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從“人人有、人人沒份”到“人人有份、人人有”——農民變股東 要邁三道坎

2020年08月31日 06:19   來源:經濟日報   

  近年來,我國先后組織開展了5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今年已在全國面上推開。最新數據顯示,全國已有74。5%的村完成改革。目前,這項改革已在開展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全面確認集體成員身份、建立新型集體經濟組織等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效。

  眼下,一場關乎億萬農民切身利益的改革正在農村推進。這項改革名為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此前已開展5批,共有28個省份、89個地市、442個縣整建制開展試點,今年已在全國面上推開。最新數據顯示,全國已有74。5%的村完成改革。按照要求,2021年底要基本完成改革任務。剩余一年多時間,改革還有哪些難啃的“硬骨頭”?

  專家表示,今后要繼續用好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工作成果,全面確認集體成員身份,逐步建立新型集體經濟組織,走好這三步,才能讓農民從農村產權制度改革中持續受益。

  摸清家底,交出明白賬

  產權改革首先要摸清家底。然而,這對農村來說并非易事。過去,很多農村存在產權虛置、賬目不清、分配不公開、管理不透明等問題。記者此前在農村采訪時,一些農民反映,不清楚集體資產有多少,感覺集體資產看得見卻摸不著。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清產核資。福建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一級巡視員姜卲豐說,清產核資要把握“全”和“細”,避免出現新的糊涂賬。“全”就是對鄉鎮、村、組三級資產和資源性、經營性、非經營性三類資產進行全面清查。“細”就是按照清查核實、公示確認、建立臺賬、審核備案、匯總上報、納入平臺6個步驟,全程留痕。

  經過3年的努力,全國擁有農村集體資產的5695個鄉鎮、60.2萬個村、238.5萬個組,共計299.2萬個單位,完成1.2億張報表在線數據報送,農村集體經濟的賬本清晰起來。日前公布的全國清產核資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共有集體賬面資產6.5萬億元,其中,鄉鎮0.7萬億元、村級4.9萬億元、組級0.9萬億元;土地等資源性資產65.5億畝,其中,農用地59.1億畝、建設用地3.8億畝、未利用地2.6億畝。農民們反映,過去的“一鍋粥”變成了現在的一本賬,“終于知道村里有多少錢、多少地、多少房子了”。

  專家分析,從數據看,很多農村的賬面資產家底并不厚,但土地等資源性資產家底豐厚。從總量看,村莊之間分布還不均衡,有超過四分之三的資產集中在14%的村。從收益看,有10。4%的村收益在50萬元以上,主要集中在城中村、城郊村和資源充沛的村莊。

  尊重民意,成員要認準

  接下來的難題是,誰是資產主人,如何確認資格,怎樣折股量化。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副院長張紅宇說,經濟社會快速轉型帶來的村莊變遷、歷史遺留下來長期未解決的難題等都造成了成員資格界定的復雜性。因此,股份合作制改革是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重頭戲,基本思路是以股份或者份額形式量化到本集體成員,發展多種形式的股份合作,盤活用好農村集體資產。實踐中,各地折股量化、股權管理方式各有特點。

  “確認成員身份,要統籌考慮戶籍關系、農村土地承包關系、對集體積累的貢獻等因素,妥善解決成員邊界不清問題。許多村組80%左右的人依據縣級文件可以明確是否為成員;其余有爭議的人員究竟是不是成員,最好的辦法是讓老百姓說了算,通過成員大會或成員代表大會討論決定。”農業農村部政策與改革司二級巡視員余葵說,相信群眾、依靠群眾,由農民群眾民主協商形成具體標準,是成員身份確認的法寶。目前,全國共確認集體成員6億多人。

  成員確認比較難的焦點是出嫁女、入贅婿。山西省太原市晉源區寺底村共有9戶本地戶籍出嫁女,成員身份確認時,部分村民提出反對意見。經過10多次會議討論,最終認定出嫁女每人享受0。3股股權。而在相隔不遠的花塔村,最大爭論點在于入贅婿的成員身份確認。村黨支部書記何建平說,“女婿是外村的,雖然戶口落下來了,但對村集體的貢獻少,好多人最初不同意給股權。我們開了多次會議,最后同意的方案是,女婿如在村內有地就給全股,如沒有地就給半股”。

  中央農辦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表示,在出嫁女成員身份確認的問題上,既要防止“兩頭空”,也要防止“兩頭占”。

  成立組織,農民享股權

  江西省上栗縣金山鎮下轄21個行政村,有務農人口1萬余人。鎮長肖航濤介紹,當地以“查全、登準、規范、管好”為目標,對全鎮農村集體所有的各類資產進行了清產核資,讓集體資產成為“明白賬”;按照“尊重歷史、兼顧現實、程序規范、群眾認可”原則,以村為單位,以戶籍為基礎,由村“兩委”進行資格初審,交村民代表大會討論通過后張榜公示,確認成員身份。在確產、確員的基礎上,成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做強做大集體經濟,農民既當家、又監管、還分紅。

  從全國來看,大規模的清產核資工作基本結束,各地已進入建立集體經濟組織的攻堅期。“中央要求,有集體統一經營資產的村組,特別是城中村、城郊村、經濟發達村等應建立健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余葵說,現在一些外來人口很多的村莊,村民與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已經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迫切需要明確村民委員會事務與集體經濟事務的界限。目前,全國已有70.1%的村領取了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證書。

  目前,天津市西青區全面完成了全區161個村的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任務。區委書記李清說,161個村劃分為城中村、經濟強村和土地資源大村三大類,均建立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在發展上分類施策。總體看,改革實現了分股合心、聯股聯心,同心謀發展的勁頭更足了。

  “改革要大膽闖、大膽試,鼓勵地方結合實際,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開展先行先試地方立法,為國家層面立法提供支撐;加快制定針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特別法人資格的稅收優惠、金融扶持、用地保障等政策。”韓俊說。(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喬金亮)

(責任編輯:王炬鵬)

從“人人有、人人沒份”到“人人有份、人人有”——農民變股東 要邁三道坎

2020-08-31 06:19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吉林快3走势 2019调查网赚 靠谱的网赚有哪些 什么网赚稳定收入 安徽快3计划 什么网赚最赚现在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吉林快3开奖 网赚月入过万是真的吗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