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四川“十三五”文化發展新思路
2016年是“十三五”的開局之年。“十三五”規劃建議明確提出,要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為“十三五”謀篇布局,... 詳細>>
本期嘉賓

 

鄭曉幸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文化廳廳長

訪談時間:2016年3月14日9時

制作:文化產業資訊部 主持人:衛馨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報道——“代表委員談文化”。今天節目當中邀請的到是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文化廳廳長鄭曉幸。首先,歡迎鄭代表的到來。

  鄭曉幸: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知道2016年是“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對文化發展也提出新的要求。首先想問問您,“十三五”期間四川省文化建設有哪些規劃?

  鄭曉幸:現在已經跨入“十三五”,在五位一體的發展戰略中,文化建設是整體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總書記提出新的發展理念,引導國家治國理政。作為“十三五”規劃的思想靈魂和根本遵循,文化建設必須按照這樣一個思路,用五個新的發展理念引領文化發展。在步入“十三五”以后,文化的發展,一個國家的軟實力顯得特別重要。因此,在謀劃“十三五”文化發展的時候,國家這次出臺“十三五”發展規劃,文化作為專門的篇章進行謀篇布局。對于“十三五”中國的文化發展、四川的文化發展,我感覺要高度關注幾個重大的問題。

  一是高度關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中國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小康。物質生活要富裕,精神生活更要豐富。

  主持人:精神文化小康要怎么理解?達到什么程度才叫精神文化小康?

  鄭曉幸:都有標準的。精神文化小康實際上背后體現的是一個國家的文化軟實力,也就是說在全面實現健康發展中,要讓老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豐富起來,與物質生活同步。再說通俗一點,社會要為中國老百姓提高幸福指數、快樂指數,提供豐富的健康向上的、豐富多彩的、頤養精神的文化產品。而老百姓通過廣泛的參與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享受多樣性的公共文化服務和精神文化產品,提升自己的文化修養、文化修為、文化品味,提高中國人的精神素養。把這些理念融入到老百姓的生活當中,這樣來講,使中國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更健康、更豐富,能夠在中國物質建設、經濟建設,提供物質產品的同時,讓中國人的精神生活豐富起來。也就是說,讓幸福洋溢到老百姓每個人的臉上。

  轉型時期,社會焦慮、困惑、浮躁,物質方面發展很快,但是現在國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不同社會階層他們的精神生活與物質發展水平是不相稱的。一個國家要強大,要提升文化軟實力,重視國民的文明素養。這不是一個口號,是要在長期的體驗和豐富的文化生活中去感受的。

  “十三五”我們抓兩個,一是抓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關注文化民生,滿足老百姓的基本文化需求,為老百姓提供基本精神文化食糧。誰來承擔?政府承擔,社會廣泛參與。另外發揮社會主體的作用,讓社會多元主體加入文化建設。中經網過去長期關注經濟,現在關注文化,關注文化和經濟融合發展形成了一個專門的網頁,現在點擊率也非常高。實際上都在轉型,都在轉向。

  “十三五”中國發展很大的特點就是文化和經濟融合發展,文化將滲透到經濟的方方面面。經濟的轉型、經濟的提質、經濟的增效都靠文化去潤浸,文化是廣義的概念。

  主持人:您的解讀非常到位,文化不僅可以和經濟結合,可以和各個產業完美融合,它是可以滲透到任何一個產業,除了經濟,比如法制或者是其他方面丟和文化息息相關。

  鄭曉幸:進入“十三五”,中國經濟面臨著重大轉型。一個重要轉型就是經濟發展方式轉型,整個中國經濟社會轉型過程中可以看到,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總理在報告當中已經講了,現代服務業比重已經達到50.5%,消費拉動的貢獻率超過60%。因此,在未來中國經濟轉型升級中間,包括文化產業在內,文化創意在內的現代服務業的發展,還有現代人的文化消費,將助推中國經濟轉型,發揮重要的作用。說通俗一點,這將是未來“十三五”期間,中國經濟轉型的新的動能。關注消費、盯住消費、擴大消費,消除目前我們對消費認識的一些誤區,在發展現代服務業當中,高度重視現代文化產業的發展,培育現代文化市場體系,這是我們要高度關注的。這是高度關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國人精神文明生活。還有一個高度關注,把五大發展理念滲透到文化事業、文化產業發展全過程中。

  現在我們講的五大發展理念,首先是創新發展理念,創新是第一動力,是國家戰略中的核心。那么在文化發展方面怎么體現創新?

  主持人:如何在創新理念下進一步拉動群眾的文化消費,如何刺激他們消費呢?

  鄭曉幸:文化是最需要創新創意的產業。因為文化是以人為本,以創造性智慧型勞動為主體的活動,它產生的能量,它的影響滲透到事業產業中間。

  剛才講了創新,創新怎么體現在文化建設中間?第一,要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中滿足老百姓基本文化需求,要體現創新。把原來簡單的送菜、配菜發展由老百姓點菜,因此,公共文化服務的一些載體、內容、方式都要進行變革。原有的一套文化需求,供應給老百姓的菜單,適應不了今天老百姓的基本文化需求。另外,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上,過去只重視城市,但是對邊遠山區、農村,總理在報告中間說要使更多的文化資源向基層、向農村傾斜。另外在社會群體中間我們高度關注的是一般的群體,但是社會的特殊群體,比如現在社會最大的特殊群體農民工,現在最大的消費群體90后、00后,我們的主菜單對他們關注不夠。包括弘揚傳統文化,傳統文化如何現代表達,創新性的轉化?我們提供精神文化產品怎么滿足你們這類消費者的需求。現在90后、80后、00后文化消費需求呈井噴,而我們提供的公共文化產品滿足不了你們的需求。我們這么多平臺、載體,但是我看到你們這類參與這類活動的很少,因此這是“十三五”很重要的一點,文化與“互聯網+”融合發展,就是要盯住你們這個消費群體。

  主持人:這是文化供給側改革一個方面嗎?

  鄭曉幸:當然是。無論公共文化產品,還是多樣性社會文化產品都面臨供給側問題。

  主持人:您覺得重點是什么呢?

  鄭曉幸:首先要關注消費需求,研究消費需求,消除消費誤區,校正消費誤區,堅定消費信心,正確把握消費預期。

  在整個發展過程中間,現在最火爆的是電影。中國電影業去年票房已經突破400億,今年春節期間20-30億。其中很重要的,消費對象基本是80后、90后、00后。這樣你就要研究供給側了,一方面有些消費在蕭條萎縮,另一方面有一些消費在井噴。因此,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就要研究。首先,從公共文化來講,許多文化產品、文化服務,政府花了錢付了代價,但是大量閑置在公共設施平臺上,很傳統、很低端和老百姓很前沿、很時尚的理念對接不起來。特別是進入互聯網數字化以后,傳統平面的文化消費是很低端。所以,現在博物館、圖書館都搞數字化,數字博物館、數字圖書館。傳統的音樂、舞蹈、美術都面臨提質。整個供給方面,過去提供的文化產品、文化服務低端,面也很窄。特別是和新型的、大眾的文化不對接。一方面資源閑置,供給產品稀少,一方面需求井噴滿足不了需求。在供給側方面,提高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的質量是最關鍵的,質量取決于創新能力、創新審批,文化是一個創意產業。為什么把文化產業等同于創意產業呢?

  中國是資源非常豐富的地方,熊貓在四川,但是功夫熊貓不在這里,錢被人家賺走,這就是我們創意能力太弱了。其實我們創意能力、創新水平才是最重要的。剛才講的是五大理念怎么融合發展的問題。

  主持人:我們知道,2015年10月份習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公布。您覺得四川省未來該如何打造文化精品?

  鄭曉幸:總書記講話已經兩年了,這是在中國文藝發展最迷茫的時候,最浮躁的時候,最沒有方位感的時候,總書記做了重要講話,這番講話在全社會引起很大的反響,校正了方向,明確了文化工藝往哪里著力,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藝術家要沉下去,要戒浮躁,要解決有高原無高峰的問題。我理解總書記講話,中間關鍵是要為老百姓提供思想性、藝術性,還兼可看性融為一體的優秀文化產品,既叫好又有市場的文化產品。

  四川是一個藝術資源大省,四川豐厚的文化底蘊,特別是歷史上文人墨客聚集,從李白、杜甫。

  主持人:以及我們的熊貓文化。

  鄭曉幸:到巴金、郭沫若等很多聚集在四川,包括現在北京藝術市場上有很多都是四川走出去,四川巴蜀文化孕育一批文藝人。四川的文藝舞臺也十分活躍。四川舞蹈、四川戲劇,特別是川劇,四川的曲藝,乃至四川的美術創造都非常豐富。但是嚴格意義上講,我們僅僅是文化資源大省,還談不上文化強省。最大的問題是有高原沒高峰,影響大,能傳世的作品很少,我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四川是一個龐大的文化消費需求市場,如何把自己的市場打開走出去?因此加強對優秀作品的創作引導,一個是出臺振興戲劇一系列剛性的扶持措施,對改制轉制的文藝院團加大投入,加大扶持的力度。在文藝院團改革當中,大家也關注四川,這是這幾年很敏感的問題,但是四川的文藝院團陣地沒丟、隊伍沒散、導向沒變。

  去年年底舉行首屆四川藝術節、國際非遺節。我們沒想到貫徹總書記講話發生這么大的變化,我們推出32臺新編的劇組,連續在四川演出,一票難求。我們基本判斷,老百姓物質生活恩格爾系數發生大的變化以后,老百姓對文化生活、精神生活的需求是在不斷的提升,而我們現在是沒有多少優秀的文化產品在供給方面為老百姓提供。這給我們提出了新的要求,拿什么奉獻這個時代,拿什么作品奉獻給這個時代,奉獻給我們的人民。現在全國改制文藝院團他們都在關注,因為四川的投資力度和強度,對文藝作品扶持都是全國領先。

  主持人:具體實施情況怎么樣,能不能舉幾個例子介紹一下。

  鄭曉幸:在我們涼山州歌舞團是老牌的民族歌舞團,在這一輪貫徹習總書記的講話中,打造了一個舞劇《彝紅》。很少有非國家歌舞劇團搞舞劇的,結果涼山州歌舞團搞了一個舞劇。這個舞劇打造后,很快受到市場和各界的好評,然后在全國巡演走進中國國家大劇院連演幾場,受到大家的贊揚,入選今年中國少數民族大匯演。我們川劇是四川的名牌,我們做了劇目與抗戰70年相對接,市場反映好,全部巡演。根據巴金的《家》改編的舞劇現在在各地巡演,市場反響很好。就是兩個有效的統一,思想性和藝術性。沒有總書記講話的引導,沒有省委省政府加大力度的扶持,沒有演職人員扎根基層創造,這樣的優秀作品出不來,這樣的例子很多。光是這一次藝術節展演就是32臺,360多個節目,這樣帶動了群眾文化。你到各地看,只要有廣場的地方,有空的地方,從省會城市到市鄉都能看到,老百姓唱起來,跳起來,樂起來,老百姓幸福指數比我們高。

  主持人:形成了全民的氛圍。

  鄭曉幸:對,文化需要氛圍。我們現在反對形式主義,文化、藝術不能搞形式主義。我經常講,但是沒有實實在在的平臺展示也不行。現在老百姓參與熱情,現在精英階層、黨政機關領導干部都應該參加健康向上的群文生活,都需要這樣的精神生活。現在領導都不去看這些東西了,實際上現在反對形式主義、反對鋪張浪費和文藝重心下移為老百姓服務是兩碼事。

  主持人:還是以人為本。

  鄭曉幸:對,文化本質是以人為中心。

  主持人:四川省作為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的核心地區,您覺得在未來發展當中四川省該如何更好的融入呢?

  鄭曉幸:四川提出藏羌彝,是基于512地震以后,核心區就在藏羌彝這一帶。藏羌彝是文化資源最豐富,文化設施建設最落后的地區,借災后文化重建,重點向這些地方傾斜。災區現在是四川最漂亮的地方,全國人民的支持,國家制度的優勢,四川人以感恩文化形成自己特有的文化,但是怎么發展,建起來了怎么可持續的問題?特別是民族地區,我們提出打造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這樣的理念和想法得到了國家文化部、財政部的高度認同,納入到國家第一個區域文化發展戰略,“十二五”已經開始啟動。剛剛通過“十三五”規劃也是把藏羌彝納入區域文化發展中。

  藏羌彝在中國的西部地區跨幾個省,四川、西藏、青海、甘肅、云南,包括貴州一部分。但是藏羌彝核心在四川,四川在西部是最大的省份,經濟總量已經占據1/3或者1/4。四川的發展對整個文化產業,西部文化產業的整體拉動。四川產業文化增加值去年至少突破1000億元,正式數字還沒下來,大概是1300億,占GDP增加值已經達到4%,成都已經超過50%。現在藏羌彝起來了,特色、亮點都出來了。我們布置了重點的項目,現在培育了重點,但是沒有形成重點和亮點,產業規模小,產業鏈條短,市場半徑小,影響和覆蓋面小。現在把藏羌彝走廊各個結點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帶,讓它關聯性更強。另外把重點的項目做強做大,形成藏羌彝特色文化品牌,形成四川、巴蜀文化、藏羌彝民族文化中間特有的品牌,然后走出去。

  主持人:在您今年議案當中提到,要設立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的引導投資基金。您這個想法是怎么提出來的?

  鄭曉幸:經過前幾年整體的發展,藏羌彝已經成為社會各界關注點,也是精準扶貧的核心地區。現在精準扶貧是國家大戰略,我們就把文化扶貧重點放在這里。我們講藏羌彝走廊和國家精準扶貧,四川精準扶貧核心地帶也在這個地方。精準扶貧,四川一個是藏族地區、彝族地區,還有幾個山區,藏羌彝是非常關鍵的。調研中發現資源也有,交通條件也在改善,非遺傳承人也在那里,但是為什么發展不起來?還是因為第一動力不足。我們通過招商引資吸引投資商,有眼光的投資商關注這一地區,拓展這一產業,特別是下一步打造中國工藝、中國制造,藏羌彝生產性保護的產品都是中國工藝最具亮點的。但是在這些地區沒有原始積累的過程,所以整個資金缺乏,缺資金、缺創意。我們在“十三五”建議國家對這一地區建立專項的投資基金,用投資基金引導社會資金,加大對這一地區的投入,一定會產生顯著效益,這是很關鍵的。一個是引進資金,一個是引進創意人才,然后把市場鏈條連接起來。

  藏羌彝在這樣的情況下,地方也在采取措施,但是既然上升到國家層面的區域文化發展戰略,對民族地區來講至關重要。這一地區的效益放大,對整個民族地區特色文化產業發展都有示范效應。所以,這次人大會我建議國家對這一地區文化產業專項規劃給予專項指導,投資引進引導與支持。

  主持人:我們期待您的建議得到大家的認可,通過發展我們的文化產業能夠幫助更多貧困地區的人口脫貧,然后我們扶貧。我們也知道四川是中國西南內陸省份,也是在“一帶一路”概念之下,您覺得該如何融入?

  鄭曉幸:四川應該說是絲綢之路一個很重要的起點,我們講茶馬古道,講到蜀道都和絲綢之路有關。四川處于絲綢之路和長江經濟帶,這是“十三五”發展中四川的兩個機遇。四川發展怎么融入到“一帶一路”整體發展戰略之中,四川的發展怎么融入到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格局中?現在在“一帶一路”中間,文化的交流,文化的貿易,四川已經顯示出特有的優勢。四川現在大眾產品文化貿易出口,你想不到是什么?是中國彩燈自貢燈會,我們現在已經到50多個國家展示,現在自貢彩燈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四川的川酒,四川是名酒聚集地,川酒、川劇、川菜,只要有中國菜的地方都有川菜,還有四川各類的產品,通過燈會,讓特色文化產品讓它走出去。四川藝術職業學院院長陳智林之前來接受采訪,他之前是四川川劇院的院長。前幾年,連續幾年四川川劇在歐洲市場拿到的是訂單,不是簡單的交流訪問,拿到的是商業訂單,再一次體現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四川還有很多曲藝和燈會,特別是利用國際非遺博覽節這樣一個平臺吸引了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關注。

  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文化產品、文化貿易人文交流等,四川是重要的輸出地,以藝術為媒,以人文交流為媒,讓四川的產品走出去,把外面的文化引進,這樣可以和沿線國家共建共享。這是前景很大的。

  主持人:您提到讓四川文化走出去,“十三五”規劃中有沒有具體的舉措更好讓四川文化走出去?

  鄭曉幸:五大發展理念中間開放的理念。我們今天之間的交流始終有一條主線貫穿我們,就是怎么用新的理念引領文化發展。我們講創新,講協調,講綠色......

  主持人:如何通過開放的理念呢?

  鄭曉幸:現在走出去是開放的理念。四川是一個內陸城市,只有開放才能釋放出更大的效益和能力。所以大開放,對外大開放也是一種改革。四川文化要走出去,講好四川故事,擴大四川影響力和競爭力,從而提升四川整體的軟實力。“十三五”期間,我們重點是要把四川的對外文化發展思路與“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和國家整體發展戰略融合在一起。另外,打造四川特色文化品牌,要有品牌戰略。

  過去講四川有很多文化資源,但是缺乏品牌意識。品牌意識是集約意識,是效益意識,是能量意識,能量大了就是品牌,輻射力、影響力、競爭力就提升,我們有重點打造培育一些特色文化品牌。

  主持人:如何打造品牌效益?

  鄭曉幸:培育重點項目、重點人物、重點工程,實施“幾個一批”,培養一批重點骨干企業。我們已經有30多家外向型以中國財政為主的(企業)。去年對外文化貿易,光是自貢彩燈這一項9千萬美元,市場是很大的,你看了會很驚奇。世界最漂亮的彩燈在中國,在四川,在自貢。另外,把藏羌彝特色文化產品打捆集約走出去。現在有很大的產業,包括我們的竹編藝術,四川豐富的文化產品,我們把它集成化、品牌化,推動它走出去,然后帶動四川的各類大宗特色產品走出去,重點項目、重點工程、重點企業、重點品牌、重大活動這五大方面政府都有詳細的實施方案推動四川進一步走出去。

  主持人:您剛才談到四川省在新建提高圖書館質量以及公共服務設施,“十三五”規劃當中四川省如何讓公共文化服務和文化扶貧走入大家的心中?

  鄭曉幸:四川是全國公共文化服務戰線最長、網點最多,全省有198個公共圖書館、207個文化館、89個博物館、4375個綜合文化站,5.2萬個文化共享工程基層點。加大對公共文化體系建設的投入,是四川文化建設的重中之重。現在四川省、市、縣、鄉、村五級公共文化服務網絡已經形成,大批公共文化設施已經形成。從省會城市,天府廣場各種設施密集,這幾年我們每年拿十幾億專項投入到基層公共文化,導致四川這幾年公共文化服務進步指數居全國居第一,服務居全國第二,這作為四川是不容易的。“十二五”關注硬件建設,“十三五”要加大投入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和質量。一個是關注特殊群體,關注什么特殊群體?我們尋找四川的經驗,關注農民工,我們建立農民工文化驛站,這在全國較早建立。農民工聚集的地方我們建立特殊的文化驛站。留守兒童,我們建立留守兒童之家,文化之家。我們在社區專門為婦幼老年人,特別是農村,提供把文化與健身、養生結合起來的服務項目。

  現在人在往城市走,傳統的資源往下走,下面空了,都是空巢老人。我現在把人流、公共文化信息流等結合在一起改善公共服務。我們把城市的公共文化資源,比如我們建立流動文化館、流動圖書館等,圖書館利用數字化信息資源共享建立分館,這樣公共文化信息流擴大,城鄉之間融合了。另外,精準扶貧中間,今年四川要2500個貧困村要實現脫貧。

  主持人:通過文化產業實現精準扶貧。

  鄭曉幸:首先扶貧時要通過政府的文化投入,政府的文化擔當不能放棄,另外培育產業實現真正脫貧。文化扶貧是兩方面,一是把公共文化資源,政府投入向貧困地區,四川是88個貧困縣,四川一共181個縣,88個縣是貧困縣,公共文化資源更多向88個貧困縣傾斜,重點抓典型的貧困村,制定規劃分級脫貧,文化脫貧。對文化資源富裕的貧困地區,比如藏羌彝地區,羌繡、藏繡,對就業脫貧是一個很大的產業。羌繡、藏繡,以及民間非遺傳承人都是老百姓脫貧很好的基礎,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是很大的產業。地震以后,羌繡、藏繡,以及和家庭的審美需求和國外的大品牌對接,這個產品已經走出去。北京民族文化宮幾次大展示引起轟動,包括唐卡、羌繡、陶藝等特殊的民族文化產品最有市場,和脫貧結合起來就是產業。這是雙向的,事業和產業雙輪驅動推動民族脫貧。包括我們搞藝術培訓,我們脫貧首先是自娛,就要先有文化熏陶。我們有完整的計劃推動民族地區、四川貧困地區的脫貧。

  主持人:去年兩會您提到蜀道申遺的建議,這個建議有沒有進展和突破?我們知道蜀道申遺是四川傳統文化保護的一個重要措施,您當時提出蜀道申道是否覺得這對四川文化走出去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鄭曉幸:大家非常關注蜀道申遺。蜀道是中國,也是世界上保留最完整的文化線路之一,不僅是歷史上連接蜀國和秦國的線路,也是溝通南北、連接中原的重要的經濟交流紐帶。整個是蜀道是1000多公里,距今3000多年歷史,以漢中為界分南北兩段,北段在陜西,南段在四川。現在保持比較完整的是在南段,蜀道申遺呼吁最多的以四川為主,四川這個段又覆蓋四川6、7個市州,各級黨委政府和社會都在關注。四川蜀道主要包括金牛道、米倉道、荔枝道、陰平道,這里有大量的文化遺產,文物資源非常豐富,很多路段至今在使用。所以它是祖先留給我們民族珍貴的文化遺產,保護好這樣的遺產,也是當代四川人義不容辭的文化責任,文化擔當。

  我們也關注蜀道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現在國家文物局等各方面都在關注,資源調查、基礎研究、價值認定工作扎實推進,特別是我們對荔枝道、陰平道,考古調查已經取得重要的成果。申報遺產預備清單中間,文化遺產部分、自然遺產部分都已經編制完成。我們也召開了蜀道申遺專家論證會,整個工作力度很大,進展很大,成效很大。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間,各級黨委政府保護文化遺產的意識在增強,知道祖先留下給我們這樣一個遺產,對我們今天國人來講有彌足珍貴的文物價值,這一點我覺得是最重要的。在整個申報過程中間也面臨著一些困難,最大的困難是現在中國政府在世界遺產,每年只有兩項。

  主持人:對于這個難題我們該如何突破呢?

  鄭曉幸:申報兩項,成功只有一項。而現在將近40個在排隊,四川實際上除了這個,還有古蜀國三星堆金沙申遺,藏羌碉樓申遺等都排在前面。現在排在最前面是金沙三星堆古蜀國申遺,它是遺址申遺,不是現行申遺,現行申遺難度很大,哪一個地方稍微遭到破壞或者是不重視都會一損皆損。高度的文保意識,守護好祖先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守護好我們的精神家園這是最重要。蜀道申遺這個難度系數是非常大的。但是我個人認為,我們重視的是這個過程。因為在申報遺產中間,長期以來,我們重申報輕保護,現在調過來重保護。申報哪一天成功,我個人認為事在人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是整個沿線申報文化遺產中,文物保護存在過程中,我們享受文化遺產帶給我們的一些社會影響。現在四川旅游之所以火爆,四川旅游人數將近突破4億,其中就是因為四川有豐富的文博資源,利用好資源就是守住我們的金山銀山,這一點非常重要。

  申報過程中我們工作沒懈怠,在努力,在路上,更重要的是強調各級政府和老百姓強烈的文物保護意識。國家剛剛公布了保護文物的一些戰略部署,我們貫徹好,加大四川文化大省文物保護的力度,這是最重要。

  主持人:歷史場合當中文人墨客通過蜀道將四川文化帶向全國各地,“十三五”規劃期間我們希望通過蜀道之廊,將四川的文化推向世界各地,謝謝。

  鄭曉幸:這個很好。我們大家共同努力,希望借助中經網等媒體更多關注四川文化建設。四川是文化資源非常秀美的,也借助這個平臺,希望各位網友更多到四川體驗多姿多彩的巴蜀文化。謝謝。

  主持人:謝謝鄭代表。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更多資訊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湖北快3走势 2019年最新网赚方法 网赚好一点的平台 内蒙古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 千禧彩票手机app下载 pk10开奖记录 555彩注册 新疆11选5走势图 自建网站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