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大V一條軟文開價好幾萬 起底社交媒體“刷流量”產業

2019年07月31日 07:06   來源:工人日報   

  刷量、虛假評價不僅是行業亂象,更對網絡公平環境造成嚴重損害

  流量盜刷成行業良性發展之痛

  7月9日,廣州互聯網法院一起關于不支持“虛假刷量”獲4萬余元賞金的判決,再次將這一行業痼疾拉到了大眾面前。

  日前,小紅書官方發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社區反作弊報告,更是顯示了當前流量盜刷之猛:小紅書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筆記4285篇,其中除機器刷量外,每天有920篇人工刷量筆記被清理;平均每5分鐘清理18.6個刷量賬號、168個虛假點贊、135個虛假收藏、571個虛假關注。

  事實上,各類自媒體號、微信公眾號、社交網站等平臺的閱讀量、點贊量、評論量都可能存在數據刷量現象,一條灰色產業鏈已經形成。相關利益方通過假IP等方式購買虛假流量,不僅涉及到虛假身份泛濫和個人信息泄露問題,也嚴重影響到平臺數據的真實性和指導性,損害了產業鏈上下游的健康有序發展,規范刻不容緩。

  閱讀量崇拜滋生畸形刷單產業

  隨著互聯網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利用微信、微博等網絡平臺發布新聞,表達觀點,或進行商業推送。但當大量微信公眾號被商業化之后,巨大的閱讀量帶來巨大的影響力,廣告商對保持著每篇文章10萬以上閱讀量的公眾號趨之若鶩,一些公眾號運營者通過機器或人工刷高閱讀量,提升影響力、吸引廣告主、攫取更大利益。

  “你想給視頻刷量,找我就對了!原來100元我可以給你刷出100萬的播放量。現在監管嚴了,有些平臺也針對刷量進行打壓,價格只能隨行就市咯!”7月21日,家住重慶南山的知名網絡水軍陳先生這樣對《工人日報》記者說。

  當記者弱弱地問:“你是怎么做到的呢?”陳先生胸有成竹地說:“方法就太多咯,說復雜了你也聽不懂。簡單說就是利用代理服務器不停地更換IP,然后去訪問指定的視頻網站,因為是不同的IP,所以平臺就會認為有不同的電腦點擊過視頻,點擊量就刷起來了嘛!”

  在這個碎片化的時代,想要吸引觀眾的注意力,數據造假是其中的一種手段,只有先把數據變成一個可以任意掌控的“泡沫”時,才能得到更多人的點擊。然而,數據的真實性是平臺的生命,有了真實性才會有合作各方的互信共贏。

  在網絡上搜索“微信刷閱讀量”等關鍵詞后,記者看到不少提供微信刷閱讀量、刷粉的商品。“12元1000個閱讀量,1000起刷。2萬個閱讀量24小時左右完成。”

  陳先生告訴記者,為了模擬真實的高閱讀量,一些刷單者不僅能夠保證閱讀量,還能控制閱讀量增長的速度,比如“一周內閱讀量增長1萬,每天勻速增長等”。

  一家名為“億興推廣電商”的網店,主要以“推廣”為名從事統稱為各類刷流量的業務。在其網頁上赫然寫著:“搜索流量”“包月服務”“全新引流推廣”“人工推廣”“真實訪問”等字樣。一些“微信閱讀量互刷群”,要求大家互閱互贊,大量陌生人相互推送自己需要刷單的內容,發送求助需求的同時也幫助其他陌生人閱讀、刷量,但沒有任何一個人會真正閱讀鏈接里的內容。

  隨著廣告商越來越重視自媒體的廣告投放,數據造假的也絕不止微信公眾號。貼吧刷量提升排名,論壇刷量提升人氣,網站刷量營造虛假繁榮,直播平臺刷量制造火爆人氣……不少人公開承認刷量,并稱行業大環境就是如此:“你不刷也有人會刷。”

  目前,自媒體變現模式大多較為單一,企業、商家基于自媒體的閱讀量進行廣告、軟文投放。這一機制下,自媒體人、廣告主都陷入“閱讀量崇拜”,難免滋生出畸形的刷單產業。

  刷量江湖暗潮涌動

  6月10日,公安部開展的“凈網2019”專項行動中,2018年蔡某某新歌視頻1億轉發量的幕后“黑手”——星援APP被查。案件被定性為刑事案件,該軟件應粉絲刷流量需求在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

  其實,刷單早已成為當下自媒體商業模式下的“鍍金”神器。“那些每條文章都能有幾萬閱讀量的大V,只要在業內有點影響力,做一條軟廣告植入開價兩三萬元,而且很多企業買賬。有些比較火的自媒體,做廣告還要排隊。”一位創業公司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在各種網站上,刷量的江湖看上去風平浪靜,背后卻暗潮涌動。公眾號刷量的危害不可小覷,不僅損害了自身信譽,傷害了網民的感情,也影響了投資人和廣告方的投資判斷。一些公眾號通過刷量混得風生水起、賺得盆滿缽滿,更是擠壓了那些執著于生產優質內容的公眾號運營者的生存空間,影響了整個創新創業的發展環境。

  有業內人士透露稱,無論是暗刷還是明刷流量都已形成了利益鏈。為了拉到更高廣告費,流量買方有需求,而刷手通過刷流量獲得報酬,社交平臺可以有更多的用戶,第三方的刷量軟件也能賺到手續費,各方各取所需且都能獲利。在一定程度上,這也促成了各方對此行為的放任。

  對于刷量公司來說,這個產業鏈上的每個環節基本都是暴利。很多卡商月入百萬元、千萬元,可想而知其中誘惑有多大。一方面可以快速獲取巨額利潤,另一方面違法成本很低。

  就拿愛奇藝索賠的杭州飛益公司來說,在2017年2月1日至6月1日,杭州飛益在愛奇藝網站制造了不少于9。5億次的虛假訪問,按照每1萬次15元的刷量收費標準,非法獲益至少上百萬元。但是根據法院的一審宣判結果,愛奇藝公司只獲賠50萬元。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不法企業敢于鋌而走險,大肆刷量來出售給有需求的企業。

  日前,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并當庭宣判全國首例暗刷流量案。法院認定雙方簽訂的暗刷流量合同因違法而無效,對合同履行過程中雙方的獲利全部予以收繳。

  告別流量造假,凈化網絡環境

  能從根本上杜絕刷量嗎?估計很難,因為刷量背后有巨大的利益和動機。國家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利益驅使、隱蔽優勢帶來的違法成本低、再加上電商平臺的治理態度和處罰力度不夠等,也是導致刷單刷量屢禁不止的原因。

  《電子商務法》有望填補監管空白。“刷單涉及鏈條較長,需要全行業及監管部門一起來攜手打擊。”阿里集團菜鳥網絡快遞事業部總經理王文彬表示。

  正如全國首例暗刷流量案中法官在判決書中,從法律角度所說的:“虛假流量會阻礙創新價值的實現,降低誠實勞動者的信心,扭曲決策過程,干擾投資者對網絡產品價值及市場前景的判斷,影響網絡用戶的真實選擇,擾亂公平有序的網絡營商環境。”

  為此,各大平臺已在努力。針對刷量行為,除了常規的人工監測, 部分平臺逐步借助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手段對此亂象進行打擊和規范。據愛奇藝首席技術官湯興介紹,愛奇藝借助大數據和機器學習,成為業界少有的通過人工智能建立反作弊系統的視頻平臺。

  有數據顯示,小紅書后臺每天收到近萬舉報量,用戶每天的隨手舉報,也在顯著幫助社區的治理。該平臺可以做到0.1秒識別機刷,對人工刷量識別準確率已達到99.9%。小紅書聯合京東、百度、美團等行業的力量,共同組織“陽光誠信聯盟”,通過數據共享、信用互通的方式一同打假、反欺詐、反腐敗。

  廣州互聯網法院法官曹鈺表示,互聯網企業在開展旨在增加用戶量、流量的懸賞活動時,要制定更加合理、有針對性的規則;同時加大技術投入,提高識別和防范黑、灰產用戶和相應行為的能力;相關部門強化數據共享和聯動,加大對“羊毛黨”中涉及刑事犯罪的打擊力度,建立一個真實、公平、公正、誠信的網絡環境。

  李國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

大V一條軟文開價好幾萬 起底社交媒體“刷流量”產業

2019-07-31 07:06 來源:工人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19年点击网赚 什么人适合做网赚 金旋网赚 上海快3开奖 网赚宝盒 浙江体彩6+1 自建网站网赚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 大通彩票官网 www.xieeyb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