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黄超:直播课堂该不该?

摘要: 学校适当的管理确有必要,但长时间处于监控之下,孩子们或许会压抑自己,或是“表演”课堂表现。“入戏”太深,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黄超,兰州西固区福利西路小学教师。今年秋季开学,黄超经与学生家长委员会商议,将时下流行的直播搬进课堂,在直播平台上分享自己执教班级的上课情况,引发争议。

舆情要点

为家长了解孩子而直播课堂

黄超直播课堂的原因是:“很多家长反映不知道孩子在学校学了什么,只能按自己的理解给孩子辅导。”直播课堂的消息一经传开,300多名观众涌入直播间,短短40分钟内,参与直播的家长不断“点亮爱心”、送出“映票”。黄超也经历平生第一次大规模“涨粉”,一下收获100个粉丝。

进行第三次直播时,有网民将直播课堂的信息转发到微博上。然而,自己的课堂直播引起了广泛争议。很快,课堂直播活动被校方紧急叫停,所有上传的视频也一并下架。同时,他所在的学校表示,黄超善于创新课堂教学,注重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出发点是好的”。

对于黄超直播课堂的做法,各方看法不一。黄超为此做了不少准备,为了确保效果最佳,他在讲台上固定了手机摄像头,保证整个教室的场景都能容纳在内。他还再三完善教案、设计与学生的互动环节,并坦言:“直播上课对我也是挑战。”他发现“课堂效果不错,学生觉得有家长关注着,上课更加认真。”

部分家长也对课堂效果表示满意,认为家长可以根据孩子的课堂表现,有针对性地进行家庭辅导,孩子的课堂表现有改观。但不是所有家长都持支持态度,还有的家长因为直播平台具有商业属性、有“刷礼物”功能,而怀疑黄超直播课堂的目的,还担心在视频“监控”下,孩子有心理压力,视频公开观看,也有安全隐患。

黄超对此回应称,直播经过家长同意,并未影响上课质量。3次直播获得的礼物仅能兑换12元现金,他对“借直播敛财”的说法感到委屈。

争议:教学创新还是侵犯隐私?

家长的这些争论在网上同样存在,且争论范围扩大到直播平台责任、直播课堂是否恰当等方面。有的网民质疑是谁把课堂画面分享出去的,黄超使用的直播平台则回应“无密码不能观看,而密码只提供给家长”。

很快,网民讨论重点又转向了“该不该直播课堂”。随着讨论深入,教育工作者、法律界人士、媒体也加入讨论,纷纷表达意见。

持支持态度的认为,家长通过直播参与教学,比从老师那里了解到的信息更客观全面,家长能更直接地参与孩子成长。从更大的意义上看,如今各种网课已不少见,师资薄弱、偏远地方的学生能够获得同样的学习机会,促进教育公平。

反对者的理由,则集中在可能侵犯学生隐私、被“暗中观察”不利于孩子成长等方面。课堂教学应当尊重学生的意见。而且,这种直播课堂与网课有所不同,一般网课并非课堂实录,这种公开课大多经教师和学生同意,也不会全天候、无死角地直播,具有一定的“表演”成分。用摄像头来替代教师营造课堂教学秩序,是“懒政”的体现,不利于教师自身在引导课堂教学、提高学生自律方面进行探索。

可以看出,无论哪方观点,论点都涉及情理与法律两个层面。尽管观点不同,但即使支持直播课堂的人,也认为需要谨慎对待,例如通过“打赏”变相收礼、学生安全等问题都应当得到重视。

媒体评论摘要

《法制日报》:老师直播课堂教学步子迈大了

“互联网+教育”从长远发展而言,不会排斥更不会限制直播课堂教学,但这种直播应从本质上区别于当前这些直播平台上的直播。课堂教学直播不应走全开放的路子,而应是半开放的,只能限于所在班级学生家长或学校相关人员观看,除此之外的任何人没有法定依据均不得观看。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泄露视频内容,否则均属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要实现这种半开放式的直播,需要直播平台创新技术,学校或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等也可开发相应的软件系统,为有想法的老师提供创新的平台,也为有需要的家长提供了解孩子学习的新渠道。

老师直播课堂教学暂时被叫停,不意味着这样的创新之举没有任何价值,此举反而给我们当前的学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直播平台提了醒,“互联网+教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应当在法律法规的范畴内大胆创新、规范运行,让老师、学生、家长、学校等各方都能从中受益。

《广州日报》:直播课堂,最好问过家长

先往好的方面看,直播课堂对上课教师有一种无形约束力。直播教学过程,等于将自己置于监督之下,想想有人盯着自己,能不好好上课吗?还敢随便骂学生吗?谁也不想“原形毕露”,公开自己丑陋的一面。如此,直播教学过程就是好事一桩。不过,直播虽好,也别过界。那么,边界在哪?那就是学生的隐私权。在过往同类事件中,家长之所以反对教师直播教学过程,就是怕泄露孩子的隐私,从而对孩子各种不利。譬如,让坏人知道自己孩子所在学校班级。

教师如何才能直播教学过程?得到学校支持、学生监护人同意是必须的。所有家长都没意见,你就可以直播了。

长江网:直播课堂还需做好沟通课

推动家校互动的最大化,家长的参与不可或缺。面对孩子的教育,家长想了解更多。直播课堂确实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让自己更好地知道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和表现。对于孩子无论是学习还是日常行为的教育,直播课堂也提供了依据。至于孩子隐私如何保护,还要靠合理引导。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无论糟糕与否,都不要揪住孩子的错误不放。教学本身就是一个容错、纠错的认知过程。家长需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要以为孩子脆弱经不起打击,过分保护其实也是一种伤害。

同样学生对于直播课堂的想法也不可不听。无论教学怎样创新,终究需要学生的配合。在直播下的课堂,学生的心理感受如何,作为一名师者很有必要倾听。选择学生喜欢的方式更有利于师生的配合,积极了解学生对教学改进的反馈,也是教师有效进行教学手段调整的一部分。

网民评论摘编

@海涛节操不多不做毁节操事:拍自己又不影响教学质量还是不错的。

@馨_杳:敢直播的老师,教学能力一定不低。好多都觉得这样老师就占了大便宜似的,有没有想到同时也得承受大压力呢?

@风之无双:直播意义何在?管得太多了吧,问过孩子们的感受了吗?有的老师想赶赶潮流,直播自己就行了,别对着孩子。

舆情点评

公众对直播早已不陌生,自诞生以来,给人们带来不少惊喜,但争议也一直并行。争议大多为泄露隐私、平台管理不当、内容不适宜等,最终指向什么可以直播、什么不能直播,即自媒体的内容管理和责任问题。可以说,这次黄超直播课堂遭受争议,本质上并没跳出上述原因,反对者也并非反对直播课堂这种教学方式本身,而是不认同监控孩子,担心存在安全隐患。

视频远程教学不是新生事物,以直播形式引入,提高互动、提高教学效果,黄超也不是首创者。“直播课堂”所面对种种质疑,一个学校的叫停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不妨参考争议中的各方观点,寻找共识加以改进。

另外,目前的讨论中来自学生的声音较少,小学生本来就未必敢于对成年人直接表达想法,还有可能在老师“为了你好”的理由下妥协。但不少成年人上学时都对教室后门的小窗心有忌惮,被“暗中观察”的滋味并不好受,成年以后也不喜欢被窥视,在这点上,成年人还是应当有点同理心。学校适当的管理确有必要,但长时间处于监控之下,孩子们或许会压抑自己,或是“表演”课堂表现。“入戏”太深,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作者: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张焕)

人民云——大数据中央厨

众云大数据开放平台 

众云是业内领先的智能化舆情监测分析平台,一分钟注册,永久免费。
人民慕课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舆情监测中心微信公众号

《网络舆情》

杂志发行部

《网络舆情》帮领导干部读网

电话:010-65368404

邮箱:wlyq@peopleyuqing.com


培训咨询中心

关注“人民大课堂”

人民网高端舆情培训长年招生

报名电话:

徐老师 010-65363211

任老师 010-65363952

报名邮箱:

peixun@peopleyun.cn


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中心微信公号,独家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及作者

主编|胡永明   编辑|杨悦




首页 - 人民网舆情监测中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