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代表委員談魯劇:彰顯山東文化軟實力
近幾年來,魯劇熱播成為普通群眾身邊發生的文化現象。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濟寧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市工商聯主席陳穎,全國... 詳細>>
本期嘉賓

陳 穎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濟寧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市工商聯主席

趙冬苓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電影電視劇制作中心藝術副總監

孔維克 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畫院副院長、民革山東省委會副主委、山東畫院院長

訪談時間:2016年3月6日19時30分

制作:文化產業資訊部 主持人:李焱

訪談精粹
魯劇熱播引領潮流 文化底蘊+工匠精神獲成功
“魯劇”即電視劇領域的“山東制造”,從《大染坊》、《闖關東》,到《紅高粱》、《北平無戰事》,再到2015年紅極一時的《偽裝者》、《瑯琊榜》,“魯劇”火遍了大江南北,成為齊...
孔維克委員:中華傳統文化是我們中國的軟實力
現在講軟實力,我們傳統文化就是我們的軟實力。尤其我們走到國外舞臺的時候,看到中國孔子成了符號,中國的傳統文化也是我們的一個標識。
孔維克:傳統文化中家風家教建設迫在眉睫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重視家庭建設,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對此,孔維克表示,如今很多社會不和諧現象,如不孝順父母等,這是因為傳統文化當中很多東西斷裂了,包括家教、...
陳穎代表:孔孟文化的研究存在斷層斷代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提出,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要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立場,堅持古為今用,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因勢利導,深化研究,使其在新的時代條件下發揮積極作用。陳穎表示,目前...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中經兩會之夜——從“魯劇熱播”看文化軟實力》。本期節目我們請到了三位嘉賓,都來自山東,我們這期節目也是和山東齊魯網一起聯合制作的,我現在一一介紹給大家,他們是: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濟寧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市工商聯主席陳穎女士。

  陳穎:大家好。

  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山東電影電視劇制作中心藝術副總監趙冬苓女士。

  趙冬苓:大家好。

  主持人: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畫院副院長、民革山東省委會副主委孔維克先生。歡迎您。

  孔維克:大家好。

  主持人:3月5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開幕式上,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在總結過去五年發展成就時候,特別提到文化軟實力持續提升,這幾年我們身邊也出現了文化現象,就是魯劇的熱播,一開始提到魯劇這個詞,很多人可能感到奇怪,說山東最有名的地方戲不是叫“呂劇”嗎?什么時候有“魯劇”?帶著這個疑惑,我們一起來看一段小片。這是齊魯網正在制作的一部與山東有關的動畫片,目前還沒有對外公布過,今天我們先截取其中的一小段,曝光一個片花。大家注意,這個小片結尾對什么是“魯劇”有一個集中的展示,謝謝。

  在小片結尾的時候,對什么是魯劇展示出來了,其實所的魯劇就指的電視劇領域的山東制造,從前些年的《大染坊》、《闖關東》,到近幾年的《紅高粱》、《北平無戰事》,再到2015年紅極一時的《偽裝者》、《瑯琊榜》,“魯劇”火遍了大江南北,打出了品牌,也成為齊魯文化形象的一張亮麗名片。我想先來問問幾位嘉賓,您們最喜歡哪部“魯劇”?因為什么?

  陳穎:《闖關東》,我覺得《闖關東》真是體現了山東人正氣,豪放,信用的一種氣質和風格。

  趙冬苓:我寫的《紅高粱》。

  主持人:這個過程當中您很多的心血傾注到里面,相當厚愛。孔老師呢?

  孔維克:我感覺這幾部戲各有千秋,確實很難說哪一部特別好,它代表一個時代,最早時候我對《武松》很感興趣,那個時候是領先了全國的風氣,《武松》,魯劇這個概念也逐漸讓大家知曉,我也是最早接觸魯劇,確實是在全國開創了先河,作為魯劇的概念從那個時候打下了基礎,后來一步步走來。

  我的老師拍了電視劇《孔子》,雖然影響沒有后來的大,但是那個時候的三個編創人員,也是濟寧的,編導之一,他開創了實景拍攝的先河,現在好多影視城,無錫,橫店,包括我到大西北去,寧夏張賢亮他們搞的影視城,最早的影視城實景拍攝是我們的《孔子》,現在還有,作為歷史劇第一次拍,并且這么嚴肅地去拍,這是山東人干的事,后來包括《闖關東》我也非常喜歡。

  還有《紅高粱》,我的太太很愛看,忙起來以后我可能看電視不多,回家他們看給我講,確實有這么幾部,齊魯文化,山東文化,在電視劇上的反映。

  陳穎:這點還是源于山東剛才這個小片當中說文化底蘊深厚,山東的齊魯文化首先是孔孟文化,孟子浩然之正氣,修身,齊家,治國,齊天下,滋養著山東人的品德,使這個行為更加突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也是我們山東人做人的一個非常響亮的品牌。

  主持人:趙代表,您今年兩會曾經給我們帶過來您的議案還是建議,對電視播出環境提出了您的觀點,您給我們介紹一下。

  趙冬苓:我針對這兩年電視的一些現狀提出了我自己的看法,因為這兩年隨著新媒體的興起,傳統的電視臺,電視頻道,包括我們電視劇制作確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首先我認為這是好事,新媒體的興起使大家開展了激烈競爭,也在新媒體上出現了很多非常優秀的作家。

  我覺得對我們這樣一個國家,在我們的主流意識形態里面,內容不管理是不可能的,任何國家都要管理,但是內容管理應該有法可依,你讓我們去寫電視劇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哪些紅線是不能碰的,法律以外的那就是我能夠寫的。

  另外,我還呼吁有關管理部門體裁限制要放松,因為現在我們體裁限制其實也是非常多的,比方說古裝劇不能超過15%,不能超過15%帶來直接的后果就是我們過去能夠看到的《漢武大帝》《雍正皇帝》,傳統底蘊非常深厚,非常嚴肅的精品看不到了,因為它出力不討好,投資巨大,沒辦法和“戲說”,玄幻這樣的劇去競爭,所以你看這幾年這種正劇基本上是看不到了。

  我們老說加強文化軟實力,加強我們文化產品的出口,最有可能出口的就是我們的古裝戲,因為有這個體裁上的限制,所以導致了我們古裝正劇的萎縮。

  另外,比方說限制我們不許拍穿越,這一點我特別不能理解,前幾天廣電總局說希望有科幻,我覺得穿越實際也是一種科幻,所謂科幻就是我現在要穿越到未來,而我們所穿越的古代都是一種穿越,為什么穿越到未來就可以,穿越到古代就不可以呢?我覺得是限制人們想象力的。包括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一個非常大的品種,涉案劇,它也導致了另外一些現象的發生,比方說前一段《心理罪》下架,它拍得特別好嗎,也未必見得,涉案劇拍得太少了。《刑警隊長》上了黃金時間,我們管理部門的限制太多,導致了我們經常在講我們有高原沒有高峰,我們有些作品沒有精品,其實我覺得不是大家沒有聰明才智,我們從網絡的發展就可以看出來了,過去要成為一個作家太難了,要投稿給出版社,出版社的編輯要審,拿到書號才能出。網絡興起以后你只要會敲字就可以當作家,你就可以把你的文章貼到網上去,一下子出來那么多作家和好作品,我建議的中心意思就是希望管理部門要研究應該怎么管。

  主持人:孔委員有要補充的地方?

  孔維克:剛才趙冬苓老師談到了限制多的時候,說到了戲說和穿越,我談一下我的看法,我們也經常看電視劇,尤其是對孩子們,這個戲說是一點好處也沒有,穿越是可以,是意識手法,限制了穿越是不是感覺穿越太多了,作為藝術手法不應該限制,但是這個戲說張冠李戴,把朝代也弄亂了,把人物性格和我們原來認識歷史上的人物,整個都說亂了,這教育孩子沒有利,對擴大我們社會正能量的發揮沒利,它還有很多害處,這個孩子他本來早記事,將來價值觀形成的時候,知識角度亂了,戲說反映不是正能量的東西,檢查特別嚴格,把這種門檻都關得更緊,把藝術創作關緊了。

  趙冬苓:體裁限制15%,做正劇,不能做戲說。

  陳穎:我也非常贊同“戲說對歷史的嚴肅性起到了不好的導向”這個觀點,我們常常開玩笑說關公戰秦瓊,以前是一個笑話,說相聲其他方面,現在不加審核把一些歷史人物變成朝代之間的戲說,這是不嚴肅的。

  另外,會前我們還說其實我們真正的審查是這個劇當中它有許多真實性是否和歷史的期間它是吻合的,我說現在有一些電視劇從服裝上、語言上,你覺得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困難的時候,小時候家里面窮人的孩子誰沒穿過露腳指頭的鞋,現在的電視劇我們的游擊隊穿得都是很好的衣服,一點也不困難,而且不艱苦,這一點上我們要認真審查,認真管一下,所以也需要注重一些細節。創作的體裁上還有其他方面,既要有正向的一種社會正義,也要有一種市場化的正能量方面的電視劇,包括《家風》,其他方面,有一些好的禮儀文化,家風,能夠踐行和教育社會的一些電視劇是完全可以的,沒有必要使勁限制。

  趙冬苓:剛才陳主任說過去舊社會的人化妝,服裝特別不講究,這就像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里面有一句說得很有意思,“提倡工匠精神”,話題拐到魯劇上,我覺得魯劇特別有工匠精神。孔委員早期看《武松》的時候,盡管那個時候我們的制作經費很少,包括那時候拍《孔子》,去年大火的《瑯琊榜》、《偽裝者》,包括《紅高粱》,包括《闖關東》,我們都是用工匠精神,除了我們內容上追求它的文化底蘊的深厚,人物形象的鮮明,主題的深刻以外,故事情節的精彩以外,我們制作上非常有工匠精神的。

  所以,我覺得這也是觀眾審美趣味提高了以后,他們不再滿足于聽一個粗制濫造的故事,他們要看到藝術品,在這樣一種審美潮流下我們的魯劇,我們的山影制造能夠脫穎而出的一個重要原因。

  主持人:關公戰秦瓊有一點錯位的感覺,該管的好像沒有特別管好,反而造成了讓其他不應該受到限制的被限制了,也是一種錯位。趙代表講的是工匠精神,我們觀眾的欣賞水平實際是在快速提高的,哪部影視作品有沒有用心大家能看得出來,是一目了然的,我想請教一下,魯劇的創作,其他的文化產品,文藝產品創作山東政策層面有什么特點?

  孔維克:對電視劇的政策趙老師更明白,山東之所以有這么多電視劇火了,和領導的支持分不開,包括我們省委宣傳部歷屆部長都非常重視抓咱們的電視劇,原來接觸比較多的是搞美術的,劉偉民部長談魯劇的時候也談到了,包括書記談的話題,從《闖關東》這些領導們自己都介入了創作當中,提供情節,探討劇本,和演員交流,扶持政策,投資,一直到每個環節,我覺得我們離不開領導的支持,領導的支持很重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我們拍的也是正能量的東西,這些東西需要政策扶持,領導的支持。

  我想到我們美術也是這樣,從領導策劃,出點子,到整合資源,成立組委會,一直到經費落實,一直非常關注,非常支持。后來省委宣傳部,從美術角度來說吧,推出山東總體的美術形象,部長親自策劃,電視片叫《中國畫壇齊魯風》,要求我們不要拍成宣傳片,要拍成紀錄片,藝術片。我們半個月要寫一次半月報,采訪那些畫家,這個和劇本還不一樣,討論框架,在北京、山東多次召集編導人員,美術評論家,畫家,北京的是山東籍的畫家,包括在中國美協當主席的劉大為主席,他們都非常支持家鄉的文藝事業,山東本土的畫家也是大隊伍,把山東美術創作弘揚起來,領導也是出臺各種政策,制定扶持,親自介入,這都是我們文藝繁榮的根本保障和基礎。

  趙冬苓:剛才孔委員說得很重要,其實你看文學史,無論是中國文化史或者世界文學史你會發現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人群總是扎堆而生的,我覺得山東魯劇它能夠成氣候,實際和單位的風氣有關系,因為有這種風氣,大家形成了藝術創作的風氣,大家互相影響,大家每天在一起談的就是藝術,就是怎么能把片子做得更好,最后就推出了魯劇的品牌,我覺得像我們這個單位,因為我在那已經有20年了,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一個現象是領導不像領導,也沒有前輩和晚輩之分,大家都是藝術上平等的創作者,我們經常會為一件事情各抒己見,我們比較鼎盛的時候有10個導演左右,大家互相之間交流。現在成氣侯的一些人可以說都是在這種環境里長大,成長起來的。所以,才創造了魯劇這樣一個品牌。

  主持人:陳代表說魯劇之所以能火,跟植根于山東的齊魯文化有很大關系,它對我們的文化軟實力有怎樣的提升?

  陳穎:一個國家真正的實力確實是文化軟實力,可以說在這個方面山東省委省政府真的非常重視,如何做好文化的這篇文章,是基于一個大的戰略支點切入點上,那就是正向山東,品德山東,文化旅游好客山東,所以才出現了我們山東把魯劇這種文化不僅僅作為藝術方面的展示,同時也是展示山東人的精神面貌,也正向引導山東人民更加崇尚良好的品德,崇尚正義,可以說朝著我們的文明、現代的社會去發展,它主要是根據我們山東自古以來的傳統文化,所以2013年11月份,習近平主席到山東曲阜視察之后,對文化方面打造山東更加重視,可以說在力度上無以施加的這么一個力度,可以說在國家各部委支持下,山東省委省政府各個部門我們濟寧市市委市政府都更加重視,如何把我們孔孟之鄉,儒學文化,優秀的傳統文化,通過一種機制和方式把它打造出來,所以就提出了創建曲阜傳統文化示范區,可以說經過這兩年的努力,規劃列入了國家的“十三五”規劃。可以說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孔孟文化,打造儒學文化中心,建設文化示范區,已經上升到了國家戰略,我想這個國家戰略就是說我們怎么樣把儒學的優秀傳統文化和我們的現代社會管理有機結合,也是一種現在時代背景的需要。

  可以說這是一份優秀的傳統,我們的現實我認為也是更加需要的,孔子和孟子,包括曾子,不僅僅可以說就是一種文化,或者就是一種思想,它實際上也是指導我們人類文化行為的一個非常有效的一種方式。所以,我們濟寧這幾年在傳統文化示范區建設方面也做了許多的工作,現在首先是孔子文化體驗基地,中國孔子學院總部基地已經落在濟寧,并且召開了世界孔子學院理事會會議。孔子示范區從機構和機制上已經建立了示范區的機制,已經開始進入工作,同樣國家各部委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包括三孔,這幾年很多游客都說三孔是我們國家的精神文化中心,對三孔文物有些欠維修,國家文物局都設立了專項的基金來進行維護,同樣在中組部和國家行政學院也都充分發掘我們文化的優勢,把普通學院和中央干部黨校的學員開始到基地進行體驗式教育,包括其他全國的一些省市,還有青年干部都到曲阜建立師德教育基地,青少年的活動基地,干部培訓基地,對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已經產生了很好的效果,黨中央可以說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定位有很大的關系,也指導著我們把傳統文化如何去發掘去運用起來,通過文化對人們行為的教化和導向作用,使我們的道德更加提升,使我們的行為更加文明。

  主持人:濟寧傳統文化示范特區有多大面積?

  陳穎:現在這個示范特區它是以曲阜和鄒城兩地,加上泗水,三地這么一個區域性的建設區,并不是說要有一個像開發區有個圍墻。先期是在孔子故里,孟子故里,還有泗水發源,在這三個區里形成一個示范性的區域性建設。在這里,不僅僅有我們的基礎性的一些建設,同樣也有一些軟實力,軟件方面的一些建設,包括培訓教材,編寫,我們孔子研究院引進人才,怎么來編寫教材,編寫整合咱們全國家的力量,怎么去編寫一種適合于青少年,適合于黨政干部,適合于社會道德教化的,現在山東省已經通過公開的招聘,包括尼山學者、泰山學者、儒學大師等等,現在也已經進入到位了,所以這兩年在國家的支持下前期工作還是做得比較多的。今年列到了“十三五”規劃當中,下一步還要有不少的工作,還要具體務實去落實下去,所以這次我也提了一些下一步開發區具體怎么落實的建議。

  主持人:我們的政策舉措怎么落實到位,老百姓怎么去看,我特別想聽這方面的聲音,咱們趙代表現在住在濟寧?

  趙冬苓:濟寧人,住在濟南。

  主持人:您對濟寧建立的文化特區的嘗試,包括弘揚傳統文化的舉措有什么切身的感受?

  趙冬苓:切身的感受很薄了,因為我離開濟寧多少年了,我家就是濟寧師專的。

  主持人:師專有這么優秀的人才。經常回濟寧嗎?

  趙冬苓:回去,不一定齊魯文化非要住在濟寧才親切,每個中國人都是這樣,我們都是在儒家文化當中長大的,我在山東可能感覺不出來我是山東人,出了山東我就覺得我是山東人,出了國我就認識到我是中國人了,這個真的是你一出生的胎跡去不掉的。

  主持人:孔委員,您是孔子的78代嫡傳后裔,您對傳統文化相當有發言權了,您覺得山東弘揚傳統文化方面有哪些舉措比較有亮點?

  孔維克:不一定是孔子后裔心得就特別多,趙老師和陳市長肯定了解也是非常多的,從我的角度,我是孔子第78代嫡系后裔,感覺從小先不說孔子,從小我受到的就是每年磕頭是給祖宗磕頭的,耳濡目染有一種家風,家教,這次我提案就家風建設迫在眉睫,你去了濟寧感覺是家鄉,出了山東感覺是山東,出了中國感覺是中國人一樣,我們離開以后才知道,從小家里嚴格的家教,后來才知道這有家教,家風。前年習主席提出來家風問題應該是我們的優良傳統,是我們社會的一個細胞,家風建設提上日程,我感覺主席這么忙,他前年到研究院,他能夠把孔子的《論語》,好多我們傳統的文化都能背出來,能用起來,他讀過好多書,并且他做了研究,給我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行對接,剛才提的問題,軟實力,四個講清楚,其中第三個就是講中華文化,齊魯文化,儒家文化,是我們中國的軟實力,現在提到了這一條,我們傳統文化就是我們的軟實力,尤其我們走到國外舞臺的時候,看到中國孔子成了符號,中國的傳統文化也是我們的一個標識。

  不是中央文件說的,好多場合別人說這個小故事,到了聯合國外國人西方國家它講普世價值,中國普世價值有爭議,中國人不講普世價值,講中國價值,現在你所說的普世價值是西方價值,并不適用于全人類,適用于全人類的普世價值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2000年前說的,習主席還講到了兩創,創造性轉換,創新性的發展,轉換就說古人講過很多,現在很多質疑孔子文化,傳統文化的人,他有兩種聲音,保守,守舊,我們不能抱住老祖宗這些不放了。習主席引領我們去認識傳統文化,我們傳統文化優秀的東西,優秀的東西也不能照搬,齊白石說“像我者死”,他的道理,隔行如隔山,我們古人清代還有一個畫家講要思古人之心,就是臨摹古人的畫,今天還在臨摹藝術就沒有發展了,從大自然中吸取靈感,根據我這個時代,我的積累,我整合資源,創造出我的繪畫來,畫我家的畫,是一個道理。

  我們反過來講傳統文化也是,古人講了父母在不遠游,我們學傳統文化我們不遠游了行嗎?

  主持人:后面還有一句。

  孔維克:古人行事是和孝順聯系在一起的,我們現在創業了,要孝敬父母,跟父母多聯系,視頻,給他寄錢,如果真需要飛機很快趕快回來,是這樣的,不一樣了,不只是這句話。

  包括我們講孝敬,《二十四孝》當中很多我們不能學了,古人理解的孝和今天不一樣,傳統文化中講忠和孝,尤其講忠,敬畏之心,古人敬畏鬼神,認識有局限,當然人要有敬畏之心,我們敬畏法律,敬我們人民,忠于我們黨,這個思想是沒錯的。當然,孟子的時候還談到了我們傳統思想,傳統文化,在今天的發展,我們齊魯大地就像習主席講的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植于我們傳統文化的熱土,核心價值觀里面有很多出自于我們省份,我們有獨特的歷史命運,獨特的傳統文化,獨特的基本國情,我們的中國特色,談到這個問題時候講到三個獨特。

  我們講齊魯文化,最讓我們感動的一個就是赤膽忠心,忠于黨,堅韌不拔去擔當,為了一個事業去奮斗,流血,來源于傳統文化,忍辱負重,包容,忠于黨,中心思想是忠君,轉化成忠于黨。

  我們傳統思想今天怎么轉化,剛才講到的家風問題,目前社會上出現了那么多不和諧的音,包括我們這一代成長的孩子,和我們電視有關系,一個孩子在家庭里長大,我們老家說這個孩子獨,以前沒有獨子,雖然窮,互相照顧,互相團結,那種成長的孩子不獨,現在都是獨生子,四個老人照顧一個孩子,互聯網時代,孩子能上網,什么都能看,他的世界觀還沒有形成,沒有自己判斷的能力,甚至還有黃色的東西,他沒有信仰,男孩子缺少擔當,女孩子缺少愛心,大學之間學生之間沒有愛心,下毒的都有,這種事很多,古代這還了得了,很少見。孝順,現在明明有錢也不給父母的很多,這是傳統文化當中很多東西斷裂了,包括家風,從小家風沒有這個風氣了,光靠法律不行了,法律非常重要,推進法制化建設,但是內心的法律是道德,法律只是規范行為,把源頭上能夠節制,法律就用不著再用了,法律只是一個補充,什么都用法律,法律管不住的新的,所以現在孩子都成長,戲說這種不健康的東西,我們電影電視上都有,這些東西對孩子健康成長,總理說的我們不惜一切代價讓孩子身心健康地成長,這個成長不光是身體的成長,很重要的是心,孩子是我們的未來,如果孩子他在不良的環境中長大,沒有功德心,沒有愛心,將來我們的花朵,我們的未來,這些孩子長大以后他還有孩子,他怎么教育他的孩子,家風建設迫在眉睫,傳統文化的傳承迫在眉睫。

  我們的電視劇,我們山東魯劇根據傳統文化,我們山東的這些作家從藝術上是一個團隊,大家切磋,不斷往前走,從內容上來講我們都是發揮正能量的,文以載道的精神,我們傳統文化當中它是不可分割的。

  主持人:怎么樣把傳統文化繼承和發展的重大問題,其中其實也是有揚棄的過程,孔委員特別講到一點,我感覺我們弘揚傳統文化,增強文化的軟實力,不能僅僅停留在口號上,肯定還是要作用在我們每個人身上,作用在我們的現實生活當中,在這個方面咱們過去的五年,“十二五”期間山東還有哪些亮點值得跟我們說一說呢?

  陳穎:我覺得不僅僅是在電視劇的創作上了,我還是剛才說的,山東省委省政府可以說歷年來都非常重視山東文化道德高地的建設,在這一點上可以說通過各種文化活動,各種方式來弘揚或者是來倡導一種正向的文化,電視劇只是它的一種表現方式,它更能夠引導山東人在自己的文化方面,傳統文化的堅守,好的傳統文化的堅守方面,引導我們山東人更加有道德,有文明,好像前幾年不是特別說優秀傳統文化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就如何打造現代文明山東,當中可以說許多的如何去獻愛心,如何去敬業等等,這些實際都是一種正向的文化。

  剛才說傳統文化的傳承,孔老師說對傳統文化的傳承方面有許多人有誤解,我覺得可能真的是我在濟寧工作,實際上我還真不是濟寧人,我是威海人,但是我也是山東人,我在濟寧工作三十多年來,我是真的感受到濟寧人民包括山東人民在齊魯文化的氛圍當中的熏陶,使他的行為更多帶有很多的傳統文化的品質。

  所以,有時候常常說山東濟寧文化底蘊深厚,我覺得這種底蘊體現在我們每個人的行為和言語上有很大的表現,對孔孟文化,對孟子,孔子,很多人對它有誤解,第一個認為孔子不創新,孔子保守,認為中庸是落后的詞,我們要平衡協調各種關系,它也是中庸的另外一個詞的一種表現方式,許多事情過猶不及都是這個樣子,包括我們的太極也是這樣的。

  對孔子到底說了一些什么,我認為大概我們現在對孔孟文化的研究斷層斷代,而使大家對《論語》,對《孟子經語》這些并沒有真正看透,看清楚,比如孟子說“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焉”,君子的品德像風一樣,小人的品德像草,這個小人并沒有貶義,只是說君子為官員,相對的,也就是說你的下屬他的品德像草,風在草上吹,風吹到哪草就往哪倒,其實也有一句話,上行下效,所以孔子和孟子的許多話,尤其孔子他是一個哲學思想,他認的是大道,對孟子來講可以說孔子著《春秋》,孟子寫《戰國》,在戰國時期孟子說的許多話都帶有很多的直接的方法論,所以他就說對于這種管理者以及被管理者,你要注重管理者的修養,你要注重你的行為約束,你的品德就會對其他人產生影響,這也是我們領導干部如何加強作風建設的指導。

  同樣,孟子也說過叫“民事不可緩也”,社稷次之,民為重,你要問孔子如何為官,他就說了“先之”,官員你要先行動起來,帶頭;“勞之”,要親自動手,我們現在人說的務實;“無倦”,你不要懈怠,你要努力。“合縱敬事”,敬業,這些都是《論語》的話,對我們領導干部,中國所有的民眾都是有許多在我們的行為上能夠起到導向和約束的作用,我們對孔子孟子優秀的傳統文化首先要解讀,去糟粕,留精華,弘揚精華。在我們現在市場經濟的社會當中有許多道德與法律之間產生的一些問題,法律只是一個底線而已,我們如何通過我們的儒家文化內化于心,外化于形,使我們的社會每個人都能夠以道德的約束的行為準則來約束自己,把法律和道德的建設好,使我們的社會更加和諧。

  濟寧孔子文化示范區建設過程當中,2013年10月26日,習主席說濟寧要打造首善之區,全國很多地方都打造首善之區,我們濟寧市委市政府特別認真貫徹習主席的要求,傳統文化弘揚方面我們要走在前面,首善,我們在鄒城,泗水,曲阜,打造了儒學鄉村文明的試點性工作,曲阜做彬彬有禮城市,師德教育中心,背論語,如何做好老師,學孔子做合格老師,還有鄉村儒學講堂等等,通過這一系列的活動,確實老百姓感受到了心情舒暢,我們把儒學和我們的工作結合起來,包括檢察院,司法,和為貴,有什么事大家一說,通過這些調解減少了許多矛盾,使鄉村大家之間就感覺到心情愉快,而不煩燥,有幸福感,通過儒學的彬彬有禮,師德榜的建設,出現了許多的好人好事。兒媳婦搶著把老婆婆接回家去生活,如果我不養婆婆,她就覺得很沒面子,很丟人,她心里邊覺得有一種約束了,法律角度來講可以判決每個月你拿500塊錢,但是她很不情愿,但是這個她是情愿的,這種內化人心的道德建設非常重要,濟寧在這一點上起到了非常好的社會治理,社會道德教化的作用,我提出了踐行教化,從我們領導干部開始,從我們社會行為規范上開始教化,打造我們的首善之區。

  另外,剛才孔老師也說我們的文化對我們的重要,聯合國也有孔夫子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個方面我們如何打造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在世界上的話語權,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習近平主席在孔子研究院座談的時候特別說現在孔子研究已經成為了世界的一些課題,所以要深入研究,在東南亞的文化圈當中我們要居于主動,儒學的世界研究我們要獲得充分的話語權,所以現在在孔子研究院我們現在也可以說做了大量的工作,從教材上,從師資上一起來做,充分把優秀的傳統文化真正能夠打造成世界高地,打造我們的文化軟實力。

  主持人:我們的世界瑰寶,我們對它的研究不應該落到別人的后面,現在對孔孟的思想有一些誤解,應該正確去認識它,這個方面趙代表您覺得咱們能不能拍一部以孔子為主題的電視劇,把孔子真實準確的思想給我們展示出來呢?

  趙冬苓:我們拍過孔子,有一位山東的編劇寫過《孔子春秋》,也拍過。我倒覺得不一定,特別是我們現在是一個娛樂時代,不一定所有的作品都承載著文以載道的使命去做,像某些很嚴肅的體裁它可能需要找更合適的載體去做,現在《孔子》已經拍了兩遍了。

  主持人:電影嗎?

  陳穎:濟寧市儒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拍了一個《演說論語》,不是老師在那講,《論語》實際就是孔子和他的學生對話,就演那個情景對話,誰演子路,誰演孔子,有許多《論語》當中的話語很快就學會,白話,現在已經翻譯了4種語言了,英語、德語、日語、韓語,效果還是挺不錯的。

  主持人:傳統文化需要找到比較合適的載體,通過很好的藝術形式,藝術手段,把它展示出來,而不能把它變成一種口號和說教,不能像您說的入腦入心,還是要用很好的形式讓大家真正從心里面去接受它。今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山東在傳承傳統文化方面,三位覺得還有哪些具體工作應該在這五年里好好落實和做好它,如何進一步提升我們山東的文化軟實力呢?

  趙冬苓:我只能從電視劇,影視方面來說,我覺得對魯劇來說,我們曾經創造了輝煌,特別在2015年《瑯琊榜》,《偽裝者》,《紅高粱》,《馬向陽》這些劇的熱播,去年我們飛天獎10部里面有4部,最佳導演,編劇,最佳女演員男演員都出自山影創作里面,這是我們的輝煌。

  “十三五”我們要做的,在很大程度上是迎接挑戰,現在特別新媒體的興起,我們山影是傳統電視劇制作機構,這兩年我們之所以取得一些成功,我覺得就是我們大膽轉型,迎接挑戰有關系,但現在我覺得如果說我們要保持這個輝煌或者進步,我們還要以更大的勇氣去迎接挑戰,我覺得這種挑戰是好事,我覺得一大批的年輕人在興起,各種的媒介都展現他們的魅力,這是好事,我們應該持歡迎的態度,我們應該積極去迎接挑戰,我們去研究這個東西,我們跟著年輕人后面學,學不會不要緊,我們應該有開放,包容,歡迎的心態,去歡迎大家,我們努力。

  主持人:在競爭中不斷提高自己。

  趙冬苓:對。

  孔維克:我覺得“十三五”我們從文化的角度來講,趙老師講影視劇講得非常好,我們進入了一個多媒體的時代,信息時代,并且有各種挑戰,已經取得輝煌,如何再取得輝煌那就是要有挑戰,還要整合資源,向年輕人學習,包括向國外先進的制作方式,一些理念,吸納一些東西,融合發展。

  山東文化“十三五”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習主席到了山東,他的講話,把儒學放在傳統文化中心放得這么高,其實我們工作遠遠做得不夠,省里的“十三五”規劃就是曲阜的,現在納入了國家層面了,國家層面山東在做,如何把示范區做好,這是作為省政府層面很重要的課題。

  怎么做好呢?有幾個方面。

  首先不是把區域做好就行了,應該從國家層面,怎么把傳統文化轉變,就是創造性轉變,創新性發展,怎么樣把傳統文化的優秀東西能變為我們今天的思想寶庫,能指導或者對我們今天起到一定作用,或者起到決定性作用,因為它在思想高度上已經把傳統文化作為我們中華民族最高的精神追求,作為我們民族文化軟實力,傳統文化作為我們特色社會主義扎根的熱土,并且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國家發展的方向,提得那么高的情況下怎么去轉換呢,給了這么一個示范區,這么大的一個項目,里面子項目很多,學理研究,哲學層面,文化層面的研究很重要的課題。質疑傳統文化,不是我們生活中哪個老百姓在質疑,上層,高層,學界就有不同聲音,政界國外都有不同聲音,我們怎么樣把它弘揚傳承下去,這是很重的一個擔子。

  第二,作為示范區,你的思想能不能把曲阜,鄒城和泗水,從社會四大建設,五位一體,能治理成最好嗎?當地領導人,包括我們濟寧,山東都在看這個事,有了想法了,怎么和現代融合,推向社會,能看得見,這是示范區建設第二個層面。

  第三,剛才陳主任講的,你輻射全國,做得好的子課題,師德教育,每一個項目做好也能輻射全國,這個層面也要做好。這些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勞力和智慧去做,“十三五”五年其實這是一個道德共同,人心共同,文化共同,五年十年很短,擔子很重,確實這就是轉化。

  主持人:陳代表,您有什么建議嗎?

  陳穎:剛才孔老師說的我也深有同感,首先應該講現在這真的是一個歷史轉折點,建設曲阜文化建設示范區應該講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歷史責任和歷史任務,孔子、孟子,孔孟之鄉在濟寧,平時我們真的是以孔孟文化,儒學文化的發源地,我們是以此為自豪的,這種自豪同樣也賦予了我們歷史擔當,我們能不能擔當起來,這確實必須高度重視,深化去認識,一步一個腳印,每個腳印扎扎實實把工作做好。

  剛才我說我們認為這個首善之區,首善的并不僅僅是一種愛,或者其他方面好的向善的東西,其實這個首善更多我們有率先的做法,或者是率先達到一種很好的效果,所以首善之區更多是需要我們先期努力,我特別贊同孔老師說的,曲阜文化建設示范區是東方圣城,需要的不僅僅是濟寧市,山東省一個區域的努力,更多需要國家層面上的規劃,布局和推進,在統籌機制上,工作力度上,以及可以說物力,財力,人力資源方面,更多還是需要更大層面的力量來加以推動,一點點去做,同時這個東西也并不僅僅就是學幾句《論語》,其實更多也是把我們示范區如何結合我們現代的工作,如何五位一體來共同建設小康社會,率先建成小康社會,率先形成道德文明的社會,所以這個工作量可以說歷史任務,確實是非常重大的。

  但是,我們有信心,山東省委省政府可以說非常重視,把它作為一個我們山東省重大的任務來加以推進,我相信在黨中央的領導下,在省委省政府的部署下,我們濟寧市會全力以赴做好這個工作,不負這個歷史擔當,也希望全國大家都能為中華民族的歷史責任,歷史發展,中國夢,中國的偉大振興和復興,中國夢的實現,共同把這個工作做好。

  主持人:聽了三位講我感覺到確實我們“十三五”傳承傳統文化的擔子很重,但是也非常有信心,我們的趙代表講到迎接挑戰,文化工作者普遍說面臨著一個挑戰,就是我們的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問題,因為大家看到在世界范圍內,感覺西方文化處在一種比較強勢的地位,包括通過各種文化產品的輸入,把西方的一些文化思想,包括他們的價值觀,很容易傳播到了全世界很多地方,而我們很多地方包括中國在內,很多自己傳統的文化,包括本土文化,怎么樣能夠走出國門,讓我們的文化走出去是很大的挑戰,不知道三位怎么看這個問題?

  趙冬苓:我覺得硬輸出是不行的,文化輸出,所謂的軟實力你必須得讓人家服氣,讓人家愿意接受。我舉一個例子,最近《瑯琊榜》在韓國播得很火,各種的漫畫,包括怕韓國人看不懂這個人物關系制作了各種人物關系圖,很火,你的作品好了,我們也沒有到韓國去宣傳,它自己就給你宣傳了,像我們最早追美劇,日劇一樣,所以我覺得所謂走出去不是你拿個護照花錢到那去就算走出去了,你跑到人家廣場上跳個廣場舞就算走出去了,還是把自己的作品弄好,建設好,人的精神面貌不一樣了,你拿出來的作品好,自然就走出去了。

  孔維克:非常贊同趙老師講的把作品要做好。我補充一點,軟實力和硬實力配合形成一個送出實力很重要。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從美術角度來說,因為電視劇這個媒介是大家都能看懂的語言,中國畫,外國人看不懂的,外國人看的是油畫,你畫得再好他也看不懂,日本人那個畫他也是看不懂的,但是日本人的畫家在文藝市場賣得非常高,比中國畫家高多了,我們能看懂日本畫感覺沒有那么高,它評價特別高,當然也不錯。什么原因呢?我們三十年前搞一個座談,當時我一個觀點,就是走向世界,我們的藝術怎么走向世界,和今天的話題很像,當時我們都騎著自行車,沒有汽車,騎自行車去開會,當時我騎著一個破自行車到了走向世界雜志社,我突然感覺我們就在世界上,怎么還要走向世界呢?原來這個世界不是我們東方的世界,是西方的,他說的是走向西方的,我們的話題很難談,因為我們的綜合實力和西方沒法比,我們不可能和他們平等對話,我們在西方人眼里很可能我們就是一個邊緣的少數民族,發展中大國,西方人可能都不知道有這個國家,一般老百姓,后來知道有李小龍,到國外就知道幾個人,李小龍,孔夫子,其他的都不知道,后來還知道中國人留著辮子,其實就是文藝作品看的。

  現在當然不一樣了,我們綜合實力提高了,日本人畫價為什么高呢,日本人的畫在國際市場上,日本人自己有錢他買回來的,叫炒也可以,實際上就是這樣的。中國畫現在也提高了,我們好多像齊白石,張大千這些畫在西方市場沒人認,我們自己人買很便宜,后來我們從國際大牌,蘇富比,佳士得,和西方頂尖大師還是沒法比,但是已經翻了上百倍了,我們的綜合實力提高了。

  《西方美術史》,中國根本就沒有,我們中國出世界美術史,肯定要有東方卷,中國卷,有話語權。尤其我們傳統文化走向世界,讓世界認同的時候,習主席說我們大國怎么崛起,這個來源于我們生生不息的傳統文化,他們就要研究你這個傳統文化怎么回事了,我們這些傳統文化被認同了,現在世界各地都講英語,為什么講英語?因為到處媒體都說英語,為什么不說中國話呢,硬推廣中國話能行嗎,如果我們全世界都是華人了,都是各界的明星,跟他交流必須說中國話,中國話就成世界語了,一個道理,所以我們國家的軟實力和硬實力一塊起來中國就有實力。

  陳穎:我覺得現在可以說世界對中國也是一種熱,這種熱更多的是他想了解中國的文化,對孔子和儒學思想這種了解更多也要通過我們的作品,他們才能夠了解清楚。

  所以國家設立了孔子研究院在曲阜,在濟寧,剛才我所談到的習主席說在儒學的文化當中,中國要有充分的話語權,這一點上我覺得我們是把儒學的思想怎么變成一個產品,通俗易懂讓外國他們能夠了解到,能夠看到。也就是我們現在孔子學院總部建設在曲阜,在曲阜建設孔子學院的體驗基地,所以它到中國來了解,它同時也了解中國的文化,把它帶回去。

  回歸到我們的魯劇,其實我們未必一定要演孔子,而是演有孔孟思想,有儒家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中國人,來弘揚帶出我們中國的這種文化出去。這種電視劇同樣也是我們的文化輸出,所以我為什么說《闖關東》,包括我們的《紅高粱》,包括我們《大染坊》,它實際上這種電視劇都體現了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都會使我們的文化通過這種作品走出去。

  主持人:傳承,包括走出去的過程還是要潤物細無聲,今天的話題從魯劇開始,最后我想代表魯劇的發燒友提一個問題,2015年,《瑯琊榜》,《偽裝者》,魯劇都非常火,2016年,包括后面幾年魯劇還能玩出什么樣的花樣?很多網友特別關心,今年還有哪些特別值得關注的魯劇,影視作品?

  趙冬苓:目前關機的是《驚天岳雷》,寫岳飛的兒子,還有幾部劇正在拍攝,今年7月份有我有一部《安居》在中央臺上,還有一些暫時得保密了,正在籌劃當中。但是,我們重點在與關注社會現實,關注社會熱點事件,我們覺得這個方面也要有我們魯劇的擔當。

  主持人:趙代表給我們有限地透露了一點,保持了神秘感。今年我們從魯劇聊到了文化軟實力,弘揚傳統文化對改革發展的作用做了深入探討,由于時間關系我們今天先聊到這兒,我代表中國經濟網和齊魯網感謝各位嘉賓的光臨,中國經濟網傳遞有價值的信息,我們下期再見。

2019国外网赚项目 吉林快3 六合开奖网址 秒速赛车平台 2019还能做网赚吗 9号棋牌APP 网赚平台哪个赚钱快点 刷钻网赚可信么吗 2019互联网赚钱项目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