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賈躍亭回國記

2020年05月26日 07:22   來源:北京商報   石飛月

  “下周回國”的賈躍亭,這次可能真的要回來了。日前,美國法院正式通過賈躍亭的個人破產重組申請,直接解除了他在美國的個人債務。從2017年赴美到現在已近三年,不管是樂視還是法拉第未來(FF),都經歷了很多動蕩。

  如今這個結局,對賈躍亭來說自然是樂見的,然而對于剛剛退市的樂視網來說,對于28萬樂視股民來說,卻仍然困在賈躍亭經營不善造成的漩渦里不得解脫,回國之后,賈躍亭應如何面對這一切呢?

  國內國外兩重天

  賈躍亭的個人破產重組歷經7個月的申請、談判、投票和法院確認。債權人委員會代表律師邁克爾·卡普林在聽證會上表示,債委會和賈躍亭經歷了很多輪的破產重組核心條款的談判,并達成了最終的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上海懶財在內的兩家此前提出反對動議的債權人也撤回了反對動議。

  據了解,個人破產重組方案在6月初正式生效后,賈躍亭也將把目前個人所持的全部FF股權轉入債權人信托,賈躍亭作為FF創始人也不再擁有任何一股FF股權,公司日常管理權也交付給FF全球CEO畢福康,但將繼續以FF全球CPUO和全球合伙人身份在FF工作。

  此外,自方案生效日起,賈躍亭在美國的個人債務將直接解除,與此同時,在接下來的四年內,債權人不得在任何美國以外的管轄地直接主張追究賈躍亭的個人責任,或衍生性地以賈躍亭債權人的名義提起任何新訴因。

  對于賈躍亭及其團隊來說,無債一身輕,大半年的努力總算沒白費,但在他們笑的同時,也有人從未停止過哭泣。

  5月14日,深圳交易所發布公告宣布,決定樂視網股票終止上市。樂視網退市危機,與其大規模的債務也脫不開關系,2019年樂視網因樂視體育、樂視云違規擔保案計提相關負債約90億元。這部分債務,樂視網管理層認為應由公司最大股東賈躍亭負責。樂視網董事長、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劉延峰此前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賈躍亭雖然全部股份被凍結,大部分股份被質押,目前卻仍是樂視網的實際控制人。

  高樓建起又倒塌

  “老賈是一個有夢想的人,原本可以選擇一條比較舒適的生活和創業軌跡,但卻選擇了一條艱難無比的道路創業,為了事業義無反顧。這是老賈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今天,老賈階段性創業失敗,很大的問題是他有超越常人的夢想,不斷地挑戰自我、挑戰極限,結果挑戰過度。” 賈躍亭前妻甘薇曾在《一位妻子的獨白》一文中這樣評價。

  不可否認,賈躍亭確實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企業家,看起來非常靦腆內向,不擅長在公共場合講話,做起事來卻是膽量十足。他的跨界從來都不是小打小鬧,不局限在某一個小地區或者某一個時間段,他要么是做整個行業的壟斷,或者是在國際上收購公司,要么就是和頂級公司合作。

  穩扎穩打的樂視從影視資源起家,一路順風順水,后來開始跨界,但這一跨便一發不可收拾,相繼做起了手機、電視、電影、體育、金融,甚至是汽車,跨界的步伐一次比一次大,還將曾經的樂視分成七大生態體系。

  七大生態看似獨立,但只有把這些業務串聯起來,才能形成一個真正的生態體系,七大生態協同化反,這就是樂視生態重要的價值機構,也是賈躍亭的初衷。

  然而,賈躍亭的項目總是一個個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的美好愿景,一旦成功必然帶來極大的利潤,但是剛開始卻需要大量的資金去供養,短時間內迅速膨脹而起的樂視并沒有這種實力。

  按照業內的估算,除去電視、手機這些板塊,樂視投資的體育產業、汽車產業都是需要大量燒錢的業務,汽車產業至少是500億元左右的投入,體育產業也是一個短期很難見效、需要持久投入的產業,加起來至少六七百億元以上的資金缺口,這些對于一個年凈利潤從未超過10億元的企業來說已經超出了承受范圍。

  2016年11月,賈躍亭曾在樂視下發內部信,用“冰冷的海水,升騰的火焰”形容當時樂視的處境,并坦承樂視戰略實現節奏過快,組織與資金面臨極大挑戰,主要是因為蒙眼狂奔、燒錢追求規模擴張的同時,全球化戰線一下子拉得過長。

  個人信用難恢復

  有人感嘆,佩服賈躍亭的生存能力,是打不死的小強。產業觀察家洪仕斌也認為,賈躍亭的個人能力是值得肯定的,“樂視從一個視頻網站起家,做成曾經的規模確實不簡單,賈躍亭的戰略規劃也絕對是高水平的規劃。只不過,對于創業公司來講,找到一個看似清晰的模式卻盲目擴張是它們的通病,也是一場對賭,再高明的商業模式都離不開產品、用戶、價值”。

  然而,從套現出國,再到天價離婚案,直到如今樂視28萬股民“求告無門”,賈躍亭作為一個企業家,其所履行的責任是不是到位一直都是被質疑的。

  破產重組方案在美通過,也不代表賈躍亭可以一勞永逸。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盡管賈躍亭目前在國內的發言人樂視控股強調,樂視網的連帶債務已經納入到賈躍亭個人債務重組方案中,但此事與跨境法律存在沖突。“賈躍亭是按照美國法律申請的公民個人破產程序,并不能穿透中國國境影響中國公司,我國暫時沒有個人破產重組的法律制度,只有公司具備相關資質,在這種背景下,兩者之間的法律沖突需要更多的證據進行梳理,目前只以雙方對外的說法很難判定一個清晰的結果。”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治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胡鋼說。

  至于FF未來的發展,據其內部人士透露,近日,除了跟美國混合動力公司達成動力總成的戰略合作之外,FF與另外一家美國重量級合作伙伴已經進入了簽約階段,與中國的一家重量級企業的合作談判進展順利,即將進入落地階段。

  與中國企業的合作,又讓大家關注到賈躍亭回國的問題,對此,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了FF中國方面,對方表示,“按照債權人信托協議,應該是可以回國的”。

  不過,在科技產業觀察人士梁振鵬看來,賈躍亭早就信用破產,“到今天為止,FF的電動車還沒有量產,所謂的無人駕駛汽車也沒有量產,只是一個實驗室中的試驗品。FF公司到底能不能正常運營,都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責任編輯:王婉瑩)

精彩圖片

賈躍亭回國記

2020-05-26 07:22 來源:北京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
网赚论坛大全 2019最新免费挂机网赚 极速快3官网 2019最新网赚器 网赚是什么意思 yy那种网赚真实吗 2019真实网赚 2019年最好的网赚项目 河北快3开奖 网赚能赚到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