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訪談

 
胡志強:"習馬會"釋放"和平紅利"
11月7日下午,舉世矚目的“習馬會”上演,馬英九擔任中國國民黨主席時的副主席胡志強在這一天來到北京的中國經濟網演播廳解讀“習馬會... 詳細>>
本期嘉賓

胡志強

旺旺中時副董事長、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


主持人:郭樅樅 制作:新聞部

訪談精粹
胡志強:“一帶一路”為臺灣帶來機會
旺旺中時副董事長、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胡志強做客中國經濟網中經在線訪談時表示,“一帶一路”為臺灣帶來很好的機會。
胡志強:“習馬會”符合兩岸民意走向
今天下午,舉世矚目的“習馬會”上演,馬英九擔任中國國民黨主席時的副主席胡志強在這一天來到北京的中國經濟網演播廳解讀“習馬會”,胡志強表示,兩岸領導人66年來首次在新加坡...
胡志強:"習馬會"后再見面就沒那么難了
“有了這次見面,今后兩岸領導人再見就不難了”,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胡志強在“習馬會”上演的時刻在北京做客中國經濟網中經在線訪談欄目時說。胡志強表示,兩岸領導人能見面就是...
胡志強:"習馬會"彼此點頭笑一笑都"有關緊要"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胡志強此時做客北京的中國經濟網演播廳解讀“習馬會”,胡志強表示,今天的“習馬會”意義深遠,“彼此點頭笑一笑都有關緊要”。他認為,臺灣除了那些“逢中必反...
胡志強:食品不僅要安全還要健康
食品安全無小事,近年來食品安全問題受到越來越廣泛的關注。11月7日,旺旺中時副董事長、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胡志強做客中國經濟網中經在線訪談時表示,隨著生活品質的提高,食品不...
胡志強:兩岸交流 媒體先行
近年來,兩岸交流越來越頻繁,關系也越來越朝著有利的方向發展。對此,11月7日,旺旺中時副董事長、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胡志強做客中國經濟網中經在線訪談時表示,兩岸在互動方面,...
直播文字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經在線訪談》。我是主持人郭樅樅,今天我們演播室請來了一位貴賓,他就是旺旺中時副董事長、中國國民黨前副主席胡志強。胡總歡迎您。

  胡志強:您好,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胡總,今天可以說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因為兩岸領導人習近平和馬英九在新加坡進行會面,可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歷史性意義的時刻。那您怎么來看待這次舉世矚目的“習馬會”呢?

  胡志強:我覺得主持人講的非常對,如果今后有人說“歷史上的今天”,這一天會不斷地被提起。畢竟兩岸之間分隔66年,兩岸領導人,今天要在新加坡見面了。這一場見面會來之不易,拖了66年,我認為絕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兩岸之間的關系改善越來越清楚,越來越明顯,更重要的一點是,你看的很清楚,它符合兩岸人民的民意走向。有人罵嗎?臺灣有人罵,他是“逢中必反”,但是當他看看連股票都漲起來了,所以態度立刻就變化了。我知道兩岸的股票都在漲,換一句話所謂“和平紅利”呀,民意愿見!這是擋不住的潮流!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這是擋不住的潮流,可以說促成這次“習馬會”,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我們也知道這么多年,兩岸可以說是幾經波折,這次可以說是兩岸同胞共同努力的結果和心愿,對于兩岸來說都是正面的事情,而且對于整個世界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它可以為整個中華民族謀福祉同時也會為地區的穩定做出努力,我們非常希望,今天新加坡能夠成為兩岸關系發展的一個新的“高坡”。那么對于“習馬會”,其實兩岸各界都有著非常多的期許和展望,不知道您希望這次“習馬會”會給我們帶來哪些驚喜?

  胡志強:我有兩個主要的看法,第一個我認為我的立場跟你所有的完全一樣,這是一件好事情。它搬開了擋在兩岸關系良性發展路途上的一塊“大石頭”。我甚至于主張,今后兩岸的最高領導人,應該每一任至少見一次,對臺灣來講,換一個領導人應該來見一次。好,你嫌四年太久,兩年一次吧,你愿意一年一次也可以。那這一次見過以后,以后再見沒那么難了。不像“愚公移山”,那么大的障礙就過了嘛!所以現在臺灣不同的政黨領導人,都已經表示了意見,如果有機會,他也要見。那這就是表示,這個事情是正確的,是擋不住的,所以這一次的見面,比“破冰”的意義還要深遠。以后見面可以成為常態,多久見一次,我沒意見。要不要定期,我也沒意見,但是沒有以前那么難了。

  可是,我有一個意見跟別人不太一樣,我覺得能見面就是好事,人就是“見面三分親”,能見絕對比不見好,能握手絕對比見了面不打招呼好。所以我覺得我們不要在這個時候,給它太多的負擔。就是說見了面就要解決“第一個什么問題,第二個什么問題,第三個什么問題,第四個什么問題”。這一次是第一次,能見能握手能笑能一起吃飯,中國人一起吃飯好事情。不要給它太多的負擔。你如果給它太多的期許,好像一舉要解決所有的問題,它就舉不起來了。所以我覺得從“握手會”這個方式來看,都無可厚非,握握手,笑一笑,吃個飯,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中國人還會敬個酒,對不對?所以您問我說,您認為要解決哪些問題,我覺得目前不要給它太大的期許、壓力和負荷,讓它自然發展,到一定的時候,自然會解決問題。

  主持人:其實相信邁出了第一步以后,會有更加廣闊的想象的空間。那么對于大陸的老百姓來說,都是非常的樂見這次“習馬會”的,在網上討論也是非常的熱烈。有網友跟您的觀點是一樣的,他們說不管這次“習馬會”的內容是什么,過程如何,能夠笑容滿面的坐在一起聊聊天,即使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其實對中華民族也是有深遠影響的,而且這個影響會更加的重要。那么據您了解,在臺灣主流民意和輿論,對于這次“習馬會”有什么看法,什么期待?

  胡志強:你剛才說有一些網民和大陸朋友,即便是講“無關緊要的話”,沒有無關緊要的話,彼此點頭笑一笑都有關緊要,這是我的第一個看法。

  第二個看法,我覺得能見面,大家一定要注意,我不信雙方沒有意愿,但是兩個“大石頭”在擋路,一個叫“技術問題”,什么是技術問題:怎么見,在哪里見,位置怎么坐,怎么稱呼,都是技術問題。

  一個是“內容問題”:要談話,談什么話,要達什么協議,兩個人達成協議好不好,這是內容。這次排除“內容”和“技術”問題見成是了一個好事情。臺灣什么反應,一開始我說過,臺灣有人是“逢中必反”,就是把反對中國來做某一種政治籌碼,博取他自己的政治利益,有這樣的人。可是當他看到民意都贊成,大陸的民意贊成,臺灣的民意其實也是相當的支持。這種見面,沒有什么問題嘛,你反對什么?我講過了,你大不了把它看成握手會,當然超過握手會了,就跟一個歌星一樣的握手會,當然超過了。在這種狀況底下,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目標,就是大家彼此和平相處,這有什么害處?所以我覺得臺灣的民意,很快看清楚了就開始在支持這個事情,我覺得兩邊的民意,應該絕大部分都支持習先生跟馬先生見面。目前我看這個態勢很清楚。

  主持人:非常的積極,相同的向好。其實我們都能夠看出來,兩岸的民眾心始終是在一起的,那可以說,大家都希望彼此更好的融合,來加深彼此的了解。其實據我了解,僅在2014年一年當中,赴臺旅游的大陸游客就已經達到了320萬人次,這個數字是相當龐大的,而目前在大陸居住的臺灣人,也是達到了二百到三百萬人之多,而且很多的臺商都是積極的在大陸設廠來投資,那可以說大陸跟臺灣就是在同舟共濟,在共謀發展。那么說到這些臺商,積極到大陸投資,我們知道您現在也是成功轉型成為了企業家的,那么您認為這次“習馬會”,對于臺灣的工商界來說,有哪些觸動和期待呢?

  胡志強:我覺得“習馬會”,有它自己的價值、意義還有定位。兩岸之間的商貿往來,經濟交流和互動已經在進行,可以說隔離了五十年之后,現在再把這個時間再抓機會,在積極而正常的運作,如果習先生馬先生有一天,可以就這些問題達

  成更多的共識,譬如現在談國民待遇啊,服貿還有貨貿的相互優惠,關稅的減免,如果將來能夠做到,我覺得不一定要牽扯到馬先生和習先生啊。兩邊的行政單位也在往這些方向努力。

  因為我記得很清楚,連戰先生多年以前到北京大學演講。第一次來訪問,那是有名的“連胡會”,他就說了一句話,他說中國人要跟中國人聯合起來,一起趕緊賺外國人的錢,這句話道盡了剛才我們主持人所講話的精髓。那天回國我碰到他,我跟他開玩笑,他是我老長官,我說你講的都對,但是你就是要摧大家趕快辦,我們中國人要聯手賺外國的人錢,要快一點,因為外國人快沒錢了。我講這句話,所以大家笑。我覺得這個走向誰也擋不了,兩岸的合作彼此才是真的引起你講的量變、質變,會使我們更具競爭力,會使中國的發展更快,從而帶動臺灣的經濟發展。所以這一方面我們要加油。

  主持人:我們要形成合力,擰成一股繩。

  胡志強:對,我們要摒棄一些不必要的成見,譬如說臺灣也有人反對,說我們不能依靠大陸,將來失去自主權,我們買那么多美國東西,我們有失去自主權嗎?沒有。所以每一個經濟體,都有自己的力量,合作是難免的,而共同謀利,也是一種必要的事情。

  主持人:我們應該消除去那些不必要的誤會,其實據我們了解,臺灣有很多的優秀的中小企業,但是可能由于一些資源的不足,特別迫切的需要到大陸來找到合作發展的機會,而這次“習馬會”會不會給他們發出一些積極的信號呢?

  胡志強:我覺得“習馬會”基本上,對于兩岸關系的發展,一定會讓大家感受到兩岸關系的發展,會越來越快越來越好,這個訊息會出來的。這個溫暖的溫度輻射出來以后,每個人都會感到溫暖,要不然股票憑什么漲,可是我覺得現階段,就期許他們有一些具體的共識或結論,然后讓我們能夠來進一步的推動,我覺得現在太早,也沒有必要給它加溫、加壓到這個地步,自然就好。

  這兩位先生見面,是歷史上的大事,你想說他兩個見面就成為萬靈丹,一舉解決所有的問題。這種想法既不必要也不務實,它等于是撥開了一盞燈,讓兩岸之間相互的努力通道當中看到未來。

  主持人:可以把它當成一個風向標來看。

  胡志強:對,它是一個指標,我真的希望,我知道大家心里多希望,最好馬上天亮,一切平坦,那都要時間。你現在真的不要去給他們加壓力,不要做不必要的期許。有哪件事情一個會面就解決的。沒有。

  主持人: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胡志強:沒有,尤其是經濟上的事情,我覺得不要做不實際的期許。

  主持人:其實現在大陸也是正在加緊扶持中小企業,那您認為未來臺灣的這些優秀的中小企業,會不會有更多的渠道和機會來到大陸進行發展呢?

  胡志強:臺灣的中小企業,是臺灣經濟的一大特色,大陸在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之下,以前中小企業不多。那現在大陸跟臺灣合作,臺灣的中小企業如果能夠在大陸總體經濟發展背景之下,找到一個定位,找到一個空間,它會發生積極而正面的貢獻。我是很希望大陸重視這一塊,鼓勵和輔導這些中小企業跟大陸的經濟體結合起來,發揮力量。臺灣的中小企業過半了,在臺灣的經濟體當中,發揮很大的作用,這個經驗可以吸收。就像臺灣的農會,對于農民收入和農業改革貢獻很大。我覺得可以讓臺灣的農會到大陸來,跟大陸的農業結合,怎么樣能夠進一步改變廣大農民的作業方式或收成,讓他們有一點貢獻,跟中小企業是一樣的。

  當然我們也不敢妄言說,我們所能發揮的力量很大,我們更不能在此斷定說,我們用的模式中小企業和農會都好,因為淮南的橘子到了淮北還不一定甜呢,對不對?但是我覺得這幾個方面,因為主持人提到中小企業,我想大陸會仔細去研究,怎么樣讓它找到一個空間、一個定位,讓它有所貢獻。

  主持人:畢竟這是一個需要慢慢融合的過程,而且未來也是需要不斷創新的這樣一個時代。

  胡志強:這都不是問題,創新已經成為我們現在呼吸的主要成分,企業的發展失去了創新,就沒有了前途。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曾講,發展經濟只有一個字,要快。可是我覺得不能太快,失去了速度的合理管制,也可能走偏,走歪,或者脫軌。哪一個發展經濟的人不想趕快做,但還是要走得穩,我覺得最重要,既穩又快是我個人的感受。

  主持人:那像這次“十三五”規劃建議當中,也是要提到了要增進兩岸同胞的福祉,讓更多的臺灣普通百姓和中小企業也受益,所以相信未來的一切都不會太遠。

  胡志強:我覺得這很正確,因為我講一句實話,臺灣跟大陸隔絕了五六十年,開放了差不多也不過就是十年,臺灣來的人已經相當多了,每年有幾百萬計,大陸到臺灣也很多。如果說讓臺灣的人真正了解大陸,對大陸的印象和理解都會逃脫那種傳統的框架,要有正確的印象,而且要看得出來,今天中國正在脫胎換骨,全力前進。這個列車我想中國大陸兩岸一家親,不一定跟你一樣的票,歡迎你上車,我們還不趕快上車,對不對?

  所以我真的覺得,五六十年的隔離,這幾十年的改變很大,但是再有一點點時間,會有一個很務實,很徹底,很具體的改變,讓我們的合作能夠真正的不論從心里面還是從實際里面都能緊密結合。那就回到那一句話——“手拉手來賺外國人的錢”。

  主持人:那說到兩岸經貿合作,我也了解到,您在做臺中市市長的時候,一直都是在致力于推動兩岸城市的交流合作以及經貿上的往來,那我記得您在2005年的時候,您是參加了一個世界市長論壇,是在北京。那個時候您和夫人一起帶了很多臺灣的特產,比如說鳳梨酥啊,太陽餅等等一起來推薦。您說是希望通過這個機會,來推介臺中,并且和大陸同胞進行一個很好的互動。其實您不知道,當時您可以說給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大家都記住了您,而且也是更加喜歡上了臺灣的這些特產,那么如果說現在再讓您來推介的話,您會推介什么呢?

  胡志強:我那個時候來,因為是大概臺灣地方政府官員首長逼著來的,沒人來過。那會又給我一個要求,正在開會,說我們讓你請假不要開會,但是你不要去做政治活動,你以經貿為主,所以我帶了很多臺灣的商品來推銷,上了不少次電視,結果我跟你講實話,我一共住兩夜,到了第二天晚上我跟我太太講,大概都九點多了,我說我連天安門都沒看過,我們去看一看好不好。兩個人叫個計程車就到天安門去了,好多人啊天氣好,那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旁邊有個人一直看我,我沒講話他一直看,然后他推我一把,你就是那個臺中市長胡志強啊。

  主持人:被人認出來了。

  胡志強:被認出來了,我笑笑沒講話,我第一次來北京,都是共產黨我是國民黨,我要小心一點,我搞不懂,情況不明,我就笑一笑不講話,你猜他講什么,給個太陽餅,我大笑,我說我真的沒有,以后能有我就寄給你。所以可見大陸人對臺灣的產品不是很熟悉,但充滿了興趣。現在我覺得臺灣可以送到大陸來的東西,已經越來越多,有精品展,我不知道你看過沒有,我們外貿協會辦那個精品展,帶來的科技產品,新到讓每一個參觀的人可喜,都是十萬人,幾萬人去參觀,中國人當然重視吃,所以不論水果還是糕餅,還是很受歡迎的。

  大陸的游客到了臺灣吃小吃,吃各種東西也是最大的樂趣之一,那你現在要逼著我問,我還要介紹臺灣什么東西,我覺得臺灣的東西幾乎都很適合大陸的同胞,所以應該各取所需。

  主持人:畢竟我們是同根同源,喜歡的東西也是一樣的。

  胡志強:對,我不是騙你,有的大陸同胞還愛吃臭豆腐呢,那你要拿給美國人他早就跑了,文化是不一樣的,所以我真的認為兩岸民間的往來,剛才講“十三五”的規劃建議要推廣,我感覺“十三五”要往民間走,越基層越好。

  主持人:更加的接地氣。

  胡志強:我覺得這是對的,越基層越讓普通人能夠多來大陸的話,他不會聽有一些人胡說八道,罵大陸。他來了發覺大陸同胞好可愛,大陸東西很好吃,然后跟臺灣很像,有點像出國又不像出國,那感覺很好。所以基層的往來我覺得真的可以推廣。

  主持人:那如果現在要讓您向臺灣同胞來推薦大陸的話,您又會推薦什么呢?

  胡志強:臺灣同胞現在最喜歡大陸的手機,便宜啊,我告訴你科技產品有非常多了,吃的東西也是越來越多了。你要我推薦,我最喜歡臺灣人接觸的,是大陸的風景山水還有人,我覺得臺灣人在這一方面對風景、山水呀,有一種自然的向往。對大陸人的接觸不夠,所以這兩方面是我的理想,當他看過西湖,他聽了一輩子,當他走到武夷山,泡紅茶喝的時候,就像大陸人看到阿里山一樣,所以對大陸山水風景的向往,我是極度推薦的。

  那臺灣平常日子里,能夠碰到大陸到臺灣的旅客不多。而我覺得你越往大陸鄉下走,你越碰得到淳樸的中國人,所以我最推薦的就是風景山水。然后譬如說名山古廟,我們臺灣人都喜歡。然后讓臺灣人多接觸大陸的鄉下人,那種幾千年來的傳統的樸實真誠的個性,那種好客的習慣跟臺灣人沒個兩樣。

  主持人:可以說這就是在兩岸同胞當中,心里根深蒂固的一種鄉情。

  胡志強:對,我最高興是越基層越好,那是真,也是善,也是美。我最喜歡這樣。

  主持人:那也希望您能夠把大陸同胞像親人一樣,對于臺灣同胞的那種祝福也能夠推薦回去。

  胡志強:有啊,有好多。我每次出去吃飯,我都挑當地人吃飯的地方,那人家看到臺灣人來,他都很快吃完讓給我坐。我還碰過一兩次,他說我沒吃完給你吃。

  主持人:太熱情了。

  胡志強:那你說一般人,好像你吃過了還給我吃啊,他沒有。他覺得他叫了這一碗紅燒肉還剩半碗,你吃吧你吃吧,就像他夾了一碗菜給你吃一樣。我聽了好感動,你就沒碰到過,你要學我,學著往基層走一走。

  主持人:還是胡總的人緣好。

  胡志強:他不認識我,他不知道我臺灣來的。當然我長著個好人的樣,所以那個感情我想真的是。希望透過你的錄影,讓大陸人都曉得,我們真正寶貴的資產在廣大的基層,在臺灣也是一樣,盡量往基層走,不要在觀光飯店吃好吃的,貴的東西。

  主持人:所以說兩岸人員之間的往來,我們還要更加的緊密。

  胡志強:往基層走,兩岸的關系真的會更好,而且主持人我要跟你講,等他把他半碗肉和菜讓給你,你就吃,你不吃他好難過。

  主持人:這才能更加增進我們之間的感情。

  胡志強:那個例子很難忘,那個表情我也永遠記得住,你別問我吃了沒有,吃了,為什么不吃?

  主持人:那希望像這種機會,以后您還能再能夠遇到,還能有更多的人把您當家人一樣看待。

  胡志強:到處都是,只要你用心就有機會碰到。我真的,我真的跟陪我的人講說,我不要到那里吃,我要到那邊,他說沒位子,我說我等,同胞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對不對?得到的經驗和回報,永生難忘。

  主持人:那這種感覺可能真的是,一般人沒有辦法能夠體會得到,可能真的親身經歷才能感受。

  胡志強:也有缺點,我跟你講,越吃越胖。

  主持人:所以要注意運動。

  胡志強:你不叫我少吃,你叫我運動。

  主持人:接下來特別想跟胡董聊一聊,關于兩岸經貿上的一些合作。畢竟這才是兩岸之間的重頭戲。

  胡志強:畢竟這才是你的重點。

  主持人:那我們都知道,2010年的時候,兩岸領導人簽訂了兩岸經貿合作框架協議,也就是ECFA。那這個已經是實施生效了五年了,那么這五年當中,可以說給兩岸的經貿帶來很多的利好,您如何來展望一下,ECFA它未來的一個前景呢?

  胡志強:ECFA固然是一個很理想的框架,兩岸的經濟交流和互動,也享受到了好處,初期的好處,不過它還必須具體化,精致化。它里面還必須要推動兩個最重要的,就像是自由貿易協定一樣,關稅對于某些特定的項目,還要繼續降低才能進步,現在已經有了,但是還要往多的走。我遺憾的就是其中一個主要的部分叫做服務業的貿易協定,服貿協定。那就是包括旅館啊,金融啦,就是服務業嘛。這個對我們很重要,一個是服務,一個是貨物。那這兩個到現在都沒有通過,不是協商的問題,不是大陸的問題,是在臺灣反對黨極力阻擋的問題,就很難過。我覺得很遺憾,它已經帶來了。

  主持人:可能未來會找到一些合適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

  胡志強:現在我覺得臺灣自己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商人受害,臺灣的商人受害,政府不能不負起責任來,得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主持人:那現在隨著雙方合作越來越緊密,越來越加深,可能也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說保障雙方投資的利益,更好的讓雙方的這種投資減少限制,讓他們更加的便利,包括一些國際上的規則和兩岸這種特色相結合,您這會不會是未來一個發展趨勢呢?

  胡志強:國際上的規則當然越來越趨緊密,然后對于環保的顧慮也越來越多,國際上的規定與雙邊的優惠相比,它比較嚴苛。所以在這里面有很多要考慮的,復雜層面,我想對你好,你想對我好,有的人看不順眼的,別的國家看不順眼的。所以在這里面,我覺得在國際規范沒有成型以前,譬如說我們都還沒有加入,而且他還沒有弄好,我們之間的互惠要快點做,尤其兩岸一家親,尤其大陸跟臺灣,腳步一定要走快一點,我這樣講講的簡單,其實在臺灣方面必須要下定決心,掌握效率。我們這里恐怕受到的阻力比較大一點。所以我們自己要好好想一想,這樣子我們才能在互惠的基礎上,一起發展,投資的獎勵、優惠,貿易的稅務減免,若干特別科技、公益、技術的交流,這個在現階段都是重點。

  主持人:可能包括人才的互動這方面。

  胡志強:人才的互動也是重點,也是雙方要更久開放一點,我講因為臺灣經濟小,所以它比較傾向防范被人家以大吃小,所以我們的規定會比大陸還稍微緊一點,也就是嚴一點了整體講。那我覺得我們在心理上,一定要有一個了解,你跟大陸合作你很怕被它吃掉,大陸要吃的不是你,它是要到外頭去吃。

  主持人:一家人怎么會吃一家人呢。

  胡志強:一家人怎么會吃一家人,但是他們不得不防范,但是久了你就知道,你要合作沒有人吃掉伙伴的,所以這一點我們要有強烈的心理檢測。

  主持人:其實兩岸之間的合作有很多的渠道和機會,而且也在不斷地挖掘過程當中,那么就在今年10月的時候,海協會會長陳德銘率“一帶一路”臺商西部行考察團到陜甘寧來進行考察,您覺得“一帶一路”對于臺灣會帶來哪些機會呢?

  胡志強:我覺得會帶來很好的機會,最近我們就在談,到底臺灣有多少產業要以歐洲為主要市場,你從現在臺灣發一個貨柜到西歐去,恐怕至少二十天,至少,不算驗關。你現在從重慶發一個貨柜到西歐,三十幾天,因為要跑到上海來再路過,比我們還遠,你懂嗎?但是你“一帶一路”目前的速度,已經把所謂的二十天和三十五天,改成十五天。我們的期許當高速鐵路能夠行駛的時候,從大后方,不論西亞帶還是重慶都是十天,可以到西歐。就講貨柜,這個貨柜就是不經檢驗不通關,因為它根本不在你別的地方停留了。

  主持人:那這個時間省了一半還要多。

  胡志強:對,超過一個區間,如果你用航運、空運,大概也就四到五天,還要過關呢,沒那么容易,不是像你坐飛機兩天到了。所以如果“一帶一路”成功,那就是把后門變前門,把后方變前方。西安現在已經有一個西安港,西安怎么會有港,它沒有水啊,它就是走貨柜,往外走。所以我們從臺灣現在正在打算盤,我們的東西你是走長江走上海呢,我們從平潭到上海大概一天。然后上海是個大的集散地,貨柜再往西安走,再過去我們這個打算。我覺得開啟一個想象不到的路,就是十天吧,將來的。如果是十天,也比你現在二十天快呀。

  主持人:這個效率就大大提高了。

  胡志強:不一樣啊,當然這里面有一些小問題都要克服,因為大部分走西伯利亞,冷啊,你這個貨柜箱要有暖氣,因為有的電腦零件,手機零件怕凍,這些問題都解決以后,我覺得“一帶一路”是一個了不起的創建。

  我自己在政府里做事很久,我到現在不曉得誰想出來的這一套,他把歐洲變成鄰居,把后門變前門,把你往上海看的身體,轉一百八十度往歐洲看,上海在后頭了。那現在已經在通車了,部分,如果這個全都做好的時候,整體改變地球軸心,這個多偉大。

  主持人:可能整個格局都會發生一些變化。

  胡志強:對,而且我講一句話,這個“一帶一路”包括“海上絲路”了,要經過咱們的中國海了。所以現在有的人講,中國變大了,他有野心,他要侵占南中國海,我想中國要發展南中國海,為軍事發展,他希望那里鬧事啊,他腦筋壞了才會那么想。你們干嗎防中國防成這個樣,中國只有一個愿望,變成經濟上非常強大,讓人民過的好一點。

  主持人:而且我們也有義務和責任維護整個世界的和平。

  胡志強:對,而且你怎么可能希望,也有的人認為,中國在南海有領土野心,到最后會打仗。打仗海上絲綢之路就沒了,你想過沒有。他是在拿自己的經濟開玩笑,所以中國有的時候我看,為了求經濟發展,當然你不要欺負它,它能讓的都在讓你了,我覺得,這是題外話。

  主持人:其實有一些臺灣的企業建議說,在“一帶一路”的建設和規劃當中,臺灣和大陸雙方可以進行一些優勢互補,來共同打拼第三方,您認為有哪些優勢可以互補呢,臺灣的工商界怎么能夠更好的參與到“一帶一路”的機會當中呢?

  胡志強:臺灣的工商界,目前看“一帶一路”,最重要的還是通路問題,剛才我講通路問題,物流。第二就會產生生產問題,換一句話說,在“一帶一路”的重要關鍵地區,如果能夠變成分散基地,它就省掉從臺灣上船到上海再到西安那一段啊,它可以直接到西安。

  第三個,我是真的看的遠一點,它就可以找大陸的廠方,他有科技特色合作,目前也可能有。不一定自己做,有的東西我用你的比我自己做,從臺灣運來便宜。所以這一個也可以做。

  主持人:做一些資源的整合。

  胡志強:對,技術的整合,技術整合可能也代表,你說的資源尤其是資本的整合。至少這三點可以看出來,前兩點都是臺商自己可以做的,自己可以做的是通路、物流、改善、變短。

  第二生產基地移到物流點旁邊,不過中國大陸現在這么方便,到處設廠的必要性正在降低。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他以前在大陸設了三十多個廠,現在他真的后悔,他說物流這么方便,我設那么多廠干什么?

  主持人:反而資源浪費了。

  胡志強:他覺得浪費了,第二點我覺得可能,但是到什么地步我不敢講。第三點很明顯的,如果能夠省錢,不一定是代工,而是合作,會發生,我覺得會發生起來。因為它就在辦這個物流的便宜,你想想看,我如果在西安設廠七天就到歐洲,那我沒事跑到別人地方干什么。這當然還是遷就物流了,所以目前我覺得這幾方面都可以做,當然可能帶動別的產業,目前我不敢講。你比如說其他的科技產品,手機產品,科技上相互合作帶來新的研發,還有一個產業是深化,不一定是藥品,現在深化廣的很。所以這一方面可以知道。

  有的時候我們都在想,會不會帶來新的合作項目當中,醫院,會不會有人來體檢,物流快的嘛。我先體檢可以逛古跡,這可不可能?這都可能啊。看病,當然歐洲也很好,但是中亞不一定好啊。中亞萬一能上車,三天就能到西安,然后體檢三天,檢查檢查,這不一定不可能。漂亮的女孩,這可不可能?我沒說你啊,所以我覺得這充滿了商機,我想不出來,當然不會有人坐三天跑來吃個飯。

  主持人:但是也不一定啊。

  胡志強:旅游可能啊,對不對?旅游市場。所以當我們把世界變小,距離變近的時候,這個實際就充滿了新的想象力。

  主持人:那我們也是希望通過這個“一帶一路”的發展,讓兩岸的產業都進行一個轉型升級,而且形成一個科學的,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胡志強:一定會來的,我零零碎碎講的這么多。而且我還沒有講說,兩岸合起來跑中亞去設廠,中亞其實東西多的很,我聽說什么紅酒、白酒、皮革、絲綢、羊毛。

  主持人:真的有無限的廣闊的空間和市場。

  胡志強:你沒開發過的一個新世界,你不曉得后方這么多水果這么多花,你不知道,因為沒去看過嘛。

  主持人:那另外呢,其實我們還注意到,國臺辦已經是明確表示了歡迎臺灣加入亞投行,您怎么來看待這樣一件事情呢?

  胡志強:歡迎當然,還沒有實際參加了,這里面也不是沒有技術的問題,臺灣是應該要參加亞投行,因為我們是區域內主要的經濟體,而且我們既可以貢獻,也可以好好分享亞投行的功能,亞投行是幫助整個地區好好發展,在基礎建設方面,我們也需要。亞投行也成立了籌備處,國臺辦也希望正式歡迎。亞投行的憲章確定了沒有,我不知道,一旦確定開始可以申請,我希望能夠優先考慮臺灣,但把這個看成是一個正面的參與,有積極性,有好處。那么可以貢獻,亞投行的力量也變大一點。所以我是希望極早完成。

  主持人:這本身就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胡志強:辦亞投行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幫大家嘛。那因此我覺得,真的不需要對臺灣有特別的思考,我們已經是亞開行的會員了,ADB,亞洲開發銀行,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好事情。

  主持人:其實除了以上的這些合作以外,您剛才也說到了,對于咱們中國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吃,我們見面都會問,您吃了嗎?可想我們對民以食為天,是多么的看中。我們也知道臺灣是一個物產很豐厚的地區,那不僅有很好吃的水果,還有很多知名的食品企業,就像我們的旺旺。其實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說,旺旺可以說是我們從小的一個非常美好的記憶,如果小時候我們能買一個旺旺大禮包的話,那就是非常幸福的事了。而今年大陸也是不斷地針對食品安全的問題,做出了很多的工作和努力,希望老百姓能夠真正地吃的踏實,吃的放心。那您認為大陸和臺灣,在于食品領域方面,可以由哪些合作的機會呢?

  胡志強:我分兩點來講,旺旺在23年以前來到大陸,拿了一些訂單,運了幾個貨柜。結果23年以前,可能商品制度不健全,東西運到以后沒有人領。馬上面臨只有三個辦法。第一個是運回去,運回去東西也壞了,還要花錢。第二個辦法是便宜一點賣掉,本來要買的人沒來買,便宜一點賣掉,以后你還要不要賣,以后賣還能再回正常價錢嗎?所以第二條路也不可行。第三條路,我們蔡先生蔡老板,他就決定我也不運回去,我也不便宜賣,我就全部送給小朋友吃。成千上萬包的旺旺就送到學校里去,很新鮮。小朋友不要錢,吃的高興的很。我們董事長跟我講,我得到了很多感謝狀,我屋子里一堆牌子,因為送這個,他們就送了一些感謝狀。可惜他沒有想到,這個送到了以后,小朋友回家就跟爸爸講,我們要吃那個旺旺。

  主持人:做的一個很好的廣告。

  胡志強:對啊,他不是這個用意,他不知道怎么辦了,干脆送掉,這就是好心好報。他來了23年,公司業務的成長非常快,那是以大陸為主,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他就投很多錢去辦報,專門報道兩岸消息,叫《旺報》,然后不會賺錢。可是在兩岸閱讀率非常高,大陸的領導,政府的人也很愛看這個報,里面的消息相當多,有臺灣消息,有大陸消息。那這是什么用意,促進兩岸了解。不賺錢,是一種回饋。那臺灣還有一個什么東西可以送來呢,你要問我我當然說,還是好好的吃旺旺,旺旺真的好,我們也不斷地推出新產品,我們也很感激,大陸是我們主要的一個市場。

  我曾經做過市長你知道,有一陣子臺灣的食品出問題,大家都不準進口了,那我這個人就逆向行銷,那個時候新加坡禁掉了臺灣所有的產品。我就挑了23項產品,送到新加坡的衛生部去檢查。他們說新加坡最嚴,我就送到新加坡檢查,23項過了22項,只有一項沒過,我就把這22項都帶到新加坡去賣,你越禁止你查過的我越賣,結果展銷會大成功。成功以后我們的產品在新加坡也暢銷無阻,就有一天我跟我們這個旺旺公司的董事長,蔡衍明先生聊到這個事情,我就說全世界最嚴的就是新加坡,很多人這樣講,他說不是,全世界最嚴的是中國。

  規定的很嚴,如果有些地方沒有好好執法,當然會出問題。所以食安出了問題,可是最嚴的是中國。那它就是竭盡全力呀,要服從中國法律的規定。所以我們的東西從來不出問題,那我現在聽說新加坡和中國要合伙在中國蓋食品工業園區,那我認為這是一個太好的事情。有本事的食品工業,像我們旺旺集團就兩種,媒體加食品工業,有本事的食品工業,就應該進到這個工業園區,接受新加坡和中國的檢驗,可以走遍全世界,吃東西嘛,大家憑良心講,就是要吃的安心。你讓人家吃下東西以后,瀉肚是小事,臉上長東西,頭發掉光,對不對?生病了,肝啦腎啦,都不是好事情。所以我覺得食品安全非常非常重要,現在不管哪一個食品廠,能夠自動自發的接受中國和新加坡食品檢驗的嚴格標準,然后在大陸找到生產基地,因為這兩個國家在合作,中國跟新加坡,那我覺得是一個好事情。與其叫我推薦食品,不如叫我推薦這個路徑。

  主持人:那對于臺灣的這些食品領域的企業來說,怎么能夠更好的跟大陸的食品企業進行一些合作和互動呢?

  胡志強:臺灣的食品因為憑良心講,個人所得稅很高,生活的品質要求很高,所以臺灣的食品算很進步的。那現在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我覺得大陸遲早走上這一條道,就是高纖維低糖分,養生這幾個條件。

  主持人:營養膳食。

  胡志強:對,這個食物往這個方向走,越來越明顯。將來連爸爸媽媽都不會讓小孩吃太多糖分,太多淀粉,沒有纖維的東西不會讓他吃。

  主持人:可能那些垃圾食品會慢慢沒有市場。

  胡志強:對,不要十年就沒有了,所以我覺得我們這些食品工業,應該盡快往養生,然后健康。大人固然要求,小孩子我們更要給他吃這樣的東西。昨天我在一個場合看到人家在喝飲料,我說好不好喝,他說像糖漿一樣,因為我們每個人常常吸收,我們這里需要給爸媽知道,你小孩吸收的淀粉值和糖分,從食物里就夠了。多吃糖沒用。

  主持人:其實現在糖尿病這種慢性病是高發的時候,所以我們一定要從小孩就要預防。

  胡志強:高血壓很可怕,飲食習慣不好,動物性的脂肪吃太多。當然我承認,現在都是四五十歲的人開始講究,我們為什么不幫小朋友,年輕的時候就開始講究呢?沒理由嘛,你這么愛他,對不對?所以我覺得低脂肪、低糖分、高纖維、養生,大陸的養生食品這么多。

  我講中藥了,有的吃下去也沒那么讓人排斥嘛。不要,喝中藥很苦,你放在食品里面根本沒有不好的味道。所以我覺得,我個人覺得這是必然要走的一個方向。我跟你打賭,十年之內市場主流,十年之內也許沒,五年三年還沒那么快,但是請你和我大家都加油。

  主持人:那其實對于我們中國經濟網來說,每年也都有舉辦食品安全論壇,也希望旺旺集團,能夠有更多的機會來跟我們進行這樣的合作。

  胡志強:一定,我非常樂意參與,也樂觀其成。

  主持人:那最后呢,其實還想問您一些關于媒體之間交流的問題,因為我知道,您現在其實也算是一個媒體人的,我也知道您在一個采訪當中提到過,這可能是您數年的希望和理想。您希望媒體能夠來踐行一些社會責任,能夠達到一些社會的期許,然后給老百姓傳遞一些正能量。那么您認為兩岸之間的媒體的互動和交流,應該呈現一種什么樣的態勢呢?

  胡志強:我個人一直相信,超過二十年,我以前在臺灣擔任過媒體新聞主管,我從那個時候主張兩岸媒體要多交流。大陸開始有記者去,第一批去的就是我,我主張,我開放。那為什么反對,大陸記者專門學我們會的東西,都是間諜,什么話都有人講,我就不怕。我有八個字,叫做“兩岸交流,媒體先行”,因為媒體是有人看的,來了一個記者回去有二十萬人看到他的報道啊。那我希望我們今天主持人做的節目,有五十萬人看到。對不對?

  所以“兩岸交流,媒體先行”很重要。媒體你說他專講你壞話,我記得好清楚,當時在會里我就講,專講你壞話,他不來也是講你壞話,那個時候兩岸不往來嘛,你知道不知道。不然也是講你壞事,他一直講你壞話,我們也不要理他。慢慢讀者不愛看了,你這個老講不出新東西來,我說我們不要擔這個心啊,后來成功了。

  后來我接待的第一個媒體記者,她叫范麗青,快二十多年以前了,現在在國臺辦做事,一個女士記者。所以我覺得兩岸在互動方面,在增加了解和互信方面,要尊重媒體的地位,要鼓勵媒體多往來。現在什么時代了,媒體能亂寫嗎,不是沒有,但是他會被淘汰,大家不要擔心。

  主持人:今天其實有太多的話題想跟胡董您聊,那最后的最后還想問您一個問題,就是您最希望看到兩岸之間,在哪個領域有更加深入的合作?

  胡志強:你這個問題問到我心里去了,我想要講,但是你不問我也不能講。我認為兩岸之間,現在除了我講三個,人們之間的交流,我剛才講越底層越好,面越廣要好,要做到。媒體之間的交流重要。但是還有一個給交流帶來最大生命力的,叫做經貿之間的交流。民間交流、媒體交流、經貿交流,三個是最重要的,黃河、長江。

  但是經貿交流我覺得現在碰到困難了,畫龍點睛,應該把金融界的交流放在里面最主要的一個部分。每個做生意的人都要跟銀行打交道,你如果沒做生意你不知道,做你就知道,那金融界的交流如果能夠既寬又廣,經貿交流就會順利。兩岸之間的金融交流目前不是沒有困難。

  你譬如說兩岸之間達成了大部分的協議,銀行和銀行之間約都簽了,我們臺灣那個服貿不過,服貿不過約簽了白簽,只好取消。這種事情讓人扼腕,因為金融界不是看不到遠方,不是感受不到需要,可是它都準備好了,你政府和政府之間,我講尤其是臺灣,它就通過不了嘛。所以我眼看到好幾個金融間的合作協議,只好放棄。

  我在這里呼吁,尤其是我們自己臺灣的同胞和政府,要好好思考這個問題。也許大陸方面可以更盡一點力,大家研究一下,怎么樣讓金融界的互動能夠更具體,然后帶動經貿交流。最后我覺得兩岸之間三大洪流非常重要,經貿,然后民間,然后媒體。好不好?

  主持人:好的,今天非常感謝胡董,謝謝您。那作為媒體,我們也一定把您的這些呼吁傳達出去,讓更多的人理解,讓兩岸的民眾能夠更緊密的心在一起,謝謝您,謝謝。

  胡志強:謝謝。

2019年最好的网赚项目 2019有什么网赚项目 德国时时彩 19年正规网赚项目 2019年最新网赚教程 k彩彩票官网 2019最好的网赚项目 2019免费挂机网赚项目 青海快3 支付宝网赚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