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侯建明:醫改要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
3月11日,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立醫院內分泌科主任侯建明做客中經在線訪談,在談到當前醫療改革中應當關注的問... 詳細>>
本期嘉賓

侯建明

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立醫院內分泌科主任

時間:2016年3月11日20:00

制作:產經部

訪談精粹
侯建明委員:尊重醫務人員應成為全社會共識
3月11日,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立醫院內分泌科主任侯建明在做客中經在線訪談時表示,造成目前醫患關系緊張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社會原因、醫患的信息不對稱等...
侯建明:"互聯網+醫療"方便了病人也方便了醫生
3月11日,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立醫院內分泌科主任侯建明在做客中經在線訪談時表示,發展"互聯網+醫療"建立智慧醫療平臺可以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讓老百姓...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立醫院內分泌科主任侯建明委員,歡迎侯委員的到來。

  侯建明: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醫改一直是我們這么多年關心的話題,老百姓對它也非常期待,您對它有哪些關注?

  侯建明:醫改這個問題是世界性的難題,我們國家在這方面也花了很大的力氣,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在醫改當中還存在著一些問題,或者說還有一些障礙還沒有完全的清除,所以我作為醫務工作者,我每年提案當中都關注著醫改,比如說我今年的提案第一個最重要的內容就是提到了醫改有哪些地方還需要我們進一步去關注它,去加強和改造。

  比如說我認為醫改現在一個很重要的環節是要調動廣大醫務人員對醫改的積極性。大家知道醫務人員如果沒有積極參與醫改,那這個醫改就不能算成功的醫改。

  主持人:目前您了解到我國的醫務人員對醫改態度是怎樣的?

  侯建明:醫務人員的積極性沒有完全調動起來,有一方面是醫務人員對醫改政策還不是很了解,經過這幾年的醫改,醫務人員得到的實惠或是改變并不多,因此大家對醫改還沒有特別投入,我覺得這是我們醫改應該關注的問題。

  

  主持人:您提到我國醫務人員得到的一些保護不夠,是不是說我國醫務人員的健康權益還不是非常完善呢?

  侯建明:醫務人員的健康權益是非常大的問題,為什么呢?從去年到今年一系列的報道,大家提出了醫務人員或者醫務骨干英年早逝,或者是得了重病,甚至有些不堪、一些重壓選擇了輕生,這些都給我們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如何保護醫務人員的健康權益,我覺得在目前這種狀態下,我今年的提案當中特別提出了要關注、要立法,用立法來保證保護醫務人員的健康。

  過去我們的宣傳,經常說醫生加班加點是一種奉獻,我們承認醫務人員要有奉獻精神,但是不能否定醫務人員也是人,他不能夠無限制地加班加點超負荷工作,因為他們除了工作上的壓力,在精神上還有很多壓力,比如說現在的醫療環境、醫患關系,都讓他們有很多的思想負擔,在這種重負下,很可能他們的身體健康就沒辦法得到保證。

  我們應該讓醫務人員在合適的壓力,合適的工作負荷下工作,就好像不能疲勞駕駛,司機疲勞駕駛就很可能容易出現問題。我自己在門診也很有體會,我一個上午大概4個小時要服務50,60個病人,開始看病的狀態和到了超負荷,到了一兩點那個時候的狀態完全不同,這個樣子也是對病人的不負責,醫生的狀態不好,就不能很好地把他的聰明才智奉獻出來,因為他的精力體力都不在狀態。因此我們現在說不應該超負荷工作。另外,我們不提倡帶病堅持工作,就好像帶病駕駛一樣,帶病堅持工作也是對生命權的不尊重,對患者也是一種損害。

  主持人:醫務人員平時是為我們救死扶傷,保證我們的安全,反過來我們該如何去愛護醫務也是很大的問題。

  

  侯建明:我經常在很多場合說目前這種醫患關系如果大家沒有糾正,最終受傷害的是廣大的老百姓、廣大的患者,因為醫務人員的心傷了,他無法正常的用心工作。其次,醫學發展也不能提高。因為醫學發展還有很多未知的空間,我后面會講到衛生經濟學,我們不能夠要求醫學治愈所有的病患,沒辦法把所有人都救活,這里面存在著對生命、對現代醫學的局限性的理解。

  主持人:醫學不僅僅是我們想象中看病救人,還有體系構建的思考。

  侯建明:有時可以治愈,但不是所有病都能解決,我們現代醫學還是存在這個狀態。有的部門,還有一些百姓認為醫學發展到今天所有的疾病都應該迎刃而解,這是一個誤區。

  主持人:醫患關系,就您的了解我國目前存在什么狀態?

  侯建明:醫患關系緊張這里頭有很多的原因,包括醫患的信息不對稱,還有一些患者的醫療費用增加,個人支出部分增加,以及他對醫療的局限性的不了解。另外,還有一些社會的因素沒有讓他們很好地尊重醫務人員,才會讓傷醫殺醫的事件時有發生,醫務人員對此感到非常痛心。

  在我們國家絕大多數醫務人員是非常好的,他樂于奉獻,在工作負荷大、心理壓力大的情況下工作,但是人的精力和體力都是有限的,我們在這種醫療環境下行醫是沒有被尊重的,醫生的聰明才智不能完全得到發揮,因此完全有可能造成醫患關系進一步惡化。

  因此,我呼吁全社會應該尊重醫務人員的勞動,這個應該形成全社會的共識,保護醫務人員其實就是保護大家。

  主持人:我覺得您的觀點非常符合廣大醫護人員的心聲。

  侯建明:也是客觀規律。

  主持人:維護廣大病患的利益。我們還比較關注一個話題,分級診療是非常困擾老百姓的問題,它還有哪些地方是可以改善的呢?

  侯建明:分級診療非常好,很多國家都在實行。在我國分級診療沒有很好的落實,大醫院門庭若市,小醫院基層醫院門可羅雀,大量的醫療任務應該是落在基層,但是老百姓對基層的醫療條件不滿意,不光是醫療條件還有醫療水平的問題。我們國家現在通過醫改,通過強基層的方針措施,很多基層的設備已經是挺好的了,但是缺的是人才,農村基層,社區醫院留不住人才,這里頭有很多的因素,但是我認為很重要的還是醫務人員待遇問題。比如說村醫、鄉醫,還有一些最底層的社區醫生,他們基本工資待遇不高,另外他們還有后顧之憂,比如說養老保險、醫療保險、職稱等等,這些都還不能很好的對他們有所傾斜,因此他們就沒有積極性,留在基層工作。所以及說基層最缺的是人才,我覺得是這樣。

  主持人:您覺得患者對于基層醫院的不信任,其實也就是對于人才的不信任?

  侯建明:核心還是對醫療技術的不信任。大醫院它為什么醫療水平高?因為醫生見的病例多,醫生接受的繼續教育好。我們現在基層醫務人員本科畢業生或者研究生,他很難安心在基層工作,甚至出現很多基層地方留不住一個本科生的情況。基層醫生有些是自學成才的,或者是一些中專大專畢業生,他沒有經過很系統的醫學培訓,或者說醫學再教育,因此他無法很好地在基層服務大家,他的醫療水平可能得不到提高;再加上他的一些后顧之憂沒能得到解決,因此他的醫療水平提高也成為一個瓶頸。

  主持人:分級診療的核心關鍵是人盡其才,物盡其用,才能實現這樣最大化的實現。

  侯建明:除了這個之外還有資源配置的問題。我們國家現在的醫療資源配置大多數是在一些城市中,在一些大醫院中;而在基層醫院的醫療配置,尤其是人才的配置,在醫療結構方面,還存在著問題。比如說為什么有號販子的問題,這是兩個方面,一個你看基層醫院哪里有號販子,這是說明醫療資源的配置不夠合理。第二個,號販子的存在說明了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沒能得到充分體現,號販子一張專家號可以賣到5000塊、8000塊,而醫務人員坐診正常掛號費可能也就是十幾二十塊錢,這中間的差距就說明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沒有得到很好的體現。

  主持人:如果說對于國家政策方面有所期待,您認為會是什么?

  侯建明:對于政策期待我覺得通過醫改,第一個是醫療資源的配置應該更加合理;第二,對于基層醫務人員的待遇保障政策應該更加傾斜。在目前情況下,我們可以先過渡,把鄉鎮醫生、基層的醫生的關系落在縣醫院,另外把他的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工資待遇,都落實好,保障好。此外,對基層醫生的職稱方面也應該放寬一些,政策應該對他更有利一些,這樣才能留得住人才,讓這些基層的醫務人員安心工作。

  主持人:您在建議當中提到了智慧醫療平臺,可以說這是借助"互聯網+"實現的新方式。比如我在這家醫院拍了一個片子,是不是到另外一個醫院就不需要再拍了,信息是共通的,我可以這么理解嗎?侯建明:對,互聯網+醫療能做很多事情,我這次提案當中提了兩方面,第一個方面就是建立智慧平臺,信息共享,因為我們經常看到一些病人在各個不同的醫院要都被要求做核磁共振、CT,有時候是資源浪費,因為沒有一個公共平臺,病人攜帶病歷不方便,或者資料丟失,都能讓病人重復檢查,是醫療資源的浪費問題。

  第一,我們希望能夠把信息放在平臺上,不管到哪個醫院,他的信息醫生都能看得到。第二,對于醫療健康,疾病預防,可以把病人的信息儲存在這個平臺,醫生可以看到病人的病情變化,就可以做出健康指導。比如說糖尿病人,他現在的藥物需不需要調整,飲食結構怎么樣,運動怎么樣,因為他平時的記錄可以傳過來,因此對于病人的健康管理,疾病的管理,應該都是非常好的,這也是以后互聯網+醫療的方向。

  另外,互聯網+醫療還可以遠程會診,所謂大手牽小手。三甲醫院跟鄉鎮醫院之間如果有互聯網,有一些病癥就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詢問,進行遠程會診,這是可以的。

  主持人:可以說是效率最大化,費用最低化,同樣我們的醫療資源可以共享化,這樣的我們就可以實現共享和互聯。

  侯建明:方便了病人,方便了醫生。

  主持人:我們了解到您提到了非常新的一個概念叫“衛生經濟學”,可以說對我們外行人來說這個概念比較陌生,您能不能具體介紹一下。

  侯建明:這不是新概念,“衛生經濟學”最早在二戰以后,大概五六十年代的時候出現,當時是西方國家戰亂之后,經濟非常吃緊,醫療費用又急需增加,國家財政就吃緊了,這個時候他們提出了“衛生經濟學”。

  在我們國家1978年開始關注,一九八幾年的時候我們也成立了中國“衛生經濟學”的一些機構,做了很多工作。目前在醫療環境下,我認為“醫療經濟學”應該關注什么呢?我們國家現在制度體制的問題,有一些醫療方面的難題還沒有很好的解決,我們的“衛生經濟學”應該要考慮到在衛生事業中經濟發揮的作用。另外,還有衛生經濟的管理問題,體制管理的問題,費用的變化以及費用結構的變化發展應該要怎樣,這就是我們通過“衛生經濟學”需要解決的,我們目前醫療上面的一些問題。

  “衛生經濟學”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就是供需兩側的不確定性。

  主持人:怎么理解這個不確定性?

  侯建明:從供方來說指的是患者,他提供病情,他的病情是不確定性,比如說這個病人,同樣一個糖尿病,他的嚴重程度有沒有并發癥,他個體的差異,原來的身體體質怎么樣,這些就是供方的不確定性。還有接受方的不確定性,醫生方面的不確定性。我剛才說我們的醫療現在還有一些局限性,比如醫生對這個病人的這種治療方法能不能解決問題,有沒有完全治愈的可能性,這也是不確定的。由于這兩個不確定,我們的醫患關系就不能成為買賣的關系,而是要建立在一個相互的信任上面的關系。為什么我們國家的醫患關系現在這么緊張,因為一些老百姓認為醫生可以把他們的疾病都治好,所以他們認為我如果錢花得多病沒有治好我就要鬧,就要傷醫殺醫,這就是他們背離了不確定性的問題。如果他知道了供方和需方應該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關系上,他可能就不會出現這種困惑和這種行為了。

  主持人:我們為什么要發展衛生經濟學呢?

  侯建明:發展衛生經濟學,我剛才講的體制方面的問題,我們現在的醫療管理處于比較尷尬的層面,比如說我們的人事管理是人社部,我們的價格是由發改委、物價局定的,我們財政投入又是財政部撥的,應該說是“九龍治水”,各說一方,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醫改如果要推進,就要依靠衛生經濟學這種觀點測算它的經濟性質和經濟的作用。另外在醫改當中一定要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不能各說各話,各執一詞,這樣不利于醫院發展,因為醫院搞不清主體是誰,誰是投資方,它很困惑,這樣醫院的管理就沒有辦法做得順暢,沒法按照既定的醫療方針去走。

  主持人:您覺得該如何實現多元一體化的醫療機構的管理機構?

  侯建明:首先,“婆婆”不能太多。剛才我們講的“婆婆”太多它就可能造成醫院無所適從,我們現在中國的醫改有醫改領導小組,我們希望通過醫改能夠讓醫院有一些自主權,真正把權利下放給醫院,讓院長能夠很好地專心地去推進醫院的發展。另外,讓一些醫療的政策更接地氣,讓醫院能夠更好發展,發展是硬道理。

  主持人:最后請您展望一下對于我國醫療事業,包括醫改更多的期待?

  侯建明:對于醫療來說,尤其是我們國內的醫療,我是充滿了信心的,我的小孩也學醫,現在很多醫務人員的孩子都不學醫了,但是我還是讓我的兒子去學醫,說明我對我們國家的醫療充滿著信心,但是我們國家的醫改道路還是非常漫長,也非常曲折的,我相信,一旦我們國家重視了,醫改就一定會成功,醫務人員一定會有更多的積極性,同時能讓患者得到更好的服務。

  主持人:您覺得如果作為我們患者來說,如果再遇到看病難或者看病貴的問題,該如何去調節我們的心理狀態,站在醫護人員角度去思考問題。

  侯建明:其實看病難這是一個偽命題,在中國看病其實不難,在國外看病才是難,難在一些名專家看病比較難,對于一般的醫生來說,老百姓看病是不難的。看病貴的問題,希望國家要多投入,讓病人少付出,自費的部分要減少。

  前兩年在兩會期間有人問我,我的中國夢是什么?我說我的中國夢是“我的醫生夢”,我當時是脫口而出的。對于充分認識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讓我們在有序的環境中,有尊嚴的做個好醫生,這是我當時的醫生夢,也是我現在的醫生夢,如果我這個夢能夠實現,我覺得應該很多醫務人員,都會覺得行醫環境更好了,他們更有尊嚴了。

  主持人:我們也非常慶幸,有您這樣的醫生夢可以一代代的傳下去,這樣就能讓我們的醫療事業,向著更加光明、更加美好的未來去發展。

  感謝您今天就“醫改和醫患的問題”跟我們分享了這么多,我們也非常期待您下次作客我們的節目,謝謝侯委員!

  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安徽快3走势 安徽快3 163网赚网 上网赚美金平台 金旋风网赚 网赚钱项目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做网赚什么软件好 河北快3基本走势 网赚是真的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