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馮樂平建言農業現代化:轉變舊方式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馮樂平在做客中國經濟網2015兩會特別報道時表示,未... 詳細>>
本期嘉賓

馮樂平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

時間:2015年3月14日9:00

制作:產經部

訪談精粹
馮樂平:"互聯網+農業"還需要漫長的過程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馮樂平在做客中國經濟網2015兩會特別報道時表示,互聯網技術應用到農業上還需要解決一些問題,比...
馮樂平:積極探索農民獲得土地資本收益的新路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馮樂平在做客中國經濟網2015兩會特別報道時表示,農村的土地是農民的準資本,通過轉移的方式農民...
馮樂平:土地要流轉到懂現代農業的人手中
“土地要流轉到懂農業,然后懂經營,懂得新的商業模式、流通模式的人手中。”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馮樂平在做客中國經...
馮樂平:"新農人"能給農村農業帶來新活力
“未來推進農業的現代化,改變農業的生產結構,更多的還是要有新型的職業農人來參與進來。”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北京樂平西甜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馮樂...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5兩會特別報道“四個全面”進行時,我是主持人郭樅樅。今天我們演播室里請來了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會會長馮樂平,您好,歡迎您。

  馮樂平: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馮代表,不知道今年兩會您的最大感受是什么呢?

  馮樂平:今年兩會我覺得最大感受就是黨中央對三農的政策沒有變,特別是加快農業現代化,加快農業發展方式的轉變,使我們的農業更加更強,農民更富,農村更美。
  主持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當中,您最關注哪些方面?

  馮樂平:三農應該說是我最關注的領域,尤其是克強總理在報告中說的,惠農的政策只能增加,不能削弱,支農的資金只能增加,不能減少。

  主持人:可以說對農業有了更大力度的一個扶持。

  馮樂平:是的。

    主持人:今年兩會您給我們帶來了哪些建議呢? 

    馮樂平:三農的領域,我覺得我更關注未來農業現代化的推進,農村專業化專業合作社的發展。再有,就是轉變農業生產方式、加快農業模式的轉變,培育新型的經營主體,這是我最關注的。 

    主持人:您提到了發展現代農業,而且說是加快轉變方式,既然要加快轉變的方式,要轉變這說明當中目前我們存在著一些問題和困難,您認為我國目前現代農業的發展過程當中,還有哪些問題和困難呢? 

    馮樂平:我覺得要是加快農業現代化的進程,主要我們目前存在的更多的困難,是小農體制,也就是以家庭承包為基礎的這種生產模式。那么更多的加快農業現代化,我認為要從土地流轉規模開始,加快流轉速度。再有,加快農民組織隊伍建設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說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建設。這個是加快我們農業現代化的一個,應該說一個基礎。在加快農業現代化這個問題上,我覺得更多的是建立農業的專業社會化組織。還有,就是把我們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盡快的培育起來。 

    主持人:除了您剛才說到的小農體制之外,人才的缺失這個算不算目前我們面臨的一個問題呢? 

    馮樂平:您說得這個問題我覺得太好了。農村人才我覺得是面臨著這樣的現狀,第一塊是現在農村從事農業領域的人才,還是傳統的像50、60歲以上的這些農民,甚至是婦女在從事的傳統農業。那么未來如果說,推進農業現代化,我覺得改變農業的生產結構是很重要的。第一個就是,那么勞動力一定不是現在傳統規模的這些50,60歲以上的這些農民了,更多的還是有新型的農業職業人來參與進來,這塊如果說我們要做到與國際接軌,那么就是引進一些現行的新型農人,把他們吸引到農業的現代化建設中來。 

    主持人:那我們怎么去吸引這樣一種新型農人呢? 

    馮樂平:我覺得是兩塊吧,第一塊,應該就是打造環境,打造環境,是讓這些新農人或者是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參與到新農村的建設,參與到農業現代化,所以他們的進來應該說打造兩個環節。一個是他來到農村,來從事農業,開始從事建設的時候,我覺得應該給他們提供幾種保障。你比如說他們能夠在這兒安定下來,能夠在這兒有創業的一種基礎,他們的資本能跟農民的資本對接起來,也就是說跟農業的三要素能夠結合起來,這樣才能夠使他們在這兒留得住。還有一種環境,就是一種政策環境,那么這種現行的農業政策,應該和新的投入的這些新資本能夠結合起來,給他們一種創業的一種動力,我覺得這個未來可能是我們吸引新型的從事農業領域的資本,來進入三農的一個保障。 
    主持人:您怎么去定義新農人這個詞呢?您覺得什么才能算作是新農人呢? 

    馮樂平:新農人吧,我覺得一個是,我們現在農業農村農民,他是傳統的兩大工程。一大工程是來改造和培育現在的新農人,改造和培育就是我們現有的這種農民結構,比如說50、60歲以上的這些農民,轉變觀念這個很重要,轉變他們的生產觀念,生產結構的觀念,我覺得這個就要從培育和培養開始。 

    那么新農人我現在還有一種理解,就是新型的愿意從事這種農村農業領域的這種現代化的,具有互聯網思維模式的這種新人,他們可能更加能夠給我們農村農業帶來這種新的活力,新的經營理念,一種全新的這種商業模式。所以我覺得未來的這種新農人吧,我覺得兩塊,我們把傳統,五六十歲的這種傳統農民加大培養,加大培育。然后我們再創造好的環境,來吸引我們具有互聯網思維的這種年輕的,這種我說未來的應該是白領和藍領的管理人才,到我們農村來,然后從事我們農業的生產,然后推動我們整個農業面貌的改變和加速我們農業信息化的提高。 

    主持人:這當中還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您說到了,我們需要把傳統的農民進行培養,來讓他變成新農人,那么在這個培養的過程當中,目前有沒有一些問題呢?就是說這個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困難,我們怎么才能夠把他們培養成為新農人呢? 

    馮樂平:我覺得首先是他們自身意識的培養,我覺得現在已經意識到,我們如何能夠適應一種新常態下的農業結構的調整,新常態下的這種農業生產方式的轉變,那首先我們是要有讓傳統的這些農民像我們這樣,我們一定要用這種現在的市場需求來改變自己,那么市場需要什么,是完全改變了我們過去的一種銷售模式。你比如過去我們是坐在家里,我們是皇帝的女兒不愁嫁,那么今天看來有一些,包括我們的生產模式,現在發生了根本的轉變。而且我們的消費群體也在變,現在像大眾消費、像功能消費,像生態消費,一些體驗消費,還有娛樂娛教的一些消費正在呈現在我們面前。那么這種說句實在的,我們就要從思想意識上轉變,那么這種轉變過程是需要政府來出錢,用現有的這種培訓機構來培訓。還有一種,是需要他們自身的一個轉變,這個轉變的過程,實際上也是新農人成長的一個過程。 

    主持人:其實說到農民,對于農民來說,土地就是最重要的了,我們只有科學合理高效的來利用土地,才能夠給農民一個最大的收益,所以我們國家現在也一直在引導土地流轉,一個有序的流轉,您認為土地有序流轉對于我們現代農業發展有什么影響呢? 

    馮樂平:土地有序流轉,應該說這兩年中央都比較重視,土地有序的流轉能實現幾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我們以家庭承包經營制,因為家庭承包是我們30年來一直在堅持的,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們的農村基本上是以家庭承包為基礎的這樣一種生產模式,有序、適度流轉,我覺得是把握了節奏,那么這種節奏,就是我們今天說的農村農業這種新常態,那么我們面臨這種新常態呢,這個節奏,比如說我們大規模的流轉,我們大規模的把土地流轉過來,我們就要考慮,你比如社會的資本現在進入農業領域比較多,那么大規模的流轉會帶來什么?比如可能我們土地的利用,我們整體的規劃設計還沒有跟上,那么就勢必造成,比如說我們規劃不到位,我們大規模的流轉還能帶來什么呢?可能我們會有一些土地的荒蕪,就會發生這種現象。現在中央提出適當規模,我覺得第一是把握節奏,第二還要推進土地流轉的這種速度,也就是穩中還要求進,穩中求進,緩中求穩,我覺得這是中央總的基調和把握的速度上,我覺得是較適度,我覺得適度規模,適度規模流轉,也就是有計劃,有規劃,然后還要有序,穩步的進行土地流轉,讓這些土地流轉成什么呀,流轉到能夠懂農業,然后能夠懂經營,然后還要懂得什么呀,還要懂得這種新的一種商業模式,就是流通模式,讓這些人來做農業,我覺得這個適當流轉會更加有好處。 

    主持人:那另外,我注意到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陳錫文表示,改革是意在通過市場化的手段激活被長期壓抑的土地資金等生產要素和農村產權,讓農村沉睡的資金活起來,您怎么來理解這個農村沉睡的資金呢? 

    馮樂平:說起農村沉睡的資金,我覺得呢,你說現在農村農業農民靠什么來致富,我們覺得原來我們就靠這種生產規模的種植,再加上我們這種有效的商業模式,流通模式,今天說到沉睡的資金,對于農村來說,沉睡的資金,沉睡的這種土地,但是怎么喚醒它,它是我們農民的一個準資本,資本的轉移方式,這個土地這么多年來能給農民帶來最大的效益是什么?就是說在我們這種沉睡的這種土地上,能夠創造,能夠給農民帶來更多的土地資本的收益,那么這種土地資本的收益今天來說是什么樣的這種政策,這種激勵的機制,能喚醒這種沉睡的土地呢?那么現在陳老師講的非常好,然后我們也覺得這次國務院也是關注到了這些專家提出的這樣的這種建議。 

    國務院今年提出了,在全國土地入市有33個試點,我們大興應該說作為我們北京的試點之一,我覺得這個試點更多的是探索一種,讓農民來獲得土地資本收益的這么一條路子,我覺得這種路子的嘗試,可能未來會使我們農民獲得土地資本上的收益。 

    主持人:怎么能夠獲得這個土地資本上的收益呢? 

    馮樂平:你說這個也是我關注的問題,你比如說,這次國務院提出的在農村集體建設用地上,能夠讓它入市,那么怎么來入市呢,比如說像過去的一些土地資本的招拍掛,我們引進社會的開發商來做,那么我覺得我理解那應該是這樣一種形式,你比如說我們把土地的這種集體建設用地,讓農民自己來開發,來實現,讓農民自己來入股來開發,來實現他土地資本的分紅,也就是紅利,我們農民可以獲得這個土地資本上的收益,也就是說把開發的資本讓農民自己來實現,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一種途徑,也是未來我們農民增收的一個點,那就是能夠實現農民一種在實現資本土地資本上的收益,也是喚醒沉睡的土地這樣一個有效的途徑。 

    主持人:剛才我們一直都在提到新農人,您認為新農人能不能對喚醒沉睡的資金起到一個作用呢? 

    馮樂平:這個新農人對我來說,我是蠻期待的,我覺得這種新農人的這種進入農業農村領域,應該說我期待是他能夠給我們帶來一種新的理念,那么這種理念比如說你的生產模式,新的生產模式什么,就是我們現有的土地,紅線不能突破了,我們在現有的這種土地資本空間,讓它發揮更大的這種收益,實現你比如說我們現在北京的農業吧,你比如我們龐各莊的西瓜生產,那就可以轉變它的生產方式,我們原來那個西瓜在是地下爬著長,現在我們可以轉變成的生產方式是什么?讓它可以豎著長,讓它可以上樹,讓它可以立著長,這是一種方式的轉變。還有一種,新農人可能會給我們帶來一種新的經營理念,管理模式的一種新的經營理念,那么這種理念我是覺得那就是互聯網的理念,比如說過去,我們家的產品就是這么好,我們龐各莊的西瓜真是就不用出了家門,大家已經訂完了,那么到今天來說,新形態、新形式,我們就需要改變我們原來傳統的營銷模式。你比如,我們可能更多的運用互聯網的一種模式,比如說我們一些電商,我們跟天貓、跟京東、跟一號店來合作,甚至我們自己來建立我們的APP的模式,這種終端的銷售模式,這應該是新農人,或者新型的農業生力軍給我們帶來的轉變。再有一種轉變呢?你比如說就是,我們自己可以跟這些專業公司來建立,那么這種理念的轉變也是新農人給我們帶來的一個變化。 

    主持人:你剛才提到互聯網,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當中大家也非常熱熱烈討論的就是互聯網+,您認為互聯網+運用到農業方面您怎么去理解呢?  
 
    馮樂平:互聯網+,我們作為代表,大家也在說,說互聯網+,可不可以說互聯網企業,互聯網農村,我覺得未來提到互聯網,它首先是,應該說是一種生活模式和消費模式,那么怎么使我們農產品從我們生產者跟消費者實現通道的對接,我覺得這個方法上,實際上就是開通道,開端口,讓我們在網上能夠實現這種購買,然后更加便捷的我們能夠讓消費者能夠看到我們所有的產品,是如何生產出來的,那你比如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農業物聯網的實現,那我們就帶來了很多新的模式吧,農業物聯網,它就是能呈現給我們消費者的,你比如這種我們的產品是投入品,是如何實現的,我們的生產產品是怎么長出來的,那么我們的產品整個的采收過程是什么樣的一種管理體系,讓我們的消費者都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而且也可以實現了我們從田間到舌尖的這種安全的把控,有效的對接,所以我覺得未來的新農人,可能會給我們帶來這種新型的主要是商業模式的轉變,還有改變我們傳統的一些生產模式生產方式和一些銷售領域的,還有流通領域的一種模式。 

    主持人:其實這個互聯網一方面能夠讓我們農產品更好的走出去,但另一方面也給我們帶來了一些挑戰,比如說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能不能跟得上互聯網這樣一種快節奏的發展,您這塊怎么看呢? 

    馮樂平:互聯網用在農村我覺得還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因為這個鮮活的農產品,尤其是我們這些易碎的農產品,如果實現互聯網的或者電商的銷售模式,我覺得還得解決這么幾個問題。一是我們自己有供應的這種專業的物流體系,這種物流的體系我們自己一定要建立。那么還有一種,就是我們委托第三方,這種現有的物流模式和我們線上的網絡,還有我們線下的實體來對接,才能夠實現這種生產和消費的有效對接。那么這種互聯網的模式我覺得,一是我們試用的過程,還有我們認識的過程。再有一個,我們重新建立一套這種。 

    主持人:適合農業的體系。
 
    馮樂平:適合農業的,對對對,適合農業的這種物流形態,物流形式。 

    主持人:今年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當中還提到,要實施惠農政策,要讓農民增收,您覺得怎么樣才能讓農民享受他們的權益,真正的讓他們提高收益呢,您能不能結合您平時工作當中遇到的一些實例,談談您的感受? 

    馮樂平:讓農民實際的增收,我覺得這次克強總理的報告提的很好,那么第一個是他產品的增收,那么還有一種獲得資本的收入,再有一種那么就是這種讓農民入股分紅的一種模式,入股分紅的一種模式可能是我們進來來北京,創造出的一種新的模式,你比如說我們現在農村在由于專業合作社的發展壯大,農民會紛紛的加入到合作社中來,他們只是負責生產,然后這個農民專業合作社用這個組織載體,把農民組織到一起,然后我們統一的打品牌,打市場,有效的實現與市場的對接,這樣我們農民可能更能獲得產品高于15%,或者20%的一種收益。那么再有一種讓農民實現這種分紅的收益,就是剛才您說到的,土地適當規模流轉,我們可以讓農民把土地進行入股,跟農業的現代化企業實現合作,或者叫對接,讓他們一個是有土地出租的收益,那么還有一種,還有一種就是讓他們獲得在這片土地上能夠實現一種工資收益,既有了產品收益,又有了分紅收益,還有了這種工資收益,我覺得長期有效的保證農民收入不減,我覺得這塊是我們未來要做的。 

    主持人:其實這也是應了我們習總書記提出四個全面的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最后我們想來聊聊食品安全的問題,因為這都是我們老百姓非常關注的一個話題,現在我們食品安全問題可以說是屢屢曝出一些不好的事情,那我記得您曾經說過一句話是,這個食品安全它不是檢出來的,而是種出來的,所以在源頭就要開始把控,您是怎么來做到這樣一個源頭把控的呢? 

    馮樂平:您說這個問題是我們這些代表關注,也是我們持續關注的一些問題,食品安全,尤其是今年兩會中總書記說了,我們“四個全面”,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這是一個戰略目標。這樣的話就是未來比如說我們怎么能夠實現這個小康社會的建成,那么我們首先是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安全我們提到幾種,我更關心的,你比如說公共安全、網絡安全,那么我更關注的是食品安全,這個食品安全有人都在說,說這個食品安全我們屢屢發生食品安全的事件,到今天來說,我說應該建立兩種機制。第一個要建立一種長效的管理機制。那么這種長效的管理機制那是由政府來出面,那怎么加大融合的管理,還有一種就是建立一種長效的監管機制,那么就是要從我們國家的頂層要建立,各個部門聯手協動的監督管理機制,這種監督機建立起來以后,我覺得我們作為我們農業產品的這種生產者,它一定從源頭就開始,我們安全的產品不是檢出來的,我認為是種出來的,提到種出來的,那就是比如說我們所有的蔬菜瓜果一定是他有效的,有一個生產的流程,那么這個流程就是在什么樣的時期,我們投入什么樣的這種,像農藥是基本不讓使了,我們那個地區,基本的農藥,他完全是有機的管理了,比如什么時候要投什么樣的東西,你比如說我們現在一些生物制藥,一些有機的產品投入和有機肥的投入,這都是我們保證農產品安全的源頭。 

    主持人:但是這樣會提高我們的一個成本,那我們成本高了,我們拿什么去競爭呢? 

    馮樂平:尤其是我們北京的農產品,你比如說他的人力成本,那么更多的是他的投入品,比如說我們的西瓜,我們就要生產有機的西瓜專用肥,我們是配方施肥的,這種有效的增加了。你比如說我們一畝地原來投資是三千塊,現在可能就投資四千塊,這種生產的投入品提高,就給我們帶來剛才您說的那個,就是加大了我們生產成本投資的提高,我們靠什么來實現,生產投資高了,勞動力成本高了,我們怎么才能增收呢?我們就是減少中間環節,實現點對點的供應,實現田間到舌尖的供應,我們只有用這樣的方法,才能夠保證我們的收入不減。 

    主持人:我們希望以后老百姓吃到的東西都能夠是這么安全的,習大大他還提到一個詞叫做“成長的煩惱”,那么這個是他在APEC會議期間跟外國領導人來講我們“新常態”的時候提到的,其實意思就是說我國經濟現在正處于一個轉型升級的過程當中,那么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和煩惱,那您在農業現代化發展的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成長過程當中的煩惱呢? 

    馮樂平:新常態下叫做穩中求進,還要什么呀?還要穩中也得帶點速度,我們不是穩,就不求發展,但是穩中還要有提速,穩中還要有保證我們的質量,那么在這種形態下,我覺得安全是我們未來要抓緊的,一定要做到實處的,比如說公共安全,食品安全,還有一些網絡安全,這都是我們在新常態下,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面臨的一些,叫煩惱也好,叫我們要適應這種新常態吧,我就覺得要面對這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作客我們的節目,也希望您能給我們帶來更多更好的建議,來助力我國現代農業的發展,謝謝,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捕鱼棋牌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2019网赚0撸羊毛 大资本彩票 网赚qq群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一品彩票开户 优优彩票APP 2019任务网赚日赚100 2019最新网赚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