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環保董震:校園"毒跑道"不應一拆了事
自毒跑道事件爆發以來,西西空氣對“毒”跑道的有毒有害成分進行了深刻了解和科學分析,在采集國內外主要塑膠跑道廠家的近百種產品后... 詳細>>
本期嘉賓

董震

西西環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時間:2016年8月18日

制作:產經部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中經在線訪談》。2016年上半年至今,吸收大家關注的有一個事件,一定是“毒跑道”事件,從北京、上海、深圳各地頻發的,校園有毒的操場,有毒的跑道,可以說是引發了大家對于這件事情的關注,學校師生的身體健康該如何保障,也引發了家長的擔憂。那對此我們不禁要問一個問題,“毒跑道”事件的解決方法,難道真的是非拆不可嗎?對此我們今天在演播室當中,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西西環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董震,來跟大家一起聊聊“毒跑道”上的那些事。董總你好。

  董震:你好,謝謝主持人。

  主持人:我們知道其實隨著這些年,可以說是學校、師生對于體育健身的一個需求,跑道的建設可以說是學校在大量的升級和換代,但是給師生使用的一些跑道,它出現了一些“毒跑道”、“毒操場”的事件,首先想問一下您,目前我國塑膠跑道的應用狀況是什么樣的?

  董震:我們國家的塑膠跑道從使用量上來說,在全世界應該已經處于領先地位,也就是說比美國,比北美,比西歐這些國家,校園里面,大中小學幼兒園里面的塑膠跑道的使用比例,甚至不差甚至超過了它們,這肯定是一個好的消息,因為我們實際上從本質上來說,還是在步別人的后塵,只不過我們追趕的很快,所以使用量上來說,肯定是處于世界領先的水平,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從技術質量來說,可以說也走入了一定的誤區,如果你純模仿別人,而且你跟它的周期差不多,比如說美國的塑膠跑道類似于塑膠跑道的滲透率,在校園的滲透率,它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我們因為是后趕上的,所以速度增長很快。在這個增長的過程中面臨很多的問題,國外沒有太多可以參考,所以出現了很多像您剛才說的“毒跑道”、“毒操場”問題,可以說教室里的甲醛還沒有解決,連室外大家足可以信任的問題出現,真是一個悲劇。我看到很多家長非常激烈地反應,包括像上海交大幼兒園,很多七八十歲,甚至八九十歲的老教授都連續幾天在幼兒園門口抗議,我覺得是非常痛心的。

  主持人:那您剛才也提到了,可能塑膠跑道目前在我國是大范圍的應用,那塑膠跑道是最佳選擇嗎?

  董震:塑膠跑道可能不是最佳選擇,但是它應該也是最佳選擇之一,這必須要有一個之一,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長期為公辦和私立的,大中小學幼兒園提供室內空氣質量的檢測,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其實一個校園它只要室內有新建或者裝修,它必然場地也會進行整理,所以我們經常看到這些新建的場地。總得來說是一個,我認為總得來說是一個好事,那么好事和壞事要分兩面來看,要看我們的追求,我們國內由于人口眾多,為了公平起見,實際上有很多領域必須進行應試教育,對于學生在校園的學習越來越精致了,該鍛煉身體鍛煉身體,該唱歌唱歌,該學語言、數學、英語該學就學,現在我們反過頭來看,有點不太像比如說西歐我了解的比較少,美國我了解的比較多,美國孩子他更加,尤其在小學、幼兒園階段,甚至中學階段比較強調放養,如果你這孩子是放養的,你就不怕這孩子在體育課身上有很多土,因為我們的操場全部是土的,當然那是七十年代,包括八十年代的事,現在我們覺得進步了,孩子在幼兒園活動一天干干凈凈,也沒有摔倒,我在小學和初中階段每周都會身上這磕破了那磕破了,因為在玩,現在這個條件改善了,為了保護好孩子,學校和教育部門想盡辦法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空間,所以我認為塑膠地面或者說是彈性地面,不僅僅在校園,可能在室外場地是塑膠的,室內有其他的軟地面,都是為了一個是干凈一個是為了防撞,讓孩子不至于擦破皮傷害,都是出于良好的出發點去做的。當然它帶來了很多其他的挑戰。

  主持人:那剛才我們也介紹到的,目前各地都出現了“毒跑道”的事件,它對于人體的危害究竟有多大呢?

  董震:“毒跑道”的事件正如央視和新華社的報道一樣,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兩點。一個是惡性的價格競爭,使得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出現。很多比如說有一定規模的企業,怕承擔長久責任的企業,上市公司逐漸很多年前就退出這個市場,因為它價格非常低。第二就是缺乏標準以及監督的跟進,這個是一個非常難的過程,就實際上“毒跑道”“毒操場”這種現象,到底是由質檢部門負責,監督部門負責,還是環保部門負責,還是教育部門負責,沒有界定,我們國家的裝備界定的比較好,如果有一些成熟的方法,可以從美國、日本學習到實際上是不錯的,現在發展的非常快,沒有太多現成可學習的案例,由此導致了“毒跑道”的成分應用,為什么要使用這些膠類的東西,主要是保證地面的耐磨性強度,就是不至于一踩就成豆腐渣了,黏性和彈性,為了增加這些有很多組成越來越復雜,這里面發揮了化學專家,化工專家無限的想象力,他把其他領域用的方法,在降低成本的時候,保證它的物理性能,所以采用了很多變通的方法,這些變通的方法是其他國家沒有的,是我們國家可能把公路甚至是鐵路建設中的一些招數,就是不是用于局部未成年人的運動環境的一些方法用進來,用進來表面上維持了性能,大大降低了價格,實際上是不可用的。

  比如說談到的路面的危害,其實你在高速公路上,如果在酷熱的環境下,柏油揮發的異味也是很強的,但是為什么沒問題,高速公路上車一帶而過,沒有人在路面上走,沒有人感覺到它的危害。實際上那些高速公路,柏油路面的揮發的氣體,對人體的危害遠遠大于塑膠場地,但是場景又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們現在是在研究場景的時候,也有專家說學校里塑膠的揮發出來的有毒有害氣體,比柏油馬路差遠了,只有它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場景不同,到了學校的領域必須要研究,學校跟公共鐵路場館又不同,我們現在講供給側改革,創造都有關系,供給側改革不光是中國的企業生產智能馬桶蓋,而是牽扯到了很多細節領域,我認為家長的訴求是非常正確的,值得教育部門也好,供應商也好去研究,據我了解我們國家教育主管部門雖然說了暑假也沒閑著,組織全國的專家在北京集中,也反復在討論應對的方案。

  主持人:剛剛董總您介紹了幾點,“毒跑道”發生的原因,可能一方面是價格的競爭,另一方面可能是導致了一些比如說監管部門的一些缺失,剛才我們談的價格,我知道現在壓的非常低,可能市面上它的平均價格甚至比國家制定的價格還要低很多,是不是背后這個“毒跑道”它可操作的空間比較大?所以才導致了它這個價格不斷壓低?

  董震:我沒太理解可操作的空間比較大是指什么?

  主持人:比如說他在一些材料的添加當中,就是采用了一些便宜但是劣質的產品。

  董震:現在強行去采取樣塊去檢測成分,這是最近大概不到半年時間剛發生的事,以前有推薦標準,不是強制標準。所以現在你要說誰,比如說如果說他這個“毒跑道”違規,這個甲方能不能讓供應商賠款,不能賠,因為供應商沒違反標準,因為那個標準本身就是推薦標準,這個推薦標準在我們國家不可參考,是廣泛存在的,這是國家標準化委員會應該去努力做的事。認識不認識,我們國家其實我倒是認為我們的中小學生,在背八股文,還不如多了解一些什么是生活中應有的標準,什么是交通規則,什么是跟別人溝通的規則,我覺得現實社會中的標準和規則,要比去背很多奇怪的東西,八股的東西,我們的祖先他們是比較遺憾的,生活在沒有規則的,那時候沒有這么現代化,那是一種遺憾,所以我們有很多美好的顧問。現在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他需要不斷地了解,因為我們對法律、社會規則、標準的一種敬畏,一個是了解一個是敬畏。

  比如咱們兩個在一起做節目,互相知道規則和標準的底線和遵守,這個節目才能做好才有意義,現在看來比較遺憾的就是缺乏,就在這方面的教育和普及還差得很遠,由此導致了互相不了解。那么這個事件會爆發,人們很激動,像我說的一個上海交大也是全國頂級的高校,八九十歲的老教授為什么要去堵幼兒園,其實這中間就是缺乏老師和學校和教育部門之間充分的溝通和信任,我自己因為在教育部門工作或者,也跟教育部門合作很多,我覺得還是認真負責。一方面我非常支持孩子你有顧慮,孩子有癥狀,孩子即使沒癥狀,家長有顧慮,即使我道聽途說我看一下跑道,即使學校的跑道沒有味,我都要求學校和主管部門檢測這個樣塊,這都是合法的權利,在這個形成下也要相信學校和教育部門也是非常負責的,老師是鐵打的硬盤,孩子是流水的兵,對老師的危害也很大。

  主持人:您剛剛提到幾點原因,那我們把它放在一個長的生產線上,可能這個塑膠跑道,它從中標一直到生產再到施工、竣工,再到最后真的投入使用,這可能每個環節都會出現問題,并且我們知道塑膠跑道的建設也是需要現場施工,摻雜了很多化學材料,還有什么環節可能會導致“毒跑道”事件的發生,哪個環節會出漏洞?

  董震:出漏洞的環節主要是施工方對學校以及上級教育部門,就是甲方的承諾,他為了保證強度、彈性、耐磨度,這三個主要的物理指標會不斷地鞏固,這個跑道不可能是豆腐,它的形狀對于像我們最近在北京市施工的一個幼兒園這樣一個樣板幼兒園,塑膠跑道滲水性非常好,就像海綿一樣,都是很少遇到滲水性這么好的塑膠跑道,對這些指標的要求都會使得,會用到更多的化學的程度出來改善它的形狀,來滿足甲方的要求。當然也有一種趨勢我們要注意,就是說做塑膠跑道的企業,里面也有完全達標的,就是這個異味不算大的企業,他們就指出來這是天然橡膠也可以做跑道,而且更加耐用,橡膠的價格原來是塑膠的十幾倍現在降到了三倍左右,有可能進入市場,橡膠跑道操場廠家在推動,就是在制造妖魔化塑膠跑道,所以這是他們的一種說法。

  但是橡膠跑道的好處是,它是在工廠里做好的,所以它可能處于含量成分最高的時候,他在工廠里可以采取一定的手段讓它揮發出來,也有一定的有害成分。那么塑膠跑道跟水泥一樣,現場澆筑的,為了保證它的性能,因為到地面,地基和側面的物理的環境也很復雜,所以它澆筑的時候里面需要有很多成分,當然把舊輪胎加進去,一個是降低成本,再一個其實舊的車胎才是天然橡膠,它的性能并不比其他的成分差,但是再把它粉碎以后變成泡沫顆粒,放在澆筑現場的時候,為了讓它固定住,產生彈性和耐磨性的作用,這里面使用了大量的高黏性的成分,這種成分的揮發性特別強。

  就像我們室內的甲醛和苯,其他含量也非常高。

  主持人:本來是一個可以廢物利用的時候,但是粉碎之后產生大量的反應。

  董震:對,使用量過大,揮發超過了孩子的忍受極限,這些全部是大分子,就是他們會在地面揮發出來的東西,如果風力不夠或者濕度比較大,都會在地面比較長時間的沉積。

  主持人:我們看到孩子表現出來的一些癥狀,有咳嗽,有流鼻血,有過敏,它到底對孩子的危害有多大?

  董震:很多孩子得白血病就是從流鼻血開始,絕對不能含糊。有一個學校總部主任,就是管后勤的人說,這孩子天天都有流鼻血的,這么說可能他作為老師,如果一個學校有幾百個,一千個孩子,一個中小學,確實每天由于各種原因有流鼻血的,我相信一個家長不會重視,一般家長希望孩子非常健康,安心地在學校學習,他如果知道孩子這幾天身體不太好,出現了流鼻血,他能找著原因他不會輕易推給學校,可能有一定的量,不是上百個,幾個,十幾個這時候是應該重視,很多少年兒童的白血病就是從流鼻血開始,對于這些癥狀我們國家現在為什么非常感謝前面的衛生部長陳竹,現在是人大副委員長,他把白血病和先天性心臟病列為兒童大病統籌內容,為什么要列?說明這個量非常大,就是這個量已經不少了。

  一個孩子得白血病,對于很多人就會覺得,像昌平剛判了一個案子,因為一個女孩因為教室裝修得了白血病去世了,家長說是教室裝修,這個案子兩三年以前立案到法院判,家長訴求七十多萬,法院判學校四十多萬,我認為學校的損失是其次,一個孩子得白血病,大概家長要花五六百萬,最后是人財兩空,那么非常特殊,我們國家剛剛放開二胎政策,大部分家長就是一胎,就是社會環境的壓力以及自己的,也是遵守國家的政策就一個孩子,那你想想這家里面不光是失去一個親人,是你的后代沒有了,然后人財兩空,錢也花了很多,根本不是大病統籌這點錢能解決的,所以還是我非常理解家長的心情,不管是爸爸媽媽還是爺爺奶奶的心情。

  主持人:也就是說看似不入口也不接觸皮膚的“毒跑道”,其實對于孩子的危害是非常嚴重,甚至可能引發白血病和癌癥的出現,大家對于“毒跑道”事件想到的最簡單的方法,拆除跑道是最方便的事情,但是拆除它費時費力并且浪費資源,除了拆除它的辦法之外,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決“毒跑道”?

  董震:我也看到實際上現在,可以說是教育主管部門騎虎難下一個關鍵點就是,拆除跑道就相當于汽車尾氣,我們就不要開車,汽車有尾氣,汽車會撞死車,新車里面空氣也很差是不是不要開車,確實是個難點,九十年初來北京,確實全世界最大的自行車城市,全是自行車,私人汽車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家長義憤填膺,包括中央電視臺的報道,說是保定的一個廠家,實際上非常傷害做的廠家以及保定人民的感情,給人感覺保定人民真是壞,怎么能騙北京,不是這么回事,我自己都不應該強調在保定,找一個廠家這個廠家有什么問題,一個一個分清楚問題在哪很重要。

  我們面臨的壓力,原來這些場地鋪一塊大概是兩三百萬,或者說小一點的幼兒園的場地在一百萬左右,中學和小學的場地大概在兩三百萬,大學就更多了,全國將近三十萬塊要拆將近一萬億的損失,拆完如果要鋪天然橡膠做的場地,就有兩個問題。第一要漲三五倍的價格,三五倍的價格也就是要花三到五萬億,逐步花,這是不可能花的。所以北京市某些區按照家長的強烈要求,北京市目前已經拆了二十塊場地,這二十塊場地馬上開學了怎么辦,孩子在土地上玩嗎,這是很麻煩的,天然橡膠場地我說了第一是造價很貴,第二它也有異味,有的人說天然橡膠沒味,天然橡膠在橡膠樹上的時候,那點揮發量對人來說沒味,如果你抱著橡膠樹聞一天你會中毒的,不是說天然的就無毒,天然的蛇咬我們一口也有毒,千萬不要認為天然的就無毒,只是就天然的鋪裝材料和最毒的塑膠比起來,肯定會好一點,但是它的這種味對于未成年人,我不能說一定會導致白血病,但是還是會讓孩子不舒服,至少會不舒服。所以它一定得去治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領域呢,可以說原來大家的主要思路都是拆掉,因為要拆,所以教育部門有點沒招了,這個拆不是開玩笑的事。

  主持人:因為很大的成本。

  董震:鋪至少鋪了從進入校園有十五到二十年,這么長時間才鋪下來,需要一系列的手續,一夜之間把它拆掉,我的感覺有點像文化大革命,有點過分的勁,對它的痛恨有點像文化大革命一樣。所以經濟上,從社會民生上面都不合適,如果說在美國說是土地就可以了,美國確實有一部分學校是土地,但是美國是什么,美國在中小學、幼兒園階段孩子主要是玩,高中很緊張,想上好大學很緊張,那么初中、小學、幼兒園,孩子一身土家長回去很高興,在北京我們能忍受得了嗎?孩子在學校磕碰家長無所謂,你跟同學追逐打鬧,家長覺得很高興,我們孩子愛玩,他今天很快樂,我們七十年也覺得這樣無所謂,現在我們的2000后,哪個家長能忍受得了,我們孩子磕了渾身都是土,對學校就會有抱怨。

  所以我自己覺著各有利弊,去把跑道拆掉回到地面,永遠一去不復返,而且以前的地面純土是不行的,土是沒有強度的,那就稍微下雨就和泥了,加強土地面的強度最早用爐渣,我們現在不燒煤了,爐渣都是稀缺的,但是煤在鍋爐里燒過之后,煤所揮發的毒味比塑膠跑道還嚴重,你要純土的跑道不好用的。也有一些學校說水泥地面就有問題,它太硬對孩子振動以及摔倒比土面更差,所以我們要承認科學的進步,就像美國展開說一下,就說為什么硅谷的人都支持希拉里,因為這是理性、科學、政治、文化文明的進步,特朗普說的問題確實存在,而且讓他說的極其嚴重,但是你說的嚴重你沒有解決方法,你那些解決方法憑我們的認知水平不可行,光說問題,光提意見誰都會提,但是這個國家要進步,它是需要建議,大家能聽得懂可執行的建議去改善它。所以我覺得我們那個塑膠跑道,在這種前提下,基本上是從兩三年以前,我們開始關注,那么在一年以前這個“毒跑道”事件變得比較嚴重的時候,在我們的研發部門所在的城市,我們跟一些教育機構,中小學幼兒園以及一些體育場館開始合作,去研究它的成分,然后改善我們的核心技術,應該說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全國做的場地超過了十塊,就是非常嚴重的塑膠跑道的場地,通過我們的網電層分子封閉技術,以此為領先的技術,還有其他相應的技術,那么能夠保證在短短的十天左右時間,能夠把一塊兩千到一萬平米不等的場地,完全做的有害氣體零揮發,塑膠跑道我們不吃它,所以它含不含有有毒有害產品不重要,只要它的氣體在任何情況下,深圳提出要求在地表溫度六十度的時候,還是揮發量極小,離它十公分的地方聞不到,在六十度的情況下會有一點點,如果地表溫度降到四十度左右,三十到四十度之間,地表聞不到。

  主持人:也就是說這項技術完全可以做到免拆,無毒也無味?

  董震:對,有些家長說那也不行,說塑膠的成分會影響地下水,這完全是兩個問題,這變成了環境問題,這環境問題我就說咱們鋪的任何一個馬路造成的危害,都比塑膠要嚴重得多。其實氣體對人體的危害主要是它揮發還是不揮發,室內的空氣質量揮不揮發是關鍵,不是它是否有含量,因為這個沙發我們不吃它,所以它現在能夠成形,能夠在我們錄播時候用,是因為它里面的膠的成分還在起作用,如果它完全不含,它就回到了工廠在加工前的狀態,全部都是原料了。

  主持人:那您剛剛提到的網電層分子封閉技術,如果我們采用這樣的一個材料去制作我們的跑道,他能夠在最大程度上降低多少危害?

  董震:根據我們測,比例不一樣,在95%到99%之間,因為畢竟不同的場地塑膠跑道,塑膠地面,運動場地,組成成分不一樣,不同的廠家施工的,我們也不斷地在改進我們整體的方案。

  主持人:可能說很多比如說學校,他對于基建設施的資金是有限的,拆除它的費用,您剛剛列舉了一些數字,如果更換這樣一個跑道的話,費用又能夠比它的費用相比有什么樣的變化?

  董震:拆除或者說按照有些人推薦,使用天然橡膠跑道,剛才我說最大的問題就是它還會有味,可能有害成分略少,但是還不太清晰,因為根本沒鋪過或者鋪的量極少,那么它的成本比現在又高了三到五倍,那比如說一個幼兒園全部運動場地,兩千平米,那么現在可能是一百萬,鋪這樣的橡膠場地要在三五百萬,一般是三百萬,好一點的五百萬,這么高的價格。而使用我們的治理技術成本只在十幾萬,這就相當于是四百萬和十萬的區別。

  主持人:也就是說差距還是非常大的,降低了很多的成本。

  董震:對,大大降低的成本,更重要的是,拆掉重鋪一般來說,鋪一個理想的還像塑膠一樣干凈、滲水有彈性,孩子玩著很方便的,對一個學校來說因為是國辦的,要走經費,快兩年慢三五年,不是要求鋪就鋪,那是國庫的錢,還有很多人說沒孩子,這錢怎么能這么折騰呢,所以這個要全面地考慮到。

  主持人:那您剛剛也談到了,這項技術目前在一些校園里面實施了,剛剛我們經歷了夏天,現在正是秋天,在過去一段時間,目前這項工程的進展如何?

  董震:這項工程已經做完了,就在七月底到八月一直到昨天,我們都在二十四小時檢測它這個有害氣體的揮發量,是拿檢測儀器有毒數,也有我們的工程師在現場在直觀地用嗅覺在聞。大家公認的指數,最近修訂的校園場地的標準,更多的是學習了深圳市,深圳發達的標志場地是越高級越好,全部換成很好的場地,熱的缺點是揮發性很高,深圳市對我們的塑膠場地有一個標準,這個標準非常嚴格,那么我們是遠遠優于這個標準。

  第一采用我們的施工技術以后,施工完了以后跟沒有施工一模一樣,我們的無毒的高分子網絡,通過跟表面的,跟塑膠表面以及它,因為它要滲水是網狀結構,跟它下面整個的一厘米厚的十個,十厘米厚的塑膠地面通過化學物理反應完全結合為一體,不影響它的彈性和耐磨性,不怕風吹雨淋,從7月底到現在大概下了有,北京大大小小的雨下了五場,五場雨,這五場雨以后我們特別重視它防雨淋的效果。尤其是剛下完雨的未來十二小時,我們檢測非常嚴格,現在看來還是比較理想的。

  主持人:也就是說站在學生的角度,他可能過完這個暑假回去看到的跑道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的。

  董震:對。

  主持人:也就是說我們沒有更換跑道,它里面的一些,比如說之前我們所用的一些,可能黑色顆粒物或者說膠水還存在,但是通過西西的技術,可以將這些有毒的物質可以轉化掉,我可以這么理解嗎?

  董震:它揮發不出來了,釋放量為零。

  主持人:也就是說我們給它改了一個蓋子壓住了,可以這么理解。

  董震:蓋了一個無形的蓋子。

  主持人:也就是說在9月份開學之后,這些孩子們再去校園上課,跑道還是以前的一模一樣,但是不會對他們的身體造成傷害。

  董震:以后沒有異味了也沒有傷害,我們有一個工作,因為我們長期為教室的新裝修在服務,所以我們每次做完當地的教育主管部門或者是學校它是甲方,我們的服務包括向家長去講解,開學一般都有家長會,我們向家長講解我們采取了什么措施,讓家長主觀去聞,用監測儀去監測,不僅僅是我們提供的檢測儀器,還可以第三方任何的檢測儀器,不光我們領他來聞,他只要不放心就可以進去聞,這個是完全公開的,而且我們向學校提供永久的質量保證,就是不管是老師、孩子、家長,覺著聞著覺得有異味了,可能發現孩子又不舒服了,可能跟這個有關,我們提供永久,一般這種跑道的壽命短則三年長則十年,也就是說我們提供十年以上的免費的上門的檢測以及維護,也就是說局部地區如果有問題,復雜的來源的問題我們也愿意去把它處理好。

  主持人:也就是說給孩子們營造一個長久的安全的空間。

  董震:對。所以可能由于各種原因吧,有客觀原因也有主觀原因,廠家可能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拿到這一單價格壓的很低,為了維護自己的利潤采用了變通的有毒的方法,現在應該說也無影無蹤了,即使有蹤,由于我剛才說塑膠場地是一個推薦標準,這官司也不太好打,但是我們西西空氣或者西西環保有限公司,是一個良好企業,是一個責任企業,我們跟各級教育部門不管是學校還是教育局簽訂了合同,全部都是包括了長期維護,這些維護兩塊,一個是家長、老師或者校方不滿意,都有責罰,這個事用經濟規律可以解決的,你的服務好,你的價格非常低,解決了一個難題,那么如果你沒有品質,你的施工沒有安全、持久的解決方案,沒有品質,這個對你來說是個賠錢的買賣,賠錢的項目,所以在這方面我想用經濟手段去約束,也是會非常有效的。

  主持人:那咱們除了校園的“毒跑道”的事件之外,可能吸引很多家長關注的,還有一些“毒黑板”或者“毒操場”等等,這些問題都跟學校的空氣污染這個話題相掛鉤,您怎么看這樣一個問題,在未來我們又該如何避免這樣的事情?

  董震:去年出現了一個常州外國語學校,常外事件,那個事件我們就覺得非常蹊蹺,其實如果說常外旁邊以前的舊化工廠留的地有毒,其實不光是孩子的老師有意見,應該周圍的居民都有意見,結果其他人沒意見,結果這個學校,其實我自己覺得憑我的判斷,很可能是他的,因為它的教室是去年9月剛裝修的,它整個學校是新建的,所以說教室里的污染就是教室里裝修引起的污染,以及毒場地的污染,遠遠高于墻外面已經搬走好幾年,填埋在下面的污染,應該說這個校長轉移了視線,他轉移了視線其實我覺得倒無所謂,法律責任轉沒轉移無所謂,最主要孩子再繼續受到危害,我也非常感謝央視新聞,原來我的一個好的同事,在央視的同事他們揭露這件事,當然后來又說已經沒毒了,不相信你到場地那去聞聞,本來就不是那場地造成的危害,你到化工廠舊址上去聞確實不大,實際上危害來自于學校里面,常州外國語學校里面的學校的室內場地以及教室的問題,如果你不去重視這些問題,你被校長給忽悠到外面去了。這個問題沒解決,過一段時間沒問題的,孩子們又回去上學了,這個環境的問題沒有解決,這是我認為可能國內的公辦、私立的這種學校都有這樣的問題,我覺著不是說有的人說這是民粹主義,就是我們的人變得就跟香港和臺灣有些人似的,對什么事都很計較,總是跟官方唱反彈,我覺得要區分開來,情緒表達激動了,自媒體很發達,每個人是應該,一方面可以表達,另一方面要尊重別人的空間,不是事實的事不要誣蔑,你可以說你自己感受的事實,你自己以及你孩子感受的,盡量說事實,不要誤導別人,不能成為一個導火索。

  另一方面用心去解決,這就是這個國家文明進步,原來我們是永遠都在提溫飽問題,只要溫飽能解決,衣食住行能解決很好。現在我的體會在2010年之前,溫飽問題解決的不錯,這幾年住行也解決的不錯,大量的人買車買房,盡管車越來越便宜,房子越來越貴在核心城市,二級城市也沒有漲,當這些解決了以后,人要活的是什么,是一種生活的體驗和幸福感,這時候他對一些細節比較挑剔,這就是社會進步的表現。我覺著在典型的文明國家,比較文明的國家美國、英國、德國、日本這四個國家,從社會文明水平來說,你作為一個普通的,不管你是個游客還是一個公民,還是一個學生,在那去研究的人來說,你會覺得很文明禮貌,實際上他們在過去的一百年里,或者說一百年說的有點遠,可以說在三五十年前,短則三十年前,多則五十年前跟我們現在遇到的困境是一樣的,就是發現人很挑剔,這個問題那個問題,那么就是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出現的更細的規則、約定、默契,所以大家現在在文明,文明是一種平衡的藝術,是一種共同的約定,不僅僅是完全來自于政府的規則以及執法。

  在美國我曾經周游過兩三個洲,看到根本找不著警察,到哪找不著警察,不需要警察,因為人都盡量文明。當然我在的那個地方本身可能,佛羅里達州本身人也比較少,不是槍擊案的奧蘭多的夜店那種場所,那種場所可能有一定的顧慮,我們去的都是養老人群比較多的地方,治安很好。所以我覺得在這種,這是我們對于家長的情緒來說,持續的這種關注,這事要保持關注度,但是沒必要過激,過激其實相對于遭受的磨難來說,因為是年齡大的人你的磨煉越多,你的孩子已經比父母,比爺爺奶奶幸福多了。

  主持人:其實我們可以反過來看,人們對空氣質量的追求,也是可以表現為人們對于更高生活水平的追求,是一個積極的方面。

  董震:對,所以谷歌在去年收購了一個公司,三十二億的公司,這個公司是搞了一個溫控器,是跟所有的溫度、空氣質量的公司,IBM是去年下半年,十二億美金收購了這個公司,這是一個數字天氣公司,即使在這些國家也都很講究,在我們國家下一步,像您說空氣是什么,現在很多房地產商在賣,說他的房子精裝修,恒溫、恒濕、恒氧,零污染零甲醛,我們下一步的生活是什么,就是不管你的工作環境還是生活環境,應該都是一個溫度,一年四季都是一個溫度,這也是供給側改革,這也是需求的變化,所以我覺得這是好事,而且一定會對于國內的,當然不僅僅是孩子,包括老人,包括中年人的健康都是非常有益的,這就是進步的,就是人們需求明顯的變化。

  主持人:其實我們知道即將9月份要開學了,可能很多孩子要回到校園去上課,那對于這些孩子也可以說對于我們廣大的老百姓,他們該如何去辨別空氣污染來保護自己,我想請您給大家一些小小的建議。

  董震:我覺得首先是作為家長要教育孩子要防范空氣的污染,其實北京現在最熱鬧的醫院不是協和醫院,盡管網上說協和醫院,因為協和醫院是疑難雜癥解決的醫院,當然還好,協和醫院的東院老院區人多還比較有序,在北京兒童醫院領著孩子來看病,月壇的兒童醫院,家長沒辦法打地鋪躺地上,這是非常壯觀,讓人揪心的場面,為什么?是因為有很多細節,在我們現在這個環境下,孩子生存的環境和各種變數非常多,它已經不是在大自然在鄉下去放養的孩子了,所以孩子從出生,像我的一個朋友在北京聯通工作,他的孩子剛出生五天找我,在一個月子會所里面,他跟我說,你幫我看看怎么回事,他說他愛人覺得會所里面的味道不太對,我去一看一測給他分析怎么回事,月子里的孩子以及嬰兒,一歲以內的孩子,最大的問題其實沒太大的問題,只要家里空氣搞好,他唯一的病,咱不說一些先天的病和怪病,唯一的病就是感冒、咳嗽、發燒、肺炎。

  主持人:免疫力比較低下。

  董震:就這點病,怎么讓他沒這點病呢,第一要有凈化器,第二要保證室內的氧氣。美國的孕婦和新生兒的空氣質量標準是,室內的二氧化碳不能超過六百,而我那天去測我朋友的老婆和孩子待的房間的空氣,二氧化碳一直是一千多,我就跟他說,你這孩子就很容易感冒或發燒或哭鬧,原因是他需要的氧氣不夠,二氧化碳比較多。大人一定是某種細菌,可能是某種細菌和病毒攜帶者,如果你是攜帶者,孩子就有可能被傳染,你別想著可能是會所,月子會所的環境不好,所以就這些有太多的細節值得去做。像大概三四個月之前,楊絳,咱們錢鐘書的夫人103歲去世,開始別人說她病危,有的人出來更正說這是謠言,她只是感冒,到了103歲的老人,她對空氣的敏感,就是一組流感病毒或者感冒的病菌細菌被她吸入以后,就跟三個月百日之內的嬰兒一模一樣,要特別注意,這就決定了你的不光是生存質量,身體健康還有你的性命,都非常的相關,所以我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事,原始狀態沒有在線檢測,沒有智能進化和專業治理的空氣環境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現在我們進入到一個智能化,就是空氣需要檢測治理的一個環境發展的第一步。

  還有最后我想說一下,就是人類進入到了智慧氣候時代,氣候的變化可以說全國人民終于感受到了,以前氣象專家,國家防汛抗害防總說多么嚴重大家沒感覺,今年真的是特別嚴重,我們前兩天跟防總一個專家一塊開會,他說在河北石家莊附近的一個縣,二十四小時下了六百毫米的,降雨量六百毫米,北京一年是四百多,二十四小時下了這么多,所以這種不確定性,對那個地方對那個縣來說,可能一千年一遇,都不是百年一遇,所以這種變化人們要去應對,也可能是跟人類的碳排放,生產環境密切相關,也可能是到了那個程度,科技足夠發達,而人們對室內環境的要求,對應對室外宏觀環境的消費需求也都增加了,這給我們產生了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大的產業, 所以我想說的是,我們進入到了指揮氣候時代,我們西西空氣原來只做空氣的檢測治理,現在我們跟一些教育部門合作以后,他們說干脆你們把我們場地就全包了,我不找別人,因為你是一個責任企業,我們覺得可靠,有超過十年的合作歷史,這場地都你負責,教室的裝修他也是,他說教室的裝修還有這種水泥里的防凍劑有輻射,干脆你把這些都負責了,這就是我講的,人類在對室內外環境越來越講究以后,他這個產業整個的普及以及更新,輻射力會非常強,這是恰恰又符合了十八大時候提出來的生態文明,就是生態文明理論上大家都覺得是,但是生態文明的具體跟我的衣食住行,跟這個社會,新市場的形成有什么關系,我認為這個是一個很顯著的,指揮氣候產業會非常大,而且很快會成為二十一世紀一個最重要的方向,會讓人們覺著我的生活越來越便利化,越來越有保障,越來越安全了。

  主持人:好的,謝謝董總,其實在目前我國這樣一個空氣污染爆發,也可以說是各類“毒跑道”事件頻發的一個現狀當中,西西可以說用它的一個技術創新,為我們很多的學生也好,老百姓也好,帶來的很多便利,俗話說少年強則國強,我們校園建設跑道也是讓孩子跑得更遠,孩子跑得更遠,國家也能更強,我們也期待未來在西西這樣一些技術創新的構思的引領之下,我國的“毒跑道”事件會越來越少。好的,謝謝。

  董震:最后再補充一點,謝謝您對西西寄予厚望,應該說中國目前的發展水平,中國的核心城市的發展水平跟國外基本上等齊了,但中國所遇到的很多非常特殊的問題,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我們的公司,中國的創業者以及留學回來的科學家,他才有非常強的責任感,就像去拯救自己的親人一樣,去投錢去開發這種技術。這種技術靠世界五百強企業絕對不會解決,因為他們的哲學是,第一他的總部在哪,他的總部在德國,首先這個問題德國得有,他的總部在美國,這個問題美國得有,然后再順便到其他國家,其他國家它的分支機構主要任務是銷售,就是把成熟的產品技術拿來銷售,而不是研發新的東西,“毒跑道”事件中國嚷嚷半天,誰知道這有多大的需求,還都不確定,所以只有我們在夜以繼日,我們在很多一線的研發人員做完一個塑膠跑道,做完一遍以后,有的人為了看二十四小時的數據,他需要搭個帳篷,非常熱的天里,做第一遍之后還會有點聞揮發出來,他在那上面睡二十四小時,得有這種精神才能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覺著非常感謝您的美好的祝愿,我相信中國企業在解決發展中的很多問題的時候,也會給世界共享。

  比如說韓國也有五十多個跑道,由于家長的抗議被拆了,美國這種問題原來家長不注意,被注意到以后,也遇到這樣的問題,是拆還是去怎么樣,那么幸好我們的核心技術,就是空氣檢測治理的核心技術在美國,在澳洲都開始有分支機構,我們也能響應全球化市場的需求,正如華為現在已經開始告蘋果侵犯它的專利一樣,我們中國的研發技術,空氣檢測治理的研發技術,已經開始服務于其他國家市場類似的需求,不是說他們就完全沒問題,只有中國有問題,實際上只能說是重視程度不夠。

  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董總,中國企業的科技創新精神值得全世界來一起共享這樣的一個科技成果,謝謝董總,謝謝。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更多節目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极速3D彩票 重庆百变王牌 中财彩票注册 如何网赚 亚洲彩票 2019国外挂机网赚 为什么网赚这么难呢 做网赚新手先做什么 yy那种网赚真实吗 吉林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