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訪

張海君談專業劇場時代的到來
8月25日,北京演出公司董事長張海君做客《文化名人訪》,他介紹了北京劇場的整體格局,談到剛剛萌芽形成的一些專業劇場,他表示,專業... 詳細>>
本期嘉賓
      張海君 北京演出公司董事長
訪談時間:2015年8月25日16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郭樅樅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走進今天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郭樅樅,最近一段時間我們注意到北京陸續推出了一些各具特色的劇場,比如說青年劇場,家庭劇場,喜劇劇場等。那可以說劇場是進入到了一個新的時代,有越來越的人想要走進劇場,去關注在當中所上演各類劇目,而與此同時呢,劇場的運作與品質也在不斷的趨于專業化,所以今天就邀請到了北京演出公司董事長張海君先生,來跟我們一起聊聊關于劇場的相關話題。張董您好。 

  張海君:您好,您好。 

  主持人:給觀眾朋友打個招呼。 

  張海君: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北京市演出公司的張海君。 

  主持人:您好,剛才在節目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也提到了最近北京市這個涌出了很多各具特色的專業劇場,那目前在北京這個大大小小的劇場是一個什么樣的格局呢? 

  張海君:是這樣,因為這個北京的劇場其實從這個數量來說,我個人覺得還不算很少,最關鍵的是就是說為什么會出現現在這個劇場的格局,就有的這個劇場運營的特別好的,它就特別火熱,你比如像國家大劇院,像保利等等。那么這些劇院呢,可以說他們每一年這個演出的這個量都非常的飽和。但是呢又有一部分的這個劇場呢,確實是因為這個地域的問題,因為運營的問題等等,因為劇目的問題它不是那么的成為一個觀眾去觀看演出一個最理想的一個場所,我覺得這個目前來說,應該可以說是如果用一個詞的話,應該叫這個貧富不一。有的可能確實運營的很好,他們有的可能在這個格局下,可能運營就不是很好。 

  目前總體來說,運營的好,相對來說也還不是太多,我覺得總體來說還是處于正在培育和正待培育的這么一個階段。 

  主持人:那您剛才說那些運營好的,運營好的都是一些什么樣的劇場呢?哪些比較活躍? 

  張海君:應該來說你比如像國家大劇院,像保利,我覺得這些應該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公認比較好的。 

  主持人:那他們是屬于什么類型呢? 

  張海君:它是這樣,你像大劇院呢,它是一個綜合的一個整體的一個建筑,但是呢,它這幾個廳,它都是有專業性的。那么保利呢,客觀的是怎么說呢,因為它呢不能夠明確的說是一個完全的專業化的劇場,它是一個綜合類的。但是綜合類的,因為它有它的這個優勢,比如說它的地域,它的時間乃至它整個的這個劇院的設施和服務,我覺得這是它的一個很好的一個是。包括它運營的一些手段和方法,我覺得它形成了一個比較好的一個目前的一個局面吧,應該是這樣。 

  主持人:也就是說有特色的才能夠吸引很多觀眾。 

  張海君:對 

  主持人:那目前那些比較空置的,沒有很好的運作起來的那些劇場,那您認為它們怎么造成這么一個現狀的原因是什么呢? 

  張海君:應該是這樣,這個原因我覺得是一個多方面的。你比如說有的可能是因為這個地理位置的問題,有的可能是因為這個運營,經營的問題,有的呢可能還是就是它的這個舞臺,裝置和場地的這個設備的這個原因等等,可能不一定是特別的是適合這種方式,最關鍵的是我覺得還是沒有用心去經營,或者是根據這個劇場實際情況,怎么樣去做它的同匹配的一個運營的一個方法。 

  主持人:其實現在呢有越來越的人都比較去關注這些話劇,比較想要走進劇場去提升一下自己的生活品質,但是可能自己不太知道到底哪些劇場比較適合自己,那這些劇場在發展的過程當中,您認為這個運營模式該怎么去轉變,才能夠迎合現在消費者的一些口味呢? 

  張海君:因為現在是我個人覺得呢,就是說其實就是在目前的這個整體的這個演出市場,尤其是劇場的觀眾群體,其實它已經越來越分化,越來越細分,也就是說基本上你比如說喜歡這個兒童劇的,那它的觀眾肯定是比較精確的,比如說就兒童和家庭為主體的。你比如說喜歡這個話劇的,它還是以青年,白領,或者年輕人為主吧,比如說70后到90后這么一個階段,我覺得說你比如說喜歡音樂劇的,也是以年輕人或者是以一個更高這個層次的一個這個知識層面的一個群體為主。那么你比如說傳統的,民族一些藝術,或者傳統的一些戲曲啊,它肯定核心還是以中老年為主的。當然你也會根據你的這個作品的定位,怎么去來找到,比如說年輕的觀眾,那比如說像現在的這個新時尚的一些戲曲,比如說最近這個在演出的一些像《碾玉觀音》《一旦三夢》,像這種傳統的戲曲,但是它融入了很多新的審美的一些價值的一些觀點,包括一些這個創作的這種手法上,它帶上了一些年輕的一些思潮進來。其實也是在積累和這個培養年輕觀眾這么一個群體,總而言之,我覺得就是每一種藝術樣式,還是逐漸的要尋找到一個自己的市場定位或者是觀眾的定位,我覺得應該是整體這么一個感覺。 

  主持人:也就是說隨著市場不斷的細化,會出現越來越的專業的劇場,而不是以前的那種整合到一起的。 

  張海君:一個大雜燴的,可能會慢慢的,但是會需要,你比如說像我們剛才說的做的好的保利,它也是一個綜合體,但是我個人認為可能以后對劇場的經營,比如說它的品牌,它的這個觀眾的定位,它的這個市場群體這個培育,我覺得可能相對來說一定會出現越來越的這種專業性的這個劇場。 

  主持人:那么您覺得專業性的劇場,它的最大的優勢是在哪呢? 

  張海君:我覺得就是它的定位很精確。就比如說舉個例子,我就剛才就是舉一個例子就是說我們一個劇場,因為它的座位其實是非常有限的,而其實可能大家有的人會說你一年這么多場,那你這個太精確了,是不是你的觀眾不好去培育啊,其實恰恰不是這樣,其實你想你一個劇場,你比如說大概是我們按正常的一般是600座,中型到大型,600座到1200座左右這么一個格局。那你想,你一周就是一般來說三場左右,也就是全天150場到180場之間,正常的演出。那你想你的觀眾也就是在多少,在10萬至15萬人之間,那么整個的這個市場是這么巨大的一個市場。 

  如果你做很好的話,你的作品很好的話,你品牌定位很精確的話,我覺得10來萬的觀眾來說,對于全年的一個運營來說,應該不會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最關鍵是它是否能夠把這個劇場和劇目這個品牌之間能做一個很好的一個經營和契合。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 

  主持人:可以說資源的一個高效的利用。 

  張海君:對。 

  主持人:那除了目前在北京出現了一些專業劇場之外,全國范圍內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呢? 

  張海君:其實是這樣,其實我覺得北京現在你看,尤其是從應該客觀來說,應該是從去年開始萌芽,就逐漸的已經開始有很多的這個專業的細分劇場了,比如像我們剛才說的這個東方喜劇院,像我們的這個青年劇場,像未來出現的家庭劇場,還有一切兒童劇場等等。將來我聽說可能還會有專門音樂劇劇場,你比如音樂劇劇場就像這次馬上就要開業的天橋藝術中心,就《歌劇魅影》要進來,它可能將來就是一個很專業的一個音樂劇劇場。那么這些劇場都代表了未來的一個演出市場乃至劇場演出的一個走向,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個走向是我們也是根據國外,這個學來的一些經營的或者是劇場運營的一些經驗。像國外已經很多劇場細分的非常好了,你比如說它有專署的音樂劇劇場,有兒童劇劇場,有戲劇劇場,有或者是其他的這個舞蹈劇場等等舞劇劇場,其實我們應該是還是算比較晚的,那么放到這個全國范圍來說,客觀的來說,還是基本上是在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也這種萌芽的這種,或者是剛剛開始興起的一個狀態,但是總體來說,還沒有形成一個相對有規律的,或者一個市場化的一個局面。 

  主持人:還沒有形成。 

  張海君:還沒有形成,因為這是跟中國演出整個大市場的這個成熟度不夠是直接相關的。 

  張海君:剛剛起步,剛剛萌芽的階段。 

  主持人:對,那我想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和進步的發展的話,它還需要哪些條件呢? 

  張海君:我覺得第一個就是在這個進一步的這個完善這個劇場的這個定位,就是說比如說舉個例子,比如現在叫兒童劇劇場,比如定位。那么就是說你運營企業,運營單位要對這個劇場的這個定位還要進一步的去通過各種數據,根據你的區域位置,根據你的人流量,附近的人流量,根據你的整個的人員的構成,等等去做一些分析。 

  你比如說你說我要在這個很偏遠的地方做一個兒童劇場,我覺得它未必就一定是適合的,那么你要找地方,一定是要離大社區或者學校相對比較集中的地方去選擇,那么首先這個定位是要很重要的。第二個就是你的這個劇目,就是你的劇目是培養你這個劇院是否能夠形成一個特別好的一個良好循環的發展的一個重要的載體,你的內容平臺,一定要做好。你比如說我可能今年我有一個好的劇目可能有很多觀眾看,然后后面的劇目就不行了,或者是質量就不高了,這個可能對你長期形成來說是非常的不利的。那么你一定要告訴你只要進了我這個兒童劇劇場,或者家庭劇劇場,你所看到的應該是這個區域的,甚至是這個市場最好的,或者是最好的之一吧,不能說完全是最好的,那么你的這個整個劇目的演出水準一定要齊,一定要有一個標準。我覺得這是第二個,第三個就是你的服務。你要針對你這個觀眾的群體,你為你的會員,為你的觀眾的服務做哪些有針對性的這種服務的這個內容,我覺得這個非常重要,其實劇場的服務是特別特別重要的,你的制度,你為會員也好,為觀眾也好,為你的服務的這個戰斗的企業也好。 

  那么第四個呢,就是說品牌性的專業的劇場,有利于商業的再度開發。你比如說兒童劇,比如說我這個劇場 是針對兒童劇的。那我可能找這個劇場的官民也好,整體的戰略合作也好,那我一定是非常精確的要找到適合于兒童,適合于家庭去做推廣的這種產品,對吧,比如說快消品,比如說冰激凌,比如說這個飲料等等。比如說爆米花,比如說這個薯片等等。那比如說我要從商業運營的話,就非常精確我就找這個企業,我可能找別的企業根本就沒有意義,因為我一定要跟我的這個企業這個贊助的這個要匹配,所以就如剛才我舉的這個例子,它有利于這個劇院的延伸產品或者是商業的合作的再度開發。 

  主持人:可能會成為一個整體的產業,說不定也會做成像迪士尼那些玩偶各種這樣的延伸的產品。 

  張海君:對,你的延伸產品呢就會根據你的兒童作品,你的延伸產品的玩具店啊,游戲店,首飾店,乃至你整個的商業的整個的鏈條的應用,我覺得會形成一個特別好的鏈條,那么你一旦打開了這條門,我覺得所有的這個通道都會一定會找到。 

  主持人:那目前在政策方面對這個有沒有什么扶持呢? 

  張海君:應該來說,它是分兩個層面,應該說從市場整體上來說,我覺得是沒有的。但是從政府的層面它會創作上,比如說像我們北京這個地面,它有這個針對兒童劇的這個創作的扶持,也會有針對這個演出場次的獎勵的扶持。比如說你一個兒童劇,你第一年度完成了50場,它就會根據場次,它就會獎勵,會在這些方面,我覺得它不僅僅只是針對兒童劇。 

  主持人:在文化上也有引導。 

  張海君:在文化創作上,在文化演出的場子上都會有一些這個扶持。 

  主持人:好,那剛才我們談了很多這個劇場的整體的概況,接下來我們就具體到這些每一個特別的劇場當中,我了解到在7月16號的時候,這個北京第一個以這個喜劇為核心的,北京喜劇場是可以說正式的開門迎客了。那為什么說要建,成立一個專門喜劇為核心的喜劇場呢?這個市場大嗎? 

  張海君:這個主要的這個發起人的是由國家大劇院和這個我們的這個老前輩戲劇藝術家,這個表演藝術家陳佩斯老師所發起的。我個人可能覺得就是說因為陳佩斯老師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喜劇藝術的這個發展和繼承,可能就是說他的這個夢想,一直希望能夠有一個專署的這個喜劇的這個劇場。因為喜劇客觀來說,定位。我個人覺得從演出市場來說,尤其是從舞臺劇來說,觀眾來說應該是非常受歡迎的。你看看現在目前最好這個戲劇演出的票房都是來自于喜劇的比較多,那么也就是說這部分的觀眾群體應該是它沒有任何問題的。那么第二個,佩斯老師,因為他是一個喜劇表演藝術家,他一直致力于這一夢想的實現,所以我覺得他跟這個東方喜劇院的這種合作,我覺得應該來說是我相信也是一拍即合,或者是已經是謀劃已久。 

  主持人:那么以這個劇場形式的這個喜劇怎么去吸引觀眾去買單呢? 

  張海君:那么我想陳佩斯老師會通過他的作品,你比如他現在的像陽臺啊,坡啊,等等他會在這個進行長期的助演,我覺得長期的助演,然后同時通過喜劇藝術節,通過其他的這種劇目的邀請,把一些好的喜劇作品放到東方喜劇院,逐漸逐漸會形成一個,很好的一個觀眾群體的一個市場的基礎。因為畢竟任何一個劇場,它不是說你經營下來就是一蹴而就,就是非常火熱。一般來說,我們認為就是一個正常的劇場,要形成一個很好的品牌,形成一個很好的定位,或者形成一個很好的基礎,它應該需要兩到三年的一個基礎。  

  主持人:那據我了解,咱們北演公司其實也是成立了一個北京青年劇院。 

  張海君:對 

  主持人:那想問您,為什么要成立一個青年劇院?它的定位又是什么呢? 

  張海君:是這樣,就是說我們北演為什么要進軍這個5劇場運營這個業務鏈條,是基于就是我們從13年就開始謀劃,就是說原創的這個領域。因為北演以前都是以這個超大型的這種這個文化,或者演繹項目為主,比如說像鳥巢,水立方,當然它每年呢這個演出都是很龐大的,但是它每年的項目并不是很多,但是因為隨著這個國家的這種各種政策法線規定,限奢令這個等等的出臺,就是我們通過這個做了一個戰略調整,就是我們認為在目前的這個市場,越來越這個緊縮,或者說去泡沫化的,正常的演出市場已經在逐漸的形成的時候,那么可能那種大體量的,甚至是帶有一定的賭注式的演藝項目,未必是一個企業實現良性循環發展的一個路徑。 

  那么這種情況下,我們做了一個戰略調整,也就是這兩三年我們做了一個調整,就是我們立足于三個,目前情況啊,我們有三大業務的板塊,第一塊就是說我們是品牌演出的這個系列,我們是以中國傳統節假系列為基礎,其實就是把之前的一些大體量呢,把它給相對弱化,但是保留那種品牌性,我們把它做一種常規性的,你比如說我們現在已經擁有了像六一,像十一,像中秋,七夕,新年,春節,我們已經形成了就是說一系列的以這個節假系列為品牌的一些大型演出,這一類的項目比如說我們有年底的12月31號,今年是第20年了,新年音樂會,人民大會堂。創中國新年音樂會,我們是中國第一個引進中國新年音樂會這種方式的。像我們七夕,我們第一個做,從全國來說第一做商業演唱會的七夕主題的演唱會。   

  你比如說我們現在中秋,我們是針對家庭團圓的第一個商業性的品牌的節假系列演出,那么我們希望就是把北演的以前的那種傳統的,就形成一個成規的系列,叫以節假系列為主,也就是說我們這個是屬于北演的看家的技術,也就是說以前成規的一塊項目,我們在維持它的基礎,甚至在拓展它的每一個布局,每一個根據時間階段,因為為什么要做節假系列,因為大家都知道,其實節假的時間是演出很好到時間。也就是說我們可能還會通過一到兩年的這個時間,只要是但凡是節假的時候,一定會出現北演的比較大型的古典大型這樣的,或者是流行音樂項目。那么這是我們的一個板塊,那么第二個板塊也是從這個整個文化產業的這個發展來說,未來北演的發展可能除了這種經濟類的項目,運營的項目,可能還需要有它這個整個擁有自主產權,知識產權的,IP的一類的這種作品。那我們就投入到從14年開始,我們就投入到大量的這個原創的這個領域里面。像我們今年,我們兩年,我們就做了5部原創的舞臺劇,3部話劇,一臺舞劇,一臺音樂秀那么整個這個兩年來說,我們可以毫不這個,夸張的說,就是說我們超越了單一院團的他們的每年的創作量,我們兩年就創作了5部劇。 

  我們巡演和演出整個場次已經達到了200多場。 

  主持人:這個場量還是比較可靠的。 

  張海君:但是呢,我們通過雖然我們取得了很好的一個原創的一個收益,因為我們下一步通過這種IP,可能還要整個做互聯網的,做影視的這個鏈條的打通。但是我們發現,我們存在一個很大的一個軟肋,也就是說我們每一部作品出來,我們都要去,就像你最做提的,我要去找劇場,因為北演通過改制以后,以前的劇場已經沒有了。對吧,以前北演是有劇場的,但是這種企業以后,就是改制剝離以后,劇場給獨立出去了,那么我們沒有自己的專署劇場,那我也要考慮到我這個劇出來以后在哪演,哪演合適。 

  主持人:還是要打自己的品牌。 

  張海君:恩,還是要打自己的品牌。那么現在比如說因為畢竟創作這個一部作品呢,它會存在很多的偶然性。那么比如說存在很多偶然性,比如說我可能現在我提前定一個時間,但是創作它是,不是說你想,一定能成,它就能成的。可能會有些臨時的變化,那么如果我租賃的劇場,我根本就沒辦法去調整,因為我已經跟它簽約了,它卻想它有它運營的方式,所以我這5部我不同類型的,我可能話劇適合在保利,我可能舞劇就不一定適合于在保利了,我或者其他的劇也不一定適合于在大劇院了。那么我這個對我的運營來說,會造成一個很大的困擾。 

  那么在這種基礎之下呢,我們就考慮就是以至這個,從這個戰略上我們要做。在為了第一要滿足我們原創自己的這種創制的這個以后運營的一個需求之外,我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覺得如果北演要從一個項目公司轉型為一個平臺公司,或者說有可能成為規模化的產業化的一個品牌公司,我們一定要擁有自己的劇場,乃至未來的劇場的院線。那么這個也就是說我們從14年以后,我們就兵分,可以說兵分三路吧,一塊是成規的這種演唱會項目,音樂會項目,就是在體育場館的。一塊是我們的原創制作這塊,一塊就投入到這個劇場運營的這個思路,那么我們其實從去年就開始跟很多無數家的劇場去談合作,可以說跟無數家的劇場談合作。 

  大的,中的,小的,談了無數個。但是就是說因為各種原因,因為畢竟合作,一定是要雙方共贏才行。有的可能是它合適,我不合適,有的是我合適,它不合適。就一直就沒有這個成型,但一直到今年4、5月份的時候,我們跟團市委的,北京團市委的北京青年宮,這個青年宮這個影院,它有一個本身它最早就是以劇場來建設的,但是你也知道,現在因為定市場,它有一個細分,為什么很多電影大廳六七百人的,七八百人的,四五百人,它沒法去分定,因為它的這個成本太高了。再還有一個觀眾從電影的這種觀看的角度來說,從市場的角度來說,它不太適應今后的發展,那么我們一談我們的想法,可以說應該來說是比較匹配的,那么之所以我們為什么把它定位一個青年戲劇的一個主要的激素載體呢,我們也有我們的考慮。 

  第一,北演將來做的戲劇,除了經典的,除了一些大型的,一定還是要專注于青年觀眾,因為我們認為戲劇還是要不斷的靠青年觀眾去來引導。 

  主持人:可能青年觀眾目前來說是一個主要。 

  張海君:是一個主要,而且未來我相信,應該來說也是要培養更多的青年的觀眾。那么這個青年,就是從字面意義上的理解,第二種青年還有一個概念,那么青年并不是說從某種意義上不是一個年齡的一種青年,而是一個對戲劇的理解,或者是對生活的一種選擇方式,就是說我們隨著這個社會的這個變化和科技的變化,時代的變化等等。每個人的這個心態和它的生活方式和習慣已經發生了改變,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希望通過這種一個定位,是讓觀眾改變一種生活方式,觀看戲劇,我們希望它是一個選擇,是一個生活方式的一種改變,所以我們把它定位為青年。 

  第三個是因為北京青年宮的這個定位。因為什么,因為團市委是干嗎,是這個叫什么,怎么說呢,就是我們國家的這個青年一代的這個培養的這么一個陣地。那么恰恰跟我們的想法也是一體的,所以既滿足了青年宮的它的一個社會職能,或者是單位職能,它的這個青年宮的職能也滿足了我們的一個觀眾的一個定位的群體。還有一個就是說它的很多這個培訓啊,教育,面向都是學校,都是高校,都是青少年。其實某種意義上,也為我們帶來一定的觀眾的幾個基礎。 

  那么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們的定位就是要以青年劇場為基礎,我們會培養,或者是簽約,或者是合作一批優秀的青年的戲劇的主創人員。比如說編劇,比如說導演,比如說制作人。我們是這么一個連鎖的,或者是一個整體的考慮。 

  主持人:所以說是給這些新生代的人們去提供一個舞臺。 

  張海君:對,一個舞臺。我們是定位于這么一系列的一個想法,所以當時可以說定這個北京青年劇場,我們可以說是幾乎沒用多長時間就不加思索就毫不猶豫的就定了青年。 

  主持人:那在這個青年劇場當中,它上演的劇目都是一些什么類型的?這里有特定的嗎? 

  張海君:也就是說不能夠完全說是原創,但我們肯定是以原創為主的,但是我們不管是以原創也好,還是不是原創也好,它的這個定位一定是,就是我剛才說的,一大部分都是我們比較優秀的青年編劇和導演組作品。第二就是主題,都是比較適合于現在青年人觀看的類型。比如說喜劇,比如說這個自產劇,比如說這一類的生活劇等等,它還是比較適合于青年劇場觀看的。 

  因為我們還要考慮到一個就是我們青年劇場的這個座位席恰恰是比較適合的,這六七百人。七百人就是一個中型劇場,我們可能還不是像國家大劇院,保利那么高大上,甚至我們的裝飾,我們各方面的也挺簡潔,但是一切就是我們圍繞著這么一個載體去運用。 

  主持人:那我還注意到,現在有一些業余的話劇團,或者是歌劇團等等,那會不會我們的這個青年劇場會給這些人提供一些舞臺呢? 

  張海君:這個舞臺呢,它不一定是演出的舞臺,但是它一定是交流和培訓和教育的一個平臺,因為我們有一個目標和宗旨,就是說除了剛才說的,培養這一類的優秀的這個青年的這個創作,我們希望它通過青年劇場這個舞臺,能夠邁伸到一個非常成熟,或者是具有影響力和商業性的一些知名的這種戲劇的這個藝術家,那么之外,我們還有一個,培養一個就是說因為我們考慮到我們的下一個人才的來源和觀眾的來源,就像你剛才說,比如說我們高校的,企業的,或者是戲劇的愛好者的一個培養,那么這些培養會通過各種方式。 

  一、我們可能通過戲劇的培訓,戲劇的教育。第二,我們可能通過這個各種高校戲劇的這個聯盟,比如說我們可能就在做一個大學生的戲劇聯盟的這種方式,其實一給他們愛好者從業余走向職業,有沒有這種可能性。第二就是我們也培養了一個整個的市場這個觀眾的一個群體。因為大學生永遠都會是我們會非常看中的未來的一個非常的觀眾群體。 

  主持人:那現在呢,我們都在說互聯網+,我們目前所做的這個劇場有沒有運用互聯網來吸引更多的人來到劇場呢? 

  張海君:是這樣,就是說覺得互聯網加我覺得您剛才提的這個問題,我覺得應該分成兩塊來溝通,第一塊就是你的這個宣傳和營銷的方式,對吧。可能是通過什么樣的推廣手段,什么樣的宣傳手段,什么樣的營銷手段,什么樣的活動手段,這個可能通過互聯網是它的一個解決方案之一。那么可能,我們可能現在最急需要解決的可能是要通過互聯網的這個思維和方式怎么去,第一,我覺得第一步要做的可能是增加它線下演出的附加值,我覺得這是它能產生多大的一個收益,或者是一個多大的一個化學反應的問題。 

   第二個就是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應該還是叫傳統加互聯網,就這樣的方式。那么我覺得目前我覺得演繹產業或者演出產業,現在恰恰最為缺乏的是叫互聯網加,而不是加互聯網。那么現在我個人覺得就是這個話題來說,我覺得全部的演繹界的人士都在做考慮,做嘗試等等。我個人覺得目前來說,還沒有看到特別成熟的一個模式,其實我們從前年我們開始就探索這個互聯網的這個演出,我們應該是做商業演出第一家,做互聯網直播的演唱會的運營企業。我們也是文化部網絡演出試點單位,就是我們在保利連續一周的直播,可以說反饋很好。但是我們去年又做了,但是客觀的來說,我們還沒有完完全全的去找到互聯網加的一個思維方式。我認為這是叫加互聯網,我個人覺得啊,當然我相信互聯網加的演繹,一定會有。 

  主持人:這是一個發展的趨勢。 

  張海君:這是一個發展的趨勢,我覺得目前來說,只是在已經非常重要的一個結點了,我個人認為很快就會出現了,包括北演也在做這方面的這個謀劃,也在做這個謀劃。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張總,我們也很期待這期布局能夠盡快的來到這個北京劇場跟觀眾見面。 

  張海君: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网赚是不是骗子 北京赛车pk10APP网资讯 足球盈亏指数 2019国外挂机网赚联盟 吉林快3 投票网赚 互联网赚钱方式 网赚论坛是真的吗 2019免费网赚挂机 河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