是什么,我們的政策就是文化。比方說習近平提出來了,說我們和我們周邊國家要建立這種親誠惠容這樣的方針,這是什么,這就是文化軟實力,我們要建立一種親密的關系,甚至一種親情的關系,我們以意中誠懇的態度來對人,我們要使這些國家得到實惠,我們要包容,盡管我們之間有矛盾有分歧,但是我們能夠包容,這是什么,這就是我們的文化軟實力,那么我們這個文化軟實力得到人家認可了,人家說中國對我們是這樣一種態度,親誠惠容,而不是侵略,很不是擴張,而不是掠奪,當然我愿意和里交朋友啊,你所發展的經濟,你說共贏我們相信你,因為你講誠,而不是說只有你錢只往你兜里進,大家共富,共同發展,當然就愿意和你發展友好關系了。所以“一帶一路”一提出來之后,你看看有多少國家表示歡迎,包括我們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美國那樣阻撓,但是它的盟國都紛紛加入,說明什么?這就說明我們的軟實力發展了,我們的話有人聽了,我們掌握了國際話語權。

  主持人:可以說這是在推動整個世界文化的一個交融。

  張國祚:對。

  主持人:就像比如說習大大和彭媽媽每次出訪的時候,他們的個人魅力其實都算是一種軟實力的展現。

  張國祚:他個人的魅力實際上是什么?代表中國的形象。

  主持人:沒錯。

  張國祚:代表中國黨和政府的形象,這個形象具有人格魅力,具有吸引力,當然就歡迎你,愿意和你交朋友啊。

  主持人:其實就像彭媽媽,比如說她的護膚品,包括她的穿著,現在都成了時尚雜志非常追捧的時尚界的一個范本了,可以說這些都是我們軟實力很好的體現。我們都知道軟實力除了要傳承之外,還要不斷的創新,不斷的發展,您認為文化軟實力為什么要協同發展呢?

  張國祚:文化軟實力協同發展是這樣,這個習近平他提出四個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體制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這實際上是他整個治國理政的大的戰略思想。這個大的戰略思想我們細想一下,不論哪個全面都離不開文化軟實力,所以我們說要發展文化軟實力只從一個方面發展可以嗎,說只注意排演一些和的文藝節目,不行,有很多很多,他涉及整個國家方方面面,因為文化是一個非常寬厚的概念,他滲透到一些領域。凡是有人類的地方都有文化,凡是有歷史的地方都有文化,凡是人類思維掃描過的事物都留下文化的印記,我們要全面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就必須動用方方面面的研究力量,就要整合各種資源,打破單位壁壘,使大家能有一個深度的融合,通力的合作,來共同從不同方面圍繞著文化軟實力這樣一個大主題來進行研究,這樣才能夠做到真正的協同創新。

  主持人:在這方面,我們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都做了哪些工作呢?

  張國祚:我們協同重新工作,目前是處于培育組建階段。第一,我們湖南大學依托了中國文化軟實力研究中心,培育組建了這個國家文化軟實力研究協同創新中心,目前已經有27個單位加入,包括北大、清華、人大、廈門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大連理工大學、西南民族大學、北京交通大學,然后還有中國社科院的四個所,中國社科院的歐洲所,邊疆所,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和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然后還有國家工信部,還有深圳市委宣傳部、賓州市委宣傳部,然后還有西南大學,還有內蒙古社科院,還有吉林社科院,所以我們把很多這些個單位都協同進來,這些單位都各有所長。

  主持人:可以說我們結合了全國的力量。

  張國祚:至少在文化軟實力研究里面具有各自優長的一些單位我們都把它吸收進來。

  主持人:我們打通一個文化交流的渠道和平臺。

  張國祚:嗯,就是這種協同創新,它不是簡單的合作,而是一種深度的融合,這樣才能把大家的聰明才智,充分的調動起來,能夠真正達到一種創新。

  主持人:非常感謝張老師今天作客我們的演播室,也希望我們國家的文化軟實力能夠越來越棒,好的,謝謝您。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小红象 98彩票网 小红象 上网赚钱真假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河北快3 2019任务网赚日赚100 河南快3走势图 中创网赚 2019网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