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引熱議:“萌芽”18年仍未“成年”

2020年08月31日 07:1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不久前,13家企業、36名個人因行賄等問題,被湖南省相關部門列入失信行為“黑名單”并通報,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再次引起熱議。

  記者采訪發現,這一制度在我國探索18年后仍然沒有“成年”:一方面是國家級行賄人黑名單目前暫停使用,各地仍在不停摸索;另一方面是與行賄人黑名單制度相關的懲戒體系尚未健全。

  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行賄人黑名單制度未來走向如何?記者進行了調查。

  暫停的“黑名單”,不暫停的探索

  不久前,湖南省鐵工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等13家企業、36名個人因行賄等問題,被列入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突出問題專項整治第一批失信行為“黑名單”。自名單發布之日起一年內,他們將受到限制從事招投標活動、取消享受財政補貼資格、強化稅收監控管理等聯合懲戒。這被外界解讀為地方版的“行賄人黑名單”。

  “我們正開展專項行動對招投標領域亂象進行系統性整治,對違法違規的市場主體進行聯合懲戒就是措施之一。”湖南省紀委監委政策法規室主任錢勝說,“這個聯合懲戒不是直接針對行賄的,但對行賄人肯定有一定的警示作用。”

  錢勝表示,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出于案件突破的需要,對行賄人采取從寬的政策,一些行賄人在交代問題后全身而退、安然無恙,有的轉身又故技重施、毫不收斂。“很有必要多措并舉,加大對行賄行為的查處力度。”他說。

  長期在一線辦案的執法人員和專家估計,“查處10起賄賂案件,只有2起是行賄案”。為此,我國近年來一直探索對行賄人的懲罰機制,其中就包括行賄人黑名單制度。

  行賄人黑名單自2002年由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檢察院率先推出以來,至今已有18年時間。

  2012年,國家級行賄人黑名單,即全國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實現全國聯網。不過,記者日前查詢發現,這一查詢系統已經暫停服務。

  海南等多地檢方,在2018年發布通告稱,接高檢院案管辦通知,自2018年8月1日起,全國檢察機關停止行賄犯罪檔案查詢工作。

  通知詳細解釋道:(在我國監察體制改革中)反貪部門從檢察院轉隸到紀委部門后,行賄犯罪檔案查詢工作已與檢察職能不符,檢察機關掌握的行賄犯罪檔案記錄和行賄信息已不完整,客觀上無法提供全面準確權威的行賄犯罪檔案和行賄信息查詢,基于以上原因,行賄檔案查詢工作不宜繼續開展。

  對此,記者分別聯系東部某市和中部某省的檢察院和紀委部門,檢察院表示不清楚目前該系統的運行情況;紀委部門解釋說,該系統并未隨機構改革轉到本部門。

  不過,各地對行賄人黑名單的探索并沒有停止。

  近年來,海南省對醫療領域商業行賄不良記錄實行動態管理和公示;福建廈門集美區建立“行賄人黑名單庫”,并與村兩委班子成員選舉掛鉤;國家醫保局也擬建信用評級,藥企商業賄賂等行為將被納入黑名單。

  “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對凈化腐敗土壤起到很大作用,各地不停推出新措施,說明對這個制度還是有需求的。”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說。

  孤獨的“黑名單”,撐不起的懲罰

  記者調查發現,無論是已經暫停的全國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還是各地正在探索的黑名單制度,與之相配套的懲戒制度顯得更加滯后。

  曾在檢察、紀檢機關工作過一段時間的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反腐敗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介紹說,此前的全國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對行賄人的懲戒作用有限。

  一方面,全國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錄入的大多是已經判決的案例,一些行賄人已受到處罰,大多離開相關行業領域,“相關部門期望這一系統對行業內的企業或個人進行甄別,意義有限”。另一方面,在現實執行中,一些主管部門要求企業“自證清白”,必須出具“無行賄記錄證明”才能參與相關工程,無形中反而增加了企業負擔。

  莊德水介紹說,即便對違法企業和個人進行懲罰,企業也容易“金蟬脫殼”。幾年前,東部某市檢方對“行賄犯罪檔案”中3家犯有單位行賄罪的企業進行跟蹤發現,其中有兩家重新成立了新公司,并以新公司的名義開展經營活動,原先“犯事”的公司實際上成了一個空殼。

  同時,一些專家指出,在政務數據資源領域,一些部門、行業對行賄人、行賄企業相關情況等信息專享的權屬觀念較重,客觀存在數據壁壘、信息孤島等現象。這些都導致了行賄人黑名單沒有翔實的權威數據作為基礎。

  錢勝認為,如果不能對行賄市場主體進行有效懲戒,他們很可能“華麗轉身”,繼續行賄,再次對政治生態形成污染。

  行賄人的日子比老賴還輕松?

  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江蘇省人民檢察院職務犯罪檢察部主任雷勇等專家公開表示,與受賄犯罪相比,過去一段時期行賄犯罪查得相對少一些,影響了對賄賂犯罪的整體打擊效果,“行賄犯罪是賄賂犯罪源頭之一,對政治生態和社會公平正義危害巨大”。

  莊德水等專家也認為,老賴上黑名單后,生活受到各種限制,但行賄人上黑名單后,金蟬脫殼后還能照常過日子,需要加大對行賄人的處罰。

  多位專家表示,需要盡快啟動全國統一的行賄人黑名單平臺。目前各地自建黑名單制度,由于信息互不聯通,容易讓行賄人鉆空子,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資源浪費。

  “新平臺應該利用大數據技術,與公安、檢察院、紀委、工商等系統對接,對目前的全國性統一行賄黑名單進行擴容、升級。”莊德水認為,新的黑名單不應該只有查詢功能,更重要的是要利用大數據對行賄的重點行業、環節等特點進行全面分析,為預防腐敗提供決策支持,使之成為反腐利器。

  同時,加強對公司股東身份的審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副庭長管友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完善公司、企業登記管理制度,加強對公司股東真實身份和資信的審查,建立統一并聯網的誠信檔案,將誠信檔案記載的誠信度作為市場準入的必要門檻。通過這種方式,可以防止行賄人一再借殼開設公司而“復活”,最終讓行賄人在各方面得不償失。

  更重要的是,建立起與行賄人黑名單制度相配套的支撐體系。彭新林認為,在大力推行黑名單制度與市場準入、貸款、信用評級等制度銜接的同時,還要引導企業建立合規制度,引導企業把行賄等違法犯罪行為納入企業合規管理之中,為企業行賄上黑名單設立一道防火墻。

  本報記者王井懷、譚暢、黃江林

(責任編輯:馬常艷)

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引熱議:“萌芽”18年仍未“成年”

2020-08-31 07:1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查看余下全文
湖北快3走势 业余时间上网赚钱 博盈彩票开户 支付宝网赚活动真实吗 PK10牛牛 网赚是真的还是假的 捕鱼棋牌 99彩票网址多少 不开网店怎么上网赚钱 王者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