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余衛平談軌道交通企業發展
目前我國軌道交通產品已從低端向高端發展,不僅產品能夠走出去,資本也在逐漸走出去... 詳細>>
本期嘉賓
2015年3月16日14:00

制作:產經部;主持人:管清友

訪談精粹
中國北車余衛平:加快金融創新有利軌道交通走向世界
中國北車副總裁余衛平做客中國經濟網兩會特別節目,圍繞“對話新國企,引領新常態”與網友做了交流。余衛平表示,當前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對于北車、甚至是軌道交通行業來講...
中國北車余衛平:“一帶一路”布局好戲還在后頭
中國北車副總裁余衛平做客中國經濟網兩會特別節目,圍繞“對話新國企,引領新常態”與網友做了交流。余衛平表示,在“一帶一路”指導思想領導下,中國北車正在積極拓展海外市場,...
中國北車余衛平:不同層次的”走出去”面臨不同的困難
3月16日,中國北車副總裁余衛平做客中國經濟網兩會特別節目,圍繞“對話新國企,引領新常態”與網友做了交流。余衛平表示,中國企業“走出去”在不同層次所面臨的困難并不相同,而...
中國北車余衛平:中國地鐵登陸美國的幕后故事
中國北車副總裁余衛平向記者講述了中國北車簽約南非最大訂單和中國地鐵登陸美國的幕后故事。此外,余衛平表示,近期墨西哥高鐵投標失利并不是產品和技術因素,可能是產品本身之外...
文字實錄

  主持人:大家好,這里是“對話新國企,引領新常態”的訪談節目,那么這檔節目是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指導,由國務院國資委宣傳局、國資委新聞中心主辦的一檔欄目,我們今天呢,對話的嘉賓是中國北車的副總裁余衛平先生,余總,給大家打個招呼。

 

  余衛平:觀眾們好。

 

  主持人:大家好,那么時間非常有限,我就直接跟您交流我們特別關心的問題,因為我接到這個任務之后呢,也準備了一些材料,那么也咨詢了一些朋友,他們關心什么問題。我想呢第一個問題先提給您,就是說您怎么看待這些年來中國軌道交通企業在走出去當中取得的成績,面臨的困境,以后發展的一些思路?

 

  余衛平:好。中國企業走出去,應該說是現在是越來越好,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呢從產品的層次上來看,已經從低端的產品向高端的產品輸出這方面前進了;第二個方面就是從,現在已經從產品的走出去到技術的走出去;第三個方面,是從產品的走出去,上升到這種資本的走出去;第四個方面,應該說現在已經從產品的走出去到走進了當地的,走進當地,并在當地形成產品,服務于當地。我覺得從這以上的這四個方面,就能夠充分地體現出中國這個企業現在走出去是越來越好的一個局面。

 

  不同層次的“走出去”要面臨不同的困難

  主持人:這些年應該說這個成績,我們是看得很清楚,但是呢,學術界也好,實業界也好,社會對這個中國的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走出去,其實也有一些顧慮和擔憂,就從您這個角度,從您所處的這個行業角度,這些年您遇到過什么困難沒有,就是這個困境主要體現在什么地方,大家的一些擔心是不是有道理?

 

  余衛平:走出去困難肯定是有,而且應該說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走出去的困難,在不同的階段困難的大小也不一樣。從產品走出去的階段,最主要的是用戶要認可你這個技術、質量、服務和價格,也就是要有一個良好的技術,良好的性價比和良好的服務,這是在第一階段的走出去所面臨的問題。第二個階段的走出去,從產品的走出去到技術的走出去,這方面遇到的阻力就是當地的政府、民眾和社會都認可你這個技術,然后你這個技術才能夠在當地得到使用,才能夠使這種技術在當地形成產品,服務于當地這方面。比如說前幾年,我們一直在對巴基斯坦輸出這種技術的走出去,扶持當地的軌道交通的發展這方面。第三個階段,這個資本的走出去遇到的困難,主要就是在當地認可你這個企業,認可你這個行業,希望這個企業能夠在當地投入一定的資本,形成一定規模的企業,通過這個企業能夠為當地提供就業、稅收等等各方面的增長。

 

  主持人:就整個產業鏈條的本地化。

 

  余衛平:對,一個鏈條的產業化。這樣就是說他們對你各個方面都認可了才可以,要不然你這個企業在當地就是很難,你要到第四階段來講,就是在當地,純本地化了,本地化了,遇到的問題可能更多,一個是社會文化,就是你能不能融進當地的文化,和當地的文化有機地結合,然后大家都認可你,是不是?第二個方面呢,你能不能在當地盡到社會的責任,你比如說環保、就業,還有扶助弱勢群體,等等各個方面他都能認可你,只有你融進了當地的文化,為社會,為當地的社會盡到責任了,變成人們從不認識到認識,到你企業的,喜歡的企業,這樣你就真正地走進去了,留下來了。所以說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困難。

 

  中國地鐵登陸美國的幕后

  主持人:我特別希望您能舉一個例子或者舉兩個例子吧,就是說您的這個從業經歷當中,哪一個您認為是最成功的一個案例,哪一個是您認為是最遺憾的,甚至是覺得做的最失敗的一個案例,能不能舉兩個例子給我們說一說?

 

  余衛平:最成功和最失敗的,你是指第幾階段。

 

  主持人:無論哪個階段都可以。

 

  余衛平:比較成功的,我覺得可以講講兩個案例吧。第一個就是南非的,去年我們在南非市場取得了一個較大的訂單,這個大家從網上和報上都能知道,無論是北車和南車,在南非的機車市場取得了應該說是很大的成功。那么這主要得益于什么呢?一個是從黨和國家的政府層面,有一個良好的政府友好關系,有一種和諧的氛圍。從企業層面,我們和用戶應該說是跟蹤了近五年,而且通過了各個方面的磨合,從產品的認識、認知,到對這個產品現在在國際上的應用業績,到對我們企業的現場管理、技術研究和國內的整個應用,包括在國外的應用,充分認可之后,才認識到中國企業這幾款產品,在國際上既有較好的性價比,再加上我們這種良好的國際服務團隊,所以說最終他選擇了我們這個產品,這是一個我覺得是比較成功的案例。

 

  第二個成功的案例,我覺得是在美國波斯頓的地鐵。應該說美國波斯頓地鐵在全球要求的技術水平很高。

 

  主持人:最高的。

 

  余衛平:頂級高的。而且還有一個“買美國法”這種特別的限制,中國的裝備業真正能夠很好的進入到這個市場確實不多,所以說從2010年開始,我們就開始研究美國市場,對美國市場的規則,從這種政府的層面到社會的層面,到用戶的層面,包括法律層面、金融層面,和這種扶持社會弱勢群體的層面上,充分地進行了研究,制定了一套非常詳細的策略。首先從政府層面,怎么進行溝通、公關,使它認可中國的產品。第二個就是從這種產品本身的程度,美國是有一個美國標準要求的,那么我們通過我們的技術專家的充分的研究還有試驗,最后得到了用戶的認可。

 

  主持人:我們的產品是需要適用不同國家不同的標準。

 

  余衛平:不同的標準要求了,美國主要是ARR標準,那么在社會責任上,你比如美國要求有買美國弱勢群體,弱勢群體百分之多少的比例,那么這個我們怎么辦?我們要跟當地的企業聯合會進行溝通,跟他們研究怎么能夠滿足這個,然后包括“買美國法”,要跟政府招標部門等等這些認真地研究。通過了一系列的措施,從政府,從標準,從社會責任和從招標角度研究,從各個方面研究。

 

  主持人:就是這方面的經驗,應該說積累的還是很多的。但是我同時也特別想聽聽您說,就是您說在做一個具體項目的時候,你有沒有失敗的情況,或者說有沒有特別遺憾的情況,這些情況出現的時候,我們反思我們自己是哪些方面沒有做好?

 

  余衛平:也有遺憾的吧,不能叫失敗,你比如近期大家都在說的墨西哥高鐵,就是一個眾所周知比較遺憾的一個市場的競爭了,我們也在分析這個方面。應該說不是產品因素,也不是在技術因素,可能在產品本身之外的因素這方面,所以說以后我們會在國際市場當中,不僅從產品自身的要素,更要從產品所在的當地的這種政府要素、社會要素、歷史人文的要素。

 

  如何服務“一帶一路”布局

  主持人:余總,我們進入下一個問題,我們知道實際上中國的領導人是非常重視軌道交通產品的出口問題,也應該說底氣很足,你看李克強總理到歐洲、到泰國,都充當起了高鐵產品的推銷員,大家也很振奮。 那么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既然國家這么重視,老百姓也是比較認可,那么我們如何在“一帶一路”的戰略背景之下,掀起一輪新的走出去的熱潮,軌道交通行業乃至您自己的企業走出去的這種謀篇布局。

 

  余衛平:好,謝謝!應該說是非常感謝我們國家的領導人習主席和李總理,到國際上的任何一個場合都推銷我們的高鐵,確實是,我們國家的高鐵在國際上是既有很強的競爭力的,我們不管是在產品自身,既有良好的性價比,良好的質量,在這個整個的未來的產品的服務方面,我們也是一個很好的國際服務,更有呢,中國是有很好的、很成功的運營的經驗,這是世界上哪一個國家也沒有。

 

  主持人:就是我們不光是有制造,還有這個服務。

 

  余衛平:對對對,所以說呢,我相信我們的產品在“一帶一路”當中,我認為能夠起到先鋒的、打頭陣的作用。我們企業,都非常重視,成立了以董事長、總經理為組長的領導班子,從技術、質量、生產、服務、資本,包括法律的、財務的一個專門圍繞走出去的班子,那么從我們的行業上來看,鐵總也是非常重視,黃民副總經理專門負責這個事,多次召開了有關這方面會謀篇布局。應該說圍繞“一帶一路”現在我們據初步的統計,已經跟28個國家在進行交流和溝通,圍繞“一帶一路”在當地的這種軌道交通的發展進行謀篇布局吧,應該說近期進度比較快的,大家也知道,一個是俄羅斯的莫喀高鐵。

 

  主持人:莫斯科到喀山的。

 

  余衛平:喀山的。再一個就是泰國的高鐵也比較快,還有馬來西亞,這是在亞洲和獨聯體。那么說在歐洲和歐亞這塊,就像土耳其,土耳其這塊,近期包括歐洲的英國,包括美國等等,對我們也非常感興趣,先后也相互地了解和溝通,進行了有益的研究和探討。但是高鐵這個項目呢,應該說每個高鐵項目都得有三到五年的時間。

 

  主持人:這個投資周期長,確實周期長。

 

  余衛平:對對對,所以說呢短期一兩年,大家說怎么還沒有很著急呢?請大家不要著急,好戲在后頭,好菜還在后頭。

 

  主持人:你有這個信心,我想大家就有這個信心。那么其實現在社會是,對于投資者還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這么大規模的投資,這么大范圍的布局,盈利情況到底怎么樣?

 

  余衛平:應該說各位觀眾、各位投資者,尤其是各位投資者,我認為你們完全可以放心,從近來的南北車的這個重組的信息一發出,我們的股票已經連續漲停了十幾個了,已經漲停,這是大家所有目共睹的。再一個呢,我給大家講一講,就是我認為大家應該很有信心的,在北車的去年股票上市的時候,我也去參加了路演,在香港、新加坡,還有美國,先后我們接觸了近二十幾家涉及投資的公司,應該說每個公司也都關心這個,關心這個投資的回報率,從我們的分析,大家應該都是很有信心,所以說在去年,在這個股市全面低迷的時候,北車的股票,H股逆勢而上,而且取得了一個較好的價位,不光取得一個較好的價位,從去年到今年,你看持有這個北車股票的應該是翻兩番了吧,當時是5塊1毛7嘛,現在漲到了13塊多了吧。

 

  主持人:這也是伴隨著去年下半年以來。

 

  余衛平:對。

 

  主持人:大藍籌的價值回歸,這個過程當中發生的。投資者他還關心未來盈利的持續性問題,包括重組之后的一些業務發展的一些思路,我想你能不能放這個方面再具體說一下。

 

  余衛平:應該說我覺得是這樣,南北車的組合,是走向一個更好、更優、更強、更大的一個世界的企業,通過這個組合之后,將在未來的世界軌道市場上,形成了一個以軌道交通裝備為核心,跨國經營的這么一個高端的企業。那么它的整個的實力和體量,我認為在世界上應該是NO.1。

 

  中國高鐵優勢何在?

  主持人:因為在中國來講呢,這樣的企業是特別稀缺的。所以我為什么剛才這個方面,我問的也特別多,因為大家確實非常關注南車北車,包括重組之后的中車,因為它很稀缺,它代表了中國裝備制造業的一個高度。其實大家呢也對這個企業,或者是整個這個行業給予了很大的期望,所以大家關心它的盈利持續性,關心它的這個發展思路,關心它重組之后的這個走向,當然落到這個標的上,就是大家關注它股票的這個走勢。那么接下來第三個問題,也是大家非常關心的,我們說這個行業,這個企業很稀缺,它在世界軌道交通領域里頭都是首屈一指的,那么我想問與加拿大的龐巴迪、法國的阿爾斯通,包括俄羅斯的運輸機械公司,這是你們同行業世界級企業之間的競爭,你覺得中國軌道交通行業,我們的南車北車或者說重組之后的這個中車,跟這些企業有什么優勢,有什么劣勢,你們有什么思路能夠追趕?

 

  余衛平:應該說是優勢是很突出的,在軌道交通方面,同這幾個國家來比,這幾個公司來比,我覺得體現在幾個方面,從高速動車組方面,中國的高速動車組應該說比這幾個國家,既有良好的性價比,良好的服務,良好的質量,更有一條完全非常勝出的就是運營,成功的運營經驗。中國現在的高速,高鐵的公里數,今年要達到了1.6萬公里,這是世界上所沒有的數量。

 

  主持人:國家經濟發展龐大的需求,實際上對你們企業的發展是一個非常大的帶動力。

 

  余衛平:對對對。

 

  主持人:所以我們企業的發展實際上還是依托于國家經濟的發展。

 

  余衛平:對對對。你比如說在國外,它沒有這樣的叫作運行環境,我們國家是幅員遼闊,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這種地理的氣候環境,是歐洲這幾個國家所沒有的。你比如說從哈爾濱到上海,這種溫差三四十度,三四十度,而在歐洲,無論你是龐巴迪的地方,還是屬于西門子啦,英國的地方都沒有,這是一個氣候,溫差這么大。再一個從這種橋隧比,從武漢到廣州的橋隧比是達到了60%多,有200多座隧道、200多座橋,那么這是世界上什么地方。

 

  主持人:這個貴廣高鐵就說是隧道最多的。

 

  余衛平:是啊。

 

  主持人:幾乎就是穿著隧道一條一條過來的。

 

  余衛平:是啊。你再比如說從這個公里數,從這個廣州到北京呢,深圳到北京呢,哈爾濱到上海都兩千多公里,又有這么大的溫差,又有這么大的復雜的結構,而我們現在擁有一千多列的車在這上面跑,這種豐富的運營經驗和成功的運營經驗,到現在已經安全運營了15億公里,這是他們所沒有的,這就是我們的優勢。

 

  那么說在這個城軌方面,在這個城鐵方面,應該說我們現在是跟世界上幾大家的,在技術說應該說不相上下的,但是在這種性價比優勢上,我們是既有突出的,這幾年來講,我們在國際上的市場,應該說在這方面顯得非常充分。這一次我們的美國波斯頓成功地取得美國的波斯頓項目,應該說就是一個良好的作證。我們在香港的沙中線、南島縣,香港是比較挑剔的標準,也是用我們的地鐵。在前一段時間,美國的洛杉磯的交通業主主動邀請我們去和他們交流,說他們在未來還有一些,在這兩年還有一些項目要招標,希望我們中國公司能夠對他們提供良好的性價比的產品,這就是實力呀。

 

  你再比如在這個貨車方面,貨車方面,在重載,中國的這種重載技術,現在在世界上可以說是NO.1,世界上三大礦業公司,礦業公司,近幾年來買的這種重載的車輛的水平,全部是中國的產品,而且一萬多輛。

 

  主持人:也就是說它們從鐵化石上賺我們的錢,我們可以從這個重載車上賺他們的錢,對吧?這倒是一個好事。

 

  余衛平:互利雙贏,互利雙贏。

 

  主持人:在全球化的這樣一個時代,實際上是一個互利雙贏的這么一個結局。

 

  余衛平:對。

 

  新常態下的中國軌道交通裝備向何處去?

  主持人:我想再接下來再問您一個問題。

 

  主持人:就是我們剛才實際上是比較了跟跨國公司之間的優勢和劣勢,我相信你也是認識得很清楚,那么我們知道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很大的背景是什么呢?就是新常態,新常態跟我們這個具體的行業看似沒有關系,其實關系是特別重大的,因為它基本的背景是經濟增長速度,作為增長速度下臺階,結構調整這個過程非常緩慢,非常痛苦,還需要消化前期政策。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講話當中,也總結了九個方面的趨勢,其中也提到了在投資領域,我們實際上房地產,傳統行業的投資,實際上是面臨飽和,那么這種新常態背景經濟下滑,結構調整,相關前期政策,那么對我們政府企業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對外我們海外謀篇布局帶來什么影響,我不知道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余衛平:應該說這種經濟的新常態,對北車來講或者叫對北車南車軌道交通行業吧,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機遇,從這種市場層面來看,國內的從這次人代會上,總理講在鐵路要投資八千個億,還要八千公里的軌道交通完成,這在國鐵方面,那就是有較大的基因,在城鐵的方面,現在我們整個國家的基礎建設的公共交通,應該說是同重比的,這個城軌的每年需求量,從原來的每年2000多輛,現在是上升到了3000多輛,所以說在城鐵方面也是有一個較大的需求,這在國內來看。從國際市場來看,國際市場應該也是有一個很好的需求,這主要來自于公共交通,軌道交通這個行業,是一個綠色的、環保的一個產業,解決大家世界上一個公共交通難題。第三,這個產業能夠帶動很多相關的產業,像信息產業、電子產業、材料產業等等很多。

 

  我們原來曾經研究過,鐵路投資,一能夠帶動九的相關產業的發展,所以說在世界經濟正在恢復狀態的時候,很多國家對這個交通產業,就是公共交通的基礎產業的投資加大了,根據這個德國SCI公司的統計,近幾年來,世界軌道交通的市場,增長率,復合增長率是在3.4%,這是一個從市場層面來看對我們這個行業在新常態下,是有一個良好的市場需求。

 

  主持人:實際上新常態這個過程當中,雖然我們看到經濟增速放緩,但同時呢,它也產生了一個新的機會,就是我們講的公共設施不足的情況,可以在這個時候拿出來解決。

 

  余衛平:對。

 

  主持人:早干晚干早晚得干的事情,現在就可以干了。

 

  余衛平:對對對。

 

  主持人:那你在投資過熱的時候,可能這些事情要緩一緩了。

 

  余衛平:對對。

 

  主持人:所以我個人覺得恰恰是公路設施這一塊投資的一個黃金時期,那么這個公共設施的投資呢,恰恰也支撐了我們這個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這個局面,因為我不能讓它斷崖式的下滑。

 

  余衛平:對對。

 

  主持人:我需要它慢慢的放緩,這個放緩的趨勢我們是知道的,但我們不希望它過快地放緩。

 

  余衛平:對。

  主持人:還有一個我覺得對我們整個軌道交通行業,影響非常重大的政策,就是我們十八大以來,在推動區域政策,其實我們看到區域政策,一個要點就是互聯互通,統一國內大市場,我甚至于是這樣去總結,這是我們自加入WTO之后,第二次統一國內市場運營,那么這種統一市場首先在物理上要統一,在交通上要統一,要實現互聯互通,所以這個區域政策也給這個軌道交通實際上帶來非常大的。

 

  余衛平:新的發展機遇。

 

  主持人:新的發展機遇和空間。

 

  余衛平:對。

 

  主持人:這方面,因為我們也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工作,這方面看的還是很清楚。那么從具體來講,我們現在提出了“一帶一路”,提出了京津冀協同發展,提出了長江經濟帶,也許還會對于沿邊、沿江這些地區開放,那么推動這種開發,就勢必要跟東、中、西部互聯互通,那么從您這個角度來看,您比較重視國內哪些線路或者哪些區域,這個是不是方便說一下?

 

  余衛平:應該說經濟發展的區域,就是市場需求的區域,市場需求的區域就是我們要重視的區域,你比如現在像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原地帶,包括未來下一步西北的發展,等等這些都是我們非常重視的區域,而且我們也為此做了充分的準備。從技術角度,在載人方面,從高鐵、高速方面,北車已經圍繞著這種產品,從速度是140到350,全序列的都有這方面的動車組,在機車也是各種功率的,包括現在高原機車。在城鐵方面,地鐵、輕軌、磁懸浮、單軌,還有現在的100%低地板這些,都有成熟的產品。無論是什么材料,鋼鐵的、鋼的、鋁的、不銹鋼的、復合的制式什么,有兩萬五(千瓦)的,一千五(千瓦)的,七百五(千瓦)的等等,這種可以說是“萬國地鐵”的生產都有。

 

  主持人:產品非常齊全。

 

  余衛平:從技術和產品的角度,已經為區域經濟的發展做好了準備。

 

  金融行業加快創新有利軌道交通裝備走向世界

  主持人:那么下面一個問題就是這么大規模的投資,應該說我也承認我們進入新常態,那么推動區域政策的協同,是給軌道交通這個行業帶來非常大的前景,但同時我們也看到過去幾年,很多企業都面臨負債率比較高、杠桿率也很高、融資成本也非常高的這個問題。您所處的這個行業,或者您自己所處的這個企業,在融資成本這個角度,您覺得有什么困難嗎?

 

  余衛平:確實面臨著這個,主要應該說是在海外的競爭上,我們的融資利率確實是比對手高了一些。

 

  主持人:您自己感官上,平均能高多少?

 

  余衛平:它根據不同的項目,如果是我們國家口行支持的政策來講,應該說是國家優待這方面應該是比較好的。如果是商業來講,確實比對手高。

  余衛平:再一個我們的整個信保的利率也比較高,所以說在前幾次圍繞著走出去,對金融支持和進出口工作研究當中的金融支持,我都提到了希望我們金融行業能夠加快這種創新。在這兩方面(利率和擔保)能夠很好的創新,我想有了金融的支持,我們的走出去步伐會更快。

 

  中車公司會更強更大

  主持人:就從您這個角度金融企業實際上也需要適應新常態,適應走出去的這個戰略,不光是這個創新,還得解放思想,那么因為我們出去那是做生意,是和當地的經濟發展一同發展,是個做生意的事情,沒有必要把它附著上太多這種商業以外的這種因素,那么我們知道現在大家對于南北車合并是特別關注,信息也相繼發布了,市場也給予了非常的評價,就是表現在你們股票漲勢非常良好,那么您對于重組這個事情怎么認識?

 

  余衛平:我覺得重組之后,形成了未來的中車公司,會是一個更強、更大的,對走出去和“一帶一路”的發展都有很強的推動作用和先鋒作用的。

 

  主持人:就是從您作為一個普通員工這個角度,您怎么看待企業,兩個大型企業之間的這種合并,它的機制、組織業務上會有一些什么變化呢?

 

  余衛平:應該說重組后,會圍繞未來的以軌道交通裝備為核心,形成這種跨國經營、高端企業在全球上具有知名的這種企業的方向去重新地組合和構筑,我相信通過這種組合和構筑后,會盡快實現中國制造的2025,做出一種叫做領頭的吧,或者叫做先鋒的,或者叫做這種作用的吧。

 

  主持人:是啊,從我們這個角度看,至少你研發的技術,研發部門可以合二為一是吧?這實際上是降低了很多這個成本。

 

  余衛平:對,資源重組。

 

  主持人:資源重組。

 

  余衛平:構筑優勢嘛。

 

  主持人:對,第二個就是在國際上你有更強的議價能力了。

 

  余衛平:對,話語權,對。

 

  主持人:第三個,我覺得應該說整個品牌可能更突出了。

 

  余衛平:對。

 

  主持人:原來是南車、北車兩塊,現在是一家。

 

  余衛平:對對對。

 

  主持人:其實我說到這里我就聯想到一個問題,跟一開始咱們交流的這個有關,就是作為中字頭的國企,因為之前我也在央企工作過,我在中海油工作過多年,因為央企這些年核心競爭力確實大大增強了,那么走出去應該說也是取得了確實不錯的成績,當然也有失敗的案例。從我們這個觀察來講呢,我們如何融入當地的法律、文化、宗教、自然環境,可能會在非洲,在北美,在中亞,你會遇到非常不同的這種文化社會環境,就是從北車這個角度,你們怎么去處理這個問題?

 

  余衛平:其實很簡單,一要認知,二要按此辦理,三就是勤溝通、勤總結,就能夠很有效地融入。

 

  主持人:實際上我覺得這也是中國的企業不斷學習,不斷國際化、全球化的一個過程,其實剛開始我們走出去的時候,是沒有這根筋的,然后遇到的具體問題多了,那么融入的不同地域的文化多了,可能慢慢的我們也學會了,它成了一個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今天我們的這個題目特別好,對話新國企,我們剛才講了新常態,其實我們現在的國企呢,是一個新國企的含義了,它已經不同于我們在計劃經濟時代,也不同于我們在改革開放初期那個國企,也不同于我們90年代末期改革那個國企,今天大量的國有企業成了全球化鏈條當中重要的一環,也不斷地融入到了當地,你在當地的企業,它可能不認為你是一個什么國企,它就是認為你是一家軌道交通的企業,是它自己的企業,這個我想可能這個目標就達到了。

 

  余衛平:對。

 

  主持人:我還有一個問題特別想請教您就是,還是涉及到“一帶一路”,那么“一帶一路”實際上不光是陸上這一塊,那么還涉及到海上絲綢之路,我不知道您考慮過一個問題沒有,就是未來港口與軌道交通在所謂人流、物流的連接上,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考慮過,港口來了,然后通過軌道交通與大城市的這種連接,就是“一帶”和“一路”的這個銜接,我不知道考慮過我們軌道交通企業能做些什么工作?

 

  余衛平:應該說在這方面我們也積累了一些經驗,有成功的案例。從港口進入內地,從技術上,從產品上,從服務上,現在已經是沒問題,完全具備,只要市場需求,我們就完全可以滿足,這里面就是采用從空中的飛機,水面的輪船,到地面的叫做長距離的公共交通和轉入室內這種短途的交通,完全可以實現一種無縫的銜接,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陸海空一體化的服務,一體化的服務,這方面完全沒問題。

 

  主持人:那么就是您剛才也說到,我們實際上經歷了幾個階段,從單純的產品輸出到技術、資本,甚至可能還有人才、裝備,我們越來越多的資本、技術、人才、產品進入到了國際市場高端的這個領域,那么在專利技術保護方面,我們有沒有什么特別的做法?或者我們怎么鼓勵我們的科研人員更多地去做研發,更多地保護他的知識產權。

 

  余衛平:在這方面我們中國北車應該出臺了一些圍繞這種人才的發展和創新這方面,有這種趨前鼓勵,這是一個方面。第二個就是專家管理辦法,專家的薪酬指導辦法等等這些圍繞著這種人才的創新的激勵措施很多,應該說我們現在在專利上申請已經是,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都已經不少了,詳細的數字我今天沒記得。

 

  高鐵擁有核心技術,走出去沒問題

  主持人:那么就是說單純從一些核心的技術領域,您能不能大致跟我們說一說,就是我們在哪些技術領域可能處于國際領先的水平,哪些領域跟國際同行大致相當,哪些領域我們比人家還有差距。

 

  余衛平:大家比較關心的就是高鐵這方面的,在高鐵的核心技術方面,牽引、自動、網絡這三大系統,應該我們已經是完全實現了自主化,在高鐵的九大關鍵技術和十大配套技術,更是完全實現國產化,這點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飛機運地鐵”贏得國際信譽

  主持人:我之前在石油企業工作過,就是我們在路上采油什么這些方面,確實有很多領先于國際同行的一些技術,但是從總體上呢,我們可能跟國際同行大致相當,有些地方還有落后,當然這也給像您這樣的企業領導人,也是一種,怎么說呢?催促,我們在很多方面其實還需要以只爭朝夕的這種勁頭去趕上,那么國際上其實我覺得像剛才咱們提到的幾家公司,也是非常值得尊敬,沒有它們與我們之間的競爭,也不會產生我們這樣大的公司,而且在中國國內產生這么大影響,形成社會共識這樣一個行業的發展,所以其實我們也應該向國際同行致敬。我想我們在企業走出去的過程當中,會遇到很多很多非常強勁的對手,那么這些對手呢,實際上也是能夠有助于我們自己的這種發展。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您剛才講的,實際上我們還有一個優勢就是服務,那么從服務這個角度來講,能不能談談我們優勢到底在什么地方?

 

  余衛平:在服務這方面,我們優勢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吧。第一個方面就是產品全壽命周期的服務;第二個就是我們體現在這種人力的,還有配件的、技術的配備上比較到位;第三個呢,就是我們的服務,就是應該是24小時的有效制。

 

  主持人:全天候。

 

  余衛平:全天候有效制的,應該說服務也是能夠帶來市場的。在某一個國家有一個市場,這個市場是原來一個外國公司在做的,但是呢,后來就是由于服務不好,我們的產品又比較好,所以后來就是采購了我們的產品。再比如說唐山(中國北車唐車公司)的,土耳其有一單軌道交通,就是輕軌的訂單,就是由于當時,原來是船運,在船運過程中呢,就是它們遇到了臺風,臺風的影響,結果影響了一個月的運輸周期,如果按照自然災害來講它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用戶很著急,所以說就是為了保證向用戶及時地交貨,排除這種自然的影響,唐山是采用了大飛機,我記得有一個在新聞播過,在石家莊的大飛機,裝載的這列車,把它及時地運到了土耳其,土耳其當時就是非常感謝,因為它們的市長,就是這個城市正在競選,他說來了,我們就是守信譽了,然后這個車就跑的很好,這個公共交通都是一個城市領導的亮點,這個市長就憑借著這一點,把這個市長就競選上了,變成了第二任的市長。

 

  主持人:還靠著我們這個項目當了市長。

 

  余衛平:對,而且就是在這個突破期,唐山都挺有生意的嘛,在大年初一,我就收到了唐山的報告,說他們土耳其的地鐵又中了一標,這也是靠著上一次的信譽。

 

  主持人:開門紅了。

 

  余衛平:開門紅,大年初一真是開門紅。

 

  主持人:好,各位朋友,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對話新國企,引領新常態”的談話節目,這個節目是由國務院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指導,由國資委宣傳局、國資委新聞中心主辦的一檔節目。今天呢我們對話的嘉賓是中國北車的副總裁余衛平先生,剛才呢,我和余總也在輕松的氣氛當中聊了很多,原來我們主辦方給我們的提綱我們大致參考了一下,沒有完全按照提綱,但是我覺得這樣談的效果特別好,那么從新常態的這種背景,從“一帶一路”的戰略,也談到了我們新國企的新作風,那么新國企在走出去遇到的困難,取得的經驗,以及剛才您說的喜悅的這些事情,那么在整個的新常態背景之下,應該說呢,確實是給我們相關企業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但同時呢,也確實是給像軌道交通這樣的行業帶來新的機會,無論是在國內的區域市場還是在海外的市場,那么應該說呢這個危與機并存。如何能夠把這個企業進一步做強、做大、做優,如何能夠實現國際化、全球化,成為跨國公司當中首屈一指的行業領袖,我想既取決于天時地利,也取決于我們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我們行業的企業領導人他們的努力,那么我們既向我們軌道交通行業的這些從業人員致敬,也向這個行業的領導者、企業家致敬,那么今天的訪談呢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余衛平: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余總,謝謝我們的工作人員。

 

  余衛平:謝謝管老師。

  

北京11选5走势图 聚发彩票注册 安徽11选5 555彩注册 19年自动挂机网赚 北京快3 疯狂斗牛 山东十一运夺金 支付宝网赚是真的吗 2019国外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