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經在線訪談

 
代表議創新:政府引導下發揮好企業主觀能動性
鄭永飛表示,應用研究和戰略前沿領域若取得重大突破,將會對我國各行業發展產生巨大推動作用。對于如何推動應用研究和戰略前沿領域取... 詳細>>
本期嘉賓

羅 平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科技廳副廳長
鄭永飛 全國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安徽省委主委,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博導,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殼幔物質與環境重點實驗室主任
彭 壽 全國人大代表,國際玻璃協會主席,凱盛科技集團總裁,中國建材國際工程集團董事長

時間:2016年3月14日14:00

制作:產經部

訪談精粹
羅平:合肥將成為有影響力的科學和產業創新中心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科技廳副廳長羅平透露,2015年安徽發明專利數量超11800件,區域創新能力已經連續4年列居全國第9位,未來將把合肥建成有重要影響力的科學中心和產業創新中心。
鄭永飛:中國的科技研發水平要從內涵上領先
按照美國科技界的統計資料,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研發大國,對此,全國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安徽省委主委,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博導,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彭壽代表:鼓勵科技創新 建立"首席科學家制"
彭壽表示,產業經濟學中有一個著名的“微笑曲線”理論。該理論認為,在當今世界的產業鏈中,研發、生產、營銷諸環節的附加值曲線呈現兩端高中間低的形態。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經濟網“2016全國兩會特別節目”。今天來到我們演播室的三位嘉賓是: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科技廳副廳長羅平。

  羅平: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安徽省委主委,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博導,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殼幔物質與環境重點實驗室主任鄭永飛。

  鄭永飛: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國際玻璃協會主席、凱盛科技集團總裁、中國建材國際工程集團董事長彭壽。

  彭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當中提出“十三五”時期我們著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三位代表從各自關注的領域來看怎么理解這個戰略?

  羅平:李克強總理在“十三五”報告當中提出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作為政府科技管理部門,從我們這個角度來說,政府應該進一步加大對科技的投入,出臺一系列的政策,激發和引導各類創新主體的活力,營造良好的創新創業的環境來推動科技創新。

  鄭永飛:創新驅動發展我們的理解是讓我們在每一個崗位上的工作人員要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學會我們以前不會的知識和做我們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而且把事情做得越來越好,這樣才能使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進入良性循環,這樣我們真正能夠把一些發達國家的這些先進經驗和先進技術用到我們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中來,達到我們創新驅動發展的目的。

  主持人:您是地球科學家,對地球化學的領域也有研究,您能不能談談政策實施關鍵點在哪里?

  鄭永飛:首先要吃透什么是好的東西,成熟的東西,經過檢驗可以推廣的東西,這樣在我們經濟社會發展中就可以減少失誤,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功。

  第二,我們需要真正有創新的東西,對于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來說,一方面我們要避免前人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另一方面我們作為一個大國,要在世界上占有一席很重要的地位,我們要做一些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情,要真正理解和知道怎樣去做一些這個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事情,這才叫真正的創新。

  彭壽:克強總理工作報告中提出“創新驅動發展”,應該說這是我們國家未來發展的一個重中之重,特別我們作為科技型企業,我認為必須把“創新發展,創新驅動”,作為企業在發展中的原動力。同時,如何把“創新驅動”作為我們未來發展的更深層次的基礎。所以,我認為“創新驅動發展”是我們企業立足于不敗之地,立足于站在世界最高層次的方面的一個必須所進行的驅動。

  主持人:您一直在玻璃和建材領域工作,能不能結合這個行業談談這個戰略的實施?

  彭壽:因為大家都認為建材這個行業是三高行業,實際上建材行業也必須靠創新驅動來發展,就拿我們玻璃來說,我們平板玻璃是產能過剩,而且現在附加值并不是很高,但是我們這些年通過創新驅動使我們的附加值提高,我們已生產出世界比較優秀的、更優質的產品,趕超世界水平,這樣子通過創新使你的產品能有更高的層次,企業的效益更好,所以我們企業這些年通過創新驅動,我們的銷售收入和營業收入都實現雙位數增長,經濟下行這么困難的情況下如何實現,我們完全靠創新驅動,我們可以把0.2毫米的世界最薄的玻璃制造出來,提供了新的產品,創新驅動是我們這次供給側改革最大的一個動力,我們對創新驅動未來發展充滿了期待。

  主持人:我們知道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到2020年,力爭在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戰略前沿領域取得重大突破,所以想問問三位代表重大突破怎么理解,又該如何實現呢?

  羅平:我覺得重大突破應該說我們國家在未來能夠在一些重要的國際戰略科技創新制高點上有重大突破,比如說像我們安徽量子通信領域的突破,包括鐵基超導的理論研究都是屬于重大突破的理論,還有一些技術層面的,我是這么理解的。

  主持人:您覺得重大突破有什么重要意義?

  羅平:重大突破,就是指我們國家在科技創新,能夠在國際上占領前沿,起到引領的作用。因為目前的情況下我們國家的科技狀況總體是三種狀態,一種是跟蹤,一種是并跑,還有一種是引領,但是在目前情況下是以跟蹤為主,將來就應該是以引領為主,達到這樣的狀態。

  主持人:作為政府工作人員的代表,實現重大突破政府可以做哪些舉措呢?

  羅平:政府在這個層面我想還是首先從基礎領域這一塊加大投入,這樣才能有更多的原創性成果。政府層面要加大對于高層次人才的引領,高層次人才的引進、培養。要激發企業作為創新主體的能力,政府更多是要讓我們的科技人員給他們營造良好的環境,讓我們的科研人員能夠心無旁鶩地去搞研發,去創新。

  主持人:鄭代表,您怎么看這個重大突破?

  鄭永飛:對于我們來說,無論是認識自然,還是我們經濟社會發展,我們對這個世界認識的深度就決定了我們能夠做多少事情。就我們地球科學領域來說,地球內部蘊藏著大量的礦產資源,這些礦產資源在什么地方,我們到哪里去找,我們在科學研究,基礎研究還是應用研究都有很大的突破。

  世界上發現了很多非常好的礦產資源,一旦這個理論應用到我們中國來,發現我們中國這些地方并能夠直接應用歐美發達國家他們所建立的模型,所預測的那樣。怎么把我們在地球科學里面的比如說板塊構造理論運用到其中去,需要我們有創新意識,如果這些地方一旦可以突破,我們就可以知道我們在哪里可以找到更豐富的礦產資源為我們人類造福。

  主持人:地球科學這個領域它的重大突破就是找到更多的礦產資源嗎?

  鄭永飛:它的目的,目標是為了找到礦產資源,需要在理論上得到重大突破,這些礦產資源在什么樣的空間構造位置,為什么在那里富集,才能給我們找礦提供明確的指導方向。

  主持人:地球科學領域如果能取得重大突破,什么樣成果才叫做重大突破呢?

  鄭永飛:比如說大家知道板塊構造,太平洋周邊有東太平洋俯沖帶,那里有很多銅礦、金礦,大量的礦產資源。西太平洋,中國沿海這方面就相當缺乏,但是中國內陸經常會發現一些豐富的礦產資源,按照傳統成礦理論,中國內陸的這些礦產就不屬于俯沖帶成礦,這些板塊構造理論,能夠使我們的認識更上一層樓,我們就應該知道為什么在大陸內部也能夠形成這些礦床,它形成在什么位置,如果一旦這些理論框架突破,可以指導我們在大陸內部,尋找越來越多、越來越豐富的礦產資源。

  彭壽:重大突破的意義,是我們著眼于未來,中國科技通過這些年的發展,應該說有非常大的進步,應該說中國在科技上取得了很多的成就,更多的是學習型、跟蹤型、追趕型的打法,真正著眼于未來,我們應該著眼于五年以后戰略性產業的發展。

  我搞玻璃,實際上玻璃也是材料,就材料而言,我認為對我們最大的瓶頸,應該把材料的屬性和材料的功能,材料的制造,從縱深層次來理解。我們國家的航空航天,包括深海探測、遠洋等等,深海,包括地殼,要實現這些目標,必須通過材料的實現,因為材料可以做成產品,用這種產品來實現它在未來探測的種種可能。

  所以,我想我們在碳材料上應該有重大突破,碳材料、石墨烯是非常堅韌和耐用的,非常好的二十一世紀材料,但是這個材料具體怎么應用,還需要更很深層次的探索。我們的硅材料,如何真正提純,當它達到99。99%和99。999%,所發生的屬性變化,所以我們在當今國家提出來的未來發展戰略,要著眼于未來五年以后的這種戰略,當然也要與現實結合起來。如最近提出的國家“十三五”發展規劃,科技方面也有一個專項,這些專項實際上也鋪墊了在未來我們要重大突破的一些難點。

  大家都很注意我們的信息顯示,蘋果引領了世界,實際它是一種創意的引領,要實現這種創意引領,材料的引領必須緊緊跟上去。像最近出現的人機大戰,還有未來的星球人機大戰等,要實現人機大戰,很多材料的研發都應該必須有重大突破,所以這次國家提出來要有一些重大突破,重大專項,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好的。

  同時,提出來要創辦有國家級的行業領先的創新研究中心和研究院。研發角度,因為我們是一個具體的研究院,我們小題小做,很難承擔這樣的重任,應該說在國際上人家基本上就是幾千人的研究院,在研究未來發展的題目,在這個題目中來探索出未來科技的發展,而我們還是比較小,盡管我們現在國內的很多科學院都很大,但是真正形成國家級大的研究中心,我覺得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隨著我國綜合國力的提高,我們就要體現出重大課題就應該集國力,集全國科技工作者的集中智慧來開創這一塊,我相信一系列的重大課題都可以得到突破,而且別人不敢想的事我們可以想了,而不是說我們跟在人家后面,人家想過的我們去追趕,因為這個時代我認為中國很多尖端技術已經處在這個萬箭齊發的時候了。

  主持人:政府加大投入,一方面是財政,一方面是政策,企業應該如何具體去實施實現這樣的重大突破?

  彭壽:這次兩會上我也提出一個議案,我認為創新的主體一定是企業,只有企業有這個動力你才能實現這個目標,政府只能說是引導,在資金上給予一定的扶持支持,更多的企業要多出錢做事,現在是后評價,就是為企業提供了一個新的途徑。我們這些年取得這些成果,剛才我講包括TFT,我的0.2的玻璃,統統都是我們先投錢,一旦我們做成功了政府都給予支持,我也希望政府要用創新的資金給予企業較大的支持,但是企業是主體,企業可以作為貸款的主體,因為企業知道未來需要什么,未來是什么,這非常重要。

  同時,企業聯合著名院校,還有科研院所,還有一些產業集團,來形成一個整體集中力量把事情做好。所以,我想作為企業我們首先自己要有這個意識。第二,自己要有很大的投入。我們現在的企業投入很少。可以這么講,很多企業是投了很多錢,但由于現在生產經營壓力非常大,大家只投入一兩年內生產的項目,可是這一兩年的項目很可能就是我們產能過剩的開始。所以,企業做科研也要著眼于未來五年以上的投入,這就需要企業家有科研創新的思想,不單科學家要有這個思想,只有企業家和科學家的聯動,這樣我們的科技創新就能得到很大的發展。

  主持人:您作為企業家希望企業家同樣具有科學家的科研精神,鄭代表您覺得科學家未來是否也要具有企業家的精神呢?

  鄭永飛:我曾經有一個科普報告,科學家的科學研究邏輯與企業家經營管理的邏輯,它們之間非常相似。我們做科學研究要選題,這個選題的正確與否和是否有前瞻性,它的發展前途,就像我們企業要投入一個新產品,我們選擇制造一個什么樣的產品,它的周期有多長,生產出來之后它的市場有多大,可以持續多長時間,能不能為企業賺得很大的利潤,這和我們的科學選題是一樣的。所以,一個好的科學家應該有企業經營理念,一個好的科學家也是一樣要有企業思維。

  主持人:羅代表,您覺得政府怎么融入其中?

  羅平:我作為政府的代表,我們覺得在創新過程當中我們怎么樣去搭建平臺引導高校院所科學研究,讓他們的選題能夠跟我們企業實際當中的需求相結合,這是選題階段。找到目前制約我們國家企業發展或者說制約我們國家其他方面的核心競爭力的技術方面,找好選題去進行研究,科研攻關。

  主持人:看似三個不同的領域,三位代表在未來創新科技發展當中應該都是要融為一體的。羅代表,目前安徽省高新高科技技術產業發展的現狀是怎樣的?

  羅平:安徽一直以來對科技創新非常重視,我們從2008年開始就啟動了資本創新綜合試驗區的改革,推動全省的科技創新。我們也培育了一大批的高新技術企業,也通過這個政策引領來帶動全省的企業。

  目前的情況來看,安徽區域創新能力已經連續4年列居全國第9位,2010年時候是全國第15位,應該說提升很大。這個過程當中全社會的創新能力得到進一步提升,2015年發明專利已經到了11800多件,其中70%以上是企業創造的。目前我們全省的高新技術企業達到了3000多家,在全國排第8位,高新技術企業的發展推動了全省的創新發展,高新技術企業的產值達到了1.5萬億,應該說正是由一大批高新技術企業發展,才推動了我們安徽在很多領域,比如說電子信息,智能制造,新材料,智能語音,生物醫藥等領域,有一大批的企業發展起來了。

  主持人:目前有什么困難嗎?

  羅平:安徽創新發展還存在著地區不平衡的現象,我們這一塊還是需要各種高端的人才進一步集聚。另外,我們在高新技術企業后期的培育方面還要加大力度,因為要扶持一大批的初創期高科技企業能力發展起來,我們在科技金融還要進一步加大力度融合,推動企業發展。

  主持人:今年議案您提到合肥科學島建成國家科學實驗室,除上海之外是我們唯一擁有這樣的科研設備的地區,這對于安徽省高新技術企業的發展帶來什么推動作用呢?

  羅平:合肥建設大科學中心,去年我們代表團已經提出來,希望依托合肥的大科學裝置,建設這樣的科學中心,因為合肥目前特別是依托科學島和科大這兩個國家級的國家隊,他們這里的一大批科研成果一方面可以通過他們的研發在國際上多出一些領先成果。另外,他們一大批的成果轉化落地,必定會推動安徽地方經濟的發展起到很好的作用。

  大家也知道去年國家把安徽建成國家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建立合肥大科學中心是作為我們全面創新改革中心的一個重要支點,就是要把合肥建成有重要影響力的科學中心和產業創新中心,這是定位。

  主持人: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研發大國,目前中國的研發水平是什么樣的狀況?

  鄭永飛:這是非常可喜的事情,按照美國科技界的統計資料,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研發大國了,這是跟我們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中國經濟的發展分不開的,這只是一個表象,因為它表現在可能我們一個是發表論文的數量被引用的總數,以及在科技投入方面的總量,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我們的總量雖然很高,但是我們按照人均算就沒有那么高了,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即使我們以科技從業人數作為分母,人均同樣輪不上世界第二了。所以我們在看到我們進步的同時我們還要知道我們和發達國家還存在相當大差距,比如說我們大量從事科技的隊伍,無論是從事基礎研究還是應用研究,人才的總體質量還是不高的,我們少而又少的隊伍在國際上是有競爭力的,還有大量的隊伍還屬于學習和跟蹤階段,有的連跟蹤還沒跟上,但我們有極少數的隊伍已經處于領跑位置了,所以總體水平差距比較大,自己內部差別比較大,和國際發達國家相比差距也比較大。

  所以,我們要從內涵上發展我們的科技,現在我們的人均實力增加上去,使我們的科技無論是表象還是內涵上都能真正達到國際第二的水平。

  主持人:彭代表,您在企業和企業的對比當中有沒有發現科研水平我國和國外的差距?

  彭壽:企業和企業對比來說應該有差距,尤其剛才院士也講了,我們中國在資金和人才投入上面的量還是很大的,但中國大部分的企業在這上面投入還是不足的。主要是我們投入上的差距,我剛才講的他們更多是未來五年以后的投入。第二是人才的差距,我們在人才上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因為我們大部分是自己培養的,就是完全開放型的這一塊我們也是剛剛開始,科技部對我們支持,省廳也對我們支持,我們搞了開放型的國際合作基地,所以我們院就形成了和美國合作的研究中心,和歐洲合作的研究中心,三者互動的聯合,基于這些互動我的人才才能得以互動,因為整個科研過程是開放的,我們不管是重點實驗室,還是我們的科研機構,我認為還是要和實踐接軌,我們的開放程度不夠,我認為這是和國外的第三個區別,第一個是我們的資金投入,第二個是人才,第三個是開放程度。

主持人:結合實際的案例,請您介紹一些科技成果研發和轉換結果。

  彭壽:如何研發和轉化科技成果非常重要,應該說在國際上大家都研究過,原先大學是從事基礎研究,他們出了很多很好的文章,也出了一些很好的實驗室產品,產業也是一塊。但在這中間有一塊是脫節的,也就是說如何讓它真正成為產品,市場說了算,如何和市場結合起來,我們科技界說這一個U形曲線中間的死彎角,這個美國也是認可的。但是現在大家已經把這個死彎角由基礎創新往中間挪,產業創新往中間挪,兩者極大限度的縮小這個差距。

  一個科研成果如果不讓它產業化,束之高閣,那是一個資源最大的浪費。成果如何實現產業化就應該和市場有機結合起來。這次國家說創新的主體是企業。事實上,這些年我們企業應該說在業績和產品研發上都有一定的發展,得益于,一是國家對我們的支持,二是是我們在安徽自主創新的產業基地,同時我們知道市場需要什么產品,我們再去創造這種產品,把我們的研發成果和市場有機結合起來了。

  一個產業要做起來有三個地方必須注意,一個是創新,二是要有機制,三是要有資本,三者必需要結合起來。創新就需要研發機制,要給我們從事創新的科學家有很好的機制。

  國外的研究院是有很好機制的,我們現在也在改變,包括我們也實行了首席科學家制,同時讓創新的人員的成果,可以在未來產業化中占有股份。這次克強總理的報告中科技改革專門講到這方面,但是實行起來不是那么容易。

  第三是資本,一個是社會資本,一個是資本市場。只有把資本結合起來才有錢,有機制,有創新,三者結合起來就能把我們的科研成果真正落到實地,真正最后真正能夠創新發展。

  主持人:鄭代表,如何實現創新和產業結合,剛剛彭代表提到的縮小死彎角,作為科學家群體我們應該如何去幫助他們縮小這個死彎角?

  鄭永飛:作為科學家來說,我們可能在研究選題的時候,更要考慮社會經濟發展的需求,因為現在大量在中國的高校和科研院所里面做的研究是自由選題研究,憑著個人的興趣,這些研究可能是為了認識自然而設立的,它們是否有應用前景是不考慮的。當然在中國要發展基礎研究,對這方面就需要有所考慮了。對經濟發展來說,企業產品的質量要上一個臺階所需要的科學技術,需要的一些專利,是我們更迫切需求的。這就要求我們在科研第一線的科學工作者,做研究的時候腦子里面有這么一個指導思想,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企業需要什么?

  另外,我們企業家也可以把需求和高校科研院所進行對接,提出你們的希望,需要什么樣的技術,需要什么樣的專利,要解決什么樣的困難,雙方多走動一點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我曾經給我們學校的老師打過一個比方,我說你可能是一個川菜的廚師,但是現在我們的飯店想出徽菜,還是同一樣的廚師,他可能只需要把調味品做一些變化,只需要做出一點改變,同樣可以做出很好的徽菜來。

  主持人:彭代表,如果做出來的徽菜不符合您口味,作為企業還是想嘗嘗新的口味嗎?

  彭壽:新的口味就是我講的未來,就是要把我們需要的這些課題分類指導,因為學校有人才,實驗條件,可以做一些我們不能做的事,所以我說更重要的是聯合,我們需要交給他們一起去做,有機結合。

  像剛才所講的川菜的比喻,我一看這個菜挺好我嘗一嘗,可能無意中就會有發現,在味道中發現驚喜。

  主持人:我國目前的科學家對于我國現有的科學家機制是否滿意,還有什么期待?

  鄭永飛:科學家一種是個人興趣驅動,一種是需求,國家、社會,或者是單位的需求來驅動他們。促進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來說,需要更多的科學家能夠滿足社會的需求,來開展他們的科學研究,這就需要聚焦他們的科學問題,哪些是我們企業生產里面所需要的,對我們國民經濟發展能夠發揮作用的,哪些可能在解決生產的同時,又能在科學上有所進展的。

  還有一些是科學探索奧秘的問題,因為探索大自然的奧秘存在很多假設,這些假設要得到檢驗才能變成生產力,就像前一階段熱鬧的引力波,也是100年以后才得到驗證的。我們很多的科學研究成果,可能幾十年、上百年才能得到驗證,成為科學的真理,這就是為什么諾貝爾獎在很多年以后才能評出來的原因。

  中國是相對對科技需求比較大的國家,如果我們等50-100年才能將科學轉為技術,這個進程太慢了,這就需要我們科學家更多思考社會發展的需求,做更多的研究,才能對國民經濟能夠做出更大的貢獻。

  羅平:我覺得科學家,因為科技創新它是有不同的環境,基礎理論研究,研發的創新,應用,產品,這是一個鏈條,所以我們現在的創新驅動應該是由全鏈條來推動。有一部分科學家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像鄭院士,還有一部分科學家工程院院士他們立足于應用研究領域,突破一些制約我們國家發展的技術瓶頸。包括企業和科研推動產學研合作,在我們的政策過程當中,其實更多就是我前面也講過的,特別是應用技術研究的選題就是著眼于我們現在經濟發展實際當中的一些問題去選題,然后去研發,對一些制約我們發展的或者是占領未來制高點的選題去研究,然后再來推動。

  我還想補充一點,這些科研成果怎么樣能夠使它落地,轉化,從政府層面也得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比如說可以通過一些政策鼓勵高校院所的科技人員帶著他們的成果去創辦企業,創新企業。安徽就出臺了一個政策叫《安徽省扶持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在皖創新創業實施細則》,這就是我們的政策鼓勵引進國外還有國內的一些高科技的人才,高層次的人才團隊,帶著他們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專利技術和產品,到我們這邊創辦企業,政府出資金去扶持它,參股去支持它,來使這些企業盡快落地,這些高層次的人才團隊他們帶著專利產品是有股份的,按照百分之多少的股份,他們自己可以投資,他們也可以帶著技術過來,他們可以自己創辦企業。

  主持人:對他們的激勵機制。

  羅平:他也可以跟我們當地企業合辦企業,有政府的前期引導資金,后期達到一定的目標以后就給予獎勵,我們通過這個政策這幾年已經引進來160多個團隊落戶安徽,政府的扶持資金扶持了40個團隊,通過這項舉措效果非常好,通過引進高層次的人才團隊,扶持一批企業起來,開發出一批新的產品,最后也培育新的增長點,也是政府層面推動技術成果轉化的一個有效方式,我們已經做了很好的嘗試,而且效果很好。

  主持人:可以說通過各種股權或者是激勵的方式吸引更多的人才。

  羅平:集聚人才到我們這里。

  主持人:彭代表,您覺得應該如何去培養領軍性的企業呢?

  彭壽:培養高新技術產業也是產業發展過程當中必須的,特別我們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創新驅動就要我們不斷培養一批創新靈活和市場接地氣的企業,同時它的產品要和社會的需求相結合,所以國家相繼出臺了很多政策,包括剛才講了自主創新,這一次國家以合蕪蚌,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為母體,現在又出臺了新的高科技企業的扶持政策,而且現在很多企業的產品就是高科技產品,這個生產高科技產品的企業就是高科技企業,如果培育它首先要讓它處在一個領域中,在這種環境中間培育它,我們現在是在萬眾創新,大眾創業的模式的情況下來鼓勵青年人的創業,鼓勵企業向創新發展,鼓勵大的集團創辦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研發中心,這是三個不同層次的需求。

  這三個不同層次需求承擔的責任各不一樣,應該說未來我們的企業都是高新技術企業,就像我集團下邊的企業每個企業都是高新技術企業,因為它符合條件,它有自己的發明專利,有成果,一評估基本就是高新技術企業了。未來我們大宗商品都已經完全過剩,我們需要的就是在創新驅動情況下通過結構調整,我們需要有一些創新的產品出來,也就是說我們叫補短板,就是用一些創新來向終端產品,向中高端產品發展,以社會需求向高層次需求來發展,這樣我們的企業都會相應的發展。

  所以,我想企業未來都向高科技企業發展,要創辦這樣的企業我們就必須要融入在社會氛圍中去。

  主持人:我們除了最近大家比較關注的兩會之外,還有一個熱點就是人工智能AlphaGo與韓國棋手李世石已經進行了四場較量,目前AlphaGo三勝一輸。大家都在議論“人工智能是否能超過人腦”,請問三位代表怎么看這個問題?

  羅平: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人腦我是不贊成這個觀點的,以這場比賽來說,AlphaGo汲取了多少人的智慧來進行比賽,它是一個機器,作為人是最高級的動物,智力的發展,特別是像專業的棋手,具有更多機器所不存在的人的心理,情感等等因素,我只能說像這樣的人工智能它的發展將來可能會在一些領域可以取代人,但的大量數據采集,處理,是通過人去操控它,設計好的。

  對于人的這種創造力你完全由機器來代替,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人的智力發展的潛力是無限的,可能某一些方面它戰勝你人腦,但是它今后完全都終極取代人腦我是不贊同這個觀點的。

  鄭永飛:應該說從這個事件來說,人類對人工智能的設計帶來了新的階段,中國有句古話,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如果這些專家的水平,單個人沒有超過李世石,如果合起來超過了他的對手,這時候我們可以設定出來這個機器人超過他的競爭對手。但是,人類的知識發展是可以通過自己自覺能夠完成的,人類的思維也是通過自覺來完成的,人工智能,機械人是被動的,人給他一個設計,設計者們有多高明,設計的人集合起來有多高明,最后的產品就有多高明,這是它的程序所決定的,我們所有做計算機的人都知道,一個簡單的選項Yes或者NO,你給他10個選項,5個選項,識別功能更高一些,這個比賽里面我們可以注意到機器人不會疲勞,不會走神,但是人可能會疲勞,可能會走神,可能還會有感情上有波動,但是機器人不會。

  所以,這些在比賽中,如果我們以這一類型的比賽來說人工智能可以戰勝人工大腦,這是對科學發展基本無知的狀態,因為科學是靠人類發展起來的,機器人無論怎么發展它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人類智慧的一個產品。

  當然我們中國還有句古話叫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如果它碰到一個高手不按套路比賽,機器人也會亂了陣腳。比賽里面有一步他下錯了,就會出現這種狀況。如果遇到一個競爭對手他的思路對機器人的設計有很好的了解,他可以出一些招機器人完全不能面對,他就不知道該怎么下了,所以這些比賽我們都可以從程序設計的理念上非常好的理解。我覺得機器人發展正確的方向應該是去從事我們人類難以完成的工作,比如像有些工作如果人類去做可能比較危險,有些工作可能在人類不能到達的地方,有一些環境如果人在那里工作操作起來或者運作起來不如一個機器人那么有效,這樣的地方如果用機器人代替人類去工作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如果簡單把機器人代替人類,也許在人口少的西方,勞動力非常缺乏的國家有發展前景,在中國完全是有違我們經濟社會發展,對社會造成很大的問題,比如就業怎么辦,而且沒有這個必要。

  主持人:彭代表您怎么看?

  彭壽:這是非常有意思的話題,大家都很有道理,剛才鄭院士所講的,一句話就限制而言,“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他們今天問我明天誰能贏,我腦子里會認為可能是機器人要輸,什么原因呢?通過這幾場以后,人類發現了機器的破綻,這種智能化應該說是未來社會發展的一個趨勢。

  但我跟你有不同的觀點,為什么中國提出來要發展智能,不是因為人多不干活,大家只要開心就好,消費就好。就像我們現在建材行業,都去上班還不掙錢,一半放假卻能掙錢,什么原因?產能過剩,休假,人也是這樣。如果大家騰出時間來干該干的事,把有些事由機器人,由智能化去干,包括我們現在信息產業快速發展,智能家居,智能設計都非常好,當然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這一步。

  所以,我覺得這種智能的發展,是人類未來所必須攻克的一個問題,人是向機器挑戰,它有可能會超過你,因為它所有思維都集中在里面了,但是有一點是機器的弱項,就是情感交流,感情是專一的,是隨著動態發展變化的。所以,這一次人機大戰給我們揭示了一個問題,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我們要不斷地需要更高層次的突破。又回到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如何重大突破,我認為這也是一個關鍵,我們看過美國大片,所有講過的東西我認為現在在一步一步實現,而在原來我們視它為科學幻想,想都不會想這件事。科學是一種追求,智能化應該說是帶動產業發展的一個途徑。

  主持人:一切皆有可能,這是對未來的想象。關于人才強國的戰略,科技創新的背后一定要有人才驅動,除了院校的力量肯定是遠遠不夠的,關于人才培養和人才激勵機制方面,羅代表您有什么樣的看法?

  羅平:人才培養和人才激勵機制方面,對于我們國家來說就是剛才說的人才強國,這是必要的。在現在大背景下我們院校的培養是各類人才。我覺得從人才的激勵機制來說,從它的形式上,首先還是環境,要有一個很好的環境,讓各類人才能夠成長的這么一個環境中。

  其次,如果從科研這個角度來說,科技人才在科技創新過程當中,我們不僅僅只是為他們營造良好的工作生活環境,要讓他們成長起來,最重要的還是要讓他們在科技創新過程中有所所得。從良好的環境,我想到前面講的我們合肥的大科學中心建設,我們建設國家實驗室,我覺得實際上大科學中心的建設它擁有非常好的可以進行科學研究的一些實驗條件和設備,通過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可以培養一批人才。

  另外,這樣一個平臺我們也可以吸引國際的一些人才來集聚到這里進行工作,通過這種思維碰撞產生更好的成果。另外還促進科技成果轉化,重要的關鍵點就是在于科技成果的使用,處置和收益權的改革,讓科研人員通過他們的創新創業,通過他們的成果轉化,也可以獲得財富。

  主持人:謝謝,今天非常感謝三位代表來到我們的節目當中,我們也非常期待在國家戰略的調控之下,我國的高新技術企業能夠插上想象的翅膀越飛越好,謝謝三位。

  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更多消息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加拿大28 pk10开奖记录 河北快3开奖 中华网赚 2019最简单的网赚项目 2019哪些网赚是真的 一凡网赚是真的假的 内蒙古11选5 介绍下靠谱的网赚项目 天天网赚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