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圓桌

 
專家談軍民融合發展:吃蛋糕需真本事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印發《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進入新一輪戰略發展期,軍民融合會迎來哪些新機遇... 詳細>>
本期嘉賓

 

李忠寶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五院副院長

 

張嘉國 中船重工軍民融合研究中心總工程師

 

李宏偉 工信部賽迪研究院軍民融合研究所所長


主持人:佘惠敏 制作:新聞部

訪談精粹
直播文字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印發的《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著眼國家安全和發展戰略全局,明確了新形勢下軍民融合發展的總體思路、重點任務、政策措施,是統籌推進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綱領性文件。許多讀者朋友很關心,軍民融合進入新一輪發展期會帶來哪些機遇?

  為此,本報組織了這期圓桌論壇,對軍民融合目前存在的成績和經驗、困難和障礙、潛力和希望等方面進行深入探討——

  談歷史,軍民融合源遠流長

  主持人:《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印發后,軍民融合發展又一次成為大家關注的經濟熱點。有句話叫做溫故可以知新,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軍民融合經歷了哪幾個歷史階段?

  張嘉國:軍民融合思想在我國源遠流長,有一本書《文韜武略》,講周文王、周武王和姜子牙的對話,是我看到最早提出來軍民融合發展的,這個思想后來概括為“農戰”,也稱“寓兵于農”。

  但由于過去歷史條件的局限,真正把軍民融合思想發展到高峰的是毛主席,毛主席把軍民融合上升為無產階級革命斗爭的強大武器,講“兵民是勝利之本”,形成了軍民一致、軍政一致、官兵一致的光榮傳統,是我們黨克敵致勝的法寶。建國后,軍隊支援地方建設,很大一部分軍隊,改成了鐵路兵、工程兵,成為建設兵團,實現軍民融合發展。國防工業始終是既搞軍品又搞民品,后來由于形勢緊張,特別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后期和六十年代,總體上是以軍為主。60年代中期開始規模宏大的三線建設,很多國防工業從大城市搬到三線地區,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國防工業體系。改革開放后,鄧小平同志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國防工業進入以軍轉民階段,千軍萬馬找米下鍋,什么造洗衣機、電冰箱、衛生紙,都干過。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軍工企業逐步改革、調整、破產重組,又有一些發展。1999年以后,軍品任務又有增加。到現在為止,從整個國防工業來看,民品產值占了絕大多數,軍品占了小部分,這說明,國防工業的軍民結合,基本上完成了。

  現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來軍民融合要深度發展,國內的學界、企業界都在研究,軍民融合和軍民結合是什么關系?我的看法是,軍民結合是講軍工企業、產業,是軍品生產和民品生產的結合。而軍民融合,它既是一個國家戰略,也是一個國防戰略,是把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所有要素,都納入到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體系中。它范圍更廣泛,內容更深刻。所以習總書記講了,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

  李忠寶:航天跟其他軍工集團略有區別,整個國防工業現在軍品民品比例是20%、80%,但航天還是接近50%對50%,說明航天作為國家戰略安全的基石,承擔了很重的軍品保障任務。

  航天對軍民融合的探索,大致分為三個階段。1981年以前主要還是軍品任務,談不上軍民融合。1981年到1991年是第一階段,那時主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各軍工單位任務都不飽滿,要找活養自己,那時我們百花齊放,是大家從事民品積極性最高的時候,但比較無序,難以成規模。第二階段是1991年到1998年,是有組織的去搞民品,軍民分線,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產業的聚焦相對好一些,跟優勢技術也有了關聯性,航天也集中形成了衛星運用、計算機、汽車零部件三大主業。但是這個階段也暴露很大的問題,軍民分線,二元結構的矛盾非常大,軍品民品相互支持的持續關聯很難建立。第三階段是從1999年到現在,探索軍民深度融合。這個階段我們抓住機遇,探索怎么用二元結構支撐好軍民共同發展的問題,一是做好國家戰略安全的保障,二是推動航天發展的四大主業,即武器、宇航、航天技術應用和航天服務業,把發展民用產業真正上升為戰略。

  主持人:軍民融合發展過程中,最值得保留和發揚的成功經驗是什么?

  李宏偉:新時期我們推動軍民融合發展,需要繼續弘揚國家利益至上的軍工文化傳統。長期以來,在服務國防建設任務的過程中,各軍工單位和優勢民營單位都將國家利益作為第一使命,以高度的責任感和使命感,艱苦奮斗,不懼困難,按期保質完成了各項軍品研制任務,為國防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今天,我們推進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協調發展,將面對更多的艱難險阻、更多復雜的挑戰,這種價值理念需要繼續堅持下去,成為推動軍民深度融合發展的精神動力。

  說難題,深度融合尚需探索

  主持人:軍民融合現在向深度融合發展,有哪些難點和瓶頸?

  李宏偉:最近我們到一些軍工較發達地區做調研,體會到現在軍民融合有三方面的現實困難。

  一是軍地各領域各部門職能職責,角色定位還沒有理順。新的《經濟建設與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出臺以后,還需要進一步從操作層面出臺相應的政策措施。現在地方上發改委、國防科工辦、科技部門,對軍民融合都很重視,都在從不同角度開展工作,但在政策安排上、資源統籌利用上還存在一些交叉或矛盾,亟待解決。

  二是從軍工行業來看,軍工企業科研生產體系逐步形成了比較全的特點。經過幾十年發展,軍工企業建立了小而全或大而全的科研生產體系。一方面,軍工企業要保證軍品質量,必須控制好供應鏈產品質量。另一方面,有關部門對軍工企業的經濟效益等的考核導向,客觀上也強化了軍工集團小而全、大而全的特點。

  三是軍民成果轉化機制還不健全。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知識產權保護,比如在研發投入資金中,有企業投入,還有團隊的智力投入等,知識產權界定和劃分還需進一步梳理。二是保密制度方面,隨著技術、產業各方面的發展變化,分類不準、保密過度和解密不及時等問題影響了軍民之間互動和轉化。

  張嘉國:難點首先還是在思想認識,現在總書記提出軍民融合新的論述之后,各方面認識還是很不一致的。有的人覺得軍民融合就是軍轉民、民參軍那點事,實際上很少從戰略上來考慮,總書記說的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融合格局。如果說把軍民融合局限在國防工業這點事,那太沒有意思了,因為它是整個涉及到國家政治、經濟、文化方方面面的事情,如果你局限在國防工業企業這一塊,就把這個內容本身搞砸了。

  一方面,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各種所有制企業,都有一些非常好的技術和產品,這些技術和產品對國防工業產品質量水平的提升很有好處。在這個意義上,國防工業要敞開大門,要放下身段,要去積極地引進這些先進的民營企業、社會資本,來發展壯大國防工業。我們軍民融合不是要把國防工業融掉,而是要把它發展得更好,發展得更有力量,更有水平。

  另一方面,近幾年,各地軍民融合積極性都很高,到處在搞規劃、搞計劃、搞項目。從積極方面來看,這對推動軍民融合的深度發展有重大意義,但從另一個方面講,軍民融合畢竟是解決和平時期的國防和軍隊建設的大問題,不僅僅是產業問題,所以在認識上不能走偏,不要把這個市場搞亂。軍民融合本身作為一個國家戰略來講,總書記講得很清楚,要有國家指導,要有秩序、有組織、有計劃地發展。

  體制方面,中央已經決定要成立國家和省一級的軍民融合領導機構,這個中央已經定了,我就不多說。

  李忠寶:軍民融合我們大家要解決什么問題?比如軍漲民消,民漲軍消,就是大問題。我們總怕干了民品是不是影響你軍品任務,優秀人才跑到那邊去,這邊怎么辦?如果軍漲了大家都去搞軍品,民品產業發展不起來,產業做大做強就是空話。所以軍民融合發展,始終是我們最關注的問題,我們要通過開放和創新,通過“技術共生、資源共享”來解決這個問題。

  看突破,大市場帶來大機遇

  主持人:《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融合發展的意見》中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改革突破?《意見》提出的改革措施對廣大企業會帶來哪些機遇?

  李忠寶: 《意見》是一個系統性、全要素推進軍民融合的改革方案,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等一系列問題,從而也帶來了很多機遇。比如,《意見》提到的加強科技領域統籌,著力提高軍民協同創新能力。拿衛星來說,就必須要有軍民融合的思想,從基礎資源的建設上就要既能軍用又能民用。美國在GPS建設方面,把一些核心的、抗干擾的技術能力有專門的一套頻段劃分開,其他的對全球開放,通過一系列創新形成了經濟保障和產業化能力,中國的北斗肯定也要走這條路子。在歐美發達國家,遙感衛星的研制和運營主要靠社會資金來支持,用市場的辦法來推進空間信息資源建設,而軍方和政府是采購服務,從體制基礎上保證了軍民融合。

  現在是“互聯網+”的時代,就拿遙感衛星資源來說,老百姓若能靈活應用,就能生出很多新興消費產業,讓企業得到更多機遇。 此外,在信息化時代,戰爭的信息系統環境,武器裝備的信息化能力等都跟民用基礎設施很難分開。因此,將來無論軍轉民還是民參軍,機會更多了,但是難度也很大。這次軍民融合大好機會,隨著服務軍品的門檻降低,肯定給更多的民營企業和年輕人帶來大的機會,而空間站等航天大型工程的實施,會給新能源、新材料和空間資源探索利用等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帶來更多空間,給企業帶來更多參與的機會。《意見》出臺后,如果我們能夠解決好基礎資源的統籌,解決好頂層的統籌管理,政策性的保障等問題,一定會給軍和民兩個領域的發展帶來很多機會。

  李宏偉:《意見》對軍民融合問題的認識更加深化。尤其是“有共識難落實”的首次提出,直接反映了目前軍民融合執行力度不夠、“落地無聲”這些普遍問題,側面也說明了軍民融合存在“虛火之嫌”和“上熱下冷”現象。《意見》提出的軍民融合目標更加細化。基礎領域資源共享體系、中國特色先進國防科技工業體系、軍民科技協同創新體系三大體系首次被正式地并列提出,這種細化將更利于責任主體的確定和工作的開展。此外,與以前相比,《意見》提出的許多政策措施更加優化,更加務實。

  《意見》發布后,民營企業將迎來多重利好,其參與國防建設的活力和創造力將不斷釋放。比如對民營企業涉足國防科技工業領域將是重大利好。民營企業要抓住機遇,最關鍵的還是要有過硬的核心自主技術和產品,在需求牽引下發揮自身技術人才優勢,打造形成核心能力。同時,《意見》也給社會資本參與并享受軍工單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紅利提供了機會,特別是在各大軍工集團加快業務板塊整合步伐的有利時機下,給資本市場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間。

  張嘉國: 《意見》給企業創造了一個很大的市場空間。比如說,我們要做邊海防溫暖工程,就是把做蔬菜工廠、移動電源、海水淡化等方面的優勢企業組織起來,對軍隊后勤保障建設提出一個整體解決方案,類似這種市場很多也很大。這些市場不是從天而降,對企業而言,要根據自身特點,去發現市場、研究市場,用技術去引導市場,最后占領市場。為什么現在有不少企業已經參加了國防建設,正是因為其技術和產品,填補了軍工的一些缺陷,與軍工之間形成了互相推動和補充的關系。雖然機遇很多,但企業一定要很好地衡量自身,客觀評價自己和這個市場,絕對不要一哄而起。想要參與軍民融合的企業,一定要有戰略頭腦,要能站在潮流的前頭,而不是尾隨潮流。

  樹目標,改革創新推動發展

  主持人:《意見》提出到2020年, 基本形成軍民深度融合發展的基礎領域資源共享體系等六大體系,實現基礎領域、產業領域等八大領域的統籌發展,這些目標要如何實現?

  張嘉國:軍民融合是國家戰略,關系國家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是深刻而長期的變革和創新,必須從戰略上找準突破口,一步步推進。國家要成立軍民融合的指導機構,既有統一意志,又有分工合作。因為軍民融合涉及到國防和軍民建設,必須要分頭推進,要建立完整的體系,要有總體的規劃。我們要統籌規劃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布局,形成既具有區域特點,又能全國互相支持的發展格局。

  對于我們做軍工的人來說,很希望有一種協同創新的體系。雖然我們現在跟很多高校和科研院所都有很好的合作,但實際上這種合作仍是兩個體系之間的合作,而不是真正的融合。要實現真正的協同創新的融合,必然要涉及重大的改革。因此,用改革的精神來推動軍民融合發展,是我們當前的一個重要命題。這個命題現在逐步在擴題,即從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轉變。軍民融合要把國家主導和市場機制結合起來,充分調動各方面力量參與其中。總之,只有做好軍民融合這篇大文章,才能撐起國家的大安全,實現國家的大發展。

  李宏偉:從某種意義上,軍民深度融合發展可以說是一場革命,必須下決心采取得力措施推進。一是加快建立軍民融合領導機構。健全統一領導、軍地協調、順暢高效的組織管理體系,建立相應的工作運行體系。這是當前最緊迫的工作。二是加快制定政策制度體系。特別是在軍民協同創新知識產權政策方面,這關系到能否建立有效激勵問題,應盡早有所突破。三是加強分工協作。業內反映軍民融合出現的“散融合”、“亂融合”、“假融合”等問題,究其原因,并非僅僅因為各主體的主觀融合意愿不強,而是由于各方面原因掣肘了執行層面融合工作的開展。軍民融合涉及面很廣,這六大體系幾乎跟軍地所有部門都有關系,所以在統籌的基礎上要做好各部門分工,統籌協調,科學引導,充分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選準突破口。

  李忠寶:在軍民融合的過程中,要把握三個關鍵。第一,要讓技術人員了解把握市場需求,倘若對市場需求都不了解,那技術就是無用的,無法實現軍民融合。第二,要培養企業在把技術變成產業過程中的社會資源的統籌利用能力,包括資產證券化。第三,要真正培養企業家精神。做軍品主要是任務主導性,關注的是產品質量和進度,但做民品講求的是市場主導和效益性。原來做國防工業的人,很大程度上搞軍品任務,其很多方式方法跟企業家實際上是不一致的。我們要在軍工體系中培育企業家思想,從而推動軍民融合。

  對于軍工企業而言,我們要營造一種開放的環境和體系,構建包容性的能力,降低門檻,從各個要素、各個層次吸納社會資金、社會力量的參與。軍民融合的創新最核心的還是人才的創新。我們要把軍民融合根植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土壤中,要接地氣。我們應降低門檻,不要因為科研資質、保密等問題,限制融合。比如現在很多民營企業在軟件、電子器件等諸多方面很有特色,應該吸納他們加入到軍民融合的體系中來, 適應軍工的保障能力, 整個工業技術的保障也會隨之發生變化。

互联网赚钱网站 速发彩票开户 上海快3 华夏网赚论坛官网华夏网赚论坛福缘网赚论坛网 互联网赚钱网站 网赚彩票真的能赚钱吗 全球彩票开户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 2019网赚游戏 什么网赚真实啊