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百折不撓 綠富同興——庫布其奇跡的綠色啟示

2018年08月09日 09:33   來源:光明日報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光明日報記者 周夢爽 孫嘉靖

  “難以想象,在庫布其沙漠竟然長著如此潔白的睡蓮。”端詳著手中的標本夾,王黎元不住感慨。

  王黎元,在內蒙古包頭師范學院教了33年植物學,退休后來到庫布其繼續從事他熱愛的沙漠植物研究。“白睡蓮對環境變化十分敏感,是反映濕地生態環境的指示物種,這極有可能是鄂爾多斯高原上僅存的一個睡蓮種群。”王黎元說。

  曾經,隨風滿地煙塵飛,平沙莽莽黃入天。如今,公路延伸,綠色鋪展,大漠深處筑起了一道“綠色長城”。

  守護濕地湖泊

  清朗的夜,很多“驢友”把鏡頭對準了庫布其的夜空。“天上北斗七星,地上沙湖七星”,在這片中國最美沙漠觀星地,大道圖湖、天鵝湖、愛情湖、月亮神湖、珍珠湖、神海湖和太陽神湖等7個湖泊,如星辰散落,詩意流淌。

  水,是茫茫大漠的眼睛。這雙純凈眼睛的背后,藏著太多動人的故事。

  沙漠北端有一處沙海共存的生態奇觀。從空中俯瞰,庫布其沙漠水生態治理區的綠色島嶼星羅棋布。水道蜿蜒,水草豐美,候鳥在蘆葦蕩中筑巢覓食,生氣勃勃。

  “4年前,這里還是一片無垠的荒漠,現在已經形成了36平方公里的濕地。”鄂爾多斯市杭錦旗水務和水土保持局局長劉海全說。

  杭錦旗是黃河流域流經最長的旗縣,全長249公里,每年有310億立方米的黃河水從杭錦旗流過。由于氣候因素,每年11月下旬至次年3月中下旬的河流封凍期,河段極易因冰壩阻塞而水位過高,出現洪水等自然危害。然而,距離黃河咫尺之遙的庫布其沙漠,卻在很長時期因缺水而沙塵滾滾、草木凋零。

  變水患為水利。2015年開始,庫布其人修建了38公里的引水渠、17公里的圍堤,水域蓄水面積達到11平方公里。項目建成后,2016年引水1298萬立方米、2017年引水2260萬立方米、2018年引水1500萬立方米,一片綠洲橫空出世。

  “只要在每年3月黃河凌期引水一次,濕地就可以保持一整年較大水面。許多蘆葦、紅柳無人栽種都成片生長。”望著如海的蘆葦蕩,劉海全說,“我們必須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沙漠里的濕地湖泊。”

  壓不倒打不垮

  7月23日的庫布其,細雨霏霏。

  億利東方學校女子足球隊的16位隊員正在球場上訓練。在雨水中奔跑的劉雅妮充滿自信,她接過體育老師吉仁尼格的傳球,一腳抽射破門,歡呼聲即刻涌來。

  東方學校的建設歷程充滿艱辛。一邊是黃河洪澇,一邊是沙漠缺水,這里的學校飽受磨難。2008年3月,黃河獨貴塔拉鎮奎素段發生洪災,106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沒。洪水沖垮了獨貴塔拉鎮中心小學的兩棟教學樓,距離不遠的獨貴塔拉中學校舍成了危房。

  坍塌的教室、東倒西歪的桌椅,水中飄散的書本——這一切讓時任鎮小語文教師的韓文明十分心痛。

  信心沒有被沖垮。當地政府和億利集團共同出資,新建了集幼兒園、小學、初中為一體的億利東方學校,獨貴塔拉鎮中心小學和獨貴塔拉中學合并遷入新校。2009年7月8日舉行了新校奠基儀式。

  “在新校的建設過程中,我們在全自治區范圍招聘名師,現在學校在崗的104名教師中,5人擁有碩士研究生學歷,88人擁有本科學歷。”校長馮云田說,師資水平直接邁上了一個大臺階。

  2010年9月新校園落成,目前有819名學生在這里讀書,其中超過700人來自牧區。網絡中心、圖書室、心理咨詢室、舞蹈形體練功房和理化生實驗室一應俱全。

  “舊校舍被沖毀的那年,我在中心小學讀四年級,現在已經快大三了。”白潔說,當時搬進新校時,看到平房變成樓房,煤渣跑道變成塑膠操場,心里一下子明亮起來,“現在我在內蒙古商貿職業學院的藝術設計系學習。”說起未來,她的眼睛里充滿了希望。

  有韌勁也有創新

  張吉樹,被稱為庫布其的“沙漠醫生”。2000年8月,畢業于內蒙古林學院沙漠治理專業的他辭去在大興安嶺的林業工作,進入億利集團庫布其生態項目部。

  每天早上5點出發,張吉樹帶上兩瓶水和餅子,在烈日下的沙漠一干就是一天,累了就躺在沙地上歇一歇。“國家支持治沙,我們就要堅持下去,技術對于治沙太重要了。”張吉樹說。

  在張吉樹團隊發明的“微創手術”系列種樹法推廣下,兩人合力即可在10秒左右種好一棵樹,成活率達90%。

  20年來,張吉樹團隊申請了10余個治沙專利。目前,他們還在研究一種新的低成本治沙法,2017年已經在騰格里沙漠取得成效。他們的治沙經驗已經走出庫布其,走出國門,用于中亞地區的沙漠治理,將中國的綠色發展經驗沿著“一帶一路”向世界傳播。

  “這么多年了,林場的每一條路、每一棵樹我都很清楚。”從年富力強的小伙到年近花甲的老人,白土梁林場銅蓋護林站的護林員田青云被親切地譽為“護綠愚公”。他與4000多畝林木相依相伴37年,守護了庫布其沙漠與九曲黃河間的綠色屏障。

  “我離不開這里的每一片綠色。”66歲的治沙專家韓美飛說。25年前,他放棄教師職業,加入庫布其治沙事業。早已到退休年齡的他,依然為生態建設默默奉獻力量,在植綠護綠的技術上力求更多突破。

  生活在庫布其沙漠腹地恩格貝的農業技術員劉雪芹,多年守護著達拉特旗最負盛名的生態示范園。她播種籽苗,澆灌汗水,收獲的不只是品類豐富的果蔬,更是沙漠綠洲中萬千農牧民的致富希望。

  “風沙變成了風景,黃沙變成了黃金。”億利集團董事長王文彪說。在生態改善的基礎上,庫布其形成了“1+6”立體循環生態產業體系,在治理沙漠的基礎上,培育生態修復、生態農牧業、生態健康、生態旅游、生態光伏、生態工業六大產業。如今,庫布其治沙模式推廣到塔克拉瑪干沙漠、騰格里沙漠、烏蘭布和沙漠,在西藏、青海等生態脆弱地區也成功落地。

  從荒漠到綠洲——大漠奇跡的背后有愚公的韌勁,也有創新的勇氣。這是庫布其人治沙的精神內涵,是永續發展的點睛之筆,也是一個國家追求綠色夢想的動人篇章。

  

  掃掃二維碼 觀看視頻作品

  (光明日報鄂爾多斯8月7日電)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08日 01版)

(責任編輯:馬常艷)

北京赛车代理抽水多少 网赚平台是真的吗 贵州11选5 安徽快3 五大互联网赚钱 中华网赚 贵州快3 百万彩票 123彩票网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