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網紅”醫生張文宏:防控,領導應多坐下來聽專家意見

2020年01月31日 06:46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30日,上海市衛健委通報疫情發展情況,截至1月30日12時,上海市累計發現確診病例112例。與全國確診病例大幅增長相比,上海尚算穩定,但上海市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認為,還遠不到能夠放松警惕的時候。

  在華山醫院感染科,黨員先上,是一種默契和共識

  昨天,因為一則講話,張文宏曝光度劇增。

  “在對疫情的風險性、傳播性、致病性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他們就這樣把自己暴露在疾病和病毒的前面,他們都是了不起的醫生。人不能欺負聽話的人,這一次,我決定把所有的(第一批)醫生都換下來,換成科室的共產黨員。共產黨員在宣誓的時候說,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現在開始,共產黨員上,要做出自己的樣子來。”

  30日,在華山醫院哈佛樓,再提這段話,張文宏作了一些闡釋。

  “第一批很多黨員已經參加了,起了很大的表率作用”,張文宏舉例說,科室里一個醫生在日本休假,自己一通電話過去,對方毫無二話,立刻回國奔赴武漢,根本沒有商量過程。

  在華山醫院感染科,黨員先上,是一種默契和共識。“特別是在這樣的關鍵節點,大家都出現一些恐懼和疲憊,需要一群想法一致的人在一起”,張文宏說,作為一個人,面臨未知病毒,沒有恐懼不可能,關鍵是怎樣克服。

  面對眾多媒體的關注,張文宏特別強調,“黨員醫生不是機器,也是人!也會疲勞!”科室第一批走上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線的醫生連續工作近10天,需要休息,按什么標準輪換?張文宏說,選擇黨員,是因為這個身份有天然的精神力量,“大家需要一種精神支撐,有黨員和黨組織的集體精神在,大家會減少一些恐懼,是對醫生們最好的安慰。”

  下一批上前線的醫生如何輪換,還會同醫院和上級黨組織一起考量和安排。

  “我就是個醫生,同時搞些研究。從現在開始,采訪我的話,除了疫情防控的問題,就不要談別的了”,解釋完自己的網紅發言,張文宏給記者潑了點冷水,他說,自己不喜歡講虛的,也不想做官從政,和同事們一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從本職工作出發,“對于我們一線醫生來說,此時此刻必須在忙,如果搞不清楚今天是農歷初幾、星期幾,那就對了。”

  上海市領導旁聽專家討論了三個小時,希望各地領導都能如此

  張文宏不愿多提那100秒的網紅發言,但切換到新冠病毒疫情阻擊戰,他立刻熱情生動起來。

  以防控武漢的感染病例向外輸出作為阻擊戰的第一階段,在張文宏看來,這個階段各省市防控工作有沒有做好,直接關系到下一階段的防控策略。

  “隨著1月23日武漢全面封鎖,兩個星期內,感染人群會陸續發病。之后,輸入性病例會越來越少,以至沒有”,張文宏說,兩個星期潛伏期之后,一個省份或一個城市,有沒有做好防疫體系,有沒有做社區防控和管理,有沒有做到所有病人不漏篩,會有最直接的結果來驗證。

  “如果這個階段是應付性質的,一批病人沒有被及時篩查出來,在社會上造成傳播,導致出現二代三代病人,那基本上就要開始走武漢的老路了。”張文宏斷言。

  在他工作的上海,黨委和政府嚴陣以待的態度得到了專家組肯定。

  1月24日起,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上海市長應勇連續數天到基層一線實地檢查疫情防控工作,醫院、社區、道口檢查站、口罩生產企業……幾乎覆蓋疫情防控方方面面。

  1月29日,專家組針對目前防控工作和醫療救治召開專題會議,3個小時討論,市政府領導在場旁聽,“專家組討論非常激烈,大家有很多矛盾和意見”,張文宏說,自己名為組長,實際是給大家做些協調工作,“疾控防治工作,不是誰拍腦袋的事,必須充分討論論證——誰拍腦袋,誰造成風險。”

  從現在上海的情況看,張文宏說,以一個普通醫務工作者和市民的身份,他愿意給上海執政者們點贊,“讓基層的醫生和專家來評價領導的工作,給他們點贊,就順了;如果總是領導來評價專家,這個防控工作我認為是不大做得好的。”

  張文宏希望,在全國范圍內,能有越來越多領導坐下來,好好地聽聽專家組的討論。

  “現在各個省市,如果在第一階段防控中沒有非常重視的話,第二階段一定會出問題”,張文宏認為,關鍵就在防控水平,“哪個省市的疾控體系和行政體系不完備,后面結果就不會很好。”在進一步觀察中,必須有沒有二代病人出來,如果有二代病人大量出現,那防控策略就要立刻改變。

  新冠病毒的宿命必然是退回山林

  出院5例,死亡1例,危重病人4例,從現在的數據看,上海似乎在新冠患者的救治上成績還不錯。在湖北之外的其他省市,也呈現類似的趨勢,是湖北的醫療水平不行么?

  張文宏為正奮戰在一線的湖北同行們說了“公道話”。

  “整個武漢好像重癥病人比較多,死亡率比較高,一個原因是武漢收治病人較早,死亡病例開始累積。”張文宏坦言,數據背后,有非常重要的統計人群問題,在他看來,武漢老百姓能夠住進醫院的,都是比較重的病例。

  “而在上海和其他城市,只要是核酸檢測陽性的,都收治,收治了很多輕癥病人。”據他了解,武漢醫生們非常苦,輕病人進不來,重病人多,后期醫療的藥物、搶救設備也跟不上,救治成功率自然就低。“武漢的醫生,水準在全國也是一流,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果沒有足夠的病房和醫療條件,怎么能成功呢?”張文宏說。這是此前一個月疫情的特殊性造成的,隨著四面八方醫務工作者云集武漢,醫療資源舉國之力一起進駐,后續救治成功率會大大提高。

  在他看來,武漢此前與此刻的經歷,值得上海、北京和全國其他城市警醒,“一定要在早期把疾病控制做好,不要最后出現大量的病人,擁擠不堪,在醫院里找不到床位,像銀行發生擠兌一樣,這個時候再奢望救治成功率高,根本不可能。”

  從參與過SARS救治角度看,張文宏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對人體損害程度遠遠不如SARS。SARS出來之后,他是一線醫生,8個病人在上海,全部都是重癥,死亡率極高。“我可以告訴你,篩查出的新冠病人大部分都是輕癥的。”張文宏說,重癥病人普遍由于心肺功能比較差,或者身體本來就不好,或年紀比較大造成的。

  “也有人提出來,既然這個病重癥不多,那我們能不能就像流感一樣防治,是不是把它撤下來,不作為一個傳染病來管理,我們認為是為之過早。”張文宏認為,一個新發的傳染病,如果聽之任之,感染病例必然會指數級的上升,在沒有藥品控制的情況下,后果一定是災難性的。

  “目前的關鍵,是疫情的防控,疫情有第一波,也有第二波,兩個階段的防控策略是不一樣的”,張文宏說,眼前,必須抓住第一波還剩下的7天到10天時間。“我認為,最終這個病毒的宿命和它的兄弟SARS差的不會太遠,應該是退回到自然界,退回到山洞和森林中去”,張文宏停頓了一下,“除非我們再去打擾它,再次把它帶出來。”(人民日報大江東工作室)

(責任編輯:佟勝良)

“網紅”醫生張文宏:防控,領導應多坐下來聽專家意見

2020-01-31 06:46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查看余下全文
2019免费挂机网赚 网赚平台是真的吗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2019分红网赚公司 2019网赚项目 刷钻网赚可信么吗 19年注册网赚项目 江苏快三 2019网赚新项目 19年自动挂机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