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質檢總局推進《消費品安全法》立法
我國消費已經進入全新時代,消費品質量安全受到社會廣泛的關注,如何保障消費品質量的安全,《消費品安全法》立法工作進展如何?8月1日,國... 詳細>>
本期嘉賓
時間:2014年8月1日上午9:00;制作:產經部

訪談精粹
質檢總局劉兆彬:消費品安全事故缺少整體統計
劉兆彬表示,相較于美國和歐盟,我國對于消費品安全的事故還缺少全國統計,呼吁盡快建立消費品安全整體檢測統計,并盡...
質檢總局劉兆彬:國外《消費品安全法》實施經驗值得借鑒
劉兆彬表示,美國等國家較早的推出了《消費品安全法》,其相關制度措施值得我們借鑒學習。 
質檢總局劉兆彬:通過立法為消費品質量安全保駕護航
劉兆彬表示,最核心的是立法,通過立法把長期以來工作當中比較成熟的經驗上升為法律,成為大家共同遵守的準則,通過法...
質檢總局劉兆彬:消費品不安全事件影響消費信心
劉兆彬表示,消費品安全關系到每個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對我國經濟發展有重大拉動作用。去年國家消費品社會商品...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本期的《中經在線》訪談,我是主持人煦霏。中國消費已經進入了全新的時代,那么消費品的質量安全可以說是受到社會廣泛的關注,我們如何去保障消費品質量的安全呢?本期我們的節目有幸邀請到了國家質檢總局總工程師劉兆彬,劉總你好。 

 

  劉兆彬: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榮幸能夠今天采訪到你,我們注意到前一陣子國家質檢總局印發了《關于加強消費品質量安全監管工作的指導意見》,這個《指導意見》當中有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要求以保障消費安全、凈化消費環境,提升我們消費者的消費信心,突出民生導向、底線思維、風險管理、多元共治4項原則和10項措施等內容。在今天節目開始,我想請您先為我們廣大消費者普及一下,在您的定義當中,消費品它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 

 

  劉兆彬:好的,消費品跟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是緊密相關的,比如說我們穿的衣服,我們的食品,我們的家用電器等等這些內容,其實都是消費品。消費品的安全關系到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的安全,而且對我們國家經濟的發展有重大的拉動作用。 

  我記得去年,我們國家的消費品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已經達到了23萬多億元,大概占我們國家GDP總值的41%左右,而這個比重占的比例還是比較低。 

 

  主持人:這還算比較低的。 

 

  劉兆彬:比較低,甚至比我們國家80年代平均水平,至少還要低10個以上的百分點。 

 

  主持人: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 

 

  劉兆彬:我想一個方面是由于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很快,老百姓的收入多了,為了自己的養老、教育、醫療各個方面,做了一些儲蓄。另一方面呢,從一個側面也反映出我們的消費者對消費品購買的信心,和對消費品的質量安全還有一定的疑慮。有這么幾個數字,去年我們國家質檢總局對全國的服裝業做了監督抽查,它的合格率大概是達到84%以上,但是就是由于那十幾個點的不合格,造成我們國家服裝業GDP的損失達到接近一萬億元,這個損失很大,這是衣。食呢,這些年黨和政府十分重視食品安全,應該說抓得很到位,很努力,整個國家食品安全形勢總的是好的,但是也仍然時有發生食品不安全的事件。 

 

  主持人:就像剛剛發生上海福喜的事件。 

 

  劉兆彬:再說行,我們國家每年造成的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財產損失每年就多達十幾億。所以你看衣、食、住、行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必需,但是有這樣一些不安全的因素,它就會影響我們消費的信心。所以作為政府就應當關注民生,關注老百姓的生活,特別是要重視消費品的安全。因此,國家質檢總局在去年的11月18號,正式啟動對消費品安全立法的研究工作,我們開了一個啟動的工作會,在我們總局的內部,正式列入了總局立法研究的規劃。 

  那么如果說什么叫消費品,根據我們的研究,當然說的通俗,那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用的東西,家具、電視、冰箱、自行車這些東西。但是國家在前年,2012 年發布的GB 5296。1-2012《消費品使用說明 第1部分:總則》,它對消費品有一個定義,就是說為了購買生活需要的產品,這一類的產品就是滿足生活需要的,就是消費品,當然此前還定義了一個消費者,什么是消費者?就是滿足生活需要,購買商品或者服務的社會成員,這樣我們把握什么叫消費品,首先要知道你是不是消費者。

 

  主持人:對,它的范圍我們是不是在里面? 

 

  劉兆彬:你消費者為了生活買的東西,包括化妝品。 

 

  主持人:對,女孩子很喜歡。 

 

  劉兆彬:這都屬于消費品。 

 

  主持人:這個消費品可以說我們一睜眼睛,洗漱、出行、包括工作單位的筆、紙這些都是消費品,因為從需求理論來講,最低層次是滿足人的生理,包括其他的需求,再往上才是社會的尊重,自我的實現。所以我們必須把最底層的基座打穩了,我們有信心了,才能往上步步升級。 

 

  劉兆彬:你說得對,你們是經濟日報,經濟學上對人均的收入,包括他的需要也有大致的分析。當經濟收入處于低收入階段的時候,人們的需求第一位的是生理需求,首先要吃得飽、穿得暖。但是當滿足生理需求以后,特別是進入中等收入水平以后,比如說人均收入達到3000美元以上,我們國家大約在去年,我記得應當人均收入突破了6000人均美元以上,這時候人的第一需要就不是生理,是安全。我覺得安全需求已經成了現在我們國家的最重要的一個需求。 

 

  主持人:這也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您覺得如何從制度創新方面,去為我們消費品質量安全保駕護航? 

 

  劉兆彬:我覺得制度創新方面有很多的措施和辦法,包括對消費品安全的管理,社會的關注,也有很多新的舉措。比如說我們國家在十年前,我們就創立了中國的缺陷汽車召回制度,2004年的10月1號到今年10月1號實施整整10周年。這10年來,我們國家召回的缺陷汽車的數量已經達到了1500萬輛,這個什么概念呢?當時搞這個制度的時候,我們國家汽車擁有總量是2300多萬輛,今天突破了1億。那個時候每年的交通肇事死亡的人口平均是10萬,那么現在呢,大約是6萬多人。就是這樣一個制度,當然汽車也可以算作是消費品了,我們覺得我們國家,特別是改革開放,特別是加入WTO以后,我們學習借鑒一些發達國家先進的管理經驗,在消費品安全方面,應當說做了很多的努力,制度的創新。 

 

  劉兆彬:比如說像《食品安全法》的立法,《特種設備安全法》的立法,農產品質量安全的立法,還有像其他的一些條例。那么你剛才講到我們要在消費品安全做出努力,我認為最核心的還是要立法。通過立法,把我們長期以來工作當中比較成熟的經驗上升為法律,成為大家共同遵守的準則,通過法律為百姓的民生保駕護航,能夠系上一個安全帶。 

 

  主持人:還有一個,因為剛才我也讀了這幾項原則,其中有一點希望您給我們解釋一下,就是底線思維,其他的我都可以理解,民生導向,因為衛生跟我們民生息息相關,這個底線思維我們怎么去理解? 

 

  劉兆彬:底線思維我是這樣理解的,我記得80年代,德國有一個社會學家寫了一本書叫《風險社會》,現在風靡全球,他講由于經濟的發展,特別是高科技的發展,全世界的社會都處在風險越來越高的狀態,那么對于風險,對于安全,我覺得光靠市場是不行的。當然通過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通過競爭提升產品的質量,這個是一個方向,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對于安全的管理,特別是對于公眾安全、社會安全,還是要靠政府發揮更好的作用。 

 

  劉兆彬:那么在這里面,我們想對于消費品的安全,如何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制定一些規章制度,所謂把握住底線,不是說一個安全事故都沒有,而是說怎么樣來發揮制度的作用,監管的作用,包括企業的作用,各方面的作用,能夠把風險降低,能夠把安全的傷害降到最低,這個我覺得是我們應當堅守的一個底線。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去年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當中,提出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您覺得如何從頂層設計這個角度出發,更好最大限度提升我們消費品安全的保障水平? 

 

  劉兆彬:跟剛才的話題有聯系。我們說在社會管理當中,政府職能的定位,政府來管理經濟社會的發展,從我們質檢總局的思考來看,我覺得我們局長提出我們工作的方針,比如抓質量、保安全、促發展、強質檢,我覺得這個定位是非常準的。就是按照《質量法》的要求,我們要嚴格執法,嚴格監督,來促進整個質量的提升。因為質量跟安全是密切相關的,有些安全事故就是因為產品質量不好。你比如說像去年發生過一個省4個孩子正在家里看電視,突然電視機爆炸了,造成了很慘的后果,造成了兒童的傷亡。那么分析下來就可以看到,有的原因就是因為產品的質量不好,造成了安全問題。 

 

  劉兆彬:再說一個更直觀的例子,比如說你要開車,你到汽車里面,有的車里面的味特別大,特別怪,包括房間裝飾、裝修,我也看到環保部門有過一個報道,當然這個數據不一定是特別精確,他說這些年,平均每年光由于室內空氣的污染,造成我們國家人的死亡人數是10萬,因為它造成了他身體的傷害、生病,最后造成死亡。

 

  所以怎么樣更好地發揮市場在競爭,質量的提升方面,通過企業主體的責任,通過消費者的監督,來提升產品的質量,但是政府我覺得它的職能定位更多的應當是保障安全,因為安全,特別是公共安全,它是一個社會產品,是一個公共產品。公共產品應當是由政府來提供的,當然在現在的情況下,我們也強調更多地發揮社會組織的力量。比如說學會、協會、社團組織,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十八屆三中全會講的,要社會共治。 

 

  主持人:發揮可以說全社會的力量,大家一起齊心去把消費品質量安全這塊把好關。 

 

  劉兆彬:對。 

 

  主持人:因為您剛才說了室內一些空氣污染,包括裝修材料家具等等,我記得之前有一個例子,沈陽的一對夫婦,是一對新婚夫婦,他買了一套家具,而且還是品牌的,歐式風格的,剛開始覺得沒問題,后來妻子產下了一個嬰兒,這個嬰兒后來頭頂出現了很大的腫塊,他們懷疑是家具的質量出現了問題,而這種情況其實現在也是屢見不鮮的,尤其是大家吃的東西上面,有的東西還沒有辦法保證的情況下,其實我們消費者對于產品的質量,自己自身消費信心的提振,其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劉兆彬:你說得很對。在過去改革開放之前,包括初期,百姓解決的、社會解決的是一個溫飽問題,能夠吃飽,能夠穿暖,解決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就夠了。但是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更加重視能夠健康、能夠安全。 

 

  主持人:生活的品質。 

 

  劉兆彬:品質能夠提升,能夠綠色。這方面你說到有一些案例,在我們國家最近這兩年也是時有發生,你比如說像去年也發生過兩個兒童在洗衣機里面被絞死的事件,還有個別的案例,一個兒童在汽車里面玩,那個汽車有個天窗,可能不小心碰了按鈕就被卡死,這都是一些非常慘痛的事件。 

 

  我們國家其實對這個消費品安全的事故,目前還沒有一個全國的統計,我們看到了一個數據,比如說美國,它有一個大概的估算,美國每年因為消費品安全事件死亡的人數,大約是在7萬人,然后他是由于消費品安全造成的人的生病,住院治療的人數大約每年是3000萬人。這大概相當于美國人口的十分之一,歐盟也有一個計算,歐盟大概27個成員國,每年消費品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數大約是20多萬人,有人說是23萬人。我們國家這方面對于整體的監測,傷害的統計,這個基礎還不夠強。所以我們為什么要呼吁立法,就是要通過法律的制度,把一些基本的安全隱患,發現在萌芽之中,或者發生以后能夠立刻采取一些應急的措施,能夠減少大面積的傷害。比如像我提到的召回。 

 

  劉兆彬譬如說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簡稱叫CPSC,500多名的工作人員,依法每年在美國做大量有缺陷、安全隱患的產品召回。比如說馬桶他都搞過召回,為什么馬桶有召回?現在科技發達以后,有一些廠家發明了新式的,叫做智能馬桶,全是電動的,全是自動化的,但是可能由于設計、生產、制造甚至包括使用當中的問題,發生什么呢?馬桶爆炸,你這是很危險的呀,而且這樣的馬桶爆炸的事故,在我們國家也有個案的發生。 

 

  主持人:現在追求生活品質,很多馬桶有自動清潔,很多人希望提升生活品質,但是可能由于質量安全方面不過關,最后導致這些問題。說到《消費品安全法》的立法,我們注意到今年兩會上有30多位人大代表,聯名呼吁希望能有一個法律文件的產生,你怎么看他們的行為和做法? 

 

  劉兆彬:我覺得他們的議案特別好,我記得領銜代表是浙江杭州的,今年3月份搞了一個議案,里面提的理由各方面都非常好。你說到如何來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我記得應該1962年左右,當時提出了著名的維護消費者權益的四項原則,比如說消費者他最應當應有權利的第一項就是安全權,接下來比如說叫知情權,消費者的選擇權,出了問題要求賠償。這四項權利后來幾乎成了全世界各個國家在維護消費者權益的時候,一個行為的準則。 

 

  劉兆彬那么我們想通過國家的立法來解決保護消費者基本的權益,最基本的權益就是安全權。所以我想通過我們這些年改革開放積累的各方面的經驗,在許多做法上,我個人覺得這個立法的條件已經具備了,而且社會的關注度也非常高,特別是應當說黨中央國務院對百姓民生的大計,都是作為頭等重要的大事來抓。因此我們要提升國家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使這個能力和體系現代化,現代化最核心的標志我覺得就是法律制度。就像29號中央政治局剛剛開過一個會,我們國家在10月份決定要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主題就是全面推進依法制度,全面推進依法制度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有法,有法可依才是依法治國的基礎,當然有法要執行,我們現在做的這件事,就是想在我們國家推動消費品安全的立法。 

 

  主持人:從一個普通消費者的角度,這不光是提振我們的信心,同時也讓我們感覺到有安全感,買了東西我們知道拿什么保護我們自己,同時我覺得這個法律其實也可以讓很多不法的商販,可以增加他們的危機意識,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犯罪成本如果增高,讓他們知道自己是不是不應該觸及法律的底線,其實這是非常有必要。我們注意到,立法內容方面有專家給出了建議,第一個要注意責任主體方面的確認,第二就是在規則原則損失賠償方面,第三就是在行政監管方面,你怎么看專家他們的觀點和意見。 

 

  劉兆彬:我覺得專家的意見非常好,我們在去年召開立法啟動會上,我們也請了一些專家,此前其實我們也跟一些專家做了座談,我們質監部門有十大法律顧問,經常在一起討論一些問題。我覺得確實在消費品安全立法當中需要解決一些關鍵的問題,比如說責任的主體,監管的體制,包括可執行、可操作性強的一些監管制度,另外就是立法的宗旨或者是目的,就是要保護消費者的安全,人身安全、財產安全。 

 

  其實在這個方面呢,我們國家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說我們也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我們也有《產品質量法》,我們也有《食品安全法》等等,有一些法律法規。其實我現在長期做法規司的司長,我當了14年的,我更加關注立法當中如何處理好這一部新的立法跟原有的法律體系的關系,厘清它們的界限,同時吸取一些好的制度。 

 

  劉兆彬你比如說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也是最近人大開始審議通過了,已經開始實施,這部法當中也是為了保護消費者,但是我們消費品的安全,是跟它有明確的差別的,有界限。因為你知道《消保法》它更側重你消費者發生了購買商品的行為以后,發現了問題,有一些救急的渠道。但是《消費品安全法》,它不僅僅是市場發生行為之后這樣的監管。那么《消費品安全法》,我覺得它的立法的主旨,應該三句話,預防為主,過程控制,然后叫做發生響應,如果就是發生的事件,要有響應,能夠緊急的處置。 

 

  比如說《消費品安全法》更關注是產品的設計、加工、制作、儲存、運輸、保管,一直到銷售,甚至一直到銷售以后,如果發生了事故,從關注產品本身的安全,來設置這樣一個法律制度。因為它跟《消保法》有非常明顯的區別。 

 

  主持人:我覺得它的范圍更大一些,而且以預防為主。我們不要事后去有一些索賠,我們要把質量弄好。 

 

  劉兆彬:而且性質上有差別,《消保法》更多的是一部民事法律,老百姓我們也是消費者,我們買了一個鋼筆不出水了,我可以去要求換一支或者是賠償,采取民事的東西,不行就到法院了。但是《消費品安全法》我一開始就講了,是政府應該提供的一個公共產品,政府在消費者安全的監督包括執法,包括對各個責任主體之間權利的配置,我覺得都跟《消保法》有本質的差別,它更當是更好的保護老百姓安全的一部法律。 

 

  劉兆彬:當然,還有一部法,比如說《產品質量法》,這也是我們總局作為執法主體的一部法律,《產品質量法》也是一部很好的法,但是呢,1993年立法的時候,包括2000年修法的時候,還真沒有提出質量安全的概念,它更多的還是重視產品的質量。比如說打擊假冒偽劣,當然在當年的《產品質量法》當中,也提到了產品的缺陷這兩個字,比如說我們缺陷汽車召回,就是依據《質量法》有關缺陷的定義概念,當然也講到了安全的問題。但是《質量法》坦率地講,它沒有像我們今天這樣更加認識、重視、關注、控制安全問題,重點不一樣。 

 

  劉兆彬:另外呢,像《質量法》呢,更多的關注在生產領域多一些,那么商品出售以后發生的糾紛,《質量法》也提到,給了消費者四個渠道,你可以去協商、調解、仲裁,可以到法院起訴。但是《消費品安全法》他的側重點更注重消費品全過程的監管和安全的這樣一個主線。 

  因此我個人認為,現在我們的思路是比較清晰的,而且跟這兩個關系最密切的法律的界限也是非常清晰的,我們不要擔心說我不是有了這么多法了嗎?這個還有沒有必要呢?我這一說你就明白了,我覺得對百姓來講,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是非常必要。 

 

  主持人:沒錯,而且這樣一部法律的誕生,可以說既銜接了那部法律,同時它又完善之前的不足。無形當中也降低了一些成本,如果產品出現問題,再索賠也增加了成本在里面。 

 

  劉兆彬:我們研究中也了解到,比如說好多國家也都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也同時有《消費品安全法》,所以這兩個并不矛盾,它可以互補,它可以使我們國家整體的法律體系,能夠更加完善,而且更突出的是保障了安全。 

 

  主持人:對,那在今天節目最后,還是請教您一下,就是您剛才也提到了美國在消費品安全方面自己的措施,歐美國家這方面很有先進的經驗,您覺得在我們保障體系建立的同時,如何去借鑒一些歐美好的經驗給我們自己? 

 

  劉兆彬:是的,我們在研究當中,也注意到美國是世界第一個制定《消費品安全法》的國家,它是在1972年就推出了消費品安全法案,接下來呢,像日本1973年,歐盟也是70年代,那個時候我覺得它們在產品的管理上,真的是把關注度、重點核心放在了安全上。 

 

  劉兆彬:比如說在美國,它除了立法以外,它在1973年成立了消費品的安全委員會,簡稱CPSC,有500多個工作人員,每年國會給固定的經費,他們有一個統計,從1972年到現在40多年來,由于有了《消費品安全法》,由于有了執法,美國40年來,由于這樣的執法或者說由于法律的實施,使消費品引起的安全事故的發生率降低了30%,我覺得真的是很有成效。比如說日本,也專門成立了消費者保護廳,他們甚至還提出了消費者行政這樣一個理念;像加拿大在2010年也把原來的法改成了《消費品安全法》,同時設置了相應政府專門的機構,給專門的經費、執法權。我們更加關注的就是他們在制度措施這幾個方面,有些經驗是值得我們借鑒的。比如說像產品的標識、標注,它就是為了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如果你有一個產品,如果這個產品,比如說像美國,它特別更加關注的是兒童的用品,尤其是關注12歲以下兒童的用品,它專門有一個規定,12歲以下兒童的用品如果有安全的問題,你在產品上都要進行標識,進行標,要有一個警示的提示。 

 

  劉兆彬:你比如說我們平時不太注意的,我們家里面都掛窗簾,對吧?家家都有窗簾,美國就發生過由于兒童他玩這個窗簾,把那個繩拉下來了,受傷害了。那么這個時候,它對窗簾的生產、制造和設計,它就要求你對12歲以下的兒童,要么有警示,要么有保護措施,這是比如說標識、標志、警示的作用,我覺得值得學習。 

 

  劉兆彬:第二個叫產品可追溯,就是你這個產品發生了問題,通過你的標注或者一些措施,能夠查到你,你這個產品整個的流程是哪里生產的,怎么運輸的,怎么到你手里的。比如說我們都知道汽車,全世界所有的汽車基本都打一個號碼,在發動機上,只要你的車發動機不壞,都能查到這車是誰造的。所以產品的追溯制度,在我們國家比如《食品安全法》當中,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 

 

  劉兆彬:還有我覺得召回,如果發生問題,如果是批量的問題,是大規模的問題,是缺陷的問題,那就召回。召回分成兩類,一類是企業發現了自己主動召回,如果你不主動召回,政府就有權利依法責令召回,責令召回在美國還跟著處罰。我看到法則當中,好像最高處罰的額度是1500萬美元,這個懲罰的力度還是很大的。那還有比如說像賠償制度,美國有懲罰性制度,我們國家《食品安全法》也借鑒了這個制度,發生以后可以按它價值的10倍進行索賠,但是你知道在美國就是天價,我印象中美國有一個案例,大概汽車由于汽車本身制造的問題,燒傷了幾個人,然后法院判罰是賠償40多億美元,當然后來執沒執行我就不知道,但是它這種天價的懲罰性的賠償,就要求企業、廠家、生產者,包括銷售者,各個鏈條的責任主體都更加重視安全的問題。 

 

  劉兆彬另外我還有一個體會,就是美國更加重視現代技術支撐和信息體系的建設,比如說它有在醫院里面傷害調查統計體系,因為你發生了傷害都要去醫院,這個統計是真實的,那么醫院跟政府之間有一個法律的規定,那么你必須報告,必須統計。無論是它的傷害調查體系還是事故的報告制度,有一些這種帶有現代技術支撐的內容,我認為還都是在我們立法和實踐當中。當然我們要更多的是結合中國的國情和中國的實際情況,來更好地在立法當中,來借鑒它們的比較先進的做法,更好地符合中國的國情。 

 

  主持人:借鑒他們經驗。其實我聽了您給我們帶來的講解,我覺得消費品安全法的實行,其實是體現了對我們老百姓人文的關懷,實現了以人為本的精神,對于老百姓、對于民生,對我們關注、對我們衣食住行接觸的東西,其實是對人最高的尊重和愛,再次感謝劉總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與您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劉兆彬:好,謝謝! 

网赚的方法 互联网赚钱机器 2019灰色暴力网赚 千禧彩票注册 互联网赚钱方法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澳彩网彩票注册 山东十一运夺金 K8彩票开户 网赚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